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与君行时,刻比千金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与君行时,刻比千金

    “魏兄!”就在魏来等人发愣的档口,府门外忽的传来了一声高呼,魏来与初七回眸看去却是胡乐与他那位昨日被魏来所救的婆婆胡素白。

    胡乐满脸笑意,一只手提着各色事物,一只手为自己年迈的奶奶撑着雨伞,遮住有越下越大趋势的风雪,一老一少快步来到了魏府的府门前。

    “老身胡素白代孙儿谢过公子救命之恩!”老妇人一到魏来跟前便忙不迭的要屈身跪下,嘴里更是悲戚高呼道,这番作态虽然看上去有些夸张,但却绝非老妇人有意为之,只是在知晓胡乐彻夜未归那晚发生的一切后,老妇人的心底一阵后怕,对于前半辈子命途忐忑,而后半辈子含辛茹苦的老妇人来说,自己的孙儿便是她如今活在世上唯一的念想,要是胡乐当真有那么个三长两短,胡素白当真不知当如何度日。

    魏来还未有从自家府邸中忽然出现的那群浩浩荡荡的家丁的变化中回过神来,便见老妇人要朝着自己跪下,他心头一紧赶忙伸手将之扶起。未有让老妇人真的跪倒在地,嘴里也言道:“婆婆这是作甚,只是举手之劳,更何况也并非我将胡兄带入府中,是……”

    “魏兄不必自谦,若非魏兄与孙兄等人,恐怕我们婆孙二人只能在泉下相聚了。”胡乐也在那时言道,然后他的面色一正,退去一步,便恭恭敬敬的在原地朝着魏来行了一道大礼。

    魏来无奈,只能暂且收下这一拜,而这时他身后的院门内有传来一阵脚步声。

    “阿来,你回来啦。”一道轻柔的声音响起,魏来回头看去,却见徐玥正坐在她的轮椅上,俏生生的看着魏来,她的眸中带着笑意与些许期待,像极了在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

    身后的胡乐也在这时反应了过来,他诧异的看了一眼房门中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少女的模样胡乐多少有些眼熟,加上那坐在轮椅上的姿态,胡乐很快在一圈记忆中搜寻到了少女的身份。他的脸色一变,眸中顿时涌起了诧异之色。

    “这是你的朋友吗?快些进来,拉着人家站在屋外,是什么待客之道。”徐玥又言道,语气中不乏有责怪之意,俨然是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胡乐深谙这察言观色之道,他见此状心头一凝,之前脸上的诧异在这时化作了骇然,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孙大仁这些看上去修为并不出奇的家伙,却能如此顺风顺水的进入白马学馆的天字班,享受旁人需要花费诸多努力又或者耗费诸多钱财,才能得来的资源与只多不少,他自然在这时反应了过来,眼前自家府中的变化显然都是出自徐玥的手笔,只是他想不到自己一时心软,在那灵塔内应下了少女的要求后,会引来徐玥这么大阵仗的反应……

    “还傻站着!雪要下大了,快些进来。”可徐玥却并不打算给魏来足够的时间去反应,她见魏来迟迟没有反应,又在那时轻声言道。

    闻言回过神来的魏来,也知道此刻并非去深究徐玥此举到底何意的时候,他赶忙点了点头,这便引着胡乐婆孙二人朝着屋内走去。

    ……

    越往府中走,魏来便愈发觉得胆战心惊,若非他很确定自己并未找错府门,恐怕此刻他也得暗自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进错了门。

    毕竟此刻这府邸中的景象与魏来记忆中的魏府天差地别,随处可见各色盆栽,甚至还有数十位工匠在外院的正中忙活着假山的修建以及修筑凉亭,两侧房屋也有好些家丁在来回忙碌,修缮各个房门,翻新墙面。虽然很多工程才堪堪做到一半,但整个魏府却已然焕然一新。

    魏来跟在徐玥的身后,一路走一路的目瞪口呆,至于他身后的胡乐与老妇人更是一脸稀奇,尤其是胡乐,他可记得昨日他离开时这魏府时应当不是这幅模样,怎么转眼就翻了天覆了地。很快在徐玥的引路下,众人便来到了魏府的正屋前,还未入门,迎面便撞上了孙大仁等人。只见三个家伙,一脸兴奋的跟在那一位管家打扮的中年男人身后。

