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铁血残明 第十七章 站队

第十七章 站队

    在谷小武絮絮叨叨中,两人在城墙上走来走去,终于混到天亮,虽是值了夜班,但没有补休一说,庞雨因为是在东作门值夜班,家又住在西门,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也没汇合到女秘书,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到衙门上班。

    八字墙外碰到何仙崖,何仙崖看着也是精神萎靡,大约被昨日那一巴掌打飞了魂。

    何仙崖看他脸上大包小包的红肿,拉过他问了他来由,庞雨把昨晚情形一说,何仙崖红肿着眼睛低声叮嘱道:“既是得罪了王大壮的小舅子,这两天你可得小心着,不要有啥事犯在王大壮手上,待过得几日王大壮气头一过,请人说和一二,该低头时要低头,总是要与班头和解为好。”

    庞雨扬扬头满不在乎的道,“不过是蚊子咬几个包罢了,王大壮若是就这点本事,那这种货色不值得低头,所以现在我有一个小目标。”

    何仙崖惊讶的看着庞雨,“二哥你又有啥目标了?”

    “我也要当个班头,到时看他王大壮还能把我怎样。”

    何仙崖看着庞雨离去的背影摇摇头,他在心中认定,自己这傻子二哥这回有得小鞋穿了。

    今日的早堂比较简单,没有放告也没有比较钱粮,县丞昨天杀威大棒之后,接着就派发胡萝卜,他知道自己这个职位最多当十来天,所以只办早堂,接着就发派各房事情,各房都得了好处,对县丞吹捧如潮。

    庞雨对县丞的手段倒有些佩服,但县丞派的红利没有落到庞雨身上,因为他在衙门一直是个傻不愣登的形象,除了焦国柞这个发小,没多少人爱搭理他,县丞甚至不知道他名字,因为县衙的规模其实是很大的,三班衙役的人数也不少。

    桐城县总共下辖四十七里,建制不大也不小,衙门中人最多的就是三班衙役,分别是皂班、快班、壮班。

    快班分为马快和步快,以前是送消息发命令的,后来变成巡城逮拿的工作,类似后世的警察。

    壮班则是守卫县内治安的,常被称为衙兵,桐城这里多年来太平,壮班编制一百九十二人,在编的不过二三十人。

    庞雨所属的皂班负责县衙运行的,也就是工勤人员,职责主要是搞县衙内勤的,知县、县丞、首领官都有几个皂隶服务,六房里面除了典吏和书吏,也分配有一些打杂的皂隶。

    在实际的运行中,三班职责往往分不明白,直到清末也是各处自己分派,有些地方是按职能分,有些是按片区分,大多数领导也不会管那么细,觉得谁合适,就安排谁干啥。

    由于以前庞雨有点傻,各房都不要他去做事,他就一直在皂班里面等班头差遣,做一些杂事,皂班跟他一样的闲杂人员也有十来人,这些人每天都围着班头转,以便得些好的差事,当然回来都要孝敬王大壮。

    衙门里面工食银虽然不多,但灰色收入不少。

    特别是一条鞭法改革之后,甚至有科举无望的秀才生员都投充进来,以养家糊口,可见吏目和衙役收入也较为可观。

    可悲的是,庞雨如今得罪了王大壮的小舅子,好差事就更别想了,王大壮还为他准备了丰富的小鞋。

    虽然有了一个小目标,但眼下还需要小心应付,昨晚的守夜只能算开胃小菜,今天还不知道有啥稀奇东西等着自己。

    早堂散了后,庞雨站在原地发呆,愣愣的看着地面,谷小武以为庞雨怕回皂班,便也一直等着。

    等到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庞雨才结束发呆,跟谷小武这难兄难弟一起往仪门外走去。

    此时仪门西侧的皂隶房外,大部分皂班人员已经到齐,都等着王大壮安排当日事务。

    王大壮跟名字一样,高高大大的,下巴一圈络腮胡子。

    他那小舅子张代文也候在他身边,等着看庞雨穿小鞋的动人场面。

    昨晚的领头皂隶王朝奉刚刚向王大壮汇报了昨晚情形,说到那两人如何蚊叮虫咬一夜,王大壮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一个瘦小皂隶对王大壮巴结道:“那庞傻子敢得罪小舅哥,是没把咱班头看在眼里。”

    另外几个皂隶也围过来,“班头您放心,不用你动手,咱们兄弟就给他好看。”

    王大壮一挥手,等几人安静后道,“何须动手,正好兵房要巡铺社,还差些人手,老子要那庞二傻把全县的铺社都巡遍,完了再巡渡口,回来每晚给老子去城门守夜…不,去打更巡街!哈哈哈!”

