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猛卒 第四百七十二章 卢杞拜相

第四百七十二章 卢杞拜相

    河北与中原的战局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首先是襄阳战场,梁崇义接受朝廷招安,带着妻妾儿女以及几百大车的金银细软离开襄阳前往京城,其部将张占德眼红其财富,刚出襄州不久便发动兵变,张占德率领叛军杀了梁崇义全家,抢尽其金帛,叛军一哄而散,张占德带着数百叛军逃到伏牛山落草。

    这时,李希烈的数万淮西军在撤退前杀进襄阳城内,大抢三日,将襄阳民间财富和官仓抢掠殆尽,这才丢下满目疮痍的襄阳城向东撤退,襄州官员几乎都被杀光,幸存的襄州司马赵千龄上奏朝廷,哭诉淮西军残暴。

    此时杨炎正好不在长安,这份奏折终于出现在天子李适的御案上,李适震怒,下旨剥夺了刚刚册封李希烈的南平郡王之爵,同时剥夺其汉北招讨使头衔。

    李希烈佯作惶恐,上书向天子请罪,并信誓旦旦保证会追究责任,约束军纪,李希烈同时杀了三十名士兵,献人头到长安,冒充祸乱襄阳的将领。

    李适最终没有再继续严惩淮西军,而是责令其尽快返回淮西,但李希烈却以剿匪为借口,占领了安、沔、唐三州,这次攻打梁崇义的战役,使淮西军得以迅速壮大,兵力从三万增加到六万,战船几百艘,抢掠山南道各州官仓粮食三十万石和大量钱帛税赋,淮西节度府的控制地盘增加了一倍。

    李希烈在其幕僚赵穗的劝说下,拿出少许粮食假惺惺地赈济安、沔、唐三州灾民,并免除这三州两年的税赋,以收买人心。

    这些细节变化朝廷并不知晓,也没有人去评估,梁崇义虽然全家被杀绝,但朝廷无疑才是最大的输家。

    淄青战场上的兄弟互相残杀也渐渐落下帷幕,李经远不是其兄弟的对手,历城县被李纳军队攻破,李经只率领千余残军仓惶东逃,被李纳骑兵一路追赶,最终追上了李经,并将其俘获,李纳以弑父罪将李经公开处斩,重新夺回了淄青节度使大印。

    但这次兄弟相残也使淄青军元气大伤,兵力从八万人锐降为三万,汴宋节度使李勉率三万神策军和两万宋汴军在徐州击败李纳留守的军队,又夺回了兖州、恽州和济州,他继续率领大军向齐州挺进,李纳自知不敌,急派人赶赴长安,向朝廷投降,表示愿意削减军队,永不干政。

    这时,魏州因死人太多而爆发了疫病,李抱真和马遂不得不暂停围攻田悦军队,撤军回原驻地。

    成德节度使李惟岳过于残暴而被其部将王武俊所杀,王武俊向朝廷投诚,朱滔也畏惧疫病而主动撤军回幽州。

    在疫病的威胁之下,杨炎再三劝说,天子李适终于同意讲和,接受李纳投降,贬其为北海郡公,并责令其军队缩减为一万人。

    历时大半年的中原、河北混战终于不了了之,除了梁崇义被灭亡外,削藩几乎都没有成功。

    这时已经是建中二年十月。

    这天晚上,一辆马车停在元府门前,户部侍郎卢杞从马车里出来,元氏家主元玄虎已笑呵呵等候在大门前。

    “欢迎卢相国光临元府,元府不胜荣幸!”

    卢杞脸一红,他虽然早已被封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获得了担任相国的资格,但他并没有入相,右相依旧是杨炎,左相还是李泌,李泌已从巴蜀归来,由杜希全出任剑南节度使,天子对李泌信任依旧,使得卢杞出任左相的希望落空了。

    卢杞摆摆手,“我哪里是什么相国,老家主羞煞我了!”

    元玄虎呵呵一笑,“老夫并非戏言!”

    卢杞心中一动,刚想多问,又觉得这里不便,便笑道:“晚上来拜访,打扰老家主休息了!”

    “哪里的话,卢相请!”

