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六十六章 反客为主

第六十六章 反客为主

    “许宣!你要造反!?”那位朝廷派来的刺史大人见这般境况,顿时脸色大变指着那位许圣子便高声喝到。

    “哼!”许宣发出一声冷哼,一只手猛地伸出,离他尚且还有数丈远的朗成身子犹如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所拉扯,不由自主的朝着许宣飞遁而来,直直的被其抓住了颈项。

    “你!你!你!“平日里无论到了各处,都养尊处优的朗成哪里受过这般待遇。他又惊又怒,嘴里刚要说些什么,可喉咙却被对方死死掐住,半晌吐不出一句像样的话来。感受着那颈项处越来越重的压迫感,朗成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家伙似乎是真的准备杀了他……他脸上的惊怒之色也在那时被浓郁的惊恐所替代。他当然有心说上一些求饶之语,可同样碍于被死死掐住的喉咙,他说不出半句所以然来。

    于是,他的面色渐渐泛红,被提起的身子不断剧烈的挣扎,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通红的脸色隐隐有了泛紫的迹象——似乎要不了多久,这位刺史大人就得如此憋屈的被许宣活活掐死。

    许宣不屑的看了自己手中的朗成一眼,将之身子提得更高了一些,目光在诸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纪欢喜的身上。

    “我再说一次,交出阴龙,我饶你们不死。”他冷声言道。

    纪欢喜从最初的惊骇中回过神来,她瞟了一眼倒在一旁生死不知的叶渊,平静看向许宣言道:“给了你,难道你就不会杀我们吗?”

    许宣一愣,随即竟笑了起来,他提着朗成的手再次加大了力道,那位刺史大人的脸色愈发紫青,身子的挣扎从剧烈渐渐归于无力,终于在数息之后,脑袋一歪,双手无力的垂落,彻底失去了气息。

    他将那具尸体随意的丢在了一旁,盈盈笑道:“纪姑娘聪慧,那我换个说法,交出阴龙你们能得好死。”

    这话说罢,人群中便有数道身影窜出,站在了那许宣的背后,都是那些乾坤门的弟子,其中亦包括那位孙大仁的杀父仇人司马官。

    “看样子诸位都准备背离朝廷了。”纪欢喜冷眸看着那群站在许宣背后之人,嘴里轻声言道。

    “哼!叶渊欺师灭祖,将我乾坤门兴衰当做儿戏,妄掌教大人对他如此器重将之当做振兴宗门之材,大力培养。他却嫉贤妒能,为一己私欲坏我宗门大计。许某人不知是否背弃朝廷,但却知道是掌教将我抚养长大,宗门之兴衰大于一切,诸位黄泉路上若有冤屈,寻我来报!”说罢,许宣周身的气机一荡,胸前、后颈、眉心、右臂四处神门亮起,青色光芒大作,青龙之相猛地自他背后浮现。

    而他身后的诸多乾坤门弟子们也纷纷催动起了周身的气机,将各自神门唤出,杀机腾腾的看向周遭诸人。

    “想不到乾坤门蔺掌教还留有此等后手,心思缜密到了如此地步,乾坤门近年来能有所起色,看来绝非运气使然。”纪欢喜却并未对此刻紧张局势表现出半点的担忧,反倒如此感叹道。

    “哼!纪姑娘聪慧过人,许某人也是平生仅见,但姑娘就不必在这时还想着套我的话了。此事事发突然,我也是知晓不久,根本没有时间告知掌教,与我门中他人并无半点关系。“许宣冷哼一声,显然他也明白此事事关重大,无论成败都不可牵连到宗门。而说罢这话他也就没了再与纪欢喜对话的性子,面色一寒,便言道:”动手!“

    此言一落那些乾坤门反叛的众多门徒们便应声而动,直直的朝着众人杀来。

    ……

    黑暗。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一道金色与血色交错的光芒在固执又微薄的闪烁。

    周围的黑暗太甚,光芒似乎无法刺破这抹黑暗,如烛火一般在黑暗的深处,忽明忽暗。

    “呼。”

