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铁血残明 第七十三章 风骨

第七十三章 风骨

    庞雨一副思考的模样,

    不是竹头的同字没了右边,这是个司字,驴字没右边是个马字庞雨按着戏本装作在手心边想边写,四个字是司马相如。阮大铖在台下聚精会神,似乎也代入了剧情之中,他压低声音吼道,阮记文你什么神色,你就得把你自己当个提灯的,生角在想字,你的神情该好奇些,还要有些担忧,

    因为生角猜出来你要赔钱的

    庞雨装模作样猜字完毕,转向提灯笼的人,这四字可是司马相如么?

    一众群演一起作大笑的样子,提灯的人道,是了是了,这聪明相公,一定是今科头名了,这串钱儿拿去。阮大铖在台下面来回走动着,张三勇笑得太生硬了,嘴不要咧那么开,脸要动起来,平时怎笑的就怎笑,涂家媳妇涂家媳妇你干啥呢,站那么前面干嘛,往后退点,

    老夫告诉你,不许自己加戏。

    在阮大铖手舞足蹈的指挥之下,春灯谜顺利进行着,在庞雨猜对之后,女扮男装的韦影娘也猜出了一个字谜,最后还剩下一个字谜,由两人一起猜。

    扮演韦影娘的旦角姿色平平,但眼神颇为妖娆,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大概娱乐圈的女子确实比民女胆子大得多,见庞雨长相俊朗,眼睛不停的打量庞雨。

    待到庙祝让两人一起喝酒时,旦角都快贴到庞雨身上去了。

    阮大铖神色不快,旦角备好,你不要光盯着人家看,曲班笛子起,旦角留意着,这里是要卷舌的,对了,带点啸音,卷得不够,教多少遍了你要气死老夫么!

    阮大铖边看边骂,口水吐了不少沾在胡子上,等到庞雨要开唱腔的时候,大家只得又停下来,阮大铖亲自上台,跟庞雨演示唱腔。明末时南曲兴盛一时,很多士大夫家中有戏班,仅仅苏州的昆曲戏子就有数千人,士大夫当票友亲自上台也是时尚,读书人看不起职业戏子,但自己当成一个爱好却认为

    是风雅,所以阮大铖和潘映娄都不介意登场跟戏子一起表演。

    阮大铖带着庞雨唱道,到明朝比及分烟浪,晚泊处遍邻船,须留意从容寻访。

    带过一遍,又让庞雨单独唱了三遍,效果一次比一次好,阮大铖张着嘴点头和着节奏,阳关三叠这里唱完,庞小友收得妥帖,听三弦停歇好了,好了,大伙都歇歇。

    阮大铖满头大汗的坐回太师椅中,庞雨只是稍有些累,因为第一次当男主角,精神上反而有些亢奋。

    戏班和群演站了半天,他们其实对戏曲大多没啥兴趣,都是来给老爷凑个趣,听阮大铖说歇歇,纷纷如蒙大赦,散在周围各自喝水歇息。

    阮大铖接了下人递来的方帕,擦了额头的汗水后对庞雨笑眯眯的道,庞小友只要再稍稍学些唱腔,便远超好多生角,老夫万万没想到,没想到庞小友如此有天份。

    都是阮先生教得好,便是普通才质,也能超过常人。

    庞小友谦虚了。可惜啊,老夫刚在桐城寻到一个同好,又要远隔千里。

    阮先生也要离开桐城了?

    阮大铖点头道,老夫也准备要去南京。庞雨一脸惋惜,但这些士绅离开,对庞雨未必是个坏事。以前桐城士绅势力太过强大,城乡间任何利润高点的行业都被他们垄断了,就算是县衙各房也只能得点小利,更

    不用说快班了,如今他们离开,便留下了更多机会。

    那小人以后恐怕难有福分把这春灯谜演完了,其实小人更想看阮先生调教的戏班子演出,恐怕比晚辈来演要好得多。阮大铖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还是保留着形象,庞小友不可妄自菲薄,老夫看了那许多生角,比庞小友唱得好的不少,比庞小友演得贴切的却不多,日后老夫也不是不

    回桐城,总有机缘再会。等到放下杯子,阮大铖意犹未尽的道,要演好这宇文彦啊,不要只看曲折机巧,还要体会他的委屈,被人无故冤枉,宇文彦百口莫辩,由世家子弟落入黑狱,最后仍能高

    中状元,可贵的是那份坦然和百折不回。

    庞雨连忙附和,但听起来阮大铖似乎是以宇文彦在开脱自己。果然阮大铖接着道,总有些人四处谣传,说当年左光斗魏大中之死与老夫有关,当是之时,老夫已经辞官归里,一致仕百姓耳,何德何能遥制魏阉。就说今年春季时传

