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吞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章 故技重施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章 故技重施

    (s非常不情愿的加更一章)

    “果然是你。”罗相武眯着眼睛,看着从水坑中慢慢走出的身影,低沉着声音,幽幽言道。

    魏来手中的黑色匕首在他的指尖旋转,灵动得宛如活物。

    “这么说来,项珵也是你杀的?”罗相武再次抽出了腰间的刀,浑身上下一股气机荡开,胸膛处一道灰色的圆盘浮现,不断的收缩、扩张,发出阵阵轰鸣。那是他的武阳神门,虽然还未铭刻上完整的神纹,但随着那事物的收放,他周身的气机也随即变得浩大了起来。

    魏来却似乎并未感受到罗相武周身气机的变化,他回头看了看身后,那被苍羽卫自己掘出的巨大土坑之中此刻已经布满了积水,而泥水之上则漂浮着密集的尸骸,魏来的嘴角勾起,这才看向罗相武,问道“罗大人把他们都卖给了我,怎么到了这时反而不逃了呢?”

    罗相武握着长刀的手紧了紧,他朝前迈出一步“早年我曾参与过一场镇压前朝阴神的行动。”

    “那时宁州东部的一位河神,他的修为并不算高,但依靠着他所管辖的江河,行云布雨,所能施展出来的神通可谓千奇百怪。即使高出他足足一境的五境大能,也难以奈何。”

    “朝廷没有了办法,便请来了一位乾坤门的仙师,那仙师挥手间割断了河中的河水,那河神便如失左膀右臂,再无之前的嚣张跋扈,几个来回便被斩于马下。”

    说道这处的罗相武,看向魏来的目光幽寒了起来,他的胸口处神门轰鸣。强大的气劲涌出,落在他身上的雨水在那股气劲下被转瞬烧得滚烫,化作薄薄的雾气升腾。

    “我不知道你小子是在哪里学到的这与河神相似的神通,但离开了那滩积水,这漫天暴雨也近不了我身之后,你……还能是我的对手吗?”

    罗相武的话就像是一把重槌敲击在魏来的胸膛,魏来脸上方才还荡漾着的笑容,在那一刻凝固住了。他沉下了眸子,不再言语,身子如豺狼一般弓起,显然已经做好了拼命一搏的准备。

    魏来已经算好了一切,无论是如何瞒过罗相武将他带到这处,又如何击垮那些苍羽卫的心智,将之一一猎杀。但他终究还是算漏一点,苍羽卫是大燕君王最信任的利剑,他们掌握着皇权之下最为至高无上的权柄。

    但树大招风,表面的横行无忌,暗地里却有的是人记恨算计。

    罗相武的修为算不得高,但却能在苍羽卫任职数十年,而至今为出过太大的差池,他依仗的是什么呢?答案呼之欲出,当你靠不住你的拳头时,能靠的就只剩下你的脑子了。

    他足够聪明,只是短短两次接触,便可看透魏来的底牌,此刻二人之间的立场反转,魏来得杀了罗相武,因为一旦让他离去,他身上的秘密便再也藏不住,这对魏来来说,无异于是杀身之祸。

    想到这里的魏来,没有心思再去为自己的算计失误而暗暗懊恼。他的眸中闪着凶光,他死死的盯着罗相武,他知道,他只有一次机会。

    轰!

    穹顶之上忽的响起一声惊雷。

    昂!

    魏来背后的金色光芒大作,一声龙吟高亢。

    他的脚尖点地,身子如拉满弦的箭,飞射而出。

    罗相武眯着的眼睛中寒芒闪烁,魏来的出击看似气势汹汹,实则破绽百出,他的刀锋一举,胸口神门又是一阵轰鸣。

    魏来手中翻飞的匕首忽的停滞,被他一反手而握,他的脚步再来到距离罗相武不过三尺处停下,前脚重重的蹬地,身子猛然跃起,手中黑色的匕首,就像是毒蛇挣开的獠牙,齐整的切开眼前密密的雨帘,直取罗相武的景象。

    罗相武的眸中露出了笑意。

    还是太嫩了,他这样想到。

    魏来的修为只有武阳境一重,没了那诡异的神通,他根本没有与一个二境武者对抗的资本。罗相武自以为胜券在握,手中的刀高高扬起,就要迎着那把黑色的匕首落下。

    可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的瞥见魏来的眸中似乎有一抹同样的笑意漫开。罗相武的心头一震,这一幕他忽然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他感觉到自己的背后好似也有一道气息出现,他想起了金关燕死去的那个雨夜,他没有半分的犹豫,手中的长刀一转,挑向身后。

    噗!