    “呼。”

    魏来喘着气,艰难又缓慢的睁开了双眼。

    他脸上的神情有些迷惑,目光茫然的四顾,但除了自己胸前那道神门亮起的光芒外,他便在难以看清任何东西。为此他还运集起体内的灵力凝聚于自己的双眸,想要看清自己所处之地的状况。可周围的黑暗着实太过浓郁了一些,即使如此,魏来的目光依然难以看透周围的黑暗。

    魏来皱起了眉头,他努力的回想着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他准备推开第二境的神门,然后一声龙吟升腾,阴龙忽的出现将他吞入了腹中。

    魏来想着这些,脸上的神情顿时有些古怪,他暗暗想到:也就是说现在他正在阴龙的体内?

    可那些阴魂呢?

    这样的疑问又忽的浮现在魏来脑海,他记得真切,他与那些保护着他的阴魂是一同被吞入阴龙腹中的,可周围一片黑暗,他并没有发现那些阴魂的踪迹,况且他也无法确认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那些阴魂会不会已经被阴龙所消化了呢?

    而还不待魏来从这些思绪中回过神来,他胸前的神门一阵剧烈的闪烁,然后血光与金光猛然熄灭。魏来彻底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他甚至难以看清自己的身躯。

    紧接着,一道道磅礴的气息忽的从四面八方朝着他涌来,将他的周身包裹。

    是阴气!

    不对,是某种比阴气更加浓郁、更加纯粹、也更加强大的力量。

    几乎就在一瞬间那些力量涌入了魏来躯体,开始蚕食魏来的肉身,魏来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随着那些力量的涌入,自己的意志开始变得恍惚,隐约间竟生出一种想要跪拜阴龙奉其为主的冲动。

    魏来的心头一惊,暗道不好。他隐隐意识到,这应当就是阴龙吞噬那些阴魂,将之为己所用的手段。

    念及此处的魏来出于下意识的想要调集自己体内的力量与之对抗,但这时他也才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稀薄,几乎已经虚弱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他微微一愣,反应过来,之前恐怕一直是自己体内的神门在自主运转对抗这股想要侵入他体内的力量,此刻他体内的灵力耗尽,神门难以运转,故而熄灭,而这些可怕的气息也终于寻到了机会侵入了他的体内。

    而与此同时,那股力量并不会因为魏来的思绪而作停留,反倒继续一往无前,魏来的意志愈发恍惚,一股浓浓的疲倦感涌遍他的全身,睡意随即袭来。

    魏来赶忙咬了咬自己的舌头,那股剧痛让睡意短暂的消退。但显然这并非长久之计,他趁着这短暂的清鸣,催动起了背后的龙相,源源不断的蛟蛇之力从龙相中涌入,然后被转化为灵力灌入魏来胸前的神门,有了这股力量的注入,神门再次亮起,那股强大的阴暗力量似乎对魏来的神门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极为畏惧一般,纷纷又从魏来的体内退出,盘踞在魏来周身,如饥肠辘辘的豺狼一般,伺机而动。

    危机暂时的接触,并没有让魏来轻松下来,此刻他的处境极为尴尬。

    龙相所提供的灵力被他尽数注入神门,方才能面前维持神门的运转,但如此一来,他便没有办法充实自己体内稀薄的灵力,也就没有办法聚集起力量推开第二道神门。而若是一直如此拖下去,且不说桐林外的众人到底能否化险为夷,坚持下去,单是这阴龙是否还有其他手段,魏来也难以预料。

    他知道,这样等下去,实则与等死无异,念及此处他的面色一沉,心头暗道:得想出一个破局之法。

    他认真思索着自己所能动用的底牌。

    这道刻有佛魔之相的神门对于阴龙之力有着明显的克制,其次便是他所拥有的鸠蛇吞龙之法,按照关山槊的说法,其中的吞龙之法能够转化任何力量以为己用,而之前动用此法转换阴气时,魏来也很好的证明了关山槊的说法并无任何问题。但这需要一个重要的前提——这股被转化的力量需要足够的温和。

