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铁血残明 第八十五章 西人

第八十五章 西人

    叶灿旧宅的照壁内,矗立着一间黑乎乎的砖房,这里是以前的门房,民乱的时候最先就被放了火,屋顶和窗户都烧没了,但砖墙毕竟烧不坏,房屋的形态还在,但有两面已经只剩下半截。

    在壮班入驻之前,这片宅院无人看守,此时的砖和瓦都比较之前,叶家用的上好的青砖,所以周围百姓三天两头进这里捡砖瓦回家,不但房子的砖要拆,院墙的砖也拆。

    庞雨在城门曾见过城外的农民整挑往外搬的,要是壮班再不来,估计就要拆光了。

    壮班入驻之后在门口设了岗哨,这门房好歹能挡挡风,还在里面放了两张椅子,有访客来时候可以暂歇。

    今日这门房里面站了二十多个人,庞雨则高坐在上首,身后站的几人却都是快班的手下。

    庞雨获得这个大宅院后,感觉县衙那个值房处理事情实在不便,所以有时连快班的业务也在这里办。

    庞雨盯着下面人群道,“哪几位是铁匠?”

    话音刚落,下面噗通一声跪下了一个虬髯大汉,他大声哀嚎道,“求官爷饶命啊,小人都交代,统共只收了张孺十三两五钱银子,他非要小人给他打一把大刀,小人老实打出来,他又拿不动了,反赖我打得不好,唯一就收了这点银子,抢烧叶家的事情,小人真的不敢参与,小人愿意把银子交出来,只求官爷饶命啊…”庞雨呆了一呆,没想到一句话问出一个民乱帮凶,抬头看看叶家门房空空的屋顶,想来是因为这个召集会议的地点有些特殊,让这个铁匠多了些不好的联想。

    庞雨咳嗽一声,“你跟张孺的事情,本班头早就一清二楚,你没有大的恶行,今日又老实交代,你帮张孺打制大刀的事情,本班头便帮你担待了。”

    实际庞雨哪里知道这种小事,民乱时候黄文鼎一伙打制了不少兵器,都是在铁匠那里打的,桐城铁匠基本都有份,县衙根本没打算追究,只是庞雨的忽悠随口就来,让这铁匠莫名欠他一个天大人情。

    那虬髯大汉不明就里,跪着对庞雨千恩万谢,后面几个铁匠见状,连忙也跪下承认错误,最后都欠下了庞雨人情。

    “各位铁匠师傅都请起。”

    庞雨等他们起来之后道,“今日请各位来,也是要打制兵器,却是我壮班用的,主要是枪头、大刀、勾枪、大斧、铁钉,各位有哪些能做的,若是报的价钱合适,就向各位购买。”

    几个铁匠闷头不语,互相交换着眼神,他们正在判断是不是衙门的又一次和买,但听庞雨说起来,壮班似乎是要公平买卖,否则何必要让他们报价。

    虬髯大汉欠了庞雨人情,第一个躬身道,“小人会做长枪和大刀,勾枪不会做,不过小人还会蛇矛、流星锤、偃月刀…”庞雨连忙拜拜手,他见过黄文鼎一伙人的兵器,各种各样奇形怪状,连方天画戟都有,多半都来自三国演义。

    南直隶在内地承平已久,已经失去军事传统,从明初之后就没有正经打过仗,有些卫所能按官方规格制造武备,民间铁匠基本只能制造常用的防身兵器,主要是刀剑一类,说到军队用的武器,便是走玄幻路线了。

    “后面那些暂时用不到,日后需要时再向这位师傅订货,还不知如何称呼这位师傅。”

    虬髯大汉从未见过官差如此客气,事出反常必有妖,连忙又跪下道,“小人南城张记铁铺张满寿。”

    庞雨站起把张满寿扶起来,看着其他几个铁匠道,“首先,我壮班买这些兵器,是为守卫桐城所用,也是保在场各位的身家性命,容不得半点敷衍。

    其次我跟各位是公平交易,各位该赚的银子就赚,绝不会短少各位,但打制的兵器务必按我的要求,形制、重量、用料不得偷减,而且必须按期交付。

    否则各位以前给乱贼打制兵器助纣为虐的事情,我就不好担待了。”

    等几人唯唯诺诺的答应,庞雨又对张满寿道,“那请各位师傅一个一个到后边,把价格报给写字那位先生,张师傅先去。”

    几个铁匠退到一边,庞雨也不怕他们商量,县城内外的铁匠铺不少,无论农村还是城镇,需要铁器的地方都不少,所以大的集镇都有铁匠铺。

    庞雨对着剩下的人又问道,“做鞭炮的是哪几位?”

