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三十二章 意料之外的救兵

第三十二章 意料之外的救兵

    从吕府所在的锣鼓巷走到魏来的老屋,所用去的时间不过一刻钟。

    但这一刻钟对于孙大仁来说,却是他生来十八年的光景中最难捱的一段的光景,甚至比昨日那些苍羽卫将他架在生死边缘的光景还要难捱。

    他虽然头脑简单了些,但也只是算不得聪明,却如何也与“傻”字沾不上边。

    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他也不难看出自己那位时常将江湖义气挂在嘴边,自诩为豪杰的老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有着世上大多数这个年纪的男人都有的缺点,好面子,喜说大话,喝上两杯酒,任何人都能称兄道弟,推心置腹。但真正到了人有所求时,却又百般推诿。

    孙大仁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却从不戳破。

    只是他本以为自己的老爹只是算不得好,却如何也想不到他有朝一日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当然不是一份“免责”的文书,而是一份认罪的证词。在这老屋外的角落中此刻正躲藏着数位佩戴刀剑的苍羽卫,只要魏来在这信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讳,下一刻,那些甲士们就会鱼贯而入,将魏来绑走。而依照这份证词上的内容,一旦被抓走,魏来恐怕很难再见到明天的太阳。

    ……

    孙伯进瞪大了自己的眼珠子,不可思议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爹!咱们不能这么做!”孙大仁咽了口唾沫,强压下了自己心头对于老爹的恐惧,硬着头皮言道。

    有道是知子莫若父,孙伯进自然看出此刻自己的儿子那股倔驴劲涌了上来,想要让他服软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做到的事情。孙伯进又狠狠的瞪了孙大仁一眼,随即便再次转头看向笔锋停滞的魏来,将那信纸递到了魏来的跟前。

    “别理这臭小子,小阿来,把这字签了,就没事了!”孙伯进眯着眼睛再次怂恿道。

    魏来脸上的神情有了些许迟疑,他看了看一旁满脸焦急的孙大仁,又看了看一脸笑意的孙伯进,目光看似游离,实则却在暗中观察着周围的情形,他敏锐的发现那老屋坍塌的院门外,有耀眼的光芒一闪而逝——那是银甲折射夏日清晨的艳阳所绽出的光芒。

    魏来的心头在这时也大抵明白了孙伯进打的算盘,他抬起头看向面带微笑,实则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出汗迹的孙伯进。魏来的嘴角忽的上扬,握着毛笔的手豁然松开,那只毛笔旋即缓缓落下。

    啪。

    一声轻响,毛笔落地,黑色的墨汁四溅。

    在孙伯进诧异的目光下,魏来笑着言道“孙伯伯,魏来想明白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伯伯说是我偷的那铭血丹,那就是我的偷的,我这就去写张欠条,每月还给伯伯钱财,直到还清为止。”

    孙大仁闻言长舒了一口气,而孙伯进却是面色难看,

    他阴晴不定的看着魏来,握着那叠信纸的手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打颤,他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问道“还?你可知道一枚铭血丹的市价是多少?”

    “我爹说,滴水可穿石,积蛙歩可至千里。不管再多,只要我肯努力,就一定能还完。”魏来一脸认真的应道。

    孙伯进怒极反笑,他深深的看了魏来一眼,似乎是想要由此看穿眼前这个男孩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他的声音变得更低了几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签还是不签?”

    这一次,他已经没了继续表演下去的兴致,语气中带着的威胁意味更是毫不遮掩,尽数裸露在了台面上。

    但魏来却犹若未觉,他一个劲的摇着头,面带微笑的应道“不签,我不能让孙伯伯白白损失这么好的一枚丹药。”

    对于魏来的“体贴”,孙伯进自是难以感受到半点的欣慰,他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狰狞了起来,弓起的身子也随即挺直。

    “好!好!好!”

    他连说三个好字,手里厚厚的信纸在他的手中被握成一团“虎父无犬子,阿来你可当真颇有几分你父亲的风骨。”

    孙伯进由衷的赞叹道,然后他手中被握成一团的信纸被他狠狠的扔在了地上。当他再次转头看向魏来时,他的眸中闪烁着的是如饿狼一般的凶光“那就别怪伯伯无情了。”

    “来人,给我绑了他,抓去送官!”

