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铁血残明 第一百五十三章 访谈

第一百五十三章 访谈

    庞雨跟在一个标兵身后,埋着头进入了二堂,堂下两侧摆放着各色旗牌,加上几名威武的标兵,自有一股肃杀之气。

    按照下见上的规矩,庞雨不敢抬头看上座,余光见到一个身穿红色官服的人影,到得堂下之后跪拜下去。

    “小人桐城庞雨拜见都堂。”

    张国维并未立刻说话,堂中静悄悄的,不知如何,庞雨竟微微有些紧张。

    他跪在地上,只能看到地面的石板,衙门中的青石板年生久了,磨得有些光滑。

    下方青石板的缝隙中,冒出一只黑色的小蚂蚁,正好在庞雨的眼前,它舞动着头上的触须,小心翼翼的探索一番后,缓缓从缝隙中爬了出来。

    庞雨仔细的盯着那小蚂蚁,堂中一切都是安静的,安静得似乎能听到蚂蚁的脚步声。

    蚂蚁走了小半块青砖,堂上终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听闻桐城人杰地灵,冠盖相望于途,乡中颇多正直多才之士,庞班头是桐城人,可说得出哪些?”

    张国维的声音沉稳却不和蔼,庞雨没想到是如此开始谈话。

    脑袋之中急转,桐城的人才很多,但张国维给出的题干之中,是正直多才,结合他的政治立场,一定是东林党。

    这第一个问题,是要庞雨站队了。

    “回都爷话,小人自小便知道,论正直多才,桐城首推左公和何老先生。”

    堂上的声音问道,“既然你知道左公,不知对左光斗如何看?”

    又是一个问题,庞雨准备多日的说辞一点派不上用场,他原以为是一场演讲,万没料到成了访谈节目,而且还是跪着接受访谈,青石板坚硬又冰冷,膝盖已经有些生痛。

    小蚂蚁正准备跨过石板另一边的接缝,几次试探之下似乎不顺利,又调头回来了。

    庞雨稳住心情,思索一下平日听闻的左光斗事迹回道,“左公清正严明廉洁奉公,面对阉党坚贞不屈,其气节可感天地,当为我等后继者楷模。”

    这个答案很普通,上面没有什么回应,庞雨又接道,“小人尤其佩服的,是左公倡导武学,主张不拘一格为国揽才,十余年之后,时值此天下多事之秋,可见其先见之明。”

    庞雨后面回答的一句话,借左光斗捧张国维,如果张国维不拘一格提拔有武学材质的庞雨,便是如左光斗一般的楷模。

    张国维仍没有什么表示,根本不接庞雨的话题,显示出在这个谈话模式中完全占据主动,他沉稳的声音继续问道,“你对桐城的世家倒是清楚,听闻阮家也是诗书传家,其中的阮大铖还与左光斗同朝为官,不知庞班头对阮大铖此人又作何看?”

    庞雨一阵头痛,看起来只要是桐城出来的人,这个阮大铖怎么都绕不过去,自己与他走得很近,似乎张国维也得到了一些风声,如果一个回答不好,就会被划入阉党之列。

    但若是完全否认,张国维相信的可能性很小,一旦张国维掌握的信息比较多的话,还会落一个首鼠两端的评语。

    张国维随意的三个问题,看起来什么都没说,但他要说的都在问题之中,庞雨对这种谈话模式颇为头痛,因为两者地位差距太大,张国维只管问,自身立于不败之地,又掌握着对谈话效果的评价,庞雨却是一个应对不好便要掉入坑里。

    庞雨并不知道张国维了解多少,但此刻容不得推脱,斟酌片刻之后道,“小人受堂尊任命为两班班头,职责安靖地方保境安民,各世家只要奉公守法,都一视同仁。

    地方事务多有仰仗各个世家,衙门行政为难处,与各家都要打交道,如此才能把堂尊交代的事情办妥。

    小人说句实话,即便阮家如今无人在朝,也不是小人一个班头能得罪的,该打交道的时候,也是要客客气气的,民乱和寇难之时与阮先生有往来,他对地方急务颇为热心,但其他的所知有限。”

    说完这句话后,庞雨埋头等着反馈,他没有评价阮大铖,主要说的与阮大铖的关系,只是因地方行政所需,必须要客气以待,所以与阮大铖有些往来,但都属于工作所需。

    如果张国维继续追问,庞雨便可根据题干判断张国维掌握的情况,应对更加灵活一些。

    根据庞雨事先了解的张国维,并非是一个穷理而不博学的人,此人擅于研究水利,需要不断了解和解决现实问题,又能在官场当到天下巡抚中最重要的应天巡抚,应该是对朝堂和地方都足够了解的。

    所以庞雨赌他理解地方衙门的难处,以此将阮大铖的事情应付过去。

    牌打出去了,庞雨心情又开始紧张,眼前那只小蚂蚁在石板的缝隙间彷徨着,大概失去了方向。

    危机并未过去,如果张国维不满意回答,便不会有下一个问题,而会直接赶走他。

    好在张国维的声音又响起了。

    “阮大铖对地方事务确是热心,桐城民变之时,池州潘可大所部缺乏开拔银,阮大铖曾向安池兵备道王大人捐助一千三百两白银,庞班头对此作何看?”