    小舅子张代文听得眉飞色舞,这里跟庞傻子最有深仇大恨的就是他了,当日庞雨那一刀已经在衙门小范围传播,让他很是觉得丢了面子,今日一定要好好找补回来。

    “姐夫英明。”

    “班头高见,累死他个庞傻子。”

    “一个傻子还敢带女帮闲,等赶走他,把那女帮闲接手过来,终归还得班头梳拢她才是。”

    几人正说得高兴,却见庞二傻和谷小武从仪门出来了,王大壮对几人点点头,都不怀好意的暗笑。

    待到皂班站齐之后,王大壮便上来开早会,他扫一圈皂班人员,经过庞雨时狠狠瞪了一眼。

    王大壮清清嗓子道,“说今日差事之前,先说几句昨日的事儿,大伙也都看到了,只是因昨日早堂散得晚,事儿也乱得很,才没得闲跟大伙交代,今日乘这功夫跟大伙说几句。

    昨日是打了不少人板子,也有咱皂班的,有些人背后犯嘀咕,说县丞大人是不是公报私仇,呸!我告诉你们,这种念头想也不能想,县丞大人科举出身,岂会干这种事,谁要是被老子听到在背后乱嚼舌头,老子一脚踢死他。”

    王大壮这是自己站队呢,众皂隶正要附和,突见一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出队列,口中还在大声叫喊。

    “是谁那么没良心?

    什么叫公报私仇,这种念头想一下都是罪过。

    县丞大人那是秉公办理,你们说,哪一个板子不是打得有理有据,有没有一个打错了的,说不说得出,我心里服气得紧。

    不说昨日,平日间县丞大人哪次不是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为桐城百姓操碎了心,任上可谓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往往都要在衙署办理公务直到夜半时分,甚至夙夜不眠。

    一个县丞才多少俸禄,区区六石六斗,值得这么多的付出吗?

    背后说闲话的人,还有没有哪怕一点点良心,你们还是人不是…呜…”庞雨一边哭一边低下头,用袖子遮住脸,往手心里面吐了一口口水,顺势抹在了脸上,袖子放下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变得一片湿润,配上庞雨夸张的哭泣声,显得声情并茂,唯一不足是口水里面有些泡泡,一时没有抹破,挂在脸上不像泪水,倒更像鼻涕,不过此时谁敢上来说他假哭。

    王大壮为首的一群皂隶目瞪口呆,这个平日间利落话都说不了几句的庞二傻,今天居然能长篇大论头头是道的大拍上官马屁。

    因为皂隶房的位置,就在仪门外甬道的左侧,对面就是快手房,右前边就是县衙大门,甬道是县衙的进出通道,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庞雨这一阵大声发言,立即引来了其他部门不少围观者,连八字墙附近的人都进来看热闹。

    庞雨见观众增多,造势的效果不错,心情激动下一挥手臂,“这三年来,桐城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屡次获得安庆府、南直隶的嘉奖,都是跟县丞大人的付出分不开的。

    但县丞大人自己呢,吃的是杂粮饭,穿的是土布衣,袜子破了补上加补还舍不得扔,清苦啊,是大人不懂如何捞银子吗?

    不是!是大人饱读圣贤书,将清廉当做为官的原则,桐城百姓有福啊。

    大人的父母尚在老家,不能膝前尽孝,却背井离乡来桐城三年,一个外乡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桐城人民的民生事业当做自己的事业,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庞雨洋洋洒洒滔滔不绝,直讲了半刻钟的功夫,把县丞大人塑造成了一个清正廉明政绩显著的好官,在这个站队的微妙时刻,广大皂班干部群众没有一个人敢出来打断他。

    “各位上官各位同袍,平日间不少人都叫我二傻子,囫囵话说不了两句,但今日为啥我能说这许多话,因为我说的都是我的心里话,都是公道话,说一千道一万,谁敢对县丞大人不敬,我庞雨必定第一个…”庞雨结合一个手臂下劈的动作,铿锵有力的怒吼道,“日他姥姥的!”

