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血妖姬 第2131章 仙府出的大事

第2131章 仙府出的大事

    “你们不是正好住在她隔壁么,我担心你们这儿是不是也出什么事了,在外面的戒严解除后就立即过来了~!”琴瑟色严肃说道,流墨墨他们却是大为惊异;

    “水丘红这段日子一直没有出来过?!”

    “嗯,丹桂园闭园了,禁制全面开启,之前那人下了戒严,其他人只是觉奇怪也没工夫管这些,但是现在戒严解除,其他闭园的地方接到通知都会解除禁制,到时候应该很快就会有人发现丹桂园的不对劲~!”

    “到时,丹枫园中可能也不会太平。”琴瑟色沉眸说道,流墨墨神色微凝;

    若这样的话,那就真麻烦了··

    “所以,你这次来只是为了这件事吗?”流墨墨问道,琴瑟色摇头;

    “并不是。”

    “之前仙府中出事,不是来了一个人来管么,这段日子我查过他,也从乐部打听过,他虽然是姜阳勋的人,但是性格暴虐霸道~!”

    “这仙府中,除了水丘红和乐部,就是那些妃子,他都毫无顾忌~!”

    “那些妃子,姜阳勋的女人他敢随意杀戮?!”琴瑟色的话让众人都是震惊,即使一直有那镇压战仙们的幽幽琴声响着,也丝毫不影响他们心中的惊意~!

    “如何不敢?只这次明面上,被他杀掉的妃子就足有十一人~!”琴瑟色冷笑,然后沉眸;

    “还有一些,身后似乎有些势力的牵扯,对外报的都是被刺客所杀~!”

    “··他这么做,姜阳勋知道吗?”琴瑟色的话让流墨墨神色惊凝而难看,当日庆祝怀孕的那个的晚宴上,姜阳勋的妃子应该差不多都到了,数量非常多,但是若那些女人突然少了至少一二十人,还是很明显啊~!

    “如何不知?”流墨墨的惊凝让琴瑟色神色愈发深沉,

    “你道那姜阳勋有多喜欢那些女人?”琴瑟色嗤笑,流墨墨沉默,这一点,只从姜阳勋为了子嗣,明明极为不喜那个女人,却依旧能百依百顺的哄着,而偏偏他这么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虚假,但所有人,却都觉得这样很正常,就可以看出来了;

    “他对女人,正应了那句话,女人如衣服。”琴瑟色讥讽说道,流墨墨沉默不语;

    这事儿他们早有预料,因为姜阳勋从不掩饰这一点;

    “他有无数的衣服,若是喜欢,若是看上了,付出代价拿来穿上就是,而一旦不喜欢了,也能随意的丢弃。”琴瑟色幽幽说道,流墨墨却是忽而诧异;

    “话说回来,这些你是从哪里知道?这种虽然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应该没谁会胆子肥了与旁人谈论这个吧?!”

    “这些都是乐部的潭乐师与我说的,他在这仙府中已经数万年了,知道许多秘辛。”琴瑟色说明道,流墨墨也想起了当日晚宴上,姜阳勋用熟稔口气提及到的乐部的老谭;

    “他与你说这些,看来是真看中你啊~!”流墨墨神色奇异的说道,琴瑟色翻了个白眼;

    “你若是仙乐师,突然遇到了一个开窍了,天生掌握琴,什么仙曲都是医学就会,而且还能举一反三,学习进度飞快,乐这方面无论什么都很有学习热情的小孩儿,你不会惜才?不会宠爱?”

    琴瑟色声音奇异的说道,众人闻言都是恍然,也是明白了琴瑟色现在的处境,不过流墨墨在明白琴瑟色的处境后,却是露出了严肃模样;

    “若是我?”流墨墨开口,然后眸色突然充斥了恶意;

    “若我遇到这种无师自通,天生就是妖孽的小孩儿,我当然是要直接把他吃了~!当然,因为他那惊人的天赋,或许在吃之前,我会尝试把他的天赋吞噬同化,若能为我所用,那就相当完美了~!”流墨墨满怀恶意,说的非常现实且真实,让众人都是一惊,然后沉默;

    “惜才?宠爱?那是愚蠢的人族才会有的念头~!我不缺一个比自己有天赋,以后可能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最后把我拍死在沙滩上的后浪~!”

