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明朝当官那些年 第十四章 举火如昼

第十四章 举火如昼

    “《管赵谭》如今风靡天下,洛阳纸贵,”陆东君以手托腮,神情向往“我原听说了却不以为意,买来一本本是打发时间,却不由自主沉醉其中。这书集幽冥之录,天马行空,造出一个百鬼众怪、花妖狐媚与人并行的世间,令人心驰神往,心旌动摇。”

    “也许是以前的志怪之中,鬼怪面目可憎,十分凶恶,千篇一律,”东君微笑道“所以世人对鬼怪,都是厌恶的。这本书反其道而行之,塑造出的都是可爱、可敬的鬼怪,她们不光是为情奋不顾身,而且也有自己追寻的大道——我不知道这个作者究竟是怎样的大贤大隐,竟能透视人心,将这人间最光明、最黑暗的东西一览无余地写出来,如果我有机会见到他……”

    “你怎么样,”陈惇道“难道要牵马执镫不成?”

    “我真愿意捧巾栉,研笔墨,添灯烛,”陆东君道“屏息凝神,静静侍候他完成这样的大作。”

    陈惇摸了摸鼻子,心道你要侍奉的人,就近在眼前呢。

    “人家写完这怪谭,说不定江郎才尽,不肯再写啦。”陈惇就道“你就算红袖添香,人家也不肯再动笔,你要如何?”

    “那还不简单,”婢女小筱插嘴道“把他五花大绑来,关在屋子里让他写,不写不给饭吃,看他写还是不写?”

    “喔唷,你比那……”陈惇道你比那锦衣卫的朱九还狠,人家催稿也没说不给饭吃“厉害,厉害,铁打的人也扛不住三顿饿,这手段领教了!”

    小筱得意地撅起了嘴巴,却被陆东君嗔怪了一眼。

    “这怪谭有八十一篇,合九九之数,可不少啦,”陈惇道“女郎喜欢哪个故事,哪个人物呢?”

    “我都很喜欢,”陆东君道“但我更喜欢这书的自序,这位梦龙公子,自认‘既痴且狂’,而我却觉得,他有真情真意,所以笔下的故事,都衷心而发,真切感人。”

    看着眼前的小迷妹,陈惇揉了揉憋得有些发痛的嘴角“那在你的想象中,他是什么模样呢?”

    “他也许是一个年高德劭的老人,不过却有一颗顽童的心;也许真的如他自己所说,是个十五岁继承父志的少年,”陆东君悠悠道“他遍行天下,也许走过高山巍峰,渡过大江大河,点过青梅酒,喝过玉壶春,但世人并不知道他的存在。他去了断发乡,见了飞头蛮,到了罗刹海,转了夜叉国,却哈哈一声,说这世上所有的稀奇古怪,都不如人心难测。”

    “他读了这样多的书,却知道,这个时代,百姓发出的声音,是最宏大最深远的声音,”陆东君道“所有的鬼怪,避开了庙堂之高,却流连于市井之中。他喜欢为他带来故事的里闾,最终也写出了普通百姓最喜欢的故事。”

    “哪儿有你说的这样好,”陈惇心中一阵感动,却偏偏道“他写这故事,也许初心是为了恐吓隔壁夜啼的小儿呢?他听着小儿哇哇大哭,谁也哄不住,多次打断他的思绪,于是心中大怒,就道我要写出一个故事,让这可恶的小儿听到一个字,就吓得不敢哭了——”

    “唉,你这人,简直不可理喻!”陆东君心中的一片柔软忽然被生生打断,不由得嗔怒道“哪儿有这样的事!”

    “怎么不会有,这世上本来就多怪事嘛,”陈惇道“你刚才说,即使这位梦龙公子,是个八十岁的老头儿,满脸斑纹,气喘如牛,你也愿意红袖添香?”

    “我所看到的,是梦龙公子志行高洁,才华横溢,”陆东君道“不管他是美是丑,天下独此一人罢了。”

    “唉,你说的我真不好意思了,”陈惇站了起来“你知道我表字……”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陆公子的脚步声“小妹,我怎么听你这里,有男子说话之声?”

    陈惇顿时脖颈一缩,撩起袍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进了妆奁箱子里。下一秒陆公子就走进来“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怎么会,”陆东君扶了扶鬓角,轻轻翻开眼前的书页“我同小筱说话呢。”

    陆公子狐疑地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道“还有一个时辰,就到鼋头渚了,你做下准备,等会我让他们搬东西。”

    “我不回家里了,”陆东君道“我去西山别院住几天。”

    “好端端去别院干什么,”陆公子道“都跟你说了,这几天太湖似乎不太平安,武进有一股盗匪流窜进来了,你要去也等到咱们的人巡视完了再说。”

    “别院里的梅树,我不在,他们就不肯精心打理,”陆东君却不肯去“我要去好好侍弄侍弄。”

    见劝说无果,陆公子忽然道“是不是因为孔家来人了,你就故意不肯见,要远远躲开啊?”