    一声轻响传来,带着江腥味的水团打在了罗相武的身上,密密的水团即使罗相武尽力催动起了周身的灵力,也难以在短时间将之驱散,他的浑身被打得湿透。

    但他并没有时间去在意这样的遭遇,他神色木然的低下头,看向自己的颈项处,那里黑色的獠牙深深的刺入了他的皮层,鲜血顺着匕首上开起的血槽流淌,滴入地面,与雨水汇集在一起,如涟漪般扩散。

    他艰难的仰起头,目光顺着那匕首看向它的主人。

    那个少年神色冷峻的盯着他,轻声言道“这一次,我才是真的。”

    说罢,匕首抽出,在半空中拉出一条血线,罗相武手中的刀跌落在地,身子也随即栽倒,伴随着一身轰响,这位苍羽卫的总旗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大燕边陲的小镇。

    立在暴雨中的魏来没有再去看那具尸首一眼,他脸上的神情也没有丝毫战胜对手后应有轻松。

    反倒一阵说不出道不明的空虚感铺天盖地的朝他涌来,杀了罗相武,魏来眼前的危机暂时解除,但……赵共白与那些枉死赵家族人却永远不会再回来。他们会背负着刺杀朝廷命官、盗走钦犯尸首的罪名,被钉在大燕朝的耻辱柱上,就如魏来的父母一般,即使侥幸能得一隅安息之地,也难有碑文立下,注定是孤魂野鬼。

    魏来深深的叹了口气,漫天的暴雨忽的渐渐收敛,魏来背后的金光也随即熄灭,一股剧痛忽的从背后传来,魏来皱了皱眉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一股湿漉漉的触感从手中传来。

    他放在眼前一看,却是一手的殷红之色。

    他不禁面露苦笑,这还是他第一次动用数量如此巨大的蛟龙之力,而因为《鸠蛇吞龙》法门的特殊性,他无法再如以往那般将这股强大的力量归还给那头蛟蛇,若不及时将之炼化,那这股在他体内乱窜的力量很可能会将魏来本就脆弱的经脉摧毁,魏来稍有不慎,便恐有性命之忧。

    这已经是火烧眉毛的事情,但在这之前魏来还有一件更加要紧的事情需要去完成——他得处理掉这满地苍羽卫的尸首,一大队苍羽卫下落不明,这不仅是命案那般简单,更关系朝廷的威严,一旦过久联系不到罗相武,朝廷必定会派人前来查看,将这些尸体藏匿的越久,被发现得越晚,对于魏来来说,便越安全。

    只是此刻的魏来终究消耗过大,脸色苍白,连呼气声也变得不规律起来。他咬了咬牙,强打起精神,掩埋这十八具尸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他却得赶在天亮前做完这些,免得再起什么变故。

    想到这里的魏来直起身子,就要朝着吕观山的尸首走去。

    “你的胆子比我想象中要大很多。”

    可就在这时,一个沉闷的声音忽的在魏来的耳畔响起。

    魏来的心头一震,脑袋机敏的四望,可浓郁的夜色却遮拦了他的视线,他根本寻到周围有任何人影的存在。

    “是谁?”黑蟒再次从袖口滑出,落在他的手中,他背后金色的光芒亮起,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还要借用那头蛟蛇的力量吗?你会死的。”那声音再次响起,语调平静。

    魏来皱起了眉头,显然那暗处存在之人对于他极为了解,连这《鸠蛇吞龙》的法门也一清二楚。这让魏来的心头升起了阵阵不安,他张开嘴正要再次说些什么。

    但话未出口,眼前的某些景象却让他到了嘴边的话又给生生咽了回去。

    他看见罗相武的身体凭空悬浮,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他托举一般,而不仅仅是罗相武,魏来看向身后,那剩余的十几具苍羽卫的尸体也如前者一般,纷纷凭空悬浮。

    借着血红色的光芒从那些尸体上亮起,它们从米粒大小很快便蔓延到那些躯体的周身,就像是一道道无根的火焰。

    而那些尸体就在那血色“火焰”的笼罩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烧成灰烬,不过眨眼功夫,十八具尸体便化为了灰烬跌落在地,被地面尚且还在流淌的积水冲刷,彻底消失不见。

    于此之后,那些诡异的“火焰”并未就此散去,反倒像是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所牵引,聚集向魏来跟前,化作一道血红色的威严身影。

    待到魏来看清那身影的容貌,他的瞳孔放大,一个名字在那时从他嘴里脱口而出。

    “关山槊。”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吞海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开局富可敌国 娱乐之电视台大亨 我是光明神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真武世界 吞海 大明夜客 不灭天帝 数据废土 迷失蔚蓝 风炎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