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铁血残明 第三十七章 散沙

第三十七章 散沙

    第三十七章  桐城县衙外人丁稀落,往日聚集在八字墙的青皮代板几无踪影,只剩下些三班的帮闲,仪门进出的人都是行色匆匆。

    庞雨匆匆进了仪门,过了堂前桥之后,发现王教谕正在堂上议事,除了班头和司吏之外,还有一些平时未见的人,尽皆衣着不俗。

    堂下人不多,庞雨知道今日不同以往,大家都怕派差事,绝不能站在显眼的地方,庞雨虽说想去胡家庄看看,但毕竟不能稀里糊涂的去,于是赶紧也跑到户房内。

    户房只有半数人在,都在窗前门口观察大堂动静。

    庞雨进得门去,竟然见到何仙崖和焦国柞在左手窗前,连忙挤到两人中间,向何仙崖问道,“那些没见过的都是啥人?”

    “各家士绅派的人来。”

    庞雨点点头,听到堂上有人在说话,赶紧又观察大堂的情况。

    堂上是快班的李班头在说话,他大声道,“属下查明,二十三日夜里被乱民所杀两人,悬挂东作门者为吴乡宦家奴殷登,绰号殷千岁,悬挂南门者吴乡宦家奴吴丙,南门楼只挂人头,尸身留于吴家烧塌的门房内,已派夫役将尸身敛出。”

    王教谕听完眉头紧锁道:“都是乡宦家奴,那查到倡乱者是谁否?

    所为何事?”

    “据属下得到消息,眼下聚于城北胡家庄为首者乃汪国华。

    据属下今日在南门探访证人,皆说昨晚放火之时,乱民皆大呼报仇之语。”

    “胡言乱语,什么汪国华,为首者乃是张孺,朱宗为副,昨日晚间放火之时,我府中多人所见,此两人倒确与殷登有旧怨。”

    说话的是名五十多岁的人,体态微微有些发胖,显然生活跟普通百姓不在一个层次。

    李班头不太敢得罪那人,客气的低声回道,“吴管事且莫急,那张孺和朱宗也在其中,但领头之人应是汪国华无疑,因我一个快手假作投靠去了胡家庄,他识得汪国华,亲眼所见此人身携刀具,在庄外设坛写字,”吴管事便来自吴应琦府上,他对李班头不假辞色,声色俱厉的道,“如今还说莫急,二月间便有人传言,说有人要串联作乱,县衙未见查实。

    八月又传,县衙一无所动,只知缉拿那郑老。

    如今郑老未见成擒不说,还酿成了巨贼。

    这一伙贼人分明想要接应流寇,乘乱图利。

    快班既是巡捕缉凶,便当恪尽职守。

    如今贼人杀人悬尸,之后公然举旗设坛,置王法于何地,置一县堂尊脸面于何地。

    李班头不派出快手将其逮拿见官,尚在言说莫急,可是要等到贼人占了桐城,打到这大堂之上才急?”

    李班头脸色尴尬,此时虽然不是正式的早堂晚堂,但衙门六房人等实际就在附近,都在留心大堂的动静,这吴管事莫名其妙对快班一番苛责,很让李班头下不来台。

    王教谕面露难色,他只是一个举人,考了几次进士都没考上,没有办法才走了教谕这条路,算是给自己谋个饭碗。

    藩司将他安排在桐城,原本是个体面太平的差事,谁知杨方蚤走这么几天,也能让他遇到桐城百年难遇的民乱。

    他知道吴家的背景,绝不是他一个举人能应付的,当下不敢呵斥吴管家,转向李班头问道,“既知杀人者于城外设旗,快班今日能否去逮拿几人归案。”

    李班头咳嗽一声道,“大人明鉴,胡家庄所聚乱民一日之间已数百人,四乡凶狡之徒仍在汇聚,快班今日在衙者不过十余,且人心不聚,若是说一声去胡家庄拿贼,这十余人眨眼便会散去。”

    “那你等所领皇粮所为何来?”

    吴管事指着堂前方戒石亭的石刻中喝道,“如今乱民残害良绅家人,尔等仰望养贼,动辄言说散去,又是何居心,难道是要为贼人之前驱?”

