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不周山往事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三章

    楼兰在观察管少府。

    他说完这句话后,就在仔细地观察管少府的反应。

    管少府的言语中透露出了他想要的消息,他现在就要设法验证这个消息的真伪。

    管少府皱眉道:“不止一张脸?他此次出来,易了容?”

    楼兰点头道:“是的,我几次见他,都不是同一张脸。”

    管少府叹道:“没想到他竟如此小心。”

    他从楼兰的桌上拿出纸笔,道:“楼兰兄受累,将他这几张脸都画出来吧。”

    楼兰接过笔,偷瞄了一眼管少府。

    管少府是个爱笑的人,但此刻他却满面愁容,似乎是有什么问题一直得不到解答。

    楼兰知道这愁苦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北墟一直以来求而不得的就是这纪庚辰的样貌。

    楼兰清楚纪庚辰长什么样,纪庚辰也从未易容过。

    他提起了笔。

    这一次轮到管少府等待了。

    楼兰每一笔都画得无比仔细,他仿佛画得不是一张人像而是在画天上的仙女。

    无论他画得有多慢,管少府都不会催促。

    因为这些画像中,很可能就有管少府熟悉的那张脸。

    汤安的脸。

    管少府的心情已紧张到极点,因为他无法确定自己此刻是否想见到汤安的脸出现在楼兰笔下。

    他知道,汤安的命运已被掌握在了这杆神奇的笔中。

    一张。

    两张。

    三张。

    当第六张脸画完时,楼兰终于停下了笔。

    他长舒一口气,道:“我见过的就是这些。”

    楼兰低头去看自己的画,他很开心。这六幅画中,没有任何一张是纪庚辰的脸。

    北墟派人找他要画已不止一次,他每次都找到合适的理由搪塞过去了。

    这次管少府来,他才肯认认真真地画上一遭。

    因为管少府带回去的画,北墟阁主才会更加重视。

    管少府拿起这些画像,他一张张看去,胸中激动的情绪已无法言喻。

    没有汤安!

    他小心地将这些画像收好,道:“楼兰兄打算如何将纪庚辰引入北墟?”

    楼兰道:“纪庚辰已知道了时节在北墟,我打算叫他去北墟刺杀时节。”

    管少府笑道:“纪庚辰是如何得知时节在北墟的?”

    楼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他伏在地上道:“是我引他去查的。”

    他人虽跪在地上,但却并未显得惊慌。

    管少府看着他,沉声道:“你引纪庚辰去调查时节,真是的为了北墟好?”

    楼兰低着头,道:“不,我叫纪庚辰去寻时节是为了知道阁主是否会按照约定行事。”

    楼兰知道,对付管少府最好的办法就是说实话。

    他又道:“现在的地位是我拼尽全力挣来的,我希望阁主能够遵守诺言。”

    管少府笑道:“既然你已知道了时节在北墟,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

    楼兰惊讶地抬起头,问道:“不瞒着我?”

    管少府点头道:“是的,你一定在想阁主叫时节入北墟,是为了像当初吸收你一样的,去吸收时节。”

    楼兰道:“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管少府道:“北墟既然已经支持了一个衍生堂的人,怎么可能同时再支持第二个?那样岂不等同于玩火自焚?”

    楼兰纳闷道:“那阁主为何将时节带去北墟?”

    管少府道:“北墟的实力直接影响到你的地位,你难道不希望北墟变得更强?”

    楼兰道:“我当然希望,所以我才想将纪庚辰引入北墟,好让管师兄除掉他。”

    管少府点头道:“三祖山与妖师要想办法对付,但朝堂我们也要设法渗透。”

    楼兰惊道:“阁主想用时节控制丞相?”

    管少府笑道:“你是没见到相修然对时节有多满意,马六只见了一次,就不愿送时节回去了。”

    楼兰听着管少府的话,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意。

    管少府道:“你不要为此烦恼,衍生堂才是你真正大展宏图的地方,你在相府待一辈子,也成不了相府的主人。”

    楼兰垂首道:“管师兄说的是。”

    管少府道:“你的计划最近先停一停,纪庚辰那边阁主暂时有其他安排。”

    他起身道:“我会将你的想法报于阁主,到时若是用得上,我再来通知你。”

    楼兰也站起身,道:“时节的事是我小气了,希望管师兄能在阁主面前替我美言几句。”

    管少府笑道:“好说,只要你做得够好,阁主定然会奖赏你的。”

    楼兰看着管少府打开密道,大大方方地从书房中走了出去。

    密道关闭,楼兰还在看着那面墙发呆。

    楼兰就这样久久地盯着那堵墙,直到他确定了管少府不会再回来。

    楼兰咬牙道:“管少府!管少府!”

    他坐在椅子上,眼中充满了怒火。

    楼兰知道管少府为何说相修然的事,管少府就是想叫他嫉妒!

    管少府想告诉他如果不听话他将无路可走!相修然已经得到了时节,这个老不死的再也不会设法庇护他!

    “哐当!”

    他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子。

    就在桌子倒下的瞬间,他听到了外面有人轻声惊呼。

    “谁!”

    楼兰打开门,看到一个女人站在门口。

    这是他养的那些女人中的一个。

    楼兰柔声道:“云芸,是不是吓坏你了?”

    云芸低头道:“没有,我,我只是路过,听到里面突然有声音……”

    楼兰道:“是我不小心将桌子碰倒了。”

    他拥着云芸,看着她吓得发白的小脸儿,道:“桌子倒了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对吗?”

    云芸被他拥着,小脸竟然有些红了,她小声道:“当然不可怕。”

    楼兰带着她,走向了旁边的屋子。

    云芸看着屋里,脸颊有些发烫。

    她看到那屋子里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

    楼兰温柔道:“来。”

    云芸迈着软软的步子,跟着楼兰进了屋子。

    楼兰笑着关上了门。

    屋内确实只有一张床,楼兰将云芸抱上床,站在床边笑吟吟地看着她。

    云芸羞红了脸,小声道:“大人,您……”

    她还没说完,楼兰就猛拍了一下床头。

    云芸惊呼一声就从床上落了下去。

    楼兰松开床头的机关,他看着床上黑漆漆的洞口笑了起来。

    云芸在里面发出了尖叫声,她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楼兰从床头的暗格中取出了一根鞭子,狞笑着跳下了洞口。

    那刚刚开启的暗道在楼兰下去后又慢慢合上,它现在看起来只不过是一张没有被褥的床。

    屋子里安静极了,就像从来都没有人来过一样。

    过了很久,这机关才又一次发动。

    楼兰独自从密道中走了出来。

    他浑身是血,手上的鞭子亦是沾满了血肉。

    现在他的内心平静了,他唯有在虐待别人时才能获得真正的平静。

    楼兰又打开了其他暗道,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然后他便走回了书房。

    现在他可以静下心来考虑自己之前的疑问。

    今天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假纪庚辰,究竟是谁派来的?

    .Kkdshu..Kkdshu.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不周山往事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倔强的孩子 你此生路过的情分 幻世铃 星际暖婚:封少宠妻超甜的 农家有娇女 不周山往事 三生仙鬼三世情 异世胡无忧 冠盖簪缨 簪中谋 抔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