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铁血残明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安庆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安庆

    “这是正月和二月账目,请东家过目。”百顺堂西南角的账房中,庞雨接过刘若谷递过来的账本,粗粗的翻看了一下,刘若谷还在用出入账记法,庞雨看起来有点头痛,想教他们一些新的记账法,但一直腾不出

    时间。每次面对这种流水账一样的账本,庞雨就只想看最后的留存。腊月的时候百顺堂利润达到七百两,正月利润五百两,一年中这两月应当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因所有人都在过节,进城购买年货的人也多,总会有部分赌徒要顺路赌上几

    把,尤其百顺堂在桐城已经很有名气,甚至有附近几个县的赌徒专程去百顺堂参赌,现在一些安庆的赌场也开始学轮盘赌和马将牌。二月账本是亏损一百三十七两,流寇围城之后就基本没开张,流寇退去后百业萧条,各种消费直线下降,百顺堂也同样如此,每天门庭冷落,只有几个老赌棍来打一会牌

    九,因为少了气氛,一般也待不了多久。

    但成本还在那里,百顺堂的房产是庞雨买下的,那一段是桐城南城最好的地段,买房加改造总共用了两千多两银子,房租是不用单独给了,经营成本主要是人力费用。刘若谷小心的道,“东家你看要不要把百顺堂关一些日子,在下看这情形,三月四月也好不了,关一些日子后视情再开张,如此可将帮佣遣散回家,这些日子东家便可不用

    付他们月银。”“发牌、账房、班头都留着,月银照数发放。”庞雨把账本放回桌上,“没有技能的帮佣、门子、煮夫、扫夫都遣散的,这些人好招,到要用的时候在八字墙和城门贴个告示

    ,便是大把人来。”

    “但留下的人,都是月银最高的。百顺堂都没生意,桐城其他赌场就更没生意,班头便是遣散他们,这些人在桐城找不到差事,还是只得等咱们。”

    庞雨摇头道,“安庆府城可是想来挖人的,府城这次没有遭兵灾,离着桐城也不远。这些人总要吃饭,一旦去了府城,等咱们要重新开张的时候,可就不好招了。”

    刘若谷没有再坚持,百顺堂中的发牌都是他招募的,以前就在吴家家奴的赌场中做事,都是些熟手,所以百顺堂才能顺利开业。

    “那东家看,要不要把典铺抵押的田土房屋卖一些,如此能补贴些赌场亏损,每月盈利中有多半都是折算的房产,临时用钱总不能拿房子去发。”庞雨笑笑道,“赌场前几月赚的,总能抵得几个月。流寇过后,以前那些摇摆的士绅全都要往南京去,家家都在卖田卖房,昨日一亩上田价格都到七两了,此时你去卖田卖

    屋,就算有人买了,也是个亏本生意。此时不是卖田的时候,也不是买田的时候。”

    “那东家意思是…”庞雨敲着桌子思索片刻道,“我现在有银子,但不能买成田土,田土的流动性太差,用处是有的,只是眼下价格也还没到最低,战争威胁下的所有资产都是高风险的,价格

    会长期低位,咱们慢慢等,等我银子够了,又需要田土的时候再说。上次说过,枞阳水码头附近的房产可以押,这两月在百顺堂抵押的有多少?”“有三处临近码头的,三处互不相邻,离码头也稍远一些。昨日粮店从枞阳进货回来,说枞阳的人陆续回乡,各家大户士绅也开始在售卖房屋田亩,但远没有县城这么多。

    ”

    庞雨嗯了一声道,“暂时也不押,等枞阳房价跌下去再说。”

    “小人明白了,还有一事,今日粮店从枞阳拉了一批粮回来,城中粮价如今每石是二两三钱,咱们要不要再涨一涨?”“不用涨,就照市价卖,如今粮食有差价,怀宁和枞阳都有人在往桐城发货,何仙崖从枞阳发回消息,枞阳各仓都把粮借给粮商了,一石一两七钱,那些粮商也敢买,府城

    那边估摸着也会很快往桐城贩粮,这价格很快会回落的,照市价尽快出手。”

    庞雨说完想想后问道,“你在枞阳买的粮,是否也是各仓私下挪用的?”