    而看到众人的脸色,还有雪如楼满脸的赞同,流墨墨笑眯眯的勾到雪如楼的脖子,继续悠悠说道;

    “怎么,难道你们和那个潭乐师是一样的想法?”流墨墨似笑非笑的看向众人,而即使是没有什么实际上约束桎梏,并不用顾忌任何的易红仙人,在面对这种剥开外层伪装,血淋淋的现实,他也无法说出,他会真心的爱惜,教导一个未来有无限可能,最后终究会践踏在自己头上的天才~!

    “所以我就说嘛,这也就是那个潭乐师了,其他的正常人,谁会这样?当然,那些天生的好人和圣人不算;不过,只要有私心,就算做了那种选择也终会有变数;”

    “毕竟,人心难测,人性,更加复杂。”流墨墨突然垂眸,幽幽一句,而知道她是人性之魂的雪如楼和琴瑟色闻言都是霍然一惊,

    “不扯那些了,我明白你的意思,”而在琴瑟色和雪如楼都惊疑不定流墨墨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流墨墨却是突然抬眸,脸上神色恢复平淡的开口对琴瑟色说道;

    “你··”

    “我没事儿,只是听你说及,忽然挺佩服那些好人的,嗯,好人多了,我们总是受益的。”流墨墨笑眯眯的说道,琴瑟色依旧有些担忧的看着她,雪如楼却是眉目舒展,他能看得出流墨墨并没有怎么,嗯,起码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至于小问题,那可以后面解决。

    “这话倒也是,”而流墨墨说起那句,琴瑟色也颇为感慨,不过随即她立即摇了摇头;

    “不对,别跑题了~!”

    “嗯,没跑题,你接着说,虽然我知道,你应该是想让我们避开那个仙人。”流墨墨眨巴着眼睛飞快说道,让琴瑟色一噎,然后横眼看她;

    “避开?若他真想对你们怎么样,避得开么~?!”琴瑟色嘲笑道,流墨墨不由皱眉;

    “话是如此,所以,你是有什么办法??”

    “我在乐部虽然得潭乐师护着,但他对乐以外的事情基本不感兴趣,不可能会出手帮忙保护。”琴瑟色正色说道,流墨墨无语看她;

    “就算他出手,我们又不是乐部的,那个仙人若真要对我们做什么,他的护着又能有什么用?”

    “所以啊~!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探探水丘红那边~!”琴瑟色飞快说道,

    “乐部的人他不会动,若他真盯上你们,那这仙府里就只能靠水丘红能庇护住你们了~!”

    “欸——”流墨墨突然想说什么,琴瑟色却是又继续说话打断了她;

    “所以,正好趁现在,仙府里还没几个人察觉到水丘红那边出事,我们去丹桂园一探究竟,若她真出事了,现在去也是雪中送炭,到时候若需她庇护,想来她也不会拒绝~!”

    “我知道,但是,我们也未必怕那个仙人啊~!”流墨墨点点头表示认可琴瑟色的说法,但是认可之后她只立即提出疑问;

    “当时的那种情况你不在是不知道,我们这类外来的存在,对姜阳勋有大用~!他当时需要出去战场,就是担心我们死了,这才会人手一的送我们战仙~!”流墨墨迅速一口气说道,然后缓了口气后又继续道;

    “那个仙人不是姜阳勋派回来的吗,姜阳勋既然看中我们的生死,也了解那个仙人的性格,想必也会交代他,对我们是不可以乱来的~!”

    流墨墨飞快说完,然而看着琴瑟色那并没有什么变化的脸色,不由拧眉;

    “我当然知道这个了,”见流墨墨说完停下,琴瑟色只接口说道;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那个人那种性格,潭乐师提过,曾经有一名姜阳勋很是宠爱,动了真感情的妃子,姜阳勋差点为了她把当时所有的妃子都给遣散了~!但是后来那些妃子知道这个消息后,直接动用了身后家族的力量,动了手脚把姜阳勋诓出了仙府,然后把那个仙人弄进仙府,借刀杀人把那个妃子给处理掉了~!”

    “啊~!那后来呢?!”琴瑟色的话让众人都是惊异,流墨墨只立即追问道;

    “后来?后来姜阳勋回来了,据说雷霆震怒,发落了很多人,但是那个仙人毫发无伤~!”琴瑟色神色相当奇异的说道;

    “我当时还问了潭乐师,那个被借刀杀人陨落了的妃子不是姜阳勋的真爱么~!怎么他竟然就这么放过了凶手~!”