    流寇警讯,老夫便建言桐城和怀宁知县,应请兵入驻以为后劲,又被人四处咒骂编排。老夫想着清者自清,便由得他们去了。还不等庞雨接话,阮大铖又忍不住道,更有甚者造谣,说老夫写过‘无子一身轻,有官万事足’,老夫要是那么想当官,分明魏阉已经给老夫官职,为何还要辞官归里,皆

    因老夫这一身的风骨,宁可养望林下,也不趋炎附势,怎会说什么有官万事足,至为可笑!那些编造谣言者,非是不明老夫为人,只是气量狭小,故意要冤枉老夫而已。

    阮大铖说得激动,呼呼的喘几口气,端起茶杯猛灌了一口,洒了不少水珠在胡子上挂着。

    人生苦短,阮先生何苦用宝贵的时间,用于与那些小人计较。

    庞小友说得正和我意。阮大铖靠过来一些道,个人得失,老夫早已坦然处之,唯一时常忧虑者,吾皇内忧外患,阮某空有满腹韬略,却难为圣天子解忧。庞雨听得不是太明白,但大概知道当年左光斗等人的死,多少能和阮大铖扯上些关系,但又没有确凿的证据,阮大铖本身又极有文采,所以士林中有些人一心要疏远阮大

    铖,另外一些人却依然愿意和阮大铖往来。就庞雨来桐城这些日子,对东林党听得不太多,但对左光斗这个东林六君子却是如雷贯耳,就在城北还有左光斗的祠堂,叫做左公庙,死了能享用百姓香火的人,可知其

    在桐城地位多高。

    如果这样一个人确实被阮大铖所害,那肯定谁也不敢再和阮大铖交往,并且百姓也会对阮大铖人人喊打,眼下的情况看来,应该是没有真凭实据的。

    庞雨此时听完,知道阮大铖在书房骂的是什么人了,反正不是东林党就是复社。

    阮大铖突然道,听闻县衙近日缺马,老夫让家仆从怀宁把能骑的牵了五匹来,但愿能当得庞小友一用。

    庞雨赶紧拱手道,阮先生确实雪中送炭,那在下先谢过。男儿手不草平胡,便当散发归江湖。阮大铖叹口气接着道,老夫已在江湖之远,胡虏依然窃据辽东,今又添流寇巨贼,鼠辈群鸦鼓噪中原,老夫有心无力,也就只能做

    些微末之事。朝廷正需庞小友此等雄丈夫,老夫愿有朝一日,与庞小友此等豪杰并肩,扫荡妖氛廓清寰宇。

    庞雨好奇的看着慷慨激昂的阮大铖,他倒不全信阮大铖的自吹自擂,但要说阮大铖只有钻营,而没一点报国之心,倒也不太像。

    至少从现在看,阮大铖为人大方豪爽,也可算急公好义,难怪那么多人不顾他阉党的帽子,仍愿意和他往来。

    阮大铖壮怀激烈,表情十分严肃,仍然沉浸在方才的豪迈之中。

    突然后边传来一阵清越欢快的女声。

    姐在架上打秋迁,郎在地下把丝牵,姐把脚儿高翘起,待郎双手送近前,牵引魂灵飞上天。(注1)

    肃穆的气氛顿时被破坏,阮大铖不满的转头看去,正是刚才那个旦角,坐在秋千上边摇边唱。

    那女子看到庞雨也在看,眼波流动着瞟了过来,配合着她刚才的山歌唱词,几乎是明目张胆勾引庞雨,庞雨连忙把头埋下。阮大铖倒也没有呵斥那旦角,转回来对庞雨低声道,这旦角唱山歌调时,比南曲更佳,但毕竟难登大雅,若是庞小友能来南京,一定来老夫处盘亘些时日。老夫虽然还未

    到南京,却已经遣人在南京定下一个旦角,名叫朱音仙,届时你听她的啸音,才是宛若天成。

    那届时一定要叨扰。

    庞雨说完时,那旦角又在后边唱起另外一首调子,他稍稍听了片刻,突然停下对阮大铖问道,阮先生可知她唱的是何调子?

    黄梅县等处来的采茶调,安庆这边传唱甚广。

    庞雨一拍桌面,把阮大铖吓了一跳,阮先生戏曲大才,未必要只限于南曲,先生愿否与小人一起草创一个新戏种。

    阮大铖愣了片刻后惊讶的问道,什么戏种?你我两人?

    便以这采茶调改来,在下方才灵光一闪,已经得了一出戏,名曰《女驸马》。

    驸马还能有女的?听着便有些奇趣,庞小友快与老夫说来!

    注1:这一段是明末时候的桐城时兴歌,就出自桐城,收录在冯梦龙《山歌》中。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铁血残明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挨揍就变强 绯闻天后是学霸 最强恐怖影帝 神奇废物在哪里 超级航海图 铁血残明 无敌在线中 我的灵气侧漏了 全世界在追杀我 血祭地球 地球人不可能这么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