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明朝当官那些年 第六十章 入彀

第六十章 入彀

    还不待陆炳说话,李默就从桌上捡起一本奏疏,道“这是我刚写的奏折,看看怎么样?”

    陆炳接过来一看,果然是李默以此参奏严嵩贪贿的奏疏,道“老师的这本奏疏确实慷慨激昂,字字见血……不过,作为证据的账册丢失,只恐皇上不信呢。”

    “张经敢拿人头担保,”李默不悦道“他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他嘴里说一句出来,掷地有声,这么大的事情,他敢有任何不实之言吗?何况严嵩贪污受贿,已经是举朝共知的事情了,多少御史言官轮番参奏,皇上未必不知。”

    陆炳本想说皇上既然知道严嵩父子贪贿,还坐视不管,这事儿本身就值得寻思。然而李默道“这一次可不一样,皇上派遣税官下江南,弄得江南百姓鸡飞狗跳,民不堪命,两个月搜刮地皮,才从运河偷偷解进了三十万两银子,他要是知道严嵩一年光是织染局的孝敬,就有五十万两银子,会怎么想呢?”

    陆炳深吸一口气,以他对皇帝的了解,这一次严嵩父子确实不好过了。嘉靖帝任用严嵩给他当家,结果算来算去,家里越来越穷,而这个大管家却越来越富,那他能高兴吗?

    而李默还觉得可惜“可惜账册不见了,不然岂止是严嵩,那大大小小中央地方贪污受贿的官儿,就能把他们连锅端了。”

    可他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对,他素来是个谨慎之人“可是账目这东西,一天没有找到,一天就是口说无凭……”

    “我看你是诏狱审理案件多了,”李默就道“想太多。”

    “锦衣卫办案,确实要讲究一个四角俱全,”陆炳不认为这是坏事“人证物证都在,有时候还有奇特的冤狱呢。这个事情太过冒进了些,如果处理不好,皇上很有可能会往党争上想……咱们皇上向来就是这样的性子,学生只能万望老师再三思虑,不要轻举妄动。”

    陆炳联想到了大狱,嘉靖一朝能称为“大狱”的案子,只有陆炳还没上台时候嘉靖帝发起的李福达一案的重审。那个案子,是真正的腥风血雨——国公、阁老、尚书、言官、封疆大吏、白莲教匪首,株连何止上千上万。

    当然这个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因为案情本身,而是因为嘉靖帝相信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诬告案,而是他的政敌,他的反对派欲利用此案倾陷宠臣郭勋,由于大礼议之故,反对派仇视郭勋,所以他们合谋疏弹劾郭勋交通妖贼李福达背君父之罪——

    早在这个案子牵连郭勋的时候,郭勋就早先一步到皇上面前哭诉,说这些年,因为大礼而失去权力的官员早就对他心怀不满了,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反对皇上,只能挑他这个宠臣下手。这次他们联合起来,想要借此案扳倒自己,继而收回司法大权,最后再扭转大礼……结果三法司审判结果一出来,果然如他所言,嘉靖帝就认为他说得没错,这些官员是在打狗欺主,因此案子越审,牵连越大,坚持正义的官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伸张正义,反而被君父罢斥?

    因为他们始终不知道,郭勋伺候皇上十几年,已经把皇上的脾气摸透了,知道嘉靖帝最忌惮臣下挑战他权柄,只要说有人要夺皇上的权,要翻转大礼,皇上就会宁枉勿纵。这一手他屡试不爽,而天下的聪明人岂止他一个,这一手已经被严嵩父子学会了,借皇上的手杀了多少人……

    陆炳未说出口的话很简单,嘉靖帝收到这奏疏,第一反应肯定是暴怒无疑了,但暴怒之后,一定有个犹豫期。这个犹豫期就是臣下揣测和施加影响的时期,谁能把握他的心理变化,谁就在这场争斗中稳操胜券了。

    皇帝在犹豫,要不要因为李默这份奏疏定严嵩的罪。按陆炳对严嵩的了解,严嵩最惯常使用的就是伏低示弱,痛哭流涕,自陈己罪,把自己的罪名说得不千刀万剐诛九族不能解恨——然后在皇上怒气消弭的时候,不经意间点出张经李默的关系,让皇上蓦然警觉起来,把这个事情拔高到一个渐渐形成的党派对另一个党派的攻讦上面,然后什么都不用说,一切就让皇上自己脑补就行了。

    不得不说,陆炳不仅对皇上的心里揣测透了,对亦敌亦友的严嵩父子的心思,也通晓地很。

    这个事情如果严嵩父子真的一点防备都没有的话,一般就会使出这个方法,屡试不爽。但这一次,谁都不知道他们竟然已经有了防备。

    回到锦衣卫镇抚司的陆炳心中疑虑更甚,张经在苏州拿到了这样关键的证据,不细细保存,竟让能决定这么多人命运的东西丢了!说出去简直是比他经手过的许多离奇大案还要离奇。当然锦衣卫本事再大,也无法在张经的口述上再查明更多的讯息了,他也万万想不到陈惇在这件事情上起了怎样的作用。

    “赵文华的人,什么时候进的京?”陆炳问道。

    “初九日。”朱十三回道“打着给首辅祝寿的名义,确实拉了一船寿礼来。”

    “张经的人,我记得是十一日才抵达京城。”陆炳思来想去“赵文华、赵文华……他并不在苏州啊。当时在苏州的官员,还有谁?”

