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一百九十一章 落败

第一百九十一章 落败

    一位身高八尺的少年从不远处猛地跃起,重重的落在了那三丈高的石台之上。

    那家伙的身形巨大,哪怕是在这寒风凌冽的冬日他依然赤裸着上身,浑身上下肌肉如小山一般隆起,又棱角分明,宛如刀刻斧劈出来的一般。他手握两柄短斧浑身的皮肤黝黑,看上去更像是一头蛮牛,而非人类。

    从大虞到大周再到如今的燕庭,燕地从来不乏与鬼戎交战的经验,鬼戎尚武,却又不太喜中原那一套儒生亦或者修士之道,以灵力淬炼肉身是鬼戎最善的法门,眼前这位几乎在鬼戎王庭排名末流的亲王之子便是最好的写照。

    “哪个是徐余年!还不快上来受死!”那鬼戎王子享受着周围众人对于他高大身形的惊骇目光,然后瞪大了自己的眼珠子看向台下的魏来一行人,朗声喝问道。

    他的身形本就高大得出奇,加上那满脸凶戾之气,更是让台下的众人都纷纷脸色一白,多少有些畏惧。

    但徐余年作为徐家的少公子,平日里是嬉皮笑脸了一些,但作为赤霄军统领之子,血性还是有的。面对那拓跋成山的挑衅,徐余年的眸中涌出些许怒意,他的脚尖点地,身子便一跃而起,落在了那石台的另一侧。

    不得不说这样一跃一落之间,灵动的身姿却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架势,加上徐余年本就俊俏的脸庞,周围顿时想起了一阵欢呼——当然这样的欢呼大都出自一些前来观礼的女性之口,徐余年出身与天赋都极为不错,配上俊俏的脸蛋,在宁霄城中可不乏姑娘暗暗芳心暗许。

    他的出场引来的是姑娘的欢呼,同样还有宁州百姓们的期待。

    徐余年今天十六岁,修为三境,神门尽开,虽然在翰星榜上的排名较后,但公认的是徐大少爷的战力不俗,甚至坊间还传闻徐余年可以在五境的萧牧手下走过十招,这样的修为与战力让其有足够的本事争取到在翰星榜上更靠前的位置,但偏偏徐大少爷喜欢风花雪月多过这翰星榜上的轮次排名。加上前些日子上门想要将徐余年收入门中的各大宗门险些把徐家的门槛踏碎,这更好的佐证了徐余年在修行上的天赋,民间多有传闻言说徐余年的实力要比他在翰星榜上的排位高出许多。如此一来,他倒是极有可能击败这来自鬼戎的劳什子王子,为今日开赛以来几乎未得一胜的宁州子弟求得一场足以振奋人心的胜利。

    轰!

    伴随着一声闷响,那拓跋成山的眉心胸前以及后背三处,三道棕色的轮盘生出,轮盘收缩,发出阵阵轰鸣,他周身的气势于那时再次拔高了数筹,赤裸的上身上亦是青筋暴起,就连身形也似乎膨胀了几分。

    “长得跟个娘们似的,却这么讨娘们喜欢,不知道等下拓跋爷爷打得你满地找牙,跪地求饶时,这些小娘们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为你欢呼呢?”拓跋成山面色狰狞的盯着徐余年,嘴里如是言道。

    拓跋成山的有意挑衅并未让平日里动辄便会义气用事的徐余年脸上生出半点恼怒之色,徐少爷也很明白今日事端的严重性,更明白眼前这个家伙绝非易于之辈。他的面色凝重,也不理会拓跋成山的挑衅,只是默默的抽出了自己的佩剑,催动起周身的灵力,三道神门在那时浮现,也于此时轰鸣,与那拓跋成山所爆发出来的气势分庭抗礼。

    “怎么?是个小哑巴?”拓跋成山咧嘴笑问道,这话出口的刹那,他的身子猛然跃出,看似巨大的身形丝毫不显得笨重反倒快得出奇,只是眨眼便杀到了徐余年的跟前,同样巨大的双斧出手,以力劈华山之势直直的砸向徐余年的面门。

    这一招简单粗暴,并无半点花哨技巧亦或者什么玄机的法门,只是单纯的一力降十会。

    斧身尚未及身,一股宛如泰山压顶的威压却席卷而来。徐余年的面色有些难看,于那时抽剑横于胸前。

    铛!