    “诸位对于房间的要求在下都知道了,孙公子要的顶级大厨,房间里要装上红木物件明日就能到。”

    “龙小姐要的小型演武场可能需要多花些时间,明日会有工匠来比量尺寸,估摸后日才能开工,一番下来估摸怎么也要三日时间才能完工。而铸剑师的事情,我已经派人去请了,保证明日一大早,这宁霄城里所有有名有姓的铸剑师都会出现在龙小姐的门外。”

    “至于刘小姐,要的各色物件,我也早已派人去准备,明日与后日陆续应该就可以到齐。”

    中年男人在那时朝着三人笑道,孙大仁三人闻言皆是双目放光,一个劲的连连点头,看那架势似乎早已忘了自己的立场,彻底拜倒在徐玥的金钱攻势之下……

    魏来早已习惯了三人的见利忘义,只是狠狠的瞪了三人一眼,刘青焰与龙绣尚且还有良知仅存,面对魏来的目光二人缩了缩脖子,颇有些羞愧味道的低了头,但孙大仁却显然没有这样的自觉,面对魏来的目光,这家伙反倒对着魏来一阵挤眉弄眼,末了还不忘偷偷的朝着魏来竖起了大拇指,就差没有冲上前来抱着魏来道一句:“干得漂亮。”

    “我刚刚才从大仁那里听说今日有客人拜访,仓促让下人们准备了些食物,简单了些,二位见谅。”徐玥却丝毫不去关心魏来与孙大仁之间的“小动作”,她转头看了身后,朝着那已经被这府门中的华丽装饰惊呆了的婆孙俩言道。语气诚恳,颇有歉意。

    胡素白与胡乐岂能有半点不满?闻言之后,婆孙俩便忙不迭的连连摇头,直言道:“没关系的。”

    徐玥对此也不置可否,见此状后便点了点头,随即身旁那位管家快步上前,来到了正屋门前,只听哐当一声房门被推开。

    众人也就在这时看清了正屋中的情形,也看清了徐玥口中那顿简单的家宴到底是什么模样——从屋中两侧一字排开的案台,每座案台后都有一男一女两位家仆在身后侍奉,案台上摆放的各色菜肴琳琅满目,哪怕只是远远的嗅上一口香气,便让人暗觉垂涎欲滴。

    当然整个大厅中的装潢也早就被换了一遍,从正对方向所挂起的字画,道两侧摆放的古董瓷器都极为考究,既有豪门底蕴,却又不咄咄逼人,内敛大气。

    ……

    这顿饭吃得胡乐胆战心惊,倒并非因为魏来亦或者徐玥在这个过程中做过什么威胁又或者折辱之举,事实上众人都极为客气,对他与他的婆婆都极为照顾,态度亦是亲切,让胡乐丝毫感觉不到半点想象中上位者的高傲。但正因为魏来等人的毫不做作,反倒愈发让胡乐认为魏来等人的来历不凡,毕竟可不是什么人都配得上徐家的千金小姐的,而魏来等人的身份越是不凡,当初他在城门口可以阻拦的行径便显得唐突与无知,这还是魏来等人大度,若是唤作那位宋斗渊的性子,那现在的胡乐恐怕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想到这里胡乐更是连连朝着魏来等人举杯,感谢对方的救命之恩。一番下来这场晚宴结束时已经到了戌时之末,胡素白毕竟年迈不可久居,胡乐这才向魏来等人辞别,临行时还是不玩一阵感激,更是想要将那日贩卖孙大仁情报时赚取的银两退给魏来等人,却被魏来拒绝,一番推攘之后,他方才带着自己的婆婆离去。

    吃过晚饭下人们收拾着碗筷,孙大仁等人今日背了一日那《天罡正经》早已是头昏眼花,席间又喝了些许小酒,都挨不住困意,都告退各自回房休息。就连一顿饭下来嘴里没有半点停歇的初七见众人退去,也极为识趣的打了个哈哈,借故离开。