    围观的人顿时哄堂大笑,看起来这个庞雨似乎处于傻和开窍之间。

    庞雨对着周围笑的人不断拱手,他方才是突然想起要加这么一句脏话,这个傻子身份似乎还有点作用,因为庞雨作为一个现代人,对此时很多东西还不太明了,常惹人惊讶,有个傻子身份便都可以理解。

    “说得好!”

    “说得在理,我等都要学庞二傻。”

    “二傻都开窍了。”

    听演讲的县衙工作人员一起喝彩,纷纷借机站队。

    而一众皂隶依然在发呆,庞雨这一通马屁,比起王大壮的站队表白,简直是云泥之别。

    王大壮也瞠目结舌,他本来今天就打算好好给庞雨穿一次小鞋,以便报小舅子的仇,但庞雨这众目睽睽下的优秀马屁,必定会传入县丞耳中,自己这时候再给他小鞋穿,时机恐怕不大合适啊,县丞会不会觉得王大壮不认可庞雨的观点。

    王大壮使劲眨眨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后,只得干咳一声,“庞二傻这些话,说得有那么些道理,咱们皂班的都要有这个认识。

    昨天挨了板子的,等他们回来,咱们皂班也要有个处置,该除名的除名,该罚的罚。

    但日姥姥这种话以后不必说,衙门还是要讲点口德的。”

    这样就算把站队的流程走完了,围观的人便也逐渐散去,同时还不停的议论,都是关于庞傻子那一番演讲的,看起来很有轰动效应。

    王大壮压下心中的不快,但形势如此,只能跳过原计划中给庞雨穿小鞋的环节,对着其他人继续道:“下面就说说皂班今日的差事,有“和买”两件,户房南塘里比较钱粮一件,兵房巡北峡关铺社一件。

    吕华盛、左贵、杨满场,你们三人去帮医官‘和买’些药材,这是银子和清单。”

    三个皂隶眉花眼笑连声道谢,过来接了王大壮手中小包,其他皂隶都羡慕的看着三人。

    “赵具才,张舟,你两人去户房领牌票,办南塘里比较钱粮差事。”

    这两人更加笑得开心,皂隶的差事里面,就数这“比较钱粮”最有油水,这五个人都是方才围着王大壮的几人,属于他的心腹。

    这牌票是户房发下来的,表面上走的正规流程,实际是因为王大壮与户房关系密切,才能比快班和壮班拿到更多牌票,所以皂隶们还是要花钱从王大壮那里买的。

    现在就剩下兵房巡铺社和另外一件‘和买’,庞雨的演讲一搞,打乱了他的计划,不由得他不犹豫,如果此时给庞雨小鞋穿,人多口杂之下,难保不传到县丞那边去,还以为自己打压支持县丞的人,就大大不美。

    甚或万一县丞单独接见庞雨,庞雨在那里胡乱说些什么,自己也麻烦。

    所以此时不但不能打压庞雨,还得给庞雨好处,显得自己支持庞雨的演讲,心里不免十分不忿。

    不过转念一想,县丞代理县事也就是暂时的,大可等以后形势变化了慢慢收拾庞雨,还不信庞雨一个小小皂隶能翻了天去。

    “先饶你几天。”

    王大壮想完,把人选换了一下,接着念道:“谷小武巡北峡关铺社,刑房和阴阳的纸笔‘和买’就由庞雨…”“小人一定以县丞大人为榜样,鞠躬尽瘁尽心尽责,一定把这件差事办好,不负班头大人所托。”

    王大壮本来还要安排一人,一听庞雨又把县丞抬出来,心中有气又不知如何接话,庞雨却已经主动走过来,伸手要接和买的银袋和清单。

    “先让你得意。”

    在小舅子惊怒交加的眼神注视下,王大壮忍下一口恶气,一把将银袋拍到庞雨手上。

    “谢班头!”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铁血残明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挨揍就变强 绯闻天后是学霸 最强恐怖影帝 神奇废物在哪里 超级航海图 铁血残明 无敌在线中 我的灵气侧漏了 全世界在追杀我 血祭地球 地球人不可能这么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