    “还有浙江巡按胡宗宪。”朱十三道。

    陆炳完全不知道这个叫胡宗宪的,摇了摇头“地方胥吏,豪族大户……”

    “不管他是谁,”朱九在旁边插言道“这东西虽然丢了,但张经敢打包票,那只要皇上下令查抄兴盛昌,自然会有流出的款项明细,不就等于找到了证据了吗。”

    陆炳点了点头,这也是李默所凭恃的。

    “沈光德家中被查抄,账目的事情已经流传地沸沸扬扬,”陆炳道“首辅不可能不知道啊……知道了还若无其事,这不是他的风格。”

    陆炳还在思索,却听一旁默不作声很久的沈炼忽然开口道“都督,你可记得今年三月的时候,工部一名官员被弹劾下狱,罪名是侵吞木料吗?”

    “记得,”陆炳道“怎么了?”

    “跟这个人没有关系,但跟这项工程有关系。”沈炼道“当时重建的是陛下的万寿宫,我记得二月份的时候工程还因为没有款项而停罢了,三月就忽然有了钱重新开工,十月工程截止。”

    “三月份哪儿来的钱呢?”陆炳抓住了重点。

    “是啊,三月份国库不曾有夏税秋粮,各省还未解进银两,”沈炼面无表情道“哪儿来的钱续上了工程呢?”

    陆炳神色一变,失声道“是他!是他续上了万寿宫的工程!”

    怪不得严氏父子有恃无恐,因为他们早就有了一手绝妙的棋,用自己的钱替嘉靖帝完成了宫室的重修。这一点钱也许只要二十万甚至更少,对他们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但意义已经非同一般。

    “快,”陆炳跳了起来“备马,我要去老师府上!”

    “大人,”从外头走进来的朱六一愣“李大人一个时辰前进了西苑。”

    陆炳神色青白,一屁股跌坐了下去“……又入了别人的彀中!”

    苏州陆府中,长明灯火彻夜闪烁着,仆役过来将灯芯挑亮,又悄然退下。

    “爹,”陆近辛烦躁道“……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你不是给她许多发暗报的方式吗?”陆执章抿了口茶“一个也没有收到?”

    “一个也没有,人自从南衙起火就毫无音讯了,”陆近辛道“但东西肯定是被她卷挟走了,要不然张经不会二话不说,在咱们家门口排列这么多兵。”

    “算是没有白养她……但人现在生死不知,”陆执章道“一切还很难说。如果她怀有异心,私藏了这东西,要和咱们交换呢?”

    “这东西如果在张经手里,才有威逼咱们就范的可能,”陆近辛露出恶狠狠的神情“在她的手上,那就是毫无价值的废纸!况且她交换什么,交换她弟弟?我割下他弟弟的耳朵鼻子,看她还敢不敢说要挟二字!”

    “张经现在锁拿甚急,我担心这样搜查下去,”陆近辛神色一变“早晚会被他找到。”

    “现在不仅是张经,每个在账册上列名的人,都在寻找这东西,”陆执章沉吟道“按说北京的那一位,最该着急,怎么他竟没有一句话带给咱们?”

    “难道他要抛下咱们,丢卒保车?”陆近辛怒道。

    “我看不像……你要相信那一位已经和咱们兴盛昌绑在了一起,牵扯这么大,是一句话就能撇清的吗?”陆执章摇头道“我觉得他是已经有办法能善后了,他不倒,兴盛昌就不会倒。这就是咱们比他沈光德聪明的地方。”

    沈光德对达官贵人的孝敬,也仅仅只是“孝敬”罢了。而陆执章就能拉上他们,捆绑出一个利益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下,很难说出现“丢卒保车”的事情,因为已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纠缠其中了。如果陆家仅仅是供上五十万两白银也就罢了,但他们通过在江南放债的方式,也给严嵩绑上了一个难以甩脱的包袱,或者说,枷锁。

    “但现在,流言越来越甚嚣尘上,”陆近辛道“江北已经出现了挤提风潮。”

    “咱们的根基在江南,经营了数十年才有兴盛昌如今的信誉,”陆执章道“江南的百姓没有挤提吧?”

    “暂时还没有,”陆近辛道“但这事情不解决,说不定哪一日江南百姓也会如此。”

    “看情况,”陆执章面色沉下来“如果不行,在借贷和当铺上,九出十三归。”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明朝当官那些年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轮回乐园 山海八荒录 无限剑神系统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明朝当官那些年 次元法典 后卫之王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十恶临城 系统让我去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