    如此一来,外院中除开那些还在忙碌着打理着魏守留下来的院落的家丁外,便只余下了魏来与徐玥二人。

    魏来暗觉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与徐玥独处,尤其是在经历白日里在聚灵阵中的对话之后。但终归将徐玥扔在这里也并非待客之道,故而在微微思虑之后,魏来还是咬着牙走到了坐在大厅中的少女身边,轻声言道:“天色已晚,我送徐姐姐回去吧。”

    “玥儿。”少女坐在轮椅上,背对着他,看着正屋内壁上高挂着那副整个正屋唯一没有被挪动的字画——那是早在魏守在时便被挂在屋中的事物。上面以楷书卷写着:

    渭水过九朝,天罡星斗照。

    山河一眼尽,独自凭栏眺。

    魏来愣了愣,不解徐玥此言。

    这时少女也缓缓的转过了头,看向魏来,目光清澈,语气却笃定的言道:“叫我玥儿。”

    魏来的脸色顿时一变,下意识的便要说些什么:“这……”

    “你既然答应了我,就应当说话算数,改变你这生疏的称呼,你尝试喜欢我的第一步。”徐玥却极为果决的将魏来未有说出的话扼杀在他的喉咙中。

    徐玥平静的语气,近乎陈述事实的说辞,让魏来终究没有办法去拒绝她的要求——毕竟他确实答应了徐玥的请求,而他从小接受的来自他爹言传身教,让他难以在这样的事情做出反悔。所以即使心底有些许异样与难以启齿,魏来还是在一阵沉吟之后,咬了咬牙,用极低的声音道了句:“玥……玥儿。”

    那声音低到几乎微不可闻的地步,像极了小媳妇初见情郎时的细雨,甚至他魏来的脸上也泛起了些许红晕。这样的作态着实很难在魏来的身上看到,但或许也是如此,在听闻那声轻唤,与瞥见魏来的异状时,坐在轮椅上的少女不禁嘴角微微上扬,笑颜如花。

    “那我现在送徐……送玥儿回去。”魏来又言道。

    转头看着他的少女在闻言之后,脸上却露出了困惑之色,她朝着魏来眨了眨眼睛,问道:“回去?这里不就是我的家吗?”

    ……

    “人手有限,内院的翻修都放在外院之后,目前暂时只打理好五间厢房,应该勉强够住。”被魏来推着,走在魏府内院的长廊中,相比于外院此刻依然热火朝天的翻修工程,内院倒是显得安静许多。

    雪下个不停,已经在地面上堆积了薄薄一层,推着徐玥的魏来闻言回过了神来,随即轻声应道:“谢谢。”

    “这都要谢,那恐怕你得和我说上一整天的谢谢。”徐玥头也不回的说道。

    魏来苦笑,也不知当何以为对。但前方背对着他的少女却继续自顾自的言道:“还有一件事,我已经派人去了州牧为袁袖春安排的住所……”

    “嗯?”魏来闻言一愣,不解与徐玥与太子能有什么瓜葛。

    “顺便让人带去了两千两的银票。”徐玥却继续言道,说道这处她的忽的一顿,然后回眸看向魏来:“以当初阿橙买下这魏府的价钱,两千两银子足够她赚个盆满钵满。”

    听到这话,魏来方才反应过来,当初阿橙赠与魏来这祖屋时,魏来并不愿意手下,故而阿橙方才有了将祖屋价钱说给魏来,让魏来当做一笔买卖的说法。不过魏来短时间凑不出这么多钱财,也就暂时将此事压了下来,却不想徐玥如此上心,这便为他付了买房所用的银钱。只是两千两未免太多了一些,按照之前的约定,魏来所需付给阿橙的银两应当在一千两左右……年纪此处,魏来不免有些心疼银子。

    而这样的神情落入徐玥眼中却让对方暗以为魏来在为这份人情而苦恼,她笑了笑又言道:“不用担心,这个也算聘礼。”

    魏来知道是徐玥不想让自己背负太多的压力,他也不去解释什么,便继续推着徐玥往内院中走去。

    雪又大了几分,天气愈发的寒冷,魏来给徐玥披上了一层薄毯

    “徐……玥儿,我有一个问题。”魏来说道。

    “什么?”

