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惜代价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惜代价

    “岂不美哉。”

    州牧府中,初七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老人慢条斯理的说完最后四个字,然后心满意足的收声,伸手,举杯,饮茶。

    “老家伙你怕不是疯了吧?真要把你那宝贝孙子往火坑里推?”初七好一会之后方才回过神来,然后瞪着眼前的老人便失声高呼道。

    老人将茶水放在唇边轻抿了一口,夜风正好顺着窗户灌入书房中,将案台上笔直燃起的檀香吹皱,也将老人的衣袍鼓起。

    老人抬头瞟了一眼初七,微微一笑,言道:“我看你不是也身处火坑,还怡然自得,不愿出走吗?”

    初七却没有与老人嬉笑的心思,在那时一拍桌面,焦急言道:“那能一样?我是已经深陷其中,可你那小孙子可还没有陷进去,抽得了身,你这么坑孙子,不怕过几年寿终正寝后,去了泉下被女儿女婿戳着脊梁骨骂吗?”

    “我那女儿倒是干得出这样的事情,可我女婿的性子嘛……温软得很,估摸着见着我还是得好吃好喝招待着。”老人笑着言道,眯起的眼缝中却有追忆之色一闪而逝。

    初七的脸色也在那时微微一变,他很敏锐的察觉到,在提及自己的女儿女婿的瞬间,眼前的老人方才真的让人觉得他是一个老人。

    这当然是很矛盾的逻辑。

    可对于这头雄踞宁州的老狮子来说,当旁人真的意识到他老的时候,大抵便是他、也是整个宁州的死期。所以,哪怕是装,这个老人也从未在旁人面前真的显露过老态。而这一瞬间的变化,大抵也只能归咎于情难自已。

    老人的追忆,初七忽的飘散的思绪,在那时,让这州牧府的书房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好一会,老人再次抬起头看向初七,打破了沉默:“你还有多久时间?”

    初七耸了耸肩膀,伸手掸了掸自己那件号称花去了曹吞云棺材本的名贵绒衫上的风尘,言道:“没多久了,大抵也就只能熬到见她最后一面吧。”

    “你们一个个都火急火燎的走在我的前面,老头子这白发人送了不知几多黑发人咯。”老人摇头叹息道,脸上的神情古怪,不辩悲喜。

    “别,小爷可不用你来送,你还是好生看好你那宝贝孙子吧,我觉得这家伙最近好像盘算着些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你可别让,他魏家断了香火。”初七摆手言道,神色轻松,犹如玩笑。

    老人不语,只是慢悠悠的再端起桌上的茶壶,为自己斟满了茶水,放在唇边,轻轻一抿。

    夜风再起。

    老人抬眸看着屋外浓郁的夜色。

    用只有他自己方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不会了。”

    “这次不会了。”

    ……

    砰!

    砰!

    砰!

    一声声闷响从太子府的大厅中传来。

    袁袖春将屋中的各色陈设尽数扔在了地上,直到整个大厅中,再无一件完好的瓷器,也再无一幅完整的字画后,袁袖春方才收手。

    他喘着粗气看着满地瓷器碎片以及被撕碎的字画纸屑,眼中熊熊的怒火越烧越旺。

    “反了。”

    “反了。”

    “他宁州要反了!”

    他低声怒吼道,状若疯魔,此番模样,看似凶狠,却实则狼狈,既无风度,亦于事无补。

    阿橙与黑狼军的统领纷置大厅外两侧而立,二人都将此刻房门中的异动尽收耳底。名为韩觅的男人微微皱眉,然后将目光看向阿橙,轻声言道:“姑娘还是去劝劝吧,一时得失,何至于此。”

    阿橙此刻正低着头若有所思,听闻韩觅之言顿时如梦初醒,她抬头看了眼前的黑甲甲士,又看了看屋中正在掀翻桌椅的袁袖春,微微思索终于还是迈步而入。

    “殿下。”阿橙轻声唤道。

    袁袖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在那时抬头看向阿橙:“橙儿你来得正好,去取笔墨纸砚来,我这就修书一封送于泰临城,向父皇言明他宁州上下早有反心,不日大军便可至宁州,将他江浣水与三霄军一网打尽!一网打尽!”

    阿橙听闻这番疯语眉头皱得更深了些许,而她看向袁袖春的眸中更于那时多出了些许复杂的神色,不解、震惊甚至怜悯,尽数有之,一言难表。

    “殿下,胜败乃兵家常事,殿下可还记得当初娘娘与殿下说过,无论遇见什么困难都不要放弃。”

    “娘娘在天上看着殿下,保佑着殿下,可以成为大燕百姓爱戴的仁君。这些,殿下难道都忘了吗?”

    娘娘二字,对于年过三十的袁袖春来说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般,他的身子在那时一颤,已经被怒火侵占的双眸中涌出些许清明。他呆呆的看着阿橙,看着这个当年与自己一道跪在母亲病榻旁的少女,他想起了那个风雪笼罩泰临城的深夜,他娘抓着他的手,与他慢慢悠悠,又无比艰难的说出的每一个字眼。

    他将那些话一一记在心中,而这些也成了从此以后很多年以来,袁袖春在那群狼环伺的泰临城中一路走来的力量。

    他并非受不得磨难与失败,在这一点上,他与那位已经死去的天阙界世子截然相反。在泰临城的大多数日子里,他遭受到了足够的失败甚至羞辱。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当他终于得到父亲的些许信任,来到宁霄城可以暂时摆脱金家的控制后。他以为他的人生终于迎来了变数,他眼看着一道道已经被他握在手中足以与金家抗衡的筹码,又被魏来一次次夺走后,他方才如此失态,方才如此怒不可遏。

    “殿下。”见袁袖春有所好转,阿橙赶忙再言道:“徐家本就不再我们拉拢的计划之中,关于宁州我们还有更多可以争取的目标,没有必要为一时得失而自怨自艾,更何况茫州始终站在殿下身后,我们至少拥有对抗金家的资本,即使此地不成,我们依然还有机会。殿下怎么就此言弃?”

    袁袖春闻言虽然不再如之前那般癫狂,但脸上还是于那时露出了苦笑——都言大燕有四州之地,可茫州失陷鬼戎足足近六十载,民生凋敝,无论是财力还是人力,比起其余三州都相去甚远。仅凭茫州想要抗衡金家无异于痴人说梦。

    他想到这里,抬头看向阿橙,凄然言道:“橙儿可知,金家不会再给我们太多的机会去失败了。”

    阿橙想也不想的笃定道:“那越是如此,殿下便越是要振作起来,抓住接下来每一个可以抓住的机会。”

    “抓住每一个机会……”这句话仿佛戳到袁袖春心头的某个痛点,他的身子一颤,看向阿橙的瞳孔陡然放大。

    “对……”

    “对……”

    “阿橙说得对,我得抓住每个可以抓住的机会……不惜任何代价。”

    这样说着,袁袖春的眸中再次燃起熊熊的火焰,他站直了身子,双手垂下,死死握拳。他沉眸盯着前方空洞夜色,好一会之后,方才再次张口言道,而这一次他的声音恢复了平静,但那样的平静却带着一股做出了某种重大决定后的决然。

    他说:“去告诉左先生,他们的条件,我答应了。”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