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明朝当官那些年 第一百七十四张 下注

第一百七十四张 下注

    “既然唐大人示意公正无私,”王昆山紧紧盯着他“那就请将这份卷子降黜”

    唐顺之摩挲着手上的卷子没有说话。

    这时候众考官都纷纷道“王大人何必如此这卷子且不说是不是唐大人的学生所写,就算是,也是毫无争议的前二名,既然已经有个小三元在前,我等玉成此事,再合力为绍兴添一个大四喜,岂不美哉”

    王昆山冷笑道“这张卷子做得第一,另一张卷子就做不得尔等置国家法度于何物尔等又置主考大人的名声于何物咱们的主考大人,可是海内名士,深孚众望,当初不肯依附张孚敬,被罢斥回家,如此名声,令人敬仰,难道要毁于一旦难道主考大人不该主动避嫌,保全名声”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副主考出来做和事佬,道“这卷子其实可为第一,如果因为主考大人的缘故要进行降黜,那么你等以为,当降到第几呢”

    “既然不做榜首,”有一位主考便道“那什么名次也不重要了。我看就按徐次辅的例子,降到五十名左右。”

    “徐次辅的例子第一名的卷子降到五十名开外”还是有人忍不住,怒道“是什么道理”

    “是啊,”这话引起不少附和“虽然为了避嫌,但科举是为国取才,如果再降,对天下人公平了,对这个考生,却是大大的不公啊。如果我等却因为避嫌的缘故,将之降黜在一个不相符的名次上,岂不是上下都要怨我们”

    众人点头,最后议定了一个名次,不前不后,正是第十名。

    王昆山还要再降,却被其他考官怒目而视,只能偃旗息鼓。没了他挑事,众人也就无从争执,仅用了半天时间,便排定了录取的名次,让一旁的监官松了口气,擦汗笑道“我还以为要耽搁许久呢。”

    当然那剩下的一份被评为“老成”的卷子,就成了当之无愧的第一,众考官见到这份卷子,方才弥补了心中的遗憾,道“这卷子做第一,没有争议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位,究竟是山阴的诸大绶还是会稽的陶大临,总之这会稽的陈梦龙是做不得解元了,可惜可惜,浙省本该有个惊天动地的大四喜的”

    唐顺之见众人既已评定,平静的神色终于现出了微微的波澜,叹息了一声。

    众考官见他似乎略有失意,纷纷劝慰起来,只说这避嫌一事,也是万不得已,但好歹这大公无私、铁面无情的名声肯定会被称颂之类的,又说待日后回到京城,若还能做会试的考官,定然照拂看顾这个与“大四喜”擦肩而过的小三元。

    唐顺之只是笑了笑,手持排定的名次,与所有內帘官起身,进至公堂,又叫进外帘官,一起拆号填榜。

    众人一边拆着密封的试卷,一边啧啧评论着中榜之人,不消半个时辰,八十名已经拆完,只剩最后的前十名了。

    只因这第十名的名次颇有争议,众人翘首叹息着,却听到这揭号的人高声道“第十名,绍兴山阴诸大绶”

    “什么”众人全都站起来,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谁”

    “诸大绶”揭号的人又念了一遍。

    王昆山一步抢去,死死盯着这卷子上的姓名,见确实是诸大绶无误,不由得茫然若失“不该是陈惇吗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考官们交头接耳道“怪哉怪哉,第十名是诸大绶,那第一名是谁”

    随着第九名、第八名的逐渐揭示,原先猜测的科甲名人纷纷位列其中,那山阴的吴兑,余姚的孙氏兄弟,会稽的陶大临等,果然名副其实,都取中了前十。

    只等到揭晓解元的那一刻,众人全都屏息凝神,目不转睛“是谁”

    “头名解元是”这揭号官撕开封条,看了一眼,心脏扑腾跳了起来“会稽,陈惇”

    那一瞬的寂静之后,整个贡院忽然沸腾了。

    “大四喜哈哈哈,大四喜”

    众人仿佛过节一般地兴奋,一边啧啧称奇,一边连连赞叹。

    这当中一个同考官就捋着胡须道“这考场果然是天下第一等阴差阳错、有心无心之地,可见天命如此,命里有的,终须有”

    “是啊,我等明明有意降黜了,可谁知天意就是让小三元改换成大四喜,真非人力所能强之”

    要说这时候,人们还是很相信一些冥冥之中的天意的,尤其是考场这种运气和实力都需要的地方,运气这东西真不是人力所能强求的,有时候哪怕众人合力去搜求一份卷子,相约一定要取中某个人,但揭榜一看,还是没有这人的名字,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考场之上还试图把难以理解的运气归结到阴德上去,意思是你上辈子没干好事,或者祖上没积阴德之类的,所以这辈子屡试不第。

    众人赞叹之后,又来到唐顺之面前恭贺他,唐顺之有喜有忧“我这个学生,只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少年罢了,文章做得如同老人一般,何喜之有这卷子是能助他京报连登黄甲,可我心中却希望他少年意气,是个真正的少年模样。”