    李班头被吴管事喷了一脸的口水,几顶大帽子连着扣下来,李班头心中一急,更不知如何说起,只急得满脸通红。

    王教谕也有些措手无策,站在台上竟然想不出一句话来为快班辩解。

    虽然教谕是县学之首,听来地位崇高,但与这些士绅的科举资历相比便不值一提。

    真的士绅来了还要给教谕一些面子,因为都是科举出身的,必定会尊重科举本身,这些管事可不管这么多。

    堂下另一紫衣士绅也脸色不快的道,“我等世居于桐城,又不能如那些小民般抱头鼠窜,都是几世生聚方有的一份家业,快班观望纵贼,难道便任那贼人将我等家业付之一炬否?”

    其他几个管事纷纷附和,倒是年轻的几个士子模样的人没有开口,并不参与管事和衙门之间的纠葛。

    周围不少胥吏悄无声息的看着,场面颇为尴尬。

    几个乡宦家中的管事,在衙门大堂之上痛骂班头,而王教谕一言不发。

    即便王教谕只是暂摄县事,那也是代表县衙权力,竟然不敢为胥吏出头。

    何仙崖道,“王教谕要是不说话,衙门人心便散了。”

    焦国柞在旁边怒道,“说不说都是散的,狗日的管事,不过是个家奴头子,有何神气的。”

    庞雨听得堂上对话,似乎乱民领头的人还未确定,但能肯定是桐城某一伙势力,总是比流寇好对付。

    想起焦国柞是快班的人,庞雨忙低声问道,“大哥,这两日你们快班干啥呢?”

    “老子干这快班可是倒了霉了,城中到处都是抢夺财物的,今日破门盗抢便是十三起,这狗管事还想叫老子去拿汪国华,凭汪国华也配老子拿他!”

    “那汪国华张孺是啥人,真的确定不是流寇?”

    “他那德性当不了流寇。”

    此时不同平常,焦国柞不再跟庞雨摆脸色,压低声音认真道,“就是另外一伙家奴,以张孺、汪国华为首,里面的迎门梁可能是那黄文鼎,今日早上悬尸之时,有人在城东见过他们了。”

    焦国柞所说的迎门梁是土匪中的代称,有时又叫先锋将,一般是最能打杀,经常当前锋的角色。

    焦国柞又摇头叹道,“没想到汪国华他们这么敢下手,方才仵作去刑房回话,言称殷登是被小刀把颈项斩了无数次,死得惨烈无比,不知下手者何人;南门那吴丙倒是一刀断头,都说看到是黄文鼎下的手,此人是个武举,砍个头不在话下。”

    庞雨轻轻嘶一口气,黄文鼎一刀断头算是厉害,但那小刀砍头想想便瘆得慌,而且可见下手之人性情狠厉。

    焦国柞面有忧色,“以前张孺他们一伙也是城里一霸,老子跟他们打过不少交道。

    他们与那时的户房罗司吏勾连,牙行、典当、赌档的买卖多有涉足。

    后来赵司吏顶首之后,郑老、殷登一伙方占了上风,仗着家主的家世将赚钱的行当抢夺干净,因以前结过怨,吴丙和殷登还专门欺辱张孺等人,许是逼得急了些,但从未曾想张孺他们敢聚众作反。”

    “那张孺汪国华他们到底有多少人,都能打杀否。”

    “他们一伙以前有三十来人,如今被郑老他们抢了赚钱买卖,许是没那么多人了。

    但他们敢起事,必定是从哪里拉了人来,我方才从北拱门门楼过来,胡家庄那方人不在少数。”

    庞雨摸着下巴,“远了看不清,要不咱们兄弟去胡家庄看看。”

    焦国柞头摇的拨浪鼓一般,“老子不去,四乡的贼子都往胡家庄去了,谁知道他们到底要干啥。

    不少人都认得咱们是衙门的人,一旦认出来,正好杀了咱们祭旗举事,老子岂不是亏得慌。”

    庞雨听了觉得有理,这种事情还是要稳妥一些好,打探消息也不急于一时。

    此时堂上那吴家管事怒喝,抓住李班头的衣领便要殴打,旁边的王教谕和训导赶紧拉住吴家管事,尽量把双方分开。

    焦国柞看得呸的一声,“如今还要摆乡官的架子,还把自己当真官呢。

    老子不伺候,老子要是去胡家庄拿人,跟着他吴家姓。”

    说罢便顺着六房的门廊往外跑了,庞雨左右观察,原本各房中不多的人又溜了不少,快班如今恐怕连十个都凑不齐,再看乱成一团的大堂,庞雨微微皱起眉头。

    ……“刘婶你怎地没走,这两日不会有生意了。”