    又一个大坑,此事涉及三个人,潘可大、王公弼、阮大铖,最主要的是王公弼,王公弼是安池兵备道,是皮应举的直属上级,也可以算是庞雨的上级,如何评价王公弼,才是张国维要听的。

    好在方才庞雨没对阮大铖破口大骂,否则一旦把阮大铖说得极为不堪,现在问到这个问题,王公弼收了阮大铖银子,就更不好答了。

    “这事小人有所耳闻,听闻王大人当即将收到的捐助转交潘可大所部,让池州兵马得以开拔过江,王大人面对巨资而不动心,可见其高风亮节,小人万分佩服。”

    张国维轻轻咳嗽了一声,庞雨这个回答十分滑头,说的是听闻的东西,又都是好话。

    但以他的层次确实接触不到王公弼,张国维总也不好说王公弼截留了多少。

    “那庞班头对潘可大如何看?”

    这才是张国维认为最不好答的问题,因为庞雨是要替代潘可大,总是因潘可大有各种缺点或问题,如果庞雨一路攻击,张国维便要问他如何解决。

    庞雨却暗自松一口气,总算阮大铖的话题告一段落,而对潘可大的问题,则是他准备得最多的。

    好在阮大铖到南京时间尚短,估计他自吹自擂的战功还未传到苏州,如果复社士子真的来巡抚衙门查证战功的话,张国维便会得知,他一旦询问这个问题,庞雨便更不好回答了。

    庞雨微微抬头,“回大人话,安庆守备潘可大,于民变与寇难之际,两次领兵作战,至少是一敢战之将。”

    上面轻轻嗯了一声,大概没想到庞雨还要说他好话,而这一点看来张国维是认可的。

    庞雨却话锋一转,“但朝廷养兵不只是要敢战,更是要战而胜之,以实际用处而言,潘可大有负朝廷重托。

    民变之时其行动缓慢,致乱民得以从容转移云际寺,寇难之际其又一战落败,既不能退敌,也不能阻敌,有失朝廷养兵之用意。

    此外,兵者所用民脂民膏,无一不来自百姓,为将当有知恩回报之心,但潘可大吃空饷喝兵血,过江之时扰乱怀宁,驻兵之处百姓竞相躲避,天下人言寇来苦寇兵来苦兵,百姓不能成为官兵的助力,便因此等劣行所致。”

    果然张国维追问道,“庞班头两战两立大功,对兵事当有自己见解,对此等弊端可有解决之道。”

    庞雨的膝盖痛得刺骨,却不能丝毫表现出来,他一直把手撑地上,此时小蚂蚁已经爬到他手边,正用触角试探他的右手食指。

    “为将者当先有将德,以左公为楷模,克己奉公清正廉明,首要保证自身不喝兵血不吃空饷,兵卒有足饷,军律才有用处,兵有律方能成军,官兵才可称官兵。

    其二为将者当身先士卒,以自身为兵卒楷模,兵卒才有战心。

    其三为将者当知兵,知练兵知兵形,明地利明天时,更重要的还要理解上官运筹,便如潘可大的守备之位,为何设于安庆,又该当何用,都是为守备者该反复思量的。”

    “那你说说看,这安庆守备该当何用。”

    “小人认为安庆之重,非重在安庆府城,而重在安庆全境,此地背山面河控扼数省腹地水陆要道,以守大江论,重在怀宁。

    以守凤阳庐州论,重在桐城,以守江南十府而论,重在上游之利,不但可阻挡流寇东进,还能当流寇自河南入寇之时顺流救援沿江各要害,流寇能日行百里,水师却能日行三百里,安庆守备当水陆兼备…”张国维的声音打断道,“你起来说话。”

    庞雨微微一愣,此时那只小蚂蚁已经爬到了食指上,他对着堂上一磕头,乘势把手抬起往前撑过了那道缝隙,小蚂蚁受了惊吓,逃下了手指,也就此越过了那道石板缝,它在地上转了两圈,找准了方向,往着前方飞快的去了。

    庞雨待那小蚂蚁下了手指,忍着膝盖的剧痛站起,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端倪,等到站直了身体,庞雨微微抬眼,第一次看到了张国维的面孔,还有那明亮的眼神。

    张国维细细看了庞雨几眼,终于露出一点微笑,“方才你说了守大江、守凤阳、守江南十府,都是守的。

    本官想听听,以灭流寇论,又该当如何。”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铁血残明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挨揍就变强 绯闻天后是学霸 最强恐怖影帝 神奇废物在哪里 超级航海图 铁血残明 无敌在线中 我的灵气侧漏了 全世界在追杀我 血祭地球 地球人不可能这么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