    众人只当他是谦辞,纷纷恭贺,末了又恭贺当中一位姓马的同考官,因为是他荐了陈惇的卷子,如今陈惇做了解元,他是与有荣焉。

    且说考完试到放榜的这十几天的日子里,陈惇回到绍兴,除了和诸大绶他们喝酒乱侃,当然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置办聘礼,陈惇本来想在苏州采买聘礼就行了,谁知道诸大绶他们一听到他要订婚的消息,纷纷道按照绍兴的礼俗,其他聘礼都可以在别处置办,唯有一顶花轿是一定要在绍兴置办的,而轿身上的插花彩线则是依靠绍兴的亲戚朋友帮忙缝制,所以一顶轿子越是花花绿绿,越是显得这人人缘兴旺。

    陈惇心道我在绍兴有几个亲友亲人是一个没有了,朋友也不过眼前这几个罢了。但说到底他是绍兴人,要按绍兴的规矩来,也就每日跟着热心的吴兑诸大绶几个,在专门包办婚事的一条街上游逛。

    只等到放榜的一日,诸大绶他们都赶往了杭州看榜,陈惇也没有跟着去,只让他们顺带看一眼有没有自己的名字,而他跟有才两个久别重逢,自然要好好庆祝。

    有才在绍兴的门面已经扩张地很大了,让陈惇觉得好笑的是,这家伙一副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模样,实则已经是个家资万贯的乡绅了。

    他和有才竟日坐在一处打一打马吊,仿佛又回到了往昔的快乐时光,说实话这日子难得的轻松清闲,所以有才一直劝他别考试了,不如像他一样做个富家翁,陈惇嘴里嗯嗯答应着,手上翻过牌来,赢走了他的一吊钱。

    有一天他和有才两个正在莳花馆里头喝酒,突然便听外面响起了一片喧哗“会稽的陈惇,陈老爷是不是在这里”

    这人显然急得不行,然而被姑娘们拦住,一个劲儿地捉弄,就是不放他进去,这人才急得跺脚“哎呦你们快别拦我,我可是报信来的”

    “你报的什么信”众人便问道。

    “吴管家,”陈惇在二楼探头一看,居然是吴老爷子身边的大管家,就道“老爷子有什么吩咐”

    “哎呦我的小少爷,”吴管家年纪大了,长途奔波显然让他吃不消,但他精神显然好得很“你中了,你是全浙江的头名解元”

    这下惊动了整个莳花馆的人,人群呼啦啦围上来,都道“头名解元”

    老鸨子上前便把陈惇拉起来,簇拥着往前院去了,大茶壶屁颠屁颠赶在前面,扯开嗓子道“快道喜,浙江的头名解元在”

    他话说出口,方才意识到浙江新晋的解元,还真不是他们山阴人,而是对面会稽人氏。一面故意隐去了会稽二字,嘴中只道新贵人,一面悄悄打听道“我们山阴的诸大绶中了没有”

    陈惇从楼上下来,一众报喜人赶紧朝着他跪下,口中千喜万喜,只向他讨喜,陈惇身上没有带钱,倒是有才高兴地漫撒金钱,大手一挥撒出去二百两银子,喜得楼上楼下的人纷纷围在他们身边,簇拥着喧哗。

    “只道我卷子做得好,却不料是头名啊。”陈惇哈哈一乐,心中还真有些得意。

    这边吴管家被淹没在了人群之中,这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把陈惇包裹住,一个个摩肩接踵地,都想沾沾新贵人的喜气,一个个还那么兴奋,仿佛自己中举一般。

    没过片刻,这第二拨报喜的人就来了,是会稽县衙的人,他们骑着高头大马,马上跨挂着大红花,从官道上奔驰而来,转眼到了近前,“给陈老爷贺喜,高中解元咱们会稽出了头名解元,县尊大人已经摆酒,请老爷过去喝酒”

    陈惇被他们迎上马,然而却被人群拦着不让走,这群报喜的衙役急了“解元老爷是我们会稽人,你们山阴自有人中举,别拦着我们回去”

    说到这个,人群之中便有人大叫道“遭了,我可下的是诸大绶的注”

    却原来山阴与会稽,还真是打开门拳头向外,关上门拳头对内的两兄弟,平常是我不服你,你也不服我,连修亭子都要明争暗斗,何况这种读书种子之间的比拼如今山阴出了个天才诸大绶,还有个吴兑,会稽也分毫不差,原先有个陶大临,现在又有个陈惇,是怎么看都势均力敌,这就更激起了两县百姓的好胜心,誓要分个高下。

    所以在今次秋闱之前,早有好事者开了赌局,用秋闱名次做赌,开出了相应的赔数,看哪个县中的多,以及哪个县的名次最高。

    赌局就在山阴的莳花馆之中,原本山阴的百姓人数更多,按道理山阴的诸大绶应该得到的银子最多,没想到最后陈惇的数字遥遥领先,这原来是莳花馆的姑娘们都不曾见过敦厚君子诸大绶的缘故,而陈惇则是秦楼楚馆的常客,人物俊秀,而且知情解意,居然让姑娘们都投了他,也算是卖了一把皮相。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明朝当官那些年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轮回乐园 山海八荒录 无限剑神系统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明朝当官那些年 次元法典 后卫之王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十恶临城 系统让我去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