    “原来孔家来人了,”陆东君就道“那我就更不要去了,谁也别催逼我。”

    “小妹,你的婚姻大事,可不是你能使性子拿乔的。”陆公子忽然换了一副嘴脸“这事儿基本已经过了明路了,兴盛昌连福建的百年花梨木都送过来专用打造你的妆奁,你可别任性使气,我看那孔氏诚意十足,人物又仪表堂堂,怎么你却不拿正眼瞧他?能嫁入孔家,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知道了,”陆东君打断他,深吸一口气勉强道“三月三我就回去。”

    “反正你自有主张,知道分寸,长这么大也没叫人难为过。”陆公子满意道。

    陈惇等人走后,才从箱子里跳出来,本来想问一问孔家的事情的,这个孔家是不是山东那一家——然而见陆东君神色悒悒,他就有眼色地不问了。

    “女郎,你家在太湖,太湖除了三白,还有什么特产啊?”陈惇道。

    太湖的银鱼、白鱼和白虾,陈惇借陆东君的光算是尝过了。就见陆东君勉强开颜,道“太湖三白只不过是外人传地厉害,以为这就是无上美味了。其实太湖专门有一种甲鱼,与其他地方不同,这种甲鱼肉质鲜嫩,全无一点腥味,不论是用冬虫山参煲汤,还是用火腿配菜,都补气益血,算是真正的八珍玉食。”

    “火腿,”陈惇乐呵呵道“谁比得过我们浙江的金华火腿啊,我早瞧见了,女郎你这大船上专门有个舱室,放着十几条大火腿,怎么也得割舍一条,让学生饱饱口福啊。”

    “我以为你会要喝甲鱼汤呢,”陆东君微微一笑“我们陆氏的甲鱼汤,可是苏州府所有学子都想喝的一道汤啊。”

    “怎么,这甲鱼汤有什么特别之处吗?”陈惇问道。

    “你哪一天取中了乡试,要上京赶考了,”陆东君道“约摸就知道了。”

    两艘大船径自停泊在了鼋头渚,剩下一艘依旧往水泊深处开去,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东君所说的西山,这是位于太湖中心的一座小岛,岛上有个大大的庄园,都是陆东君的别业。

    “自从踏进女郎的房间,整整两天,”陈惇在甲板上惬意地舒展着腰身“总算能出来透透气了。”

    “你这人没脸没皮的,一路上跟着我们,”婢女小桃毫不留情道“难道还想跟着去别院?”

    “你这丫头牙尖嘴利,你们女郎亲口邀请我去西山看她的梅园,怎么你倒不情不愿,推三阻四地,真是好大的威风啊。”陈惇失笑道“而且你看看,你们女郎多么热情好客,我说想吃甲鱼火腿,她就二话不说命人捕捞,真让我盛情难却……”

    “呸,”小筱张牙舞爪起来“每年只有这时候才能捕捞上,哪儿是为了你单独捕捞的!”

    陈惇见天色愈发黑了,就道“快跟你们女郎说,不要捞了,开船走吧。”

    他这边吩咐开船,却忽然听见远处水草丛中,似乎有微微的响动。他定睛一看,只见一群水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忽然长鸣起来,扑啦啦全都冲天而起,绕着他们的大船飞了几圈后,径自往东飞去了。

    陈惇心中一动,他们的大船开得极稳,而且船身能吃水,行在水面只有微微一点浪花,此时船上也没有什么人高声说话,怎么会惊动一群水鸟飞起来——

    “唉,奇怪了,”小筱忽然指着一处地方,“这时候怎么会有萤火虫呢?”

    陈惇去看,却没有看到一点亮光,他忽然感觉到背上的汗毛莫名其妙地竖起来了。这种感觉就是青石巷中,石田幸一刀刺过来的感觉,他握住桅杆的手不由得一紧。

    陆东君也从船舱里出来,显得有些疑惑“这个时候,西山宝塔上应该亮灯了,怎么今儿还黑乎乎一片?”

    陈惇刚要说话,却看见水草丛中有数不清的身影冲杀出来,一下子举火如昼,霎时就把静谧的太湖搅乱了。

    “啊——”船上的仆妇全都惊叫起来“这是什么人?”

    陈惇看到无数人蹚水而来,心中倒也不算慌乱,他一边吩咐大船马上开动,驶离岸边,一边辨别方向,谁知一抬头,却看到前方波涛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艘快船,顺风而来,其目标正是自己所在的这艘船。

    “别怕,”陈惇见一船人尖声惊叫,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只好抄起宣德炉砸了个粉碎“听我指挥,把帆扬起来,往东南方向开!”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明朝当官那些年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轮回乐园 山海八荒录 无限剑神系统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明朝当官那些年 次元法典 后卫之王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十恶临城 系统让我去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