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道君 第一五七零章 要死,我死在你前面

第一五七零章 要死,我死在你前面

    一众目光齐刷刷盯向了牛有道,皆有同样怀疑。

    牛有道给了句,“我若想过河拆桥,现在就是除掉你们的最佳良机。”

    诸葛迟顿时被堵的无言以对,想想也是,不由狐疑道:“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踱步到他跟前,居高临下道:“凡事总得有个妥善解决的办法才好,你能管住他们回头不再争雄?至少我没那个本事,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坐下来好好商量的?把你们抓起来,正是为了好好商量。”

    诸葛迟在宫中见惯了利益恩怨,深知有些事情是很难谈拢的,不由问道:“若是商量不妥怎么办?”

    牛有道干净利落一句话,“那我就杀了你们!”

    “……”诸葛迟无语。

    旁观的商朝宗和蒙山鸣面面相觑,知道乌常死了,再看眼前的情形,已经知道意味着什么。

    更知道眼前两人只有看的份,轮不到他们两个说什么,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接下来该救治的救治,该控制的控制。

    十万鸦将眼前的任务似乎也完成了,鸦将首领到了商淑清跟前拱手复命,告知,十万大军战死一万三千余人!

    商淑清心痛,命休整。

    其他人听不懂鸦将在说什么,只听见嗡嗡声。

    商朝宗和蒙山鸣又怔怔看着这一幕,两人都看见了鸦将首领身后黑雾中飘荡的那面“商”字王旗。

    王旗上有箭矢射出的孔眼,蒙山鸣一见便觉得眼熟。

    待见到鸦将首领转身时的面容,蒙山鸣面容颤了颤,颤声喊了句,“龙保,是你吗?”

    鸦将首领只回头看了他一眼,两眼中诡异红光如漂浮不散的雾气,再没有多余反应,也没有理会蒙山鸣,身上浮荡着淡淡黑雾,继续大步前行,停步嗡嗡一声呐喊后,自己率先雾化凝聚,变成了一只眼冒红光的幽羽寒鸦,振翅飞翔。

    顿时漫天黑雾爆开,聚集成无数幽羽寒鸦,成群结队着盘旋了一阵,纷纷落地。

    商淑清看向牛有道,见后者微微点头,见得到了允许,她才走到蒙山鸣身边蹲下,“蒙伯伯,没错,正是龙将军。”

    蒙山鸣:“怎么会这样?”

    商淑清:“蓝先生所言的十万鸦将之事,其实的确存在……”她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

    商朝宗和蒙山鸣听的震撼不已,没想到宁王真的在背后搞出了这么大的动作。

    商淑清讲完后,也摘下了脸上的假面,露出了真容,以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

    不但是商朝宗和蒙山鸣,其他不知情的人此时亦惊讶不已,这真是那个丑郡主?突然变得非一般的漂亮,令人难以置信。

    “好好好。”蒙山鸣捋须连连叫好,与商朝宗都下意识看向了牛有道,似乎都找到了牛有道和商淑清卿卿我我的原因。

    当众露出真容的商淑清脸上略带有几分羞涩,丑习惯了,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她自己都感觉怪怪的。

    然高兴过后,蒙山鸣目光投向了附近的那群幽羽寒鸦,目中噙着泪光,喃喃自语着,“龙保…”

    牛有道不管这些个,在赵雄歌的示意下,并排走开了。

    离众人远了些后,赵雄歌忽叹道:“大势已定!我上清宗振兴指日可待,你可愿回上清宗接掌掌门一位?”

    他在试探,试探牛有道的态度。

    他很清楚,别看牛有道目前修为还没突破到元婴期,可牛有道影响着后面那群人。这也算是奇葩了,一个没突破到元婴期的修士,威信却震慑左右着一群元婴期修士。当然,他知道这都是牛有道多年的累积。

    更何况他知道牛有道手上还有一颗无量果,突破到元婴期是迟早的事情。

    也就是说,牛有道个人已经决定着天下的命运,只要牛有道回到了上清宗,那上清宗将会飞快崛起,成为这个世间的天下第一大派毫无疑问。

    若是牛有道不愿回上清宗,上清宗能不能成为天下第一大派恐怕也要成为疑问,毕竟还存在其他势力中的元婴期修士。更何况,牛有道如今是紫金洞的弟子,这令他有所担忧,所以他是希望牛有道回上清宗的。

    这人都是这样,大势一定都忍不住往利益上去想,也许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

    牛有道笑了笑,没接这茬。

    赵雄歌立马打包票,“你放心,上清宗那边我去说。于情于理,你都本该是上清宗的掌门,只是拿回属于你自己的东西而已,我保证上清宗上下不会有任何意见。”

    牛有道笑言,“再说吧,现在不考虑这个。”

    赵雄歌有些急了,害怕他回紫金洞,还想说,却被牛有道抬手打住了。

    赵雄歌看他真的不想多说,暂时不好逼迫,怕逼出个难以挽回的话来,只好暂时作罢,不过环顾眼前,想想之前的惊心动魄,“之前若真是听了你的撤了,只怕这一撤不知要拖多久才能把乌常给解决掉。”

    牛有道:“星辰令在我手上。”

    赵雄歌愕然,不知他答非所问是什么意思,“星辰令?”

