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八十七章 使得

第八十七章 使得

    倒退十年。

    赤青紫三霄神军是足以颠覆大燕的存在。

    十年过去,飞鸟尽良弓藏,三霄军或明或暗或利诱或威逼的政策下,被削减近半数,可饶是如此,三霄军依然是整个大燕天下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而现在,这股力量的三位首脑正围坐在绣月楼大厅的中心,三人的目光炯炯,都死死的盯着彼此。而他们围坐的中心,放着一张展开的信纸,信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些字迹。

    “婚姻大事,自然不是儿戏,怎么会仅凭口头之约便定下这等大事?”

    “在我的印象中魏兄可不是如此草率之人啊。”宁陆远双手环抱于胸前,语气平静的说道,但眸中却隐隐有得色溢出。显然有这纸婚书的存在,宁陆远暗觉自己在这场“抢亲”大战中已经握有了绝对的主动权。

    徐陷阵眉头紧锁,他缓缓的低下头,伸出手指用指尖将那张信纸缓缓捻起,随即他那双如铜铃一般的眼珠子便落在了宁陆远的身上,很是认真的问道:“敢问宁统领,这些年你是如何保管这份婚书的?”

    宁陆远摸不准徐陷阵的心思,但为了让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宁陆远随口言道:“自然是放在书房之中,小心保管。此等重要的信物,宁某人岂敢大意?”

    “哦。”徐陷阵一脸了然之色的点了点头,却又有意将吐出口的声音拖起了长音,然后他将那张信纸直直的递到了宁陆远的眼前,停留在距离对方的脸颊不过半寸处,随后他语调轻挑的问道:“看样子宁统领确实是小心保管过的,不然这么多年过去,为何这宣纸上的墨迹犹未干涸呢?”

    宁陆远闻言脸色一变,他猛然发现自己所带来的宣纸上的字迹竟然隐约有些湿漉漉的痕迹……

    “这……”宁陆远的脸色有些尴尬,他愣了数息的时辰,然后方才一脸正色的言道:“就如徐兄所言这婚书关乎孩子们的终身大事,自然极为珍贵,我所带的自然也就不是原件,而是自行做出的拓本。”

    萧白鹤也在这时凑到了宁陆远的跟前,目光死死的落在宁陆远的身上,问道:“一纸婚书还需要拓本?”

    宁陆远硬着头皮强做镇定的言道:“婚姻大事不比儿戏,自然需要拓本,不然到时候也如二位一般信口雌黄,随意便说出些婚约,岂不乱了章法?”

    “你!”萧白鹤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见宁陆远没有丝毫“奸计”被识破后的羞愧与窘迫,反倒还有心嘲笑起他们,他顿时怒从中来,伸出手指着宁陆远的面门就要喝骂。

    “我说……”可就在这时,诸人的身后却忽的响起一道声音。

    三位统领大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回眸看去,却见发声之人竟是那位宁家的小公子,宁川。

    正吵得不可开交的三人眸中杀机滚滚,大有一副发声的宁川不说出个能够让他们满意的答案,他们便会生撕了对方一般。

    饶是是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宁川在三位统领那般的目光下,也暗觉一阵头皮发麻,宁川缩了缩脖子,接着又伸出手指了指不远处,言道:“你们好歹看一看当事人还在不在吧?”

    三人一愣,转头看向魏来所在之处,却已然寻不见对方的身影,不仅是他,那位徐玥的身影同样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之前一直与专心争吵的三位统领,又或者看得出神的其余众人,似乎都并未注意到魏来与徐玥是如何离去的。

    “他们去哪里了?”萧白鹤最先反应过来,扯着他那粗犷的嗓音等着徐陷阵便大声问道。

    徐陷阵的心底也暗暗奇怪,他朝着主座上的妇人递去一道询问的眼色,但见对方神情同样困惑后,便知此事一时半会应当无法弄清就里。但他可不愿意在老对手面前丢了威风,当下便故作轻松的言道:“人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久别重逢后要说些不愿与外人道的悄悄话,很奇怪吗?”

    这话出口旁人还不待反应过来,那随着萧白鹤一同前来的两位年轻人中,年纪稍小之人便猛地脸色难看了几分。

    而萧白鹤亦是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沉着目光看了一眼一脸得色的徐陷阵,然后用只有他与徐陷阵以及宁陆远能听清的声音言道。

    “姓徐的!你想拉着宁州一起陪葬吗?”

    徐陷阵眨了眨眼睛,一脸不解的问道:“萧统领这是什么话?”

