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三国骑砍 第五百八十六章 马超的推演

第五百八十六章 马超的推演

    “除恶贼吴质斩首呈送江都外,余者核实功勋,不必传首验功!尸首缝合!”

    马超领十余骑来找田信时就听有飞骑高呼传令,还有不分敌我收治轻重伤员的命令。

    缴械的俘虏已经组织起来打扫战场收集木柴,争取在天黑前火化一部分无争议的敌我阵亡吏士。

    具体斩获多少还没来得及统计,毕竟吴质很配合,在战斗范围扩散前被田信当阵俘获,导致魏军几乎全建制被俘虏。能逃出去的无非就是留守阵后的部分吏士,这些吏士还得有充足的马匹、口粮,才能穿过骊山出逃。

    因此大致的斩获可以估算,但究竟斩首多少、俘虏多少还是个动态数据。

    后续还有轻重伤员的病故,这些也是要算到斩首数据里的。

    马超心中也有个大致的账目,他来时田信正沐浴,马超询问检查魏军军书的李衡:“叔平,此战如何?”

    “赵公,此役我军大获全胜,前后俘斩将近十万。”

    李衡拿起一侧初步统计的竹简递出,略有遗憾说:“可惜羌氐临阵反正,这两万人不能算在俘虏。还有上雒、蓝田、石门三处驻军,以及轻车军五千人,合计约一万两千人要按约定遣还原籍。”

    信用很重要,这是这几支军队放水、作壁上观的核心原因。

    可以把他们放回河北,怎么面对魏国法律的追究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比起张虎、吴班、张雄麾下战死的其他河北籍贯吏士来说,这些战前约定中立的吏士能活着回去……已经是生与死的差别,没什么不能承受的。

    这个恶劣的例子一开,今后再有这样的决战,也能故技重施,让魏军各部相互猜疑。

    一支相互怀疑的军团,注定战斗意志有限。

    一万两千青壮年放回去,曹丕有决心杀死……那就杀死好了,反正这是一条毒饵,不管怎么吃,都有后遗症。

    然而要放回去肯定不止这一万两千人,其他途径俘获的河北吏士也要放回去,这前后两拨怎么也要将近两万人。

    还有许多关中籍贯的降兵肯定要宽大处理,一来二去能充当红利人口的只有南匈奴、河西诸胡整编的各支部队;其中武节骑士临阵反戈,意味着三千余户也要宽大处理。

    真正能严格处理,吃三五年人口红利的只有四万多俘虏……其中郭淮西线军团贡献了一半数据。

    马超示意李衡随意,他就坐在旁边一起翻阅从各处搜集来的魏军军书,就连魏军战前的几份决战布阵图都给搜刮回来了。

    几份布阵图内容不同,显然是针对不同形势的不同预案。

    其中有一份分兵固守的布阵图,是郭淮、王忠坚守霸上、骊山;吴质、张虎以车骑主力守御长安坚城,直接放北府兵出蓝田关,打一场分兵据守的对抗。

    显然,吴质因为顾虑其他方面的得失,拒绝了这份中规中矩的布阵方案。

    武关道北面出口就三条,一条是马超、扬武军偏军走的灞水河谷,一条是中间的蓝桥栈道、七盘岭,最后一条就是西南的石门关。

    而霸上是拱卫长安的重要门户,北府兵不夺取霸上,就无法从容布阵进攻长安。

    如果吴质摈弃杂念,专心应对北府攻势,将防御重心倾注在霸上,以霸上经营依旧的坚固营垒来说,就不是北府轻易能攻夺的。

    可吴质太贪了,担心关陇各郡响应北府,导致霸上、长安两个犄角据点意外的郡县尽数反戈……这样的话,他们就被远道而来的北府包围了。

    吴质不敢赌关陇士民的决心,对分兵据守缺乏信心,才有了一系列的操作。

    马超细细推演,如果自己来指挥北府兵推进……很可能会让吴质得逞。

    吴质的雍凉军团不算什么,可怕的是南山秋雨。

    自己来指挥,上雒的魏兴肯定会坚守至死,如果分兵围困又会成为隐患,还无法夺取上雒囤积的军事物资。

    而蓝田关的迅速易帜,直接导致魏军进退失据,失去一切主动权。

    青龙现于蓝田,使得北府兵摧枯拉朽击溃吴班、张虎军团;如果自己来指挥蓝田之战,纵然打赢,也是一场血战。最麻烦的不是兵员减损,而是时间的损耗。

    如果上雒、蓝田关前后拖延十天时间,那么一切主动权就在吴质手里,而魏军各部面临越来越近的南山秋雨,士气自然高涨,韧性也会上涨,哪里会像现在这么好说话?

    因此,吴质败亡的有些冤枉。

    自己指挥北府兵,绝对打不出这样的战果;换自己去代替吴质指挥,恐怕会更糟糕。

    马超认真思索,心中对吴质忌惮不已……按着正常情况,从吴质刺激北府发兵关中以来,时间就对北府非常不利。

    按着正常的动员速度、行军速度和推进速度来说,北府兵只要出兵,撑死今年雨季前夺取上雒,为明年进取关中做铺垫。

    可这样一来,北府跟江都朝廷的矛盾就越来越大,江都朝廷绝不会放任北府自行攻取关中,多少会进行阻挠,阻挠手段越多,彼此裂痕越大,进而相互猜忌。

    而吴质已经攻灭关中大姓,可以从容整合关中人口资源,与麾下诸胡整编的军队进行重新整合,如果这次整合成功,那么明年北府执意北伐,将面对一个毫无退路、战意高昂的杂胡整编联军。

    可陆议动员速度太快了,一来一去,最少给北府兵争取了七天的战争动员时间;北府还未松懈,动员体制健全,这也是吴质没有预估的,这最少也是七天的动员时间。

    吴质也没有料到田信始终在灵渠一带搬石头、整修灵渠,才能带着部队走湘江迅速北上。

    种种因素堆积下来,吴质点燃的这场战争,就已经超出吴质的控制。

    以至于北府兵前锋的虎牙军、鹰扬军推进到上雒后,竟然有富裕的时间围困上雒,给后续田信到来,威压迫降提供了充足条件;而偏路的左军、扬武军也早已经过上雒,抵达灞水河谷上游。

    还有青龙现于蓝田一事,又给北府兵争取了最少七天的时间。

    这场战争走势之快,变化之快……恐怕吴质临死,都已经麻木了。

    争分夺秒的一场决战,从吴质挑起这场精心布局的战争开始,北府就处于战略、战术劣势。

    硬是在人力、天力的推动下逆势推进,将发懵的吴质打崩了……或许,今天决战时,吴质已经无法正常思考、判断。

    总的来说,这是一场吴质挑起的,不可能在今年完成的决战……偏偏就这么爆发了,还打完了。

    这一系列的打击,对于一个布局大师来说,实在是太过惨重。

    马超专心推导局势,总结自己的看法。

    身为今后必然的方面大将,活到老学到老是一种生活态度。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三国骑砍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洞螟 我的末世狂想曲 玩家界域 小店奇谈 权倾南北 三国骑砍 奋斗在2005 台城遗梦 农女福田 鬼道修罗传 虫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