    足够的温和是一个相对空泛的概念,魏来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却衡量这个概念。

    但就魏来吸纳转换过的两种力量——蛟龙之力与阴气而言,前者因为有鸠蛇吞龙的法门存在,魏来可以模拟出蛟龙的气息,故而蛟龙之力对于魏来没有半点排斥,而后者,那盘踞在黑暗空间中的阴气是由阴龙与阴魂们散发而出,属于近乎无主之物的状态,对于魏来也并不存在太大的排斥,因此魏来方才能将二者转化为自己所需的灵力。

    可眼前虎视眈眈的阴龙之力却与这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  它不仅不够温和,还带着致命的攻击性。

    魏来思索到这里,眉头紧紧皱起,眼前的困境似乎并无破解之法。

    念及此处的魏来咬了咬牙,像是做了某个极为重要的决定一般,只见他面色一沉,随即他胸前的神门忽的熄灭。

    而随着这道神门的熄灭,那些盘踞在魏来周围虎视眈眈的阴龙之力们犹如闻到了肉味的饿狼一般,在那一瞬间汹涌而至,将魏来的身躯包裹。

    魏来就像是放弃了挣扎一般,他的双手张开,双眸也缓缓闭上。那些阴龙之力涌入了魏来体内,它们毫无阻碍的穿行在魏来的经脉,流淌过魏来的四肢百骸,然后涌入魏来的心脉,魏来裸露在外的皮肤随着那些阴龙之力的穿行而渐渐退去血色,化作充斥着死气的灰白之色。

    这样的变化不断的发生,灰白色很快便覆盖了魏来的全身,待到百息的光景之后,连魏来的发丝也开始泛白,那样的色泽从发丝的根部开始一直蔓延到魏来的发梢。而当魏来最后的一根发丝也化作了雪白之色,魏来身子忽的一颤,一道道浓郁的阴龙之气忽的自他体内荡开,他的双眸猛地睁开,渗人的血光从眸中爆射而出。或许是已经被阴龙同化的缘故,周围的黑暗也变得不再黑暗。

    一切变得清晰无比,他处在一个空泛的空间中,周围是黏稠流淌着黑色液体的肉壁,一只只阴魂呆立在距离魏来所在地的不远处,只是因为之前的黑暗,魏来并无法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他们的神情木讷,双目泛着同样的血红之色,他们便是之前保护着魏来的阴魂们,但观此刻的模样,这些阴魂显然已经被阴龙之力所噬,再次化为了阴龙的一部分。

    连同魏来在内的诸多阴魂们就这样血红着双目呆立在这阴龙的身躯内,他们宛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就像是提线的木偶在安静的等待着主人的召唤。

    时间一息一息的过去,眼前的一切却犹如时间静止一般的静默不动。

    不知过去了多久,这处空间忽的轻微的颤动,四周流淌着黑色液体的肉壁摇晃,而这样的颤动从一开始的轻微很快便变得剧烈,似乎是阴龙的身躯开始了急剧的扭动,方才让体内的情形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昂!

    昂!

    昂!

    一声愤怒的龙吟声响起,那阴龙似乎正在遭受某些让它极为畏惧的事物,他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

    而那些魏来周身的阴魂们也对阴龙的感受感同身受,他们开始移动,但却漫无目的,嘴里亦不断发出一声声愤怒又惊恐的怒吼,声音回荡,让这幽闭的空间显得愈发可怖与诡异。

    但他们并未注意到,魏来的身躯却依然如方才一般呆立在原地,神情木楞又空洞。

    ……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许久,阴龙恐惧通过与之相连的气机传达到了魏来的脑海——阴龙的本源之力正在消失,可它却寻不到消失的源头,这让阴龙既恐惧又愤怒。

    为了抵御阴龙自己也无法寻找到的敌人,它甚至放弃了就在眼前出逃之路,它正试图召回它已经遁出封印的阴龙之力,以此对抗潜藏在黑暗中的敌人。但很快,让阴龙更加恐惧的事情发生了。