    “是!”这话一落,孙伯进身后数十位生得膀大腰圆的学徒们齐声应和,作势就要朝着魏来杀来。

    魏来的眼睛眯起,方才收回袖中的匕首再次落入手中。

    他当然明白苍羽卫就在屋外,一旦动起手来,免不了会暴露许多问题,但他更清楚的是,若是真的被压到了苍羽卫所看管的牢房中,等待他的无非两条路,要么屈打成招,要么就是赶在屈打成招之前,被活活打死。

    魏来的身子微微弓起,像极了一把被拉满的烈弓,他的眼睛却盯着不远处的孙大仁。虽然有些不耻,但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孙大仁出面暂时阻止这场闹剧,否则魏来便别无他选。

    好在孙大仁也确实未有让魏来失望,就在那些壮汉动手的瞬间,孙大仁也迈步而出,他的嘴唇张大,就要言道。

    “孙伯进!吕观山尸骨未寒,你这人走之后的茶,凉得未免也太快了些吧?”

    这话里的语气极尽讽刺之能事,孙大仁虽然对自己的父亲此举不满,但无论是胆量还是肚子里的墨水都远不足以支撑他说出这样一番话。说出此言之人,却是另有其人——那是一位年纪与孙伯进相仿的男人,身形略微发福,穿着锦绣长袍,腰间悬着的玉坠上刻有麋鹿白兔之相,头戴的玄冠正中镶有白脂玉一枚。

    一身装饰颇有些庸俗过头的珠光宝气,走起路来也远不如孙伯进那般龙行虎步,但双眸中凛冽的寒光却与对方不遑多让。

    “赵共白?”孙伯进没有注意到身旁自己那个因为话未出口便被打断,讪讪收回了手的儿子,目光在那声音响起的第一时间便转了过去,看着那个从门口处走入院中身形微胖的男人。

    他很在意这个的男人。

    乌盘城是个小地方,但俗话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赵家与孙家都是这乌盘城数一数二的大户,暗地里自然都较着劲,想要坐上这乌盘城的头把交椅。

    孙伯进当然不服赵共白,可惜他的儿子着实要比自己的儿子争气一些,又拿下了吕砚儿的芳心,眼看着就要攀上吕家的高枝,坐稳这头把交椅。谁曾想事情急转直下,吕观山做了件这样的事情。孙伯进本以为赵家得就此安生一段时日,不了今日这样的事情他赵共白也敢来搅和。

    “怎么?就许你孙伯进来欺辱孤儿,不准我赵共白来探望一番故人之后吗?”身材略显臃肿的赵共白丝毫没有与孙伯进客气的意思,张口便继续着之前的冷嘲热讽。

    孙伯进闻言心头微微一凛,早就听闻赵家背后还有一座大的靠山,如今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提及吕观山,称其为故人,显然是有所依仗。孙伯进明白这其中的弯弯道道极为复杂,但嘴里却还是沉声言道“孙某人做事素来光明磊落,是这孩子盗我丹药在前,难道就因为他是一个傻子,我就要任由他胡来?我大燕朝,可从来没有这样的规矩。”

    赵共白眯着眼睛瞟了一眼被孙伯进扔在地上的信纸,冷笑一声,说道“是非曲直,你我心知肚明。不过你既然想要你的铭血丹,好说得很。”

    赵共说着,一只手便伸入了自己的怀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白色瓷瓶。

    “出自无涯书院的药师之手,想来整个北境除开玄壶宫,便无再比这瓶中之物更上乘的铭血丹了吧?”他将那事物递到了孙伯进的跟前,笑着问道。

    孙伯进也知道,靠着自家的儿子,赵共白是父凭子贵,搭上了无涯书院这样的参天巨擘。但能如此轻易的送出这样的东西,或许那位赵天偃在无涯学院所受到重视程度,还远远超出了孙伯进的预估。

    念及此处的孙伯进面色愈发难看,他也知道随着赵共白的参合,他的计划显然没有了实施的可能。他侧头看了看屋外,却见之前躲藏在阴影下的苍羽卫们,此刻已经站到了大门前,为首的罗相武面色阴沉。孙伯进摸不清他到底是在为赵共白的搅局恼火,还是在为自己的办事不利而怒火中烧。他倒也果断,索性不去想这些,一把从赵共白的手中夺过了那丹药,又转头瞪了魏来一眼,说道“你好自为之!”

    言罢,便极为粗暴的抓起自己儿子的衣袖领着诸多门徒,负气而去。

    而那时满心怒火的孙伯进,自然无法注意到,自家儿子在离去时悄悄的朝着魏来竖起了大拇指,更没有注意到魏来的目光与罗相武相遇,前者面色阴沉,后者却若有所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