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七十二章 渣男回忆录

第七十二章 渣男回忆录

    洛元三年,冬。

    小雪,天寒。

    州牧府中灯火摇曳,大人们杯光交错。

    九岁的徐玥推着自己的木制轮椅缓缓的来到州牧府的屋檐下,皱着眉头看着屋外纷然落下的雪花。

    “唉!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当年我们就该拦着楚岚天去收复茫州。茫州一归,楚岚天满门抄斩,只留下了寡女幸存,咱们宁州的日子也不好过,没了茫州鬼戎大军的威胁,这朝廷削剥军饷的圣旨便是一道接着一道。我这紫霄军都快揭不开锅了。“

    “虽不是一样呢?老萧你就别在这里卖惨叫苦了,你问问老徐,我们宁家的青霄军与他家的赤霄军哪一个不比你过得凄惨?朝廷摆明了想削了我们的兵权……”

    “昔年南有鬼戎虎视,北有齐国盘踞,宁州是大燕门户,自然得以大军镇守。每年花在宁霄三军手中的军饷足足占了国库中近三成的银两,如今茫州得复,削减军制,充实国库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哼。魏老弟说得倒是对!只是再这么削下去,保不齐咱们就是下一个楚岚天呢?”

    “臣犹于君,君疑于臣,这才有我大燕百年积弱!”

    ……

    门中大人们敬酒声,在酒酣之后渐渐变作了争吵。

    徐玥皱起了眉头,朝着屋内喊了声:“爹!我要回家!”

    “哼!魏老弟说得轻巧,父子尚且相疑,更何况君臣,此事古来同理,只有相互平衡,哪有……“

    但屋中之人却吵得不可开交,自然也就没有将女孩的话放在耳中的道理。

    徐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她撇了撇嘴,索性自己便赌气似的推动起了那轮椅下的木轮顺着州牧府外的街道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雪下得大了几分。

    徐玥闷头赶路,她的轮椅在街道的积雪上拖行出两道狭长的印记,但很快却又被大雪淹没。

    徐玥的头在那时低得更深了些,从她记事那刻起她便很少一人独自一人上街,而一旦她如此做了,她就得承受街边行人递来的异样的目光——所有人都知道,赤霄军的大统领生了一个瘸子女儿,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残疾,就注定徐玥得遭受一些与她无关,却又确实因她而起的非议。

    徐玥当然并不喜欢众人递来的目光,所以她加快了推动木轮的速度,她想要快些逃离这处。

    “萧兄。这不是你那未过门的小媳妇吗?”

    忽然,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道揶揄的声音。

    徐玥警觉的抬起头,却见街头一群穿着锦衣绒袍,看上去便非富即贵的少年正朝着她走来。

    其中被诸多男孩所围着的男孩模样精致,虽然年纪不大,稚气未脱,但却隐约有了些许翩翩少年郎的轮廓。

    “我……我不认识她。你别乱说!”男孩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徐玥同样不喜那群年纪比她大不出多少,却已经学着称兄道弟,还在这宁霄城干过不少欺男霸女的勾当的“太子党”们。她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推着自己的轮椅便要离去。

    “萧少,你媳妇要走了!还不去拦住她!?“女孩的缄默却并未让男孩们消停,当下便有人又起哄道。

    “我说了她不是我媳妇!”

    “萧兄害羞什么,你爹和徐统领缔结婚约时我爹可在场,这是他亲口给我说的,还能有假?”

    “谁会娶这个瘸子!我迟早会让我爹收回这道婚约!”

    “哎,你们说徐统领与徐夫人都是四肢健全之辈,又是修行之人,怎么会生出这样的个瘸子。”

    “哼,保不齐是她娘在外面……”

    女孩的转动着木轮的手忽的停止,轮椅也在那时停下,她转过身子,看向身后那群低声细语中的男孩,目光冰冷的落在了为首的男孩身上。

    “萧蒙。你难道真的以为谁会愿意跟一个半个月前还尿床的家伙的成亲吗?“

    徐玥此言一出,那为首的男孩顿时脸色铁青,他周围同伴们看向他的目光也随即变得古怪了起来。

    萧蒙的双脸憋得通红,他重重的跺了跺脚,指着女子便言道:”你!你胡说!“

    “胡说?”徐玥眉头一挑:“这可是你哥哥萧牧前些日子来我徐府中与我爹说起的事情。”