    下面站出来两人,庞雨对他们两人客气的道,“听说二位店中已经在预备过年的鞭炮,你们手中的成货和原料,本班头都先订下,等到铁匠那边的铁钉做出来,你们再开始做我要的东西。”

    其中一人小心的道,“在下店中有一批货已经订给孔城镇…”“让他直接来跟本班头要。”

    那人顿时无语,庞雨虽然话说得客气,都语气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对于火药这种守城必不可少的物资,庞雨随时准备军管,自然不会跟店家商量。

    “哪些是粮店的?”

    下面只站出来三个人,庞雨一眼看过去,刘秀才和方应乾开的那两家掌柜都没来。

    庞雨压下心中的不快,咳嗽一声继续商务谈判。

    ……商家大会开完的时候,江帆正带着两个马快站在门房外,那两名马快各自牵了一匹马,马背上面放了褡裢和腰刀,他们都是从县衙过来的。

    庞雨虽然刚和一群商人较量完,但精神一点不见萎靡。

    见到江帆三人后,庞雨微笑着道,“就是安排他们两人去潜山哨探?”

    江帆连忙应道,“就是他们两人,一个以前是递夫,另一个是吕亭驿的帮闲,都精于骑马。

    属下安排他们尽量走远一些,如果没有遇到大队流寇,就走到黄梅再返回。”

    “安排得很好。”

    庞雨过去站在那两名马快面前,“今次是桐城县衙首次在县界之外收集情报,流寇肆虐之时,二位义无反顾,当称桐城楷模,此去还要多加留意,勿让自己身陷险地。”

    一名马快脸色绯红,他看看江帆后转向庞雨问道,“派给小人差事,小人都会去办,但此去有流寇,万一是被流寇打死了,我家中…”庞雨稍稍有些头痛,他还是把军队想得太简单了。

    自己这么一个班头,要把壮班当军队经营,欠缺的东西不仅仅是钱粮器械。

    江帆也在偷眼观察,庞雨猜测这两个马快是问过江帆这个问题的,江帆自然无法解决,便借出发的时机让他们自己问。

    庞雨知道此时不能推脱,就算自己出钱也要接下,否则这刚凝聚一点的人心就又要散了。

    庞雨看着那两马快道,“若是有你所说之事,一次给你们家中五十两银子,以后只要你们父母在世,或是儿女未成人之前,每年给你们家中十两银子。”

    两名马快倒也干脆,对望一眼之后,便跟庞雨拱手告别,牵着马往南门而去。

    庞雨看着那两人的背影对江帆问道,“昨天刘秀才那破楼有结论了没有?”

    江帆摇摇头,“一早他们就来县衙了,杨知县与他们在二堂商议,后来孙先生出来说,方应乾和刘秀才开口要一千三百两银子,县衙哪里拿得出来。”

    “那就是说一时还拆不了,快班要在南门和向阳门存些桐油,如果确实有警讯逼近桐城,就马上去把那破楼烧了。”

    “那万一烧了之后刘秀才找我们快班赔偿…”庞雨背着手往照壁后走去,一边轻松的道,“你们别承认是你们干的就行了,咱们是兵,刘秀才遇到咱们是说不清的。”

    江帆一愣,没想到还能这么直接,见庞雨往院内走去,连忙追在后面。

    “班头,孙先生还交代了一件事,说要让快班安排人做的。”

    “何事?”

    “让快班派人监视所有流寓桐城的西人。”

    “西人?”

    江帆赶紧解释道,“西人就是山陕两地人的称谓,孙先生说是昨日那些士绅提出的。”

    (注1)“古代也兴地图炮?

    这他娘都什么破事。”

    庞雨摸着下巴片刻后沉吟道,“好像周月如也是秦人啊。”

    ……注1明末时的西人主要指陕西,因为流寇起于秦地,在蔓延过程中,各地对流寓的秦人多有戒备,很多秦人因此遭受无妄之灾。

    当时记载称“寇起于秦,故凡陕人之流寓四远,行商坐贾,皆不免于天下之疑惑…西人者,天下之所指目也。

    城门火而池鱼殃….”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铁血残明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挨揍就变强 绯闻天后是学霸 最强恐怖影帝 神奇废物在哪里 超级航海图 铁血残明 无敌在线中 我的灵气侧漏了 全世界在追杀我 血祭地球 地球人不可能这么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