    “为什么一定是我?”魏来问道。

    “嗯?”徐玥闻言先是一愣,但以她玲珑的心思很快便反应过来,但她却并不直接回答魏来的问题,反而反问道:“不可以吗?”

    “只是有些奇怪。”魏来皱眉应道。

    少女转头看向走廊外纷然落下的雪,她轻语道:“宁霄城的雪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绵绵的细雪会一直持续到来年一月中旬方才会渐渐停下。”

    “天气会变冷,整个宁霄城都会在各处堆积厚厚的雪,面对这样的雪天,有的人会愁眉不展,枯坐家中,有的人会自扫门前雪,还有一些人会迎着风雪出门,在学会欣赏风雪之余继续他们跋涉。”

    “很多人都属于第一种人,碌碌无为,自怨自艾。当然也有那么一小部分人能归入第二类,他认得清现实,也知道如何去改变现状,当然,只是限于改变自己的现状。我爹、我爷爷、我徐家的大多数人以及在以往我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是这第一或者第二类人,这没有什么不对,认清现实,向现实妥协,再想办法改变一部分能影响到自己的困境。这是最有效也最方便的生存之道。可我不喜欢这样的生存之道,因为我就是这样的道理的殉葬品。”

    “所以我选择第三类人。”

    “他们不会因风雪而改变自己初衷,他们始终坚信他们想要的目标不会因为风雪的覆盖而被掩埋,而即使掩埋他们也会将之从雪中挖出。我喜欢他们不向现实妥协,浑身上下总是充斥着希望的模样。”

    “而你爹与我记忆中的你,就是这样的人。”徐玥说到这里,嘴角又一次上扬起,勾勒出来笑意。

    魏来听到这里,脸色微变,正要接话,可徐玥却再次言道。

    “起初我并不确定你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等的人,只是他们着实并不让我满意,所以便将希望寄托在了你身上。”说道这处徐玥转过了头,看向魏来,这时他的目光在魏来的身上上下游离了一阵,然后笑道:“后来见过你,觉得你尚且不错。虽然与我想象中当初的你有些偏差,当终究还保留我最在意的那部分东西,未曾改变。”

    “但就像我给你说的那样,我还不够喜欢你。”

    “这只是一个相互尝试的过程,你不用对此有太大的压力,毕竟说不得到最后,你对我无法自拔,我反倒还是不那么喜欢你呢?”说道这处,徐玥还朝着魏来眨了眨眼睛,少见的露出了俏皮之色。

    魏来被他感染,不禁也在那时露出了笑容,这时他已经推着徐玥来到了之前他所居住的厢房门前,他停了下来,言道:“今日你便住这里吧,我去与大仁挤一挤。”

    魏来仔细算过了,五间打理好的厢房,他与孙大仁一间,初七、青焰、龙绣各一间,正好余下一间留给徐玥。

    说着他为徐玥推开了房门,点燃了烛台,便要退出房门,可脚步方才迈步,便被徐玥伸出的手死死拽住。

    屋外的雪越下越大,被拽住了手臂的少年面色困惑。

    “玥儿?”他疑惑道。

    屋中的烛火摇曳,少女低着头,以至于魏来看不清她此刻脸上的神情,只是觉得对方的脸色似乎有些泛红却不知是否是因为屋中烛火映照所致。

    “我们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你还不够喜欢我,我也还不够喜欢你。”

    就在少年恍惚之时,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股仿若要将少年融化掉的甜腻味道。

    说到这里,少女忽的停了下来,她的头埋得更深了些许,抓着少年手臂的手上用力大了几分,捏得少年有些发疼。

    少年也在这时终于确定,女孩的脸色似乎真的开始泛红,且那抹绯红大有愈演愈烈,从她的脸蛋上蔓延到耳根与颈项的趋势。

    “所以……”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愈发的甜腻,也愈发的轻不可闻。

    “我们是不是应该抓住每一刻时间,好好……好好在一起呢?”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