    牛有道又提醒了一句,“乌常是看过魔典的,只要我启动五域星晨大阵的各地阵眼,你觉得乌常能坐视我斩断五域通道断绝天地灵气的通融?他察觉到后,必赶去第五域阻止。”

    赵雄歌一怔,旋即醒悟,“你想把乌常诱入第五域,封印在第五域?”

    牛有道颔首。

    赵雄歌瞪了他一阵,忽沉声道:“既然有此良策,你为何还让大家冒这个险?”

    牛有道目光投向远方,原因嘛自然是有的,只是牛有道现在不想解释,时机成熟了,对方自然会明白。

    口中随便敷衍了一句,“多一手总比少一手的好。”

    扔下话转身而回,大步走到了商朝宗身边,“王爷,大势已定,该结束了,传令召集大军,和晋军打一场吧,一战击溃晋军,让天下人见识见识王爷的实力,死一些人震慑不轨和猜疑,胜过千言万语的解释,能挽救更多的性命!”

    商朝宗信心满满,点头应下,“好,就按道爷的吩咐去办。”

    远处,随同乌常一起来的躲藏的探子,见到鸦将收拢后的情形,悄然离去……

    江边芦苇荡,占地面积不小的一座仓库。

    南天无芳还在这,在这养伤,站在曾经挨打的临水露台上。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了仓库外,负责看守的陈伯和巫照行立刻露面警惕。

    见到来的人是管芳仪,见到管芳仪的一只胳膊空荡荡,陈伯大惊,“红娘,你的胳膊怎么回事?”

    管芳仪冷冷盯着他,冷笑。

    陈伯能领会到对方的嘲讽意味,顿时有些尴尬。

    管芳仪:“把你们的主子叫出来吧。”

    二人相视一眼,有些犹豫,之前已经把南天无芳打伤了,这再来一次的话,还不得把人给打死。

    管芳仪身形一闪,从两人之间穿过,进了仓库内,目光四扫,看到了仓库后门地上阳光斜照拉出的一条人影。

    她快步走去,走到门口,又迟疑停步了,似有些忐忑,但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而出。

    南天无芳回头,见到是她,怔了一下,转身端详着她的容貌,上次并未见到管芳仪的真容,这次见到了,果然是岁月不饶人,已不复当年的风华。

    陈伯和巫照行也出现在了门口,担心不已的样子。

    南天无芳目光扫去,对二人道:“退下!”

    巫照行担忧道:“左使。”

    南天无芳喝斥:“退下。”

    两人相视犹豫,然最终还是缓缓退下了。

    凝视了他一阵,管芳仪缓缓上前。

    一阵风来,南天无芳看到她一只衣袖飘荡,才发现了不正常,大惊,“芳仪,你的胳膊?”

    啪!管芳仪挥手就是一记耳光,厉声道:“要你管我?你凭什么管我?”

    南天无芳身体还弱,被打的一个踉跄,差点没当场倒下,站稳了再看她,满脸苦涩。

    管芳仪挑眉,“怎么?我要杀你,你也不打算解释一下?死到临头,别怪我不给你说话的机会!”

    南天无芳微笑,“错都在我,我死不足惜,你能平安就好。”

    管芳仪刹那泪流,不争气地流泪了。

    南天无芳想上前,又怕激怒她,“不要哭。你的胳膊谁弄的?”

    管芳仪突哽咽摇头道:“我老了,我残废了,我最难看的时候,你再出现还有意义吗?你为什么不躲一辈子?”

    南天无芳明白了,她知道了,忙道:“不老,比以前更好看了,你以前多青涩,历经沧桑才更美,在我眼里,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这世上最完美的女人。我向天发誓,此言绝对出自肺腑,若有半句虚言,必遭天谴!”

    管芳仪呵呵,“你当我还是当年的黄毛丫头,还能轻信男人的花言巧语?我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用不着废这心机,我不杀你,你滚吧,去做你的魔教左使去吧,从此以后,你我恩怨两消!”

    南天无芳:“你既已知真相,当知我早已触犯教规,之前是为了顾全魔教,如今魔教已经脱离妖魔岭,我还有何面目去做那魔教左使?我来之前,已交出了魔教大权,已脱离魔教!”

    管芳仪:“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说罢转身而去。

    南天无芳大喊,“你给我个机会赎罪,我愿在你身边做牛做马偿还!”

    管芳仪背对止步,“我就是被乌常打伤的,我们这边死伤一片,如今乌常得势,正在追杀于我,我行踪已暴露,还是不连累你的好。”

    南天无芳大惊,亦决绝,“乌常来了,我断后,要死,我死在你前面。”

    管芳仪破涕为笑,哭着,笑着,分不清是哭还是笑……

    PS:感谢“萧真人”大红花捧场支持。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道君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至尊剑皇 逆天邪神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飞剑问道 剑来 道君 牧神记 圣墟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