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寻唐 第二百四十九章:灵堂

第二百四十九章:灵堂

    李泽站在节度使大门前,仰望着成德节度使府匾额之上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字体苍遒,看起来必然是出自名家之手。只是现在匾额之上硕大的一朵大白花以及从两边吊垂下来的白布,破坏了这几个字的意蕴,倒显出一股悲凉之意来。

    大门前,只有李泽一人独立,此刻包括曹信,尤勇,王思礼等人尽皆离他有着数步之远。李泽的面前,跪着一个披麻戴孝的老者,此刻,他的双手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孝帕,麻衣等物。

    节度使大门前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盯着李泽。跪在地上双手举起托盘的李府大管家李福,更是身体微微颤抖。

    李泽会不会接?

    李泽会不会为苏氏披麻戴孝?

    所有人都在等着李泽给出的答案。

    此时,大门的周围,不仅站着节度使府下的各路文臣武将,也站在各地有头有脸的豪绅世家代表,自然是有人希望李泽平静地接受这一切,因为他们不希望成德再起波澜,也有人恨不得李泽一脚踢翻李福,拒不服孝,如此一来,他们就在很多的理由来反对李泽成为成德新的主人。

    哪怕李泽现在武力赫赫,但宗法,礼法之下,却也难堵天下悠悠之口。

    李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纵有再多的不甘,从宗法礼法角度上来看,苏氏仍然是他的嫡母,他也得称一声母亲,而自己现在住在武邑的亲生母亲,倒真不能叫娘了。

    他伸出了手,从李福手中接过了托盘。

    身后,传来了无数人长出一口气的声音。这么多人突然同时吐出一口气,声响便未免有些大了。

    有人欣喜,有人失望。

    看到李泽接过托盘,跪在地上的李福大喜过望,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躬身道:“老仆为公子更衣。”

    李泽看着眼前这位明显操劳过度,顶着两个大肿泡眼,满脸疲惫之色的老仆眼中压抑不住的喜色,微微点了点头。

    戴上长可及地的孝帕,穿上麻衣,腰间系上麻绳,再将腰间悬挂的一柄短刀以及玉佩等装饰物尽皆取下放在托盘之中,李福转身侧对着大门:“公子,老爷在灵堂,请公子往灵堂哭灵!”

    宽敞的灵堂之内,数十个和尚跌坐在地上,各色法器齐鸣之中,和尚的低声吟唱在屋里流淌着,巨大的棺椁摆在正中间,成德节度使李安国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双目微闭,似在假寐,而在两边,数名身着长孝的人垂手而立,见到李泽缓步而来,这几个人都是抬头看向李泽。

    站在第一排第一个的居然是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女娃娃,李泽知道那是苏氏的通房丫头生的女儿叫李馨,也就是自己唯一的妹妹了。而在李馨的下首,站着三个男子,这必然是二伯李安民的三个儿子李波,李涛,李沅。

    他的目光在李沅的身上稍稍停留了片刻,早先的很多风波,便是起在这个孩子身上。镇州,赵州掀起了要李安国过继李沅的浪潮之声,平白地多出了无数波澜。

    没有看到苏宁,也没有看到李安民。

    这让李泽很满意,如果让他在灵堂之上看到这二位,他是不介意掀了桌子的。

    看到李泽的目光停留在了自己的身上,李沅顿时打了一个哆嗦,将身子尽量地往两位哥哥的身后缩了缩,眼神闪烁,再也不敢看李泽。

    心中晒笑,原来是一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还不如那个女娃娃李馨,一直盯着自己看,而且她的眼中,竟然有着一股闪烁的恨意。

    李泽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李馨身后的一个穿着孝衣的大约三十出头的女子,那人便是苏氏的通房丫头,现在应该是李府的姨娘吧!李馨这个小孩子如此看自己,必然是受了此人的影响,也不知在背后,此人说了自己多少坏话。

    真是不明智啊!她难道不知道以后李府作主的就要变成自己了吗?岂不知自己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她的生死荣辱?

    走到了棺椁之前,李泽静立了片刻,终于还是跪了下来,三拜九叩,行下大礼。

    直到此时,李安国才终于睁开了半闭的眼睛,看着李泽,微微点头。

    哭,李泽是真哭不出来的。他相信即便自己真的挤出来几点眼泪,也不过是让外人看笑话罢了。今天自己出现在这里,只不过是因为宗法,礼法的圈禁,不得不走的一个过场,这屋里屋外的,大概除了李馨这个女娃娃,其它人都是心知肚明吧!