    “我……我……”萧蒙显然慌了手脚,一时间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还有,你要是再胡言乱语诽谤我娘,我一定会让赤霄军踏平你萧府!”女孩出了口恶气,心情大好,又狠狠的撂下了这么句狠话,便仰起了自己的雪白的颈项,推动着自己的木轮,就要转身离去。

    只是她还未来得及再次转动自己轮椅的木轮,她忽的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她连同着她的轮椅都在那时侧倒在了雪地上。

    徐玥的呼吸沉重,她双手撑在雪地上,刺骨的寒意透过双手传到她的全身,她艰难想要撑起身子爬上她的轮椅,可毫无自觉的下半身就像是一块巨石系在她的腰间,让她的每一步都步履维艰。

    就在她艰难的扶正她的轮椅,双手撑着那轮椅,就要爬上那轮椅时,一只脚伸出,将那轮椅再次推翻。

    “你不是很厉害吗?小瘸子!”徐玥抬起头,萧蒙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赤霄军?难道我萧家的紫霄境会怕你不成!”

    “你最好能说服你爹取消了这门婚事,否则等你嫁过来,我天天揍你!”

    说着年纪不大的小男孩还耀武扬威的挥了挥自己的拳头,脸上露出了略显狰狞的笑意。

    徐玥双手握紧,将地上的积雪抓在了手中,她咬着牙死死的盯着男孩,沉默不语。

    “徐瘸子!怕了——”

    那个“吧”字选在萧蒙的嘴边还未吐出口,一颗雪球便从侧面飞出,极为精准的砸在了他侧脸的脸庞上。

    他的身子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耳畔却响起了一道稚嫩的声音:“我娘说只有没用的男人才会打女人。”

    萧蒙愤怒的转过头,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却见一个身材瘦弱,模样看上去才七八岁的男孩正站在不远处,手里握着雪球,目光凶狠的盯着他们。

    “你怎么就跟你爹一样烦人呢?”萧蒙擦了擦自己侧脸上的雪渍,看着那男孩低声言道。

    “我爹……”那瘦弱的男孩显然不喜欢别人说他爹的坏话,张开嘴就要反驳些什么。

    可话未出口,萧蒙便喝道:“给我揍他!”

    于是乎一群狐朋狗友蜂拥而上,将男孩的身子淹没……

    ……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爱管闲事。”看着鼻青脸肿,在身后推着轮椅的男孩,徐玥没好气的撇了撇嘴。

    “我爹说……”男孩一本正经的就要说些什么。

    “好啦好啦。也只有你受得了你那话唠老爹。”徐玥听男孩提及他爹便觉一阵头大。

    每年年关时,州牧大人就得让他们这群孩子聚在一起,听那魏大叔讲课,说实话,魏大叔的那套之乎者也的大道理就是徐玥也听得耳朵生茧,甚是不喜。

    “哦。”男孩倒也体贴,闻言便收了声,沉默的推着女孩在积雪的街道上前行。

    女孩又回头看了一样脸上满是伤痕的男孩,心头有些不忍,思虑了会,便试图寻到话题:“你什么时候回去。”

    “过几天吧,看我娘的意思。”男孩闷声应道。

    “你们家,你娘说了算?”徐玥有些奇怪。

    “嗯……天下人不都是这样吗?”男孩听出了徐玥语气中的古怪,他反而更加奇怪。

    徐玥的额头上冒出了”黑线“,她问道:”这是你娘说的?“

    “对啊。”男孩如实应道。

    徐玥顿时哑言,闷了半晌只能由衷感叹一句:“那你娘可真棒。”

    “我爹也这么说。”男孩不疑有他,笑呵呵的接受了女孩的夸赞。

    徐玥扶额,而这时男孩已经将她送到了徐府门前。

    “徐姐姐,到家了。以后你可别一个人再乱跑了,你爹寻不见你,可急坏了。”男孩一本正经又老气横秋的嘱咐道。

    “他才不会急呢!”徐玥却不以为意。

    “姐姐就不要老是与徐叔叔作对了,徐叔叔他……“

    “他要是真的在乎我,怎么会把我许配给萧蒙那个混蛋?”相比于男孩那个烦人的话唠老爹,徐玥显然更反感她自己的父亲,她的声音在那时陡然大了几分,转头怒视着男孩,似乎是将心底堆积的怒火莫名的撒到男孩的身上。

    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男孩一愣,似乎是被徐玥这番举动吓得不轻。

    “在他的眼里,我是徐家的累赘,毕竟像我这样的瘸子,又有谁会真的在乎呢?”徐玥发泄完怒气,也意识到自己似乎选错了目标,她低下了头略有愧疚,却又不愿将自己的歉意宣之于口。只是低语言道,脸上神情落寞。