    “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江浣水的外孙是咱们宁州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你拽着他便拽着我三霄军的命根,你若是顾念旧情,就开出价码来,只要萧家能给,就绝不打半点马虎眼!”萧白鹤如此说道,脸上再也没了半点方才与诸人争吵时的嬉笑怒骂之色,反倒肃然沉寂。

    一旁的宁陆远听闻此言,也在身子一颤后沉默下来,二人的目光都在那时倾注到了徐陷阵的身上。徐陷阵也收起了方才的暴躁与得意,他眯着眼睛回望在这宁霄城与他斗了半辈子的二人,幽幽言道:“真的什么价码,你们都愿意给?”

    二人闻言脸色一喜,暗以为此事还有回旋的余地,故而忙不迭的连连点头。

    徐陷阵面带笑容,嘴角的络腮胡微微颤动,他凑到了二人跟前,在二人殷切的目光下缓缓吐出了三个字眼:“宁霄城……”

    ……

    “我以为徐姐姐已经不打算再跟我说话了呢?”推着徐玥的轮椅走在徐府那几乎漫无边际的林园中,魏来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星空,轻声言道。

    方才三位三霄军的大统领们吵得不可开交,魏来有心插话,却寻不到机会,尴尬间,坐在他对面的少女却忽的朝他递来了目光。魏来走上前去,少女又示意他推着她来到这绣月楼外。魏来当然也能猜到,这些大人物们吵得不可开交,可并不是真的想要将他们的女儿亦或者后辈中的某一位许配给他,甚至就连他们口中所谓的婚约是否存在也有待商榷,毕竟魏来怎么想也并不觉得自己的父亲能够不靠谱到这般地步。

    大人物们的机关算尽魏来不想参与,也无心参与,尤其是在他们口口声声说着当年与他父亲多么要好之类的话时,魏来的心底对于这些家伙便愈发的反感——过去了这么多年,魏来当然也多少明白自家老爹当年所行之事是如何的骇人听闻,又是如何的“大逆不道”。

    于情于理,魏来都不可能要求旁人为了他们口中的那份情义,而真的拖家带口的舍身犯险,魏来对于这些他父亲的旧识也并无太多的反感与怨恨。只是他们偏偏为了自己的算计,而拉出了他爹的大旗,装作一副至交好友的模样,假惺惺的在魏来面前痛心疾首,这样的行径便让魏来心生了恶感。

    于是乎在徐玥说:“我有话要对你说。”之后,魏来几乎毫不犹豫的推着徐玥的轮椅,出了争吵不休的绣月楼。

    但出走近百余息的光景,徐玥都未有发声,更没有给魏来半点指引,魏来也就只能全凭自己本能,推着徐玥在这宽大的府门中乱逛。

    好一会光景之后,魏来终于率先打破二者之间的沉默。

    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并未回头,魏来只能瞥见她头顶乌黑的发丝在夜风中时而扬起,时而飘落。

    徐家的府门中一片静默,一如此刻少年与少女之间。

    魏来讨了个没趣,他不知道是自己开启话题的方式太过笨拙,还是对方本就不愿意与她交流,但转念一想,又觉不对,若是对方有心不理会他,又何须特意邀他在府中闲逛?

    “你好像并不喜欢这门亲事。”就在魏来暗觉有些尴尬的档口,他身前的少女却忽的言道。

    魏来推着少女前行的手一颤,身子也在那时顿住。

    他一时间不知当如何回应少女的提问,他若是应是,岂不是就是在明说自己看不上徐玥,无论事实如何,这般说法终究不妥?可若是他不应,那若让对方有所误解,也是不合时宜。

    “是因为你那两位妻子吗?”徐玥却是个体贴人,魏来还未想明白答案,她便帮着魏来给出了一个极佳的说辞。

    魏来心底暗骂自己一声愚笨,他与龙绣亦或者刘青焰的关系都是当时情形之下瞎编胡诌出来的东西,在魏来下意识的念头里根本未将此事当真,故而也未有朝这方面去细想。反倒是徐玥的话提醒了魏来,魏来沉了沉脸色,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徐姐姐也知道,我与几位姑娘早有婚约在身,从未想过再娶,况且徐姐姐是名门望族,下嫁于我只能做个侧室,这如何使得?”

    少女的身子在那时似乎颤了颤,魏来并无法确定那样的变化到底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只是少女在那时依然不曾回头,只是平静言道:“若是我觉得使得呢?”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