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七十六章 一条命的代价是什么?

第七十六章 一条命的代价是什么?

    “这女的谁啊?怎么感觉这么厉害?”跟着阿橙穿越着宁霄城的大街小巷。

    龙绣终于耐不住心头的好奇,凑到了孙大仁身旁,轻声问道。

    “阿橙。”孙大仁应道。

    这话一落,龙大小姐便狠狠的踩了孙大仁一脚,不悦言道:“我看上去像是聋子吗?我是问阿橙是谁!“

    孙大仁吃痛,面露委屈之色,但还是忍着脚下传来的剧痛言道:“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宁州边境,有一座乌盘城……”

    “城里住着一群人,这群人里有一个叫孙大仁的家伙,那家伙长得是身高八尺面容伟岸,上知天时下晓……”

    “啊!!!”

    孙大仁的故事讲到的一半,脚尖又传来一声剧痛,他所言之物戛然而止,化作了一声贯穿整个巷口的杀猪般的哀嚎。

    ……

    阿橙回眸看了一眼嬉笑打闹的孙大仁一行人,忽的言道:“这才几个月不见,你就有了两位妻子呢?”

    与阿橙并肩而行的魏来一愣,神情古怪的看了身旁的橙衣少女一眼。

    女子的面色如常,盯着前方赶路,她总是如此——冷静又严肃,以至于当她用带着些许玩笑意味的语气问出这个问题时,魏来的心头不免生出了愕然以及些许难以言说的受宠若惊。

    “只是权宜之计,青焰被那老蛟蛇盯上,总得想办法为她寻一个好归宿。至于龙绣……这家伙为了能去天罡山,估摸着也不在乎这点名声。”魏来耸了耸肩膀苦笑道。

    阿橙点了点头,对于魏来此言不置可否。

    然后她又言道:“你回答得很认真。”

    魏来又是一愣,有些不解阿橙此问何意。

    “袖春一直说我太过古板……我想试着改变一下……”

    说道这处,少女的那对剑眉蹙起,低语道:“不过似乎,效果并不好。”

    魏来的心头一凝,直到这时他才记起当初在古桐城时,纪欢喜曾与他说过的话——阿橙与太子早在十多年前便定有婚约。

    这样的事实以及此刻阿橙的表现让魏来的心底没来由涌出些许不郁。

    但还不待他去细细品味其中就里,阿橙的声音便再次响起:“宁州各处这些日子来也开始修建乌盘龙王的神庙,估摸着翰星大会之后,这宁霄城也得起上一座神庙,龙王晋升昭月正神之事,于朝堂来说,势在必行。”

    魏来皱了皱眉头,对于女子如此迅速且突兀话题转换倒也习以为常。他反问道:“姑娘是想提醒我如今的处境有多么艰难吗?”

    阿橙不接此问,继续自顾自的言道:“乌盘龙王一旦真的坐上了这宁州的昭月正神,那整个宁州都会作为他的食粮,被他所吞噬。“

    “楚侯,也就是我爹,收复茫州以后,宁州盘踞的三霄军一直便是朝廷的心腹大患,既怕三霄军拥兵自重,又怕削藩之事势头太猛,引来不必要的反弹。”

    “龙王一旦登临神位,整个宁州的气运为其所辖,一来渭水之争大燕便掌握了极大的胜面,二来,三霄军背后的徐、宁、萧三家也注定难以再做大,于朝堂来说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魏来对于宁州的局势所知不多,与三霄军背后的三大家族在年幼时虽然有过接触,但毕竟年幼,诸事一来但是不会在意,二来也忘得所剩无几。听闻这番话,魏来倒是多了几分明悟,他又问道:“那手握三霄大军的徐、宁、萧三家会不明白这其中利弊,任由朝廷宰割?”