    它逃出封印的那个分身忽的与他断了联系,那道阴龙之躯被某些一人以某些方法生生的将之从它的躯体中割下,消失不见。它难以知晓那道分身的状况,是被灭杀,还是被封印?但愈发浓郁的恐惧与愤怒随之而来,他觉察到某种阴谋的味道,似乎今日发生的一切在此时都更像一个精心为他设计的陷阱。

    阴龙体内,那些被同化的阴魂们愈发的狂躁,他们不断的嘶吼,不断的哀嚎,甚至开始相互攻击。

    而呆立在场中的魏来却游离于世外,一动不动。

    许久,他血色的双眸中忽的有光芒亮起,那光芒金色与血色交错,很快便替代了之前的血红,他的双眸变得清明,胸前那道神门也随即亮起。

    魏来的身子随即动了动,他看了看周围的状况,又尝试着移动了一番自己的身躯,一切都安然无恙,他对自己身躯的掌控依然正常,他的嘴角在那时勾起了一抹笑意——他知道他成功了。

    魏来的计划并不复杂。

    鸠蛇吞龙之法中的吞龙之法,需要让转化的力量足够温和。

    而这世上并不存在那么多温和的力量,但鸠蛇吞龙之法的化龙之法便是为了让这些力量变得温和。化龙,便是让自己的气机与想要吞噬的“龙”的气机变得相似,甚至一样,这样一来,摄取来的“龙”的力量,便不会对施法者产生排斥与抗拒,也就可以让施法者安然转化摄取来的力量以为己用。

    但现在的魏来显然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再在这阴龙的时间去种下这鸠蛇吞龙之法,更何况这个法门无论是对于施法者又或是受法者一生都只能存在一次。因此,为了解决眼前的困境,魏来另辟蹊径,以一种极为另类的办法完成了这个“鸠蛇吞龙”之法。

    他任由阴龙之力侵蚀他的身躯,却用神门中的力量护住了自己的心智,确保哪怕被阴龙之力吞噬,他也能保持自己的意志。

    这样的做法极为冒险,没人说得清被阴龙之力吞噬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状况,而他体内的那道神门虽然似乎可以震慑阴龙之力,但靠他是否能守住自己的心神,也是未知之数。

    不过幸运的是,魏来赌对了,也得到了他应得报酬。

    在被阴龙之力侵蚀之后,魏来从本质上来说,便已经与阴龙连为一体,就与那些阴魂一般,只是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独立的思维,他可以轻易的洞察阴龙身上的秘密,也可以以吞龙之法吸纳阴龙体内的任何力量。这样的机会极为难得,魏来选择了阴龙最重要也最为强大的本源之力作为吞噬与转化的目标——这样的做法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提升魏来的修为。

    当然转化那样强大的力量并不容易,魏来也遇见了些麻烦,但当他将这些麻烦一一解决之后,他所得到的回报以极为丰厚。

    他体内的灵力不仅再次变得充盈无比,那八十一座灵台上的灵炎也由青色化为了紫色,同时似乎是吞噬了数量足够庞大的阴龙本源之力的缘故,魏来也开始恢复了对自己身躯的掌控力。

    但还有一个大麻烦摆在魏来的面前,即使他此刻已经恢复了行动力,也拥有自主的意识,但在被阴龙之力侵蚀之后,他与阴龙已经化为一体,他不可能逃离阴龙太远,同时阴龙为主,他为仆。阴龙一旦身死,亦或者遭遇其他意外,他也注定会随着身亡,又或者受伤。

    虽然他以取巧的办法吞噬了足够多的阴龙本源之力,但以他如今的修为却并没有本事去切断与阴龙之间的联系。魏来可不愿将自己的性命托付这样的东西身上,他的面色一沉,决定以他的办法扭转这个局面。

    他要吸收更多的力量,将灵炎推送到更高的品阶,他要推开第二道神门,将这头阴龙当做神纹铭刻在自己的神门上。

    他要……

    反客为主!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