    这几个月,在元家刻意笼络下,卢杞和元家的关系迅速升温,元玄虎又将一个孙女嫁给了卢杞之侄,两家也由此结成了姻党。

    今天卢杞也是接到元玄虎的邀请,来元府品茶。

    当然,品茶只是借口,卢杞知道,元玄虎必然是有重要事情找自己商议。

    两人进大堂坐下,元玄虎命茶童在堂下煎茶,这时大堂上只有他们二人,卢杞忍不住问道:“刚才家主为何说不是戏言?”

    元玄虎微微一笑,“这就是我请你来的缘故。”

    卢杞精神一振,连忙道:“愿闻其详!”

    元玄虎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卢杞,“你看看!”

    卢杞迟疑着接过信件,“这是.......”

    “这是我的一个门生,唐州刺史李元锦写来的信,你看了便知。”

    卢杞接过信件细看,顿时大吃一惊,李希烈竟然在唐州置藩署,朝廷却一无所知,他越来越心惊,李希烈出兵襄阳时,纵兵烧杀奸淫,撤军时占领了安、沔、唐三州,至今未退兵,山南道各州写了无数信件告状,但朝廷却没有任何回应。

    “家主,这些事情我一点都不知晓,估计天子也不知道。”

    元玄虎淡淡道:“你们当然不知道,我派人暗查过了,这些信件都被杨炎扣下。”

    卢杞震惊半晌才道:“他怎么敢这么大胆?”

    “当初就是他力荐李希烈为汉北招讨使,如今捅下这么大的篓子,杨炎当然要极力掩盖。”

    卢杞忽然醒悟,“家主莫非要我用这件事弹劾杨炎?”

    元玄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你不会还想念同僚之情,不忍心吧?”

    卢杞踌躇片刻道:“公是公,私是私,弹劾他倒没什么,就怕他的相位不倒,平添劲敌,另外,就算杨炎倒了,恐怕也轮不到我为相国。”

    “扳倒杨炎也要掌握时机,现在时机已经成熟。”

    元玄虎微微笑道:“我这么告诉你吧!天子对接受议和,接受李纳投降,肠子已经悔青了,他在宫中无数次大骂杨炎误事,宫里有人告诉我,天子认为杨炎是主和派,已有了罢相的心思,这个时候把杨炎的把柄丢出来,你觉得他的相位还保得住吗?只要你掌握天子心思,并迎合他,右相之位非你莫属。”

    卢杞精神大振,“我该怎么做?”

    “首先你要做一个强硬的削藩派,要求天子备战,尤其要求天子削李纳的藩,召李纳入京赋闲,杨炎的绥靖让天子很不满意,你的强硬才是他需要的,我敢肯定,这右相之位一定非你莫属。”

    卢杞大喜,感激万分道:“家主恩义,卢杞难以回报!”

    元玄虎笑着摆摆手,“在说什么呢,我们是一家人,我不帮你帮谁?”

    .........

    次日,卢杞正式向天子上了万言书,极力要求备战削藩,并痛斥杨炎的绥靖求和政策,这一棒打得杨炎昏头转向,两人甚至在朝会上激烈地争吵起来。

    这时,户部郎中刘全劝卢杞不要轻言战事,卢杞勃然大怒,在户部亲自抡棒痛打刘全,这件事震惊朝野,虽然卢杞被天子召去批评,但卢杞也由此得了一个‘卢削藩’的绰号,被公认称为削藩强硬派。

    而就在这时,监察御史王籍上书弹劾杨炎,擅自扣下山南道各州的陈情上书,掩盖淮西军罪行,掩盖李希烈已经占领安、沔、唐三州的事实。

    李适震怒,下旨追查此事,很快便查清事实,杨炎确实擅自扣下山南各州的陈情书上百封,淮西军的残暴行为被暴光,令朝野一片哗然。

    杨炎不得已上书请罪,李适随即罢黜其知政事之职,改任左仆射,随即任命卢杞为中书令右相,主张削藩的强硬派卢杞拜相,这个信号震惊了河北和中原。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猛卒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阴阳符主 职场短跑健将 异世逆之旅 许君不知情深浅 启禀殿下,王爷又不高兴了! 猛卒 手机有个万能商城 重返洛杉矶 不正常的超凡世界 漫威大怪兽 风九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