    一声金石碰撞之音荡开,在周围百姓的惊呼声中,徐余年的身形暴退,眼看着就要退到擂台的边缘,他在那时手中长剑剑锋一转,以长剑杵地,在地面上割划出一条长长的凹痕,方才在触及石台边缘之前,险之又险的停下了自己的身形。

    可拓跋成山并不给徐余年半点喘息的机会,他的双斧在徐余年堪堪站稳身子的刹那再次杀到了徐余年的跟前。因为之前的对撼而内息紊乱,脸色微微泛白的徐余年在那时眸中闪过一道怒色,他一咬牙仿若做了个极为重要的决定一般,他周身的三道神门轰鸣,握剑之手猛地一紧,长剑的剑身一震,竟有一道火红色的剑意游走于剑身之上。

    一直紧张的注视着战局的魏来在瞥见此景的刹那脸色微微一变,剑意这东西与灵力不同——后者只要是二境修士都可从天地间吸纳灵气,区别只是强弱多寡而已。但前者却不同,有些人一生用剑也不见得能凝出半点剑意,而有些人不过一年半载便可化出剑意。而这种人用曹吞云的话说便是天罡山最缺少的剑道天才……

    徐余年的天赋是有目共睹的,今年十六岁的他算起来已修行了近十年的光景,以他的天分凝出剑意并非什么奇怪的事情,而让魏来在那时脸色变化的是,但这道轰然涌现于徐余年剑身之上的红色剑意似乎与徐余年本身所行的剑道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

    所谓剑意,虽称之为剑意,但实则是与此剑之人所行之道契合之下,道之具象显化。这般与徐余年周身气机截然不同的剑意,似乎并非出于徐余年自身。而更让魏来诧异的是,这道红色剑意之中隐约裹藏着一丝古怪的气机。

    而这样的气机魏来熟悉无比!

    那是上神之力的气机!

    虽然那股裹挟在徐余年剑意之中的上神之力的气息极为稀薄,比起魏来从黑色石碑中吸纳而来的上神之力差之良远,但它确实有着这样的气息,魏来的面色古怪,他在虞圭章的指点之后有意翻看了些许关于上神之力的记载,虽然那些记载大都模棱两可,但它们都共同指出了一点——上神之力这种东西只存在于东境,而北境之中哪怕是八门大圣也无法获取,那么徐余年那道剑意,或者那道剑意之中稀薄的上神之力又是从何而来呢?

    徐余年的剑裹挟着那古怪的剑意猛然挥出,直面拓跋成山劈来的巨斧。

    周围的百姓们再次发出惊呼,他们并不认为徐余年能抵御对方进攻,毕竟在方才对拼之中,徐余年被震退了数丈以至于退到了擂台的边缘。而这一次,拓跋成山袭来的巨斧比起方才力道更大出了数分,只要徐余年稍有不慎,他便会被击落跌下擂台。

    百姓们担忧并非没有道理。

    可这样的惊呼与担忧在下一刻,又变作了更为高亢的呼喊,而这一次,是欢呼。

    雪白的长剑上裹挟着的红色剑意像是这世上最为锋利的刃,拓跋成山那对单是看上去便价值不菲的短斧,在与剑刃接触的刹那,就如败革一般被极为轻易的从斧刃上被割开。被平整的削下半截的斧身猛地落地,发出一声闷响,而拓跋成山脸上狰狞的神情也随即变作了愕然与惶恐。

    凌冽的剑意并不停歇,继续向前,直取拓跋成山的面门。

    大抵是暗觉胜券在握的缘故,拓跋成山并未来得及运集起半点内力抵御,凌冽的剑意袭来,他的身子一震,只能以肉身硬抗这道杀招。

    换作寻常的此境修士在这道剑意之下,恐怕早就落下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但鬼戎一脉的肉身淬炼之法与北境其他宗门大族都有着本质区别,此番剑意袭来,拓跋成山虽然身形暴退,剑意所袭杀的胸膛上亦被割开了一道血痕,血迹累累,不停下涌,却并未伤及到心肺等要害,算是堪堪捡回了一条性命,由此亦可见鬼戎的炼体之法的独到之处。

    呼!

