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八十六章 无巧不成书

第八十六章 无巧不成书

    这话出口,旁人作何想魏来不曾知晓,魏来的脑仁却是在那时砰的一声轰然炸开。

    他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徐陷阵,心底很是认真的回忆了一遍,似乎从未听他爹说起过自己还有这样一份婚约在。更何况若是真的有这样一份婚约在身的话,那之前他爹跟吕观山定下的婚约又怎么解释?总归不能他还没有成人,他爹就先把他“陈世美”一般的人生规划好了吧?魏来念及此处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徐玥,却见坐在轮椅上的少女有意避开了魏来递来的目光,她脸上的神情黯然,眸中似有郁气涌动。

    魏来恍然,他忽的明白了过来,为何自从见面后,这位幼时的玩伴会对魏来表现出如此冷淡的态度——试想忽然一日,有人要让你与一个幼时相识,数年未见,连容貌都不曾知晓之人定下婚约,想来任何人大概都会在第一时间生出反感,以至于将这股怒火倾洒到旁人身上。

    至少在魏来看来,他对于徐玥此刻异状的推测应当无错。

    他皱了皱眉头,并不打算就此接下这份莫名其妙的婚约——有了之前萧宁二家请他上府的冲突,又有阿橙的点拨,魏来多少能察觉到这份所谓的婚约恐怕并没有徐陷阵自己所言的那般冠冕堂皇。

    念及此处,魏来当下便站起身子,张开嘴便要言说些什么。

    “我反对!”可还不待他将话说出口,他身后却猛地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高呼。

    发声之人却是那紫霄境统领萧白鹤!

    只见这位身形与徐陷阵颇有几分相似的紫霄境统领,脸色愤慨,几乎是拍案而起的站在案台前,朗声如此言道。

    徐陷阵似乎对于对方的捣乱早有预料,他眯起了眼睛看向对方,语气低沉的反问道:“萧统领觉得有何不妥啊?”

    “令千金与犬子尚且有婚约在身,一女嫁二夫自然不妥。”萧白鹤对上了徐陷阵的目光,平静应道。

    “萧统领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六年前不正是令公子亲自上门退掉的这门亲事吗?怎么现在又变作了我女儿一女嫁二夫了?”徐陷阵眯起了眼睛,狭长的眼缝中似乎有火焰升腾。

    “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莫说六年前这臭小子乳臭未干,就是今日婚姻大事也轮不到他做主,孩童戏言,徐统领也能将之当真?”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萧贤侄再小也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难道当年信誓旦旦说过的娶玥儿他宁死的豪言壮语也可就此作废?”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虽然已没了之前那滚滚杀气与凌冽气势的对抗,但场上的火药味却不减反增,哪怕是有心表明自己立场的魏来也一时间不知当如何插进话来。

    “作废又如何?”

    “那我也不认这门亲事,退了便是!”

    “姓徐的,这可是当年白纸黑字谢过的事情,这你也敢不认账?”

    “有什么不敢?只许你萧家赖账,难道就不许我徐家拆桥?”

    眼看着双方的骂战在两位统领大人的嘴里有渐渐朝着泼妇骂街转化的趋势,坐在一旁一直旁观的宁陆远站起了身子:“咳咳,二位这样吵下去,吵到明天估计也没有结果。”

    显然这两位大统领也不是第一次做出这样的事情,二人闻言几乎在同一时间转头看向三位统领中身形最为单薄,像儒生远胜过沙场悍将的宁陆远,然后极有默契的同声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宁陆远伸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迹,然后又瞟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魏来,言道:“正事要紧。 ”

    这话就像是一枚灵丹妙药,被灌入二人腹中。

    炙热的目光从萧白鹤的眸中射出,直直的落在了魏来身上。

    那时萧白鹤的面色一变,眸中浮出深邃愁然之色,他再次张开嘴,语调亦变得悲悯缅怀起来:“说起来赶巧,当年我与魏兄相交,亦是无话不谈。他喜这治国之道,处世之理,每每与我讲解,都让我授意颇多。后我与他情至深处,我们二人也曾许下婚约,约定待到魏贤侄成年之后……”

    “姓萧的,我可记得你没女儿啊?怎么几日不见你已经开明到能让自己儿子做着龙阳断袖之徒?可你也得问问贤侄他答不答应。”徐陷阵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数落萧白鹤,他眯着眼睛语调轻挑的嘲弄道。

    “呸!我没女儿难道还没有个侄女什么的吗?”萧白鹤吹胡子瞪眼的怒斥道:“我二姑的三儿子的妻子的大哥的女儿就艳名远播,是咱们宁霄城出了名的才女,与魏贤侄最为般配,我今日便将她许配给魏贤侄,这是魏兄当年最大的心愿,今日萧某人一定要完成魏兄遗愿,以慰他在天之灵!”

    若说之前听闻他与徐玥的婚约,魏来还有些脑袋发蒙,那到了这时,他多少回过了味来,他暗以为想来他那位老爹就是再不靠谱也应当不会干出这逢人便卖儿子的事情来……吧。

    “这不成,凡事得有个先来后到,是我家玥儿与魏贤侄有婚约在先的!”徐陷阵赶忙打断了萧白鹤的胡言乱语。

    啪!

    萧白鹤一拍桌板,义正言辞的说道:“就是街边七老八十的说书先生也知道,男女之事讲究情投意合,哪有先后之分?”

    “哦?萧统领还懂男女之情?”徐陷阵神情揶揄的问道。

    “咳咳,略懂,略懂。”萧白鹤神情尴尬,干咳两声咬牙硬撑。

    “呸!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徐陷阵抡起了自己的衣袖,迈步从主座上走了下来,看那气势汹汹的架势显然是想要将方才未有尽兴的骂战继续下去。

    “萧某博学,世人皆知,有何奇怪?”萧白鹤不甘示弱,也在那时迈步而上,迎上徐陷阵。

    两位彪形壮汉就这样站在了绣月楼的中央,相隔不过半寸,鼻梁几乎抵住了鼻梁,二人对视,眸中都有烈焰汹汹升腾。

    “咳咳。”可就在这时,一旁的宁陆远却又干咳了两声。

    二人几乎就在同时再次转眸看向宁陆远。

    萧白鹤问道:“宁统领有何高见?”

    徐陷阵沉声道:“要不宁统领来说句公道话?”

    宁陆远见二人这般模样,赶忙缩了缩脖子,又连连摇手:“二位误会了。”

    “我对二位之争没有半点高见,只是……”

    宁陆远这样说着,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张信纸,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言道:“只是说来太巧……”

    “我这里也有一封魏兄当年留给我的婚书……”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