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不周山往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无支祁看着几近崩溃的时节,心中充满了疑惑,它不明白时节为什么会忽然变得如此脆弱,它也不明白时节为何会如此在意祖霍的反应。

    在无支祁眼中,时节像是个渴望得到父亲认可的幼童。

    这幼童既希望将自己的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以得到父亲的认可,可他又觉得父亲绝对不会认同自己,所以为了避免受伤,这个孩子只能无助地躲在门后什么都不做。

    他空有一腔理想,却忽然什么都做不了。

    他的理想在遇见祖霍的一刹那,就已变为了绝望。

    绝望之后,就是深深地自我否定。

    无支祁此刻听得见时节内心的所有想法,它却实在不知道自己要怎样劝他。

    一个人如果已经认定自己无用,那又有谁能让他变得有用起来?

    无支祁只有昂起头静静地看着时节。

    它知道时节一定会自我调节,因为时节在心底里仍未放弃拯救衍生堂的想法。

    但等人自我调节也是一件无聊的事,尤其是当时节脑中的想法不断进到无支祁脑中的时候,这件事就变得更加无趣了。

    所以无支祁决定打断时节一下。

    无支祁道:“你要不要看看纪庚辰给你的信里写了什么?”

    时节从思绪中缓过神来,忙道:“对,对,差点把这件事忘了。”

    他从怀中拿出了那个黑色布袋,将里面的信轻轻展开。

    时节看着这封信,忍不住道:“怎么会!”

    无支祁道:“嗯?他写了什么?”

    时节道:“他说……他说隗泗的腿中了妖毒……”

    无支祁心中一惊,勉强道:“是么,他有没有说是什么妖毒?”

    时节道:“这个他倒是没说,他只说隗泗之所以一直没觉察道自己中了妖毒,是因为那妖毒下得分量极轻。”

    无支祁道:“如果分量下得极轻,你用衍生堂的灵药也勉强能解。”

    时节道:“是的,纪庚辰就是让我找到敖克,好替隗泗解毒,这样明日敖克就很可能会帮我。”

    无支祁道:“到时就算敖克不能原谅你,也会有敖启帮你说话的,相较于楼兰,敖启一定更愿意选择你。”

    时节道:“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敖克眼下在哪?”

    正在他们两人都觉得迷茫时,忽然有人敲门。

    时节急忙站起来,问道:“哪位?”

    门外的人应道:“少爷,小姐请您过去一下。”

    时节嘟囔道:“奇怪,花落这么晚叫我做什么?”

    他打开门,道:“花落出什么事了吗?”

    门外的下人道:“没有,小姐就是听闻您回来了,所以想见见您。”

    时节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花落的要求时节从不会拒绝,所以不管手头有什么事,时节都会暂时将其放下。

    但当时节到了花落的屋里时,却发觉自己其实不用放下任何事。

    敖克就在花落的房里,他正在给花落剥水果。

    他剥得很认真,也很仔细,他往日那张狂的气焰已消失得一干二净。

    在时节看来,敖克从未这样温柔过。

    花落看到时节,笑道:“哥,你来啦。”

    敖克闻言抬起头来,他看着时节,既有些恼怒,又有些不好发作。

    时节尴尬道:“花落,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花落道:“我听说敖克的狼妖病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帮人家瞧瞧反而还失踪了呢?”

    时节想起纪庚辰的信,连忙道:“我……我那日看到隗泗的腿伤有异,所以偷跑出去帮它寻药来着。”

    敖克奇怪道:“有异?你知道它中了什么毒?”

    时节道:“我瞧着……它似乎中了妖毒。”

    敖克讥笑道:“你一眼就看出了那是妖毒?”

    时节想了想,他确实不能一眼看出妖毒,毕竟他当时都未注意到隗泗已经中了毒。

    他只得硬着头皮道:“我只是觉得隗泗的腿伤有问题,所以……”

    时节意识到这种事自己无论怎么说都很难解释,因为纪庚辰当日的目标实在太过明显了。

    但时节也意识到目标明显,也可能是一件好事。

    时节连忙道:“我总觉得隗泗的腿伤不大正常,所以想仔细瞧瞧,可我还未来得及和你讲,就被一团黑雾带走了。后来我再见到你时,已经是我的冠礼之日了,无奈之下,我只好让纪庚辰帮我看看隗泗的腿是否有问题……”

    敖克皱眉道:“你让他断隗泗一足,是为了看隗泗的腿是否真的有异样?”

    时节道:“我本想着妖类断腿再续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毒素却如跗骨之蛆一刻也耽误不得,所以才出此下策。”

    敖克道:“可你却帮着三祖山赢了我妖师家!”

    时节道:“及时发现隗泗的病因才是大事,只要隗泗伤好,你不是随时都能踏平道士的山头?”

    敖克闻言笑了起来,他道:“只要能治好隗泗,我就能全力以赴地会会那纪庚辰了。”

    时节诧异道:“怎么?那日比试你没尽力?”

    敖克道:“周围全是人,我如何尽力?而且隗泗当时确实已因腿疾导致全身疼痛难忍,别说全力,就连三成力都不到。”

    时节道:“我就说那日比试怎么如此敷衍,原来是这样。”

    敖克笑道:“不过等你治好了隗泗,我就能捏碎那纪庚辰了。”

    时节连忙道:“人家帮了你,你还要捏碎人家?”

    敖克困惑道:“那道士帮我?”

    时节道:“正是他斩断隗泗一足以后告诉的我隗泗中了妖毒,这救治隗泗的草药也是人家带我去找的。”

    敖克道:“还有这么好心的道士?”

    时节道:“我被黑雾抓走时就是他救的我,他说他觉得妖师蛮有意思的,他还经常抓些妖怪卖给……”

    时节说到这里,猛拍一下嘴,道:“坏了,坏了,他说与妖师家的人来往在三祖山是要受重罚的,我还答应他不合别人说……”

    时节一边装作懊恼的样子,一边偷看敖克的表情。

    只见敖克满不在乎地道:“没关系,我又不会去和三祖山说。”

    敖克又笑道:“那道士觉得我妖师家有意思?”

    时节道:“是咯,那个纪庚辰觉得妖师家驯妖的技艺很是神奇,三祖山也应开设这么一门驭妖之学。”

    敖克眼睛一亮,喜道:“他真的这么说?”

    时节道:“当然。”

    敖克道:“这么有趣的道士,时节你怎么不叫他也来?”

    时节叹道:“我也想叫他来,只可惜……”

    敖克道:“可惜什么?”

    时节道:“可惜他带我去都城采药时,被北墟的人发现了,他们找了些由头,将他投进了监牢。”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不周山往事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倔强的孩子 你此生路过的情分 幻世铃 星际暖婚:封少宠妻超甜的 农家有娇女 不周山往事 三生仙鬼三世情 异世胡无忧 冠盖簪缨 簪中谋 抔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