    “狗急尚且跳墙,徐、宁、萧三家岂会等死?这不一收到你来宁霄城的消息,宁萧两家就急不可耐的要请你上府吗?”阿橙嘴角在那时微微上扬,轻笑言道。

    “那他们恐怕找错人了,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魏来耸了耸肩膀。

    “公子当然没有。”阿橙如实言道,脸上神色如常,丝毫没有戳人短处的自觉。“但州牧大人有。”

    魏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那他们就应该去找江浣水。”

    阿橙听得出魏来言语中对于江浣水的抗拒,但她并不急着去点破这一点:“州牧大人对于这个问题,素来回避,以往乌盘龙王所能威胁到的只是乌盘江流域周围的城池,对于徐、宁、萧三家来说,这样境况无关痛痒,可一旦波及到整个宁州,那便动摇了他们的根本,他们也就自然无法再作壁上观。而既然在州牧大人那里寻不到他们想要的帮助,那么就只能寄希望于公子身上,他们认为或许通过公子,能够在州牧大人那里得到些足以应对这场麻烦的帮助。“

    魏来闻言冷笑一声,然后转头看向阿橙:“那姑娘呢?姑娘又想在我身上得到些什么?”

    阿橙在那时忽的停下了脚步,她仰头看向身前,轻声说道:“到了。”

    魏来等人也纷纷抬头看去,却见不觉间他们已然来到了一处位于还算繁华街道上的府邸前,那府门算不得华贵,却颇为别致,门前木柱上刻有兔龟瑞兽,门槛上雕有花草虫木,府门牌匾上书两个大字:魏府。

    魏来的脸色微微一变,某些模糊的记忆在他脑海深处翻涌,好似要溢出。

    “州牧大人猜到了公子不会接受他的好意,所以这处魏先生的旧宅,是太子托人为公子赎回来的。因为当年魏先生触怒的是陛下,所以这处宅邸虽然被官府收回,但也并无人愿意购置,这么多年过去,院中的陈设老旧了不少,但几乎都还维持着当年模样。我寻人打理了一番,想来应当足以让公子满意。”阿橙这般说着,伸手便朝着魏来递来一串钥匙。

    魏来盯着那串钥匙,并未伸手接过,而是言道:“离开宁霄城时我才两三岁,对于此地也并无太多记忆,之后虽然每逢年关都有来宁霄城的习俗,但所待的时日甚短,我爹又为人勤俭自然不会花钱请人打理,故而此地虽是我魏家的祖屋,但我对此处并无多少记忆,于我而言,它还比不得乌盘城的老宅。姑娘却如此大费周章寻回此物,魏来无功之人,受之有愧。”

    “公子是怕我挟恩图报,对吗?”魏来说得冠冕堂皇,但阿橙却一语洞穿了魏来的心思。

    “此处虽有太子关系所在,但最多也只是查阅卷宗之时带来些许方便,毕竟魏先生死去那么多年,再大禁忌也散去不少,算上打点各处花去的银子,所有的花销我都记在了府中的书房的账本中,公子若是觉得受之有愧,大可将花去的银两折合加上五成,分期归还于我,就当成全一桩生意。“

    说罢这话,阿橙便将那府门的钥匙再次递出,魏来见她态度坚决,微微思索了一会,索性便点了点头,接过了钥匙。毕竟阿橙已经将话说到这个地步,魏来也确实没有他所言的那般完全不在乎魏家的祖宅。他将钥匙收好,言道:“谢过姑娘,这笔钱,我一定尽早归还。”

    阿橙颔首,迈步走上魏府门前的台阶,言道:“公子先看一看这院子打扫得可还算满意,如若何处缺些什么大可与我言说。”

    魏来既然受了此礼,倒也并不矫情,也就依言走上前去,掏出钥匙,想要打开院门前的铁锁。

    少年显然没有他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冷静,他握着钥匙的手明显微微打颤,将钥匙插入锁孔中这般简单的事情,他来来回回鼓捣了三四次方才做到。

    ……

    吱呀。

    伴随着一声略微沙哑的声响,魏府的院门被缓缓推开。

    “哇!小阿来,你家原来这么有钱吗?”身后的孙大仁等人也随即看清了魏府中的情形。

    魏府府门打开入目的第一眼便是一处近十余丈大小的院落,远落后是大厅与内院的院门,看那大厅三层高的架势,以及内院院门算得夸张的大小,很容易便让人联想到后院又当是如何景象。很显然,能在宁霄城拥有这样面积的府邸的魏家应当是极为富裕的。

    但众人的惊呼与感叹却让魏来面露苦笑,孙大仁瞥见这番情形暗以为是魏来在睹物思人,本想出言安慰,可以一旁的龙绣却嚷嚷道:“走!咱们逛逛,我活这么大可还没见过这样大的院子。”

    孙大仁闻言,心头便涌出几分傲气,转瞬将安慰自家兄弟的事情抛诸脑后:“就这?我孙家在乌盘城的武馆你要是见着了还不得惊掉你的门牙!?”