    呼!

    拓跋成山身形暴退,单膝跪地,鲜血不断下涌,周围的宁州百姓们瞥见此景,顿时欢呼雀跃,那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响彻不觉。

    而徐余年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剑身上的剑意已然收敛,可握剑的手却不断的打着颤,斗大的汗珠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落。魏来见这番情形看在眼中,心底疑惑更甚,显然方才徐余年所激发的剑意对他消耗极大,而这也更加着实了魏来的揣测,这道与徐余年的修为极不相符的精粹剑意显然应当并非凭他自己凝练而出。

    不过疑惑归疑惑,徐余年的胜出还是让魏来暗暗为他高兴,他正想着飞身上前将虚弱的徐余年搀扶下来时。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一道低沉的声音忽的响起。那声音并不大,但在他响起的瞬间周围百姓们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那声音来自擂台之上,来自那被众人认为已经落败的拓跋成山。

    这位鬼戎来的王子说着这话,身子缓缓站起。

    他的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膛,一道贯穿整个胸膛的伤口血淋淋的展露在众人面前,那样的伤势虽然还未危机性命,但已然算得上是触目惊心。

    但拓跋成山却似乎并未受到这道伤势的影响,他只是盯着徐余年,用一种双目燃火的目光,盯着他。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拓跋成山再次问道,他的声音陡然被拉高,宛如狮吼虎啸一般的音浪席卷开来,压过了周遭百姓们的私语,也将附近更多的目光拉扯了过来。

    本来已经准备迎接徐余年的魏来在听闻这声音的刹那脸色不由得又是一变,他愕然的盯着拓跋成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当下魏来也顾不得其他,在那时大吼道“小心!”

    但这话出口的瞬间却已然是为时已晚……

    铛!

    一声闷响猛然荡开,那拓跋成山的左臂手背,又是一道神门亮起,于是乎四道神门涌现,黑色的铭文在各自的神门之间连接勾画,最后凝聚成为一个整体。

    在那一刹那,拓跋成山的身子猛然朝着徐余年冲了过来。

    他的双目中汹汹火焰升腾,将他的双眸染得通红,黑色铭文勾勒在一起,化作了一头巨大的黑色蛮牛,蛮牛怒吼,身形与拓跋成山竟是于那时融合在了一起,巨大又锋利的牛角带着可撼山岳的威势直直的杀来,转眼便来到了徐余年的跟前。

    徐余年的面色难看,他咬了咬牙试图将手中的长剑再次举起,同时激发出那股红色剑意,但那红色的剑意方才在他的剑身之上显现出些许端倪,徐余年的脸色忽的一白,身子一颤,显然他此刻体内的灵力并不足以支撑他再次激发出那剑意。

    而这样尝试的失败让他更来不及祭出任何的抵御法门,而那巨大的蛮牛便在那时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身上。

    惊呼声在四面八方响起。

    鲜血从徐余年的嘴里喷出,他的身子被高高抛起,巨大的牛角从他腹部穿入,从他的背后伸出。徐余年的目光从惊骇到空洞,从空洞到恍惚,然后陷入了昏迷。

    巨大的黑色蛮牛宛如炫耀战利品一般将自己的牛角摇晃,已经生死不知的徐余年的身子在牛角的摇晃下,毫无自觉的摇动。

    数息后,蛮牛像是意兴阑珊了一般,忽的用力一扬牛角,徐余年的身子便在那时被高高抛弃,在半空中拉出一条血线,然后重重落在了……

    魏来的脚下。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