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铁血残明 第一百四十四章 江徒

第一百四十四章 江徒

    “客官是往安庆、芜湖、南京的,还是往九江、湖广去的,咱家这边的船都有。”

    “客官跟在下来,这边船马上满便走了,你听在下一言,最近不太平,往大江下游去的人多,再耽搁片刻功夫,或许今日的船就满了,又要等到明日,平白误了一日行程。”

    “公子还是给个明白话,往江南若不是我们牙人带去的,那客船也不敢让你上船。”

    “公子听小人的,小人给公子带的船,无论湖广、南京,都是跑了几十年了,路上绝无江徒刁难…”望江县雷港码头,一群客船牙行围着庞雨几人,何仙崖在前面开路,郭奉友则不停的推搡,不让那些牙行太过靠近。

    从宿松出来之后,庞雨原本是想在城外就上船,经雷水过望江县,到大江再转乘。

    但宿松惨遭屠城,此时的人都忌讳冤魂,来宿松的船很少,往往都是从望江贩来一些丧葬之物,卸货之后便匆匆离开,从不敢在宿松过夜,一般午后就没有什么船了。

    从宿松往南,出城数里就到了雷池,雷池烟波浩渺,其中浮动着许多渔船,当日陈仕辅若是通知宿松百姓,入了雷池就脱离了危险,这些渔舟就能救活上千人。

    一路没找到客船,庞雨几人只得又乘坐自己的马车赶往望江,往东绕过泊湖,泊湖和雷池半环抱着宿松,因为距离大江越来越近,沿途水系纵横塘湖密集,并不适合军队行动,所以才保护了望江县免于流寇入侵。

    郭奉友抓幕友时走过这条路,带着几人第二天赶到了望江县,往江南的客船大多停泊在雷港渡口,午后赶到雷港渡口,便遇到了成群的牙行。

    雷港渡口不在大江岸边,而是在支流雷水岸旁,因处于雷池、泊湖的通江口,附近的粮食、竹器、木材、药材都通过此地进入长江,是安庆境内一处重要港口。

    好不容易到了江边,庞雨一眼望过去,渡口下停满各类船只,大多是两桅的漕船样式,全长九丈许,首阔约一丈出头,船身上设大蓬和头蓬各一座。

    庞雨在安庆盛唐码头所见的船只,也以此种类型较多,庞雨不清楚具体的制作规格,但当日在安庆听闻的是,这种平底浅船运送漕粮,满载可达两千石。

    客船很多,岸上也有很多客栈,庞雨没有急着上船,那些客船的牙人围着四人拉客,庞雨想看看渡口周围的情况,一时也不能脱身。

    何仙崖一边叫骂一边推搡,那些牙人却不轻易退去,徐愣子走在最后,那些牙行见他又高又壮,不敢去拉扯他,但同样拥挤在他周围。

    这些牙人长期在码头活动,眼色是第一流的,他们一眼就看出庞雨是主家,都是围着庞雨劝说。

    一大群牙行围着,互相争夺激烈,还有人伸手拉扯庞雨,丝毫不惧怕四人都带有腰刀。

    庞雨不愿和这些地头蛇纠缠,对他们大声道,“少爷我去东流的,今日晚了,明日才过江,烦请各位明日过来。”

    那些牙行一听是去东流的,脸色立刻一变,纷纷调头离开,中间还骂上几句。

    何仙崖擦擦额头的汗水惊讶的问道,“那东流是何处地方?

    怎地他们一听便走了。”

    “从雷港过江便是东流,船费就几文钱,他们不想费那个劲。”

    “二哥你是怎地知道东流那地方的?

    我从来未听过。”

    “做功课。”

    庞雨从怀中摸出一本书递给何仙崖,何仙崖一看,原来是那本《天下水路路程》,这本书快班也有,不过何仙崖只看了附近几个县的,此时大多数人都不出远门,农村很多人连县城都没去过,衙役办事也最多去安庆,大江以南知之甚少。

    “路上你也可看看,男儿要胸怀天下。”

    庞雨指指前方不远处的一处官署,“你们可知那里是何处地方?”

    何仙崖和郭奉友同时摇摇头。

    “是雷港守备的官署。”

    郭奉友诧异的道,“这书上连这官署也记了?”