    刘若谷躬身应道,“小人这次是从下枞阳仓买的,以往吴家的粮店从那里买过,漕仓署的人我认识几个。”

    “下枞阳仓可是漕仓署的仓廒。”庞雨惊讶的道,“漕粮也敢挪用?”刘若谷把声音放低一些,“没有什么不能挪用的,漕仓署的下枞阳仓是次水仓,沿江的县都有一个次水仓,每年桐城漕粮收足之后,便先存在这次水仓,要等开槽节之前才

    送往安庆万亿仓,中间这个时段,仓子会在价高的时候把粮食贷出去,他们收取利息,等到粮价回落了,他们再把粮食收回。”

    庞雨笑道,“他们倒是不耽搁,只要最后能交齐了,朝廷也没损失,仓子竟然还会高抛低吸。”“其实也无甚学问,每年粮食熟了都是那个时节,傻子也知道粮价如何变化,不光是粮食,户房的银子在起运之前,司吏也敢拿出去放贷收息,等到快起运之时再收回,中

    间的利息便是户房的私财,户房的司吏典吏每年从仓廒所得,远不止那点常例银子。”“都是聪明人。”庞雨回想了一下,唐为民可从未跟他说过此事,上次去巡查下枞阳仓的时候,唐为民也不让庞雨插手,看起来这漕粮和仓廒里面的学问,远不止一个袁仓

    子那么简单。

    “刘掌柜你准备一下,明日与我一起出去一趟。”

    刘若谷应道,“东家安排便是,正好百顺堂没生意,小人也想出去走动走动,只是不知去安庆做什么,是否需要小人特别准备什么?”庞雨摆手道,“不用了,我要去府衙落定那战功的事,府衙往兵备道、巡抚衙门的申详还未发出,此事不能轻忽视之,正好也要送阮先生回府城,另外嘛,你往来安庆多,

    带我去看看安庆的码头、仓廒,另外也看看安庆府城之内适合地方,咱们在安庆也要开些生意。”

    ……两日后的安庆府城南,庞雨一行刚走出南门,城南门外的街市稍有些冷清,但比起桐城来,仍是热闹非凡。安庆六县此次有四县遭遇匪灾,除了南京之外,安庆也是士绅

    流向的一个方向,毕竟这里离家乡近,也相对安全。庞雨昨日一早从桐城出发,与阮大铖一同前往安庆,随行的还有刘若谷、庞丁、徐愣子等人,还有一小队壮班送到练潭才返回。流寇过后路上不是很太平,阮大铖有庞雨

    同行才放心,这次把戏班子和家仆都尽数带了,桐城住宅内很多贵重物品也一并带走,看样子确实不准备再回桐城了。

    他的东西装满了五个大车,造成速度缓慢。他们在路上的铺递住了一晚,紧赶慢赶的,总算两天走完了这一百四十里路。

    到达府城的时候,阮大铖邀请庞雨在自己府上住,但庞雨婉拒了,他此次过来到府衙办事,不知晚上是否有应酬,住在别人家中不甚方便。

    阮大铖便先行带家仆回府,说晚间在南门外宴请庞雨一行,庞雨在府衙附近客栈稍事歇息,跟着便出南门赴约。庞雨出了南门后,回头往城门看去,城墙好像还没桐城的高,门洞上刻着“盛唐”两个字。安庆城墙共五门,东门名枞阳、东南名康济门,西门名正观,北门名集贤,南门

    即盛唐门。

    安庆府城就是怀宁县城,此地北负大龙,东阻湖西限河,南瞰大江,是长江重镇。府城建有城墙,城周九里十三步,城高二丈六尺,城壕深一丈,并引长江水入壕。安庆城墙天启二年才修葺过,但此时又过去十多年,庞雨方才从北门入城时候,见到有民夫正在施工,似乎要把北墙增高,集贤门右侧城墙还有两处凸起,似乎要建敌台

    之类。

    此次流寇入侵之后,桐城的士绅也向杨尔铭上了条陈,列举了一些他们想出来的御寇之法,其中就有增修敌台。

    但此时在盛唐门外却没有见到检修的迹象,大概皮应举认为北墙威胁最大,而南边是安全的。庞雨来了安庆两次,都是来去匆匆,只对府衙附近熟悉,此次过来虽然也有事情要办,但时间安排比较充裕,正好可以用于考察。有阮大铖这个老怀宁接待,庞雨也能打

    听到更多消息,毕竟阮大铖的交际圈子,不是普通百姓能比的。

    在盛唐门外等了很久,到日暮时分阮大铖的轿子才过来,后面带了几个家仆,似乎还有另外一个管家,庞雨不知道阮大铖到底有多少房产,需要这么多管家。

    阮大铖下轿来跟庞雨步行,走了一段到了一处木楼下。阮大铖停下来对庞雨一伸手道,“今晚便在此楼顶层招待庞小友。”