    李泽行礼之时,灵堂之内钟鼓之声大作。

    对于这个女人,李泽倒是既无爱亦无恨,相反,还有些可怜她。正如李泽早前对李安国所说的那一般,这个女人,一生也没有得到过李安国的爱。相反,她倒是对李安国付出了全部,最后却仍然难以挽回苏氏的没落。

    对苏氏,李安国是有敬无爱。

    对王氏,李安国是爱而不得,甚至反目成仇。

    李泽抬头看了一眼李安国,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风光了一辈子,何尝又不是一个可怜人儿呢?

    叩拜完毕,烧纸,上香,一系列的礼节在李福的引领之下终于做完,站起身来,李福领着李泽走到棺椁一边,那里放置着一个蒲团,在李福的目光示意之下,李泽屈膝跪了下来。

    棺椁之旁,只有这么一个孝子的位置。

    香烟缭绕之中,伴随着礼官的唱名之声,有资格踏进灵堂来吊孝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在了李泽的面前。

    没有了李安民,苏宁,排在第一个进来的倒是曹信。

    每一个人在大礼参拜,上香,烧纸之后,都会走到李泽身前,将他扶起来,在耳边低声安慰几句。

    纵然都知道这不过是虚应故事,但每一个人却都做得无比认真,无比虔诚。李泽站起又跪下,跪下又站起,倒是让双腿酸麻不已,心道还不如就一直这样跪着呢。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他第一次与镇州,赵州的这些头面人物见面,这是一个他认识这些人的机会,但也是让这些人了解他的一个机会。

    以后打交道的时候多着呢!

    成德的文武高官,他手里有着这些人最说细的资料,倒是那些有份儿出现在这里的那些豪商,世家,豪强,让李泽更加关注一些。

    因为这些人,将来必定会成为他要打击的对象。

    虽说成德富庶,但那也是相比较于其它节镇而言的,普通的老百姓一日三餐有食,身上有衣,不致于冻饿而死罢了。这与李泽心目之中的富裕,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成德的财富,其实仍然大量集中在高官,豪强,世族这些人手中。

    如果说其它地方这些人占据了总体财富的九成以上的话,那在成德,这些人最起码也占据了七八成。

    对付这些人注定将是一个长远而艰巨的任务,不可能像在翼州那样快刀斩乱麻,刀子砍得陡了,容易引起反弹,而不管是赵州还是镇州,一旦不稳定了,必然会危极整个成德的安危。

    这两个州,才是整个成德的精华。

    自上而下的改良必然会遭到极大的阻力。接下来,也就只能依靠杨开的义兴社来慢慢地发起一场自下而上的革命。

    这是一场踩着钢丝在刀尖之上舞蹈的行为,一个不好,就很容易失去控制。李泽既想用星星之火起燎原之势,却又只想烧去杂草而不损及庄稼,难度可想而知。

    但再难,却也要做!

    一天的忙碌过去,李泽这些年来,还真没有受过这样的苦,与李安国一起回到书房之中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都冻得有些僵硬了,膝盖更是疼痛不已。直到喝下一碗姜汤,身子才暖和了一些。

    “今日难为你了。”李安国有些欣慰,白日里李泽的表现,让他彻底放下心来,这个儿子与李澈比起来,武勇虽然大大不如,但在心性,城府,以及处事待人方面,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也不算多么为难!”李泽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我总是您的儿子,她总是我的嫡母。我对她,没有您想象中的那么怨愤。顶多也就当她是一个普通的长辈罢了,老一辈的恩怨,该了结的也都应当了结了。”

    “你这么说,我很开心。”李安国点了点头:“苏氏临终前的遗愿.....”

    “父亲!”李泽截断了李安国的话,“我知道您想说什么,苏氏可饶,但苏宁却不能饶,这是我的底线。”

    “剥夺了苏宁的所有权力,他已是一个废人,又何必非要取他性命?”李安国叹道。

    “我须得对自己有个交待,也要对母亲有个交待。如果我对一个屡次三番要取我性命的人也放过的话,那岂不是在鼓励以后别人也这么做吗?如果我对勾结卢龙意图颠覆成德的人也放过的话,那又怎么对得起这一年多来与卢龙人拼死搏杀而英勇死去的士卒,百姓呢?首恶必除,这一点,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寻唐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舌尖上的神豪 大脑异常 游戏攻略指北 我穿越成一个国 神级陪玩 寻唐 超科技先驱 我的知识能卖钱 重装天师张狗蛋 神圣罗马帝国 这就是等价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