    “什么真爱,怕是假的吧~!”对于这个问题,流墨墨不由的撇嘴,琴瑟色却是沉眸摇头;

    “不,那个妃子确实是姜阳勋的真爱~!”琴瑟色坚定说道,“只是,那个仙人的身份,或者说他对姜阳勋的重要性超过了那个真爱~!”

    “··那他,到底是什么来头?!”这话一出,流墨墨顿时惊凝,直觉棘手;

    比真爱还要重要的存在~!若真是这样,当年姜阳勋连自己的真爱被杀了都没把那个仙人怎么样,那这次,若那个仙人真注意到他们,暴虐的想杀他们,他还真没有什么顾忌~!

    而他们若是真的倒了大霉,被那个混蛋杀了,那姜阳勋事后知道了,报仇什么的是肯定不可能的,指不定他还挺淡定的,毕竟真爱被杀都经历过,他们陨落了怎么可能能和那种情况去比?

    想到这,流墨墨脸色当即就不好了,其他人也是沉凝,陌路离殇更是忍不住的去看易红仙人,几次都想张口,却又担心问出口而易红仙人却没有什么办法,反而会让流墨墨他们怒起,只又闭上了嘴;

    “不知道,潭乐师对于这一点讳莫如深,只是非常严肃的警告我,让我离那个仙人远点儿,最好能不出乐部就不出;”琴瑟色神色有些严峻的说道,流墨墨眸光微闪;

    “所以,我这次出来也是借口上次和水丘红一见如故,这次仙府出事一直没有她的消息,想来看一看;”琴瑟色继续说道,然后露出一抹苦笑;

    “出来时潭乐师也特意与我说过,让我看过之后就尽快回去乐部,若是晚些时候我没回去,他会派人来接我回去;”

    “而他虽然没有明说,不过今日之后,起码在姜阳勋回来仙府之前,我应该很难出乐部了。”琴瑟色说着说着就严肃了起来,然后霍的看向流墨墨;

    “所以,不能再耽搁时间了,仙府内大致情况你们现在都知道了,我现在停止奏琴,等他们清醒之后,我们立即就去丹桂园,若是不行就直接闯入~!正好有这些战仙在~!”

    “明白~!”流墨墨严肃点头应下,其他人也都是一振,神色严凝;

    “对了,易红仙人你对此有何感受?”而扫视众人一圈后,流墨墨的目光只从易红仙人的小战仙身上移动到了易红仙人身上,认真问道;

    而闻言,琴瑟色的目光也不由落到了易红仙人身上,好奇看着;

    “此事还未践行,未能看出吉凶。”然而易红仙人闻言,却是摇头说道,让流墨墨不由失望;

    “那等会儿开始之后,你若感觉到什么就立即说出来,不要非得等我问起你才说~!”流墨墨瞪着易红仙人说道,易红仙人神色不变,只出声应下;

    “那行,你停吧。”交待好后,流墨墨只看向琴瑟色说道,琴瑟色当即双手一按,琴声瞬间停止,然而奇异的是私有余音一般,一波波奇异的波纹荡出,虽然在琴瑟色的控制下,众人并没有被琴声攻击到,但是感觉还是颇为微妙,让他们心头微异;

    “嗯?!”不过,随着战仙们猛然醒来,戒备非常的迅速看了看身旁各自保护的存在安然无恙时,那种感觉就突然消散不见;

    “走吧。”流墨墨起身说道,她身旁的小战仙立即跟着起身,不过那一向淡定的她这次却是忍不住看了看流墨墨,又略带疑惑的看了正抱起琴站起身的琴瑟色,最后收回了目光;

    而其他人的战仙也都忍不住看向琴瑟色,不过虽然心中觉得不对劲,有着疑惑,但是身旁人安全无碍,而琴瑟色对他们确实没有任何恶意,而最让战仙们觉得不对劲的,却是琴瑟色之前不是说要奏琴,但是,他们好像并没有听到什么琴曲啊~!

    似乎是,琴瑟色说要奏琴,有谁阻止了,然后流墨墨就起身说要走?

    :。: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血妖姬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 无敌血脉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少年大将军 血妖姬 纵天神帝 崩坏外的神明 窃道长生 有幸与你 甜系快穿之我家大佬是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