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乐在其中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乐在其中

    时间已经到了寅时。

    经历前后与江浣水以及阿橙的对话后,魏来终于有了些困意。

    可似乎今日冥冥中有某些强大的意志在阻挠着魏来走向床榻一般,当魏来结束了那场与阿橙之间并不愉快的对话后,回到魏府的魏来方才推开门,便发现府中的正屋中烛火明亮,显然正有谁在彻夜等着魏来。

    魏来大抵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他的心底微暖,但却也有些难以消受的无可奈何。但终究他不愿意辜负这份好意,还是硬着头皮朝着那处走去。

    推开正屋的房门,不出魏来预料的是,屋内徐玥正坐在轮椅,借着烛火低头安静的看着一本书籍。她的侧脸在那烛火的映照下,恬静温软,却又莫名带着一股让魏来难以将目光移开的吸引力。

    魏来的到来也并未瞒过少女的感知,她的目光不曾从书籍上偏移,声音却响了起来“聊得怎么样?”

    魏来应道“还不错,只是若是我早些愿意静下心来听他讲完这个故事,或许……”

    少女闻言,眉头一挑,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然后转头看向魏来,她盯着对方,平静的问道“我问的是你和你的那位阿橙姑娘聊得如何?”

    魏来一顿,脸色变了变,显然对于徐玥知晓此事有些诧异,并且对方那盯着他的目光让他不由得升起了些许心虚之感,就像是小时候做了坏事被他娘逮住时的局促感。

    “也……也还不错。”魏来硬着头皮应道,但有些支支吾吾的语气将他此刻的心虚展露得可谓淋漓尽致。

    徐玥的眉眼忽的弯起,隐约有几分俏皮的笑意在她的眉梢间舒展。她并未如魏来担忧的那般去寻根问底,又或者像他娘那样胡搅蛮缠,她只是看了一会魏来,便轻声言道“走吧,该歇息了。”

    ……

    魏府很大,从外院走到内院的长廊亦很长。

    魏来推着徐玥,慢慢的穿行长廊间,夜风拂过,有凉意袭来,似乎又要下雪了。

    魏来贴心的脱下了自己的外衣,为徐玥盖在了身上。

    徐玥摸了摸那件带着魏来气味的衣衫,她的脸颊微红,却又将之放在自己的鼻尖嗅了嗅,大概是觉得这样的做法有些失了少女矜持,她的脸颊为此更红,还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魏来,似乎是想要确定自己方才的做法是否有被对方看见。

    不过魏来却似乎有着心思,并未察觉到徐玥的动作。

    “在想什么?”徐玥轻声问道。

    魏来回过神来,却敷衍道“没什么。”

    不过这样拙劣的演技如何能够骗过徐玥的眼睛?徐玥皱了皱眉头,便再言道“是在想你的阿橙姑娘吗?”

    魏来一个激灵,赶忙摇头“只是在想今天江……外公跟我说过的话。”

    徐玥同样也察觉到了魏来对于江浣水称谓上的变化,她的眉头一挑,言道“看样子真的聊得不错。”

    魏来也不知当如何接过对方的调侃,故而沉默以对。

    徐玥却接着言道“宁州经今日之事,大抵会彻底与燕庭人心背离,我不知道州牧大人到底怎么计划的,但从他应下山河图一事开始,就算是彻底与燕庭决裂了。你既然与他达成了默契,那想来也应该想明白自己会站在哪一方……但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魏来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州牧的年纪大了,自从六年前冲击圣境失败以后,他梦想与燕庭分庭抗礼为此平衡的构想便彻底被打破,而前些年为了达成这样的目的所作出的让步,也就真的成了足以压死宁州的稻草,气运孱弱,三霄军被削减大半,以及各个士族中的倒戈都是摆在宁州面前的问题。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与燕庭撕破脸皮,下一步宁州到底还有没有资本与手握三州之地韬光养晦数十年的燕庭对抗,这是阿来你要去想的第一个问题。”

    “……”魏来沉默,他低着头想了好一会,方才问道“为什么,你们都要我去想这些,州牧不是还好端端的活着吗?”

    徐玥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低语喃喃应了句“他已经八十一岁了……”

    ……

    魏来沉沉睡了过去,他今日着实经历太多,加上在聚灵塔中那身合天地的法门虽然给他带来的快得匪夷所思的修行速度,但同时对他的精力也是巨大的考验。魏来一躺上床榻便睡得死死的,而他身旁与他躺在同一个床榻上,中间却默契的保持着一段距离的少女却并未睡去。

    她在确定魏来睡熟之后,蓦然从床榻上坐起了身子,一股淡蓝色的灵力从她的眉心涌出,包裹了她的身躯,然后她便迈步走下了床榻。

    是的,是走下了床榻。

    她坐到了那放在床榻旁的轮椅上,那股淡蓝色的灵力瞬息散去,然后她转动这轮椅的木轮,来到了房门口,方才将房门推开,一道身影便落在了她的身前。

    徐玥对于他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她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信纸递到了那人的身前“麻烦笛叔跑上一趟,将这封信送到了那位阿橙姑娘手中。”

    男人一愣,眉头微皱“小姐,这……”

    “怎么了?”徐玥不等他说完,便反问道。

    “没什么。”似乎是被徐玥的气势所震,男人收起了多嘴的心思,在那时朝着少女一拜,随即身子便猛地窜入了屋外浓郁的夜色之中。

    徐玥看着男人离去的方向,目光空洞看了好一会,待到她收起了心神,正好转身回到房门时。

    “怎么?这么大方?自己喜欢的男人还没捂热乎就要拱手送给别人?”一道带着些许调侃味道的声音忽的传来,身着一件造型夸张的蓝色绒衫的男子落在了徐玥的身前。

    徐玥皱了皱眉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初七,冷冰冰的言道“阁下好歹也是江湖名宿,怎么习惯做着听人墙根的龌龊事情?”

    初七丝毫没有被人撞破了丑事的自觉,他理所当然的言道“我的干儿子,我关心关心怎么了?你要不乐意,就让他爹从土堆里爬出来跟我说道说道。”

    这话里充斥着胡搅蛮缠的味道,徐玥倒也知道他的性子,瞪了他一眼,便没了与他争出个对错的心思,便要转动自己的轮椅离去。

    “现在后悔,想要将他送给别人,当初就不应该开始。”

    “你们斩尘宫的女人为什么都是这么自以为是呢?”初七却朝着少女的背影大声言道。

    这话出口,徐玥离去的身子一颤,回眸看了初七一眼“前辈说得好听,可我观前辈自己不也是乐在其中吗?”

    说罢这话,房门豁然合上。

    吃了闭门羹的初七有些呆傻的站在门口,撇了撇嘴,回味着少女方才所言。然后他忽的一笑,像是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道“确实,回味无穷。”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