    “姐姐不要胡说,我一直把姐姐当做朋友!”男孩的心性单纯,丝毫没将女孩方才的宣泄放在心上。他在那时展颜一笑,便很是诚恳的言道。

    徐玥一愣,看着眼前分明已经模样狼狈不堪,却还是笑得如此真切的男孩,心头莫名一暖,她忽的冒出了个奇怪的念头。

    “要不,你让你爹向我爹提亲,让我嫁给你吧!”女孩的性子果决,想到什么便直言说道。

    “嗯?”男孩眨了眨眼睛,显然未有料到女孩会有此言出口。

    “你不愿意?”徐玥方才好上一点的心情,在男孩的迟疑间又落了下去。

    “不是不是,可是成亲到底要做什么……”男孩连连摆手,焦急言道。

    “就是……”徐玥也有些不明白,但为了保持住自己的气势,只能硬着头皮言道:“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起床、一起聊天,就是做什么都在一起,还要相互照顾。你愿不愿意?”

    “愿意倒是愿意。只是……”男孩停了此言,点了点头,但神情还是有些迟疑。

    “只是你嫌弃我是个瘸子,是吗?”女孩板起了脸,冷哼道:“哼,我娘说得对,你们男人啊,都一样,说得好听,就是做不敢做!”

    “不是的!”男孩有些招架不住徐玥的连番进攻,他又赶忙言道:“只是,我爹说过,我跟另一个女孩有婚约……”

    “谁?我叫赤霄军去杀了她。”徐玥冷眸说道。

    男孩愕然,言道:“这……不太好吧。”

    “那你娶我,不许娶她!”徐玥寒声说道,那般气势倒是颇有几分赤霄军大统领的架势。

    “我……回去问问我爹?”男孩小心翼翼的提议道。

    “不行!你现在就要答应我。”徐玥认准了此事,丝毫不给男孩半点回旋的余地。

    “但我爹说过,君子言而有信,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现在要是反悔答应了姐姐,日后别的姑娘也这样威胁我,我岂不是也能答应别人?那姐姐要这个承诺又有什么用?”男孩一本正经的言道。

    “这……”徐玥皱起了眉头,一时语塞,平生第一次发现魏大叔那些她听得厌烦的大道理好像有时候还真的有那么些许道理。

    “那……那女孩你见过吗?”徐玥思虑了半晌,又问道。

    “没有。”男孩摇了摇头。

    “那她腿瘸了吗?有着没有手?是个傻子?长得很丑?”徐玥一连串的问题,如连珠炮弹一般打在男孩的脑海。

    男孩有些发蒙,思虑了好一会之后才应道:“这些,我爹好像都没有提及过。”

    得到这个回答的徐玥顿时展颜一笑:“你看,这就对了。她没了你还可以找其他人成亲,可我要是不嫁给你,就只能嫁给萧蒙那个混蛋,你忍心看我每天都被他揍吗?”

    男孩果断的摇了摇头,然后他低着头皱着眉头思虑了半晌,像是很是认真的在考虑这件事情一般。

    过了好一会,他方才抬起头看向徐玥:“那姐姐等我到十六岁好不好?”

    “为什么要十六岁?”徐玥皱起了眉头。

    “我爹说我出生便有恶疾,很有可能活不过十六岁,我现在就是答应了姐姐,万一……岂不是还是食言。”

    “等我活过了十六岁,我再来宁霄城时,我就叫我爹向徐叔叔提亲,姐姐说这样好不好?”

    男孩说这些的时候,双眸直视着徐玥,那一脸认真的模样,让人很难去怀疑他此言的虚假。

    徐玥也为此愣了愣,然后她在男孩紧张的注视下,重重的点了点头。

    她笑颜如花的一应道:“好!还有九年,我在宁霄城等你!”

    男孩很少见徐玥笑得这般开怀,他看得不禁有些发呆。

    但还不待他品味完眼前这份美景,女孩的脸色却又忽的一寒,脸上的笑意被她尽数收敛,只听她寒声言道:“可九年后你要是还活着,却不来寻我,又或者找了别的女孩,我……”

    “我就叫赤霄军杀了那个女孩!让你打一辈子光棍!”

    男孩打了个寒颤,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男孩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要是别人不同意我悔婚……我能娶两个吗?”

    女孩眯起了眼睛,眸中的寒光比起漫天的风雪更冷。

    “你说呢?”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