    庞雨仰头看去,这座木楼颇为雅致,大门上挂着一个“中江楼”的牌匾,每层斗角之下挂满风铃,在江风之中发出悦耳的铃声。

    随着阮大铖入楼上行,每层皆装饰华美,合适处皆满挂山水画卷,角落窗台配种花草,其精致程度,即便是庞雨吃过的最高档食铺,也无法与之可比。

    到得最高层时,阮大铖将家仆都留在下层,庞雨也只得让几个随从留下。顶楼只摆放了一张方桌,阮大铖熟练的打开四周窗户,安庆四野尽收眼底,西北方山影蒙蒙,南方天水一色。只是此时天色渐暗,视线有些模糊,庞雨觉得若是白天过来

    ,可能景色更佳。

    阮大铖伸手请庞雨坐下道,“今日只有老夫与庞小友,由老夫一尽地主之谊。”

    庞雨道谢坐下后问道,“阮先生高义,但若是城门关闭,一会如何回城去?”

    “无妨,老夫在怀宁叫开个城门还是不难的,即便是不开门,老夫在这中江楼不远还有一处临江别业,总是有栖身之处的。”

    他说到栖身之处时,神色稍稍落寞了片刻,随即又恢复常态。

    此时有家仆陆续上楼来,摆上一道道菜肴,不一会功夫已经摆满了桌面。阮大铖连伺候的仆人也没留,自己倒了酒后举着酒杯对庞雨道,“今日回来仓促,家中的厨子也已去了金陵,老夫只得叫家仆去安庆头面食铺点了各家拿手菜,还是略显粗

    鄙,庞小友不要嫌弃。”

    庞雨举杯连道不敢,其实阮大铖的这种生活,是他以前很羡慕的,阮大铖既有钱又有才华,生活中不乏情趣,唯一让他忧虑的,恐怕就是那挥之不去的官瘾了。

    阮大铖推过一道菜,“这是德班坊的鳊鱼,安庆做鳊鱼的甚多,但能到如此鲜美的,便只有这一家了。”

    庞雨忙下箸品尝,阮大铖不断给庞雨介绍安庆方物,两人你来我往的敬酒,待天色黑尽之时,阮大铖已经喝了七八杯。他再干一杯之后,脸色有些发红,这次他也不倒酒了,摸着空酒杯呆了片刻后道,“这怀宁吧,其实不是老夫原籍。老夫幼时是在枞阳的,大些后才跟着家父来的怀宁,两

    边来回住着,有时老夫自己也弄不清,到底算是怀宁还是桐城。”

    庞雨见阮大铖神色有些低落,便低声劝道,“那还不都是安庆,两处山水相连,所谓怀宁桐城,不过是人划分出来虚无的名称,并不要紧。”阮大铖抬头看着庞雨,突然笑道,“庞小友常有非同常人之见解,确实也无甚不同,左右都要离乡了,桐城也好怀宁也好,都远隔千里了,虽总是说能回来看看的,但实际

    上不易了。”

    庞雨也能理解,阮大铖的家人都已经去了南京,如果不是他排那个女驸马,应该也到了南京了。此时即将离乡远行,有些不舍是人之常情。

    阮大铖四处打量一番后道,“此楼名中江楼,乃是老夫的从祖筹资修建,当初在此组海门诗社,乃怀宁文坛一大盛景,往事已矣,从祖都仙逝多年了。”庞雨恍然,难怪阮大铖对这里如此熟悉,而且这里显然不是对外营业的场所,只有房主亲近的人才能在这里办私人接待。阮大铖特意带庞雨来这里接风,其实更像他与怀

    宁往事的告别。

    “贵祖当是文采风流的人,原来阮先生是家学渊源。”阮大铖哈哈大笑,一拍桌道,“庞小友一说便中,老夫的从祖讳自华,当年确实被人称为风流太守,科举时也是真才实学。神宗戊戌年,京师会试一大佳话,一门叔侄同中

    进士,其中的‘叔’便是从祖阮自华。”

    阮大铖说罢站起身来,径自来到朝东的窗边,对着庞雨招手道,“庞小友来此处,看一下老夫那从祖办过的另一件风流事。”庞雨好奇的来到窗边,只见东边不远处的江边,矗立着一座灯火灿烂的宝塔,在漆黑的夜色中如宝石般璀璨夺目。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铁血残明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挨揍就变强 绯闻天后是学霸 最强恐怖影帝 神奇废物在哪里 超级航海图 铁血残明 无敌在线中 我的灵气侧漏了 全世界在追杀我 血祭地球 地球人不可能这么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