    庞雨回到宜民门大街时,刘婶正在封最后一块门板。

    刘婶满脸忧色,抬头看到庞雨,竟然激动的一把抓住了庞雨的衣袖,“雨哥儿你可回来了,这啥世道啊,刘婶一家就靠着门市了,咱的财货都在此处,走不了啊。

    早间看你们铺子关着,你那没过门的媳妇担心得紧,总算放心了。

    你看咱们都是一家人,咱家要是有点啥事,你可不能不管啊,特别你媳妇还是个黄花闺女,哎呀咋办呀…”庞雨莫名其妙多了一个没过门的媳妇,上次给刘婶挖了一个聘礼的坑,刘婶至今还没回话,以刘婶铁公鸡的性格,那五十两银子确实能要她老命了,绝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庞雨连忙劝说嚎哭中的刘婶,“早晚都是一家人,刘婶你放心,咱自己命不要,也要护得咱刘家妹子周全。”

    此时周围还在的街坊都围过来,庞雨以前办事不靠谱,但最近开窍之后连县丞都称赞,又是衙役,代表着官方的权力,大家都有种天然的信任。

    昨晚杀人放火,今日桐城县衙几乎没有采取有力措施,城外贼人设旗招人,城中治安形势更不容乐观,留下来的各家都忧心忡忡。

    所以街坊下意识都有些想要依靠庞雨,纷纷要求庞雨要承担起街道的治安管理任务。

    庞雨见众人围着自己,颇有种受重视的优越感,举起手对众人道,“各位街坊你们放心,不是山陕流寇,不过是些本地乱民。

    但城里终归是乱子不少,衙门一时管不了,但咱们自己要管。

    衙门不靠这屋子安身立命,咱们不一样,咱们阖家老小都指着这门市过日子,里面还存了各家的货,谁都丢不起。”

    一个男街坊道,“雨哥儿你说个章程,此等时刻,咱们正该邻里相助。”

    其他人纷纷赞同,显得对如今的庞雨颇为信任。

    庞雨迅速的竖起手指,自信满满的道,“咱们要自保,便是两件事。

    一防火,二防盗,三防抢。

    大家要组织起来,不能一盘散沙。

    每家出一个男丁,有多的更好,五人为一组,两把刀三根棍子,每家把家中最大的水缸拿出来放在门口,打火的麻搭两户一把,大家要是有多的就互相匀一下,火来了咱扑火,小股贼人来了咱打贼。

    要是大队贼人来了,咱们便跑路,男的殿后,让女眷和小孩先跑…”众人都认真看着庞雨,有些还有些兴奋,庞雨对于指挥别人有种莫名的成就感,从上辈子便是如此,见大家纷纷点头,庞雨对眼前的形势很满意。

    庞雨停顿了一下,吞了一口口水正要继续,周家米店的掌柜突然打断兴奋的庞雨。

    “这话不妥,怎地要女眷先跑,合该当家的先跑。

    光跑出去些女眷有得何用,她们也落不得活路。

    再说女眷那许多小脚哪跑得快,先跑也是白跑。”

    还不等庞雨答话,鞋店的徐叔也调头离开,边走边道,“那贼子来了必是抢大户的,怎会抢咱们这种小户人家,咱徐家不掺和,谁家有钱的自去雇人。”

    这两人撤伙,形势顿时急转直下。

    周婶也退了一步道,“咱家只有一个男人,岂能也出一个丁口,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家可没法活下去,就该男丁多的多出些,咱家男丁少,就不去了。”

    张嫂子白了一眼周婶,“你家男丁少又怎地,谁家还有几个男人不成,雨哥儿说好要各家都出力,你便想着好事,别人家男人冒着杀头的险在街上守夜,你抱着你家男人在床上睡觉,天下间有这等便宜事,凭啥都让你占了。”

    “你怎么说话呢,反正说破大天,我周家也不出男人守夜。”

    “稀奇,难道你周家还出个女人守夜,那也没人要啊。”

    张嫂子嗤笑一声,扭着腰回了自家门市。

    其他街坊互相交谈片刻,也纷纷散去,留下庞雨呆在原地,大好形势烟消云散。

    刘婶张张嘴,往自家店铺走了几步停顿一会又调头来到庞雨面前,“雨哥儿啊,晚间要是有啥事,别家你别管,特别那周家,最没皮没脸,可咱家有啥事,你千万要搭把手。”

    庞雨看着散去的街坊叹口气,“刘婶放心。”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铁血残明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挨揍就变强 绯闻天后是学霸 最强恐怖影帝 神奇废物在哪里 超级航海图 铁血残明 无敌在线中 我的灵气侧漏了 全世界在追杀我 血祭地球 地球人不可能这么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