    庞雨得意的道,“那倒不是,是我在安庆打听的,此处设守备一人,有两三百水兵,周围没有其他官署,应当便是这里了。

    此处还有一个巡检司,还没发现在何处。”

    话音未落,便见几个穿胖袄的士兵一路往这边走来,周围的牙行和挑夫都纷纷让开。

    他们从四人身边经过时,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到庞雨等人带了刀剑,但行商带刀的人不少,他们估计见得多了,几个士兵虽脸色不善,也没有过来询问。

    庞雨等他们经过之后道,“九江到雷港约两百里,雷港到安庆一百余里,安庆往下近百里就是枞阳县,雷港和枞阳都在安庆管辖之内,从九江到枞阳,有这四个点,便可控制这几百里江面。”

    何仙崖赶紧记在脑中,最近庞雨似乎对大江有极大的兴趣,沿江的所有事情都在打听,他觉得自己也该多花点精力。

    何仙崖对庞雨奉承道,“二哥如此勤奋,难怪什么都知道。”

    “掌握讯息永远是对的,遇事方能胸有成竹。”

    庞雨有些自得的说完,突然听后面徐愣子一声惊叫。

    “我的钱囊不见了!”

    ……徐愣子耷拉着脑袋,四个人一起出来,同样被牙行挤在中间,但其他三人的钱囊都没掉,就他一人的不见了。

    徐愣子在这趟出门之前,从来没出过桐城的范围,知道要去南京还有些兴奋,结果还未登船便遭遇迎头闷棍。

    何仙崖和郭奉友都是快班帮闲出身,对这些套路很熟悉,小偷必定是混在牙行之中,利用拥挤偷了徐愣子的钱囊。

    所以他们方才都是用手捂住自己钱囊的,庞雨也同样如此。

    不过即便知道了,也没法再找到小偷,好在庞雨知道徐愣子不稳妥,出差费并没放在徐愣子身上。

    只得安慰徐愣子一番,几人在雷港附近考察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港口,此时日头偏西,牙行也变少了,果然有些客船是不走的,已经交钱上船的人还要在船上多呆一夜。

    庞雨不愿在雷港耽搁,见到有一艘船要准备离岸,应当是夜行船,便到船边直接问价,那船家却不敢接,很快就有牙行过来。

    这艘船是去扬州的,要路经南京,雷港距离南京约七百里,牙行要价每人船费是一百七十文。

    几人自然没带那么多铜钱,何仙崖跟那牙行讨价还价,最后一百三十文成交,又进行了一番钱银折算,用了不少时间,已经上船的客人都在上面催促。

    等到何仙崖付了银子,船家又给牙行拿了中见费,庞雨四人总算上了船。

    他们坐的这种客船,是普通船商所用的平底浅船,船商首先考虑的不是朝廷定的船只规制,而是投资收益率,此时船只速度缓慢,从下游返回尤其如此,他们需要更大的载重量,单趟载重足够多,才能保证他们的收入。

    所以船商一般是买的军造船,按普通漕船加长了两丈,宽度加了两尺,运粮可达三千石,底仓一般装载货物,旅客都在上层舱乘坐,客舱就在首层甲板,占据了甲板的后半截,上面搭建有木质的顶棚用于遮风挡雨,此时里面已经有二三十人。

    里面没有凳子,所有人都是盘腿而坐,因为这一趟行船时间不短,用自己的包袱衣物之类的东西垫在下面,好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休息。

    旅客中有行商、仆人、道士、力役等各类人,有些同路的人互相高声交谈,道士在给人家算命,乘船的间隙也在做生意,舱室拥挤又嘈杂,还有人脱了鞋子,仓中弥漫着各种味道。

    庞雨也曾见过这种场景,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难以忍受,只得坐到仓门处,这里风大不好睡觉,但空气比较清新。

    外甲板上两侧各有三四个赤膊的船夫,后面野鸡棚上掌舵的舵手大声指挥,船夫整齐的划着桨,船只在慢慢离岸,一个人坐在前桅杆的蓬巅上,两个硬帆都没有升起。

    乘着天色还未黑,客船顺着雷水进入长江,此时风向顺风,客船顺流而下,庞雨就坐在仓门处,江面波光粼粼,两岸蒹葭苍苍,江风吹散了异味,庞雨顿觉神清气爽。

    甲板上的几个船工开始整理船帆,这种硬帆是用篾片成片织就的,再夹了竹条,整个船帆由十多块长条块组成,不用的时候可以折叠着堆积在甲板上,这样可以不用占据太大的甲板空间,但重量会比软帆大。

    蓬巅上的船工提起蓬索,仰头大喊一声,“升头蓬罗!”

    下面的船夫齐声喊道,“哟…呵!”

    船帆缓缓升起,那船工每提一把,上下船夫都同时喊一声“哟呵!”

    庞雨笑嘻嘻的看着,口中低声道,“江徒。”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铁血残明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挨揍就变强 绯闻天后是学霸 最强恐怖影帝 神奇废物在哪里 超级航海图 铁血残明 无敌在线中 我的灵气侧漏了 全世界在追杀我 血祭地球 地球人不可能这么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