    孙大仁嘴上这般说着,可身体还是极为诚实的被龙绣与刘青焰拉着窜入了魏府的内院。

    “谢谢。”魏来并没有与众人一般的兴致,他的目光在院落中扫过,然后看向阿橙,由衷说道。

    他当然知道阿橙所行之事,背后定然还是有着某些与那徐、宁、萧三家相似的目的,但至少为他寻回祖宅这份心意魏来还是极为受用的。

    “公子给了钱,我赚了钱,这就是你情我愿的买卖,没有什么需要道谢。若是公子真觉得欠着人情,不若就允妾身一件小事。”阿橙轻声应道。

    魏来对此早有预料,他苦笑道:“姑娘请说吧。”

    “公子不必紧张,只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

    “过些日子,太子回来宁霄城,届时太子希望公子能抽出些许时间,与他见上一面。”阿橙言道。

    魏来闻言深深的看了阿橙一眼,然后便在女子的注视下,点了点头:“我也很想见识见识那位太子殿下到底是位什么样的人物,能让阿橙姑娘这般人杰,如此死心塌地处处为他着想。”

    这一次,轮到阿橙一愣了。她似乎能感受到魏来此言中的某些与之前不同的情绪,但以她的性子显然不会去太过深究。

    “阿来!你这院子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除了书房里满满当当的书意外便什么都没有!?”而这时,去院中闲逛的龙绣等人也在极短的时间内赶了回来,孙大仁远远的便朝着魏来嚷嚷道。

    “我爹当年爱书如命,又乐善好施。举家搬到乌盘城后,便时不时的将家中物件变卖,换作书籍又或者接济他人……若非我娘拦着,这祖屋估摸着最后也得给他买了。不过后来他们犯了事,此地还是被朝廷收走……”魏来语气平静的诉说着事情的缘由。

    一旁的孙大仁闻言也知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东西,顿时缄默收声。

    魏来不愿让其自责,便言道:“你们先去看看屋中有什么东西能用,还差些什么,列个单子,待会咱们一起去把该买的都买回来,毕竟翰星大会还有些时日,咱们可能得住上一段时间。”

    三人自知理亏,自然不会去与魏来争辩,纷纷点头,再次一溜烟的离去。

    “看样子公子今日还有的要忙,妾身也便再做叨扰。”这时,一旁的阿橙也轻声言道。

    魏来点头:“我送送姑娘。”

    ……

    魏来与阿橙并肩行走在宁霄城的街道上,街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这般境况即使是乌盘城最热闹的时候,也未能与之相比。

    “公子,之前是公事,现在妾身还有一件私事想说与公子。”阿橙忽的在路口停下了脚步,看向魏来言道。

    “姑娘请说。”魏来点头应道。

    “公子还是抽个时间去一趟州牧府,见一见……”阿橙言道,但话未说完便被魏来打断。

    “若是此事就不劳烦姑娘费神了,我自有分寸。”提及江浣水,魏来的态度出奇的恶劣。

    阿橙对此也有所预料:“我知道公子因当年魏先生与江姨之死对州牧大人存有偏见,但……”

    “但他毕竟是我外公吗?”魏来眉头一挑,语调冰冷的再次打断了阿橙,“姑娘既说了是私事,那边让我自己解决吧,见也好,不见也罢,那都是我魏家与江家的私事,姑娘不便参与,也参与不了。”

    在阿橙的记忆中,眼前的少年虽然寡言少语,但却很少真的露出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她微微一愣,在一段并不算长的沉吟之后,终是点了点头:“妾身明白了。”

    “但公子若是有心,到时候见了太子,亦或者去了他徐、宁、萧三家中的某一处,问一问他们的家主,当年为了让公子活下来,州牧大人到底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