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道君 第一三一九章 鬼医的气息

第一三一九章 鬼医的气息

    她相信只要他愿意出手,就一定有办法救西门晴空的。

    能救郭曼,连猴子也能从九圣手上救出,怎么会救不了西门晴空?可他不肯施以援手。

    “道爷,你想过猴子没有?猴子倘若知道你对他故意封锁消息,他知道西门晴空死讯后会怎么想?”

    牛有道:“他怎么想不重要。卫国那边的人情已经还了,猴子已经救过西门晴空一命,可西门晴空有得救吗?想办法救了他一命,他捡了一条命却又跑回玄薇身边送死去了。我说了,倘若这次救了他,他还是要跑去送死的。”

    “反复救他,他反复送死,当自己是谁?又把救他的人当成了什么?这种执迷不悟的人,自己都不爱惜自己的性命,还有必要去救吗?对,其情可悯,一片真情可感天动地,那就看老天爷会不会大发慈悲饶他一命,若连老天爷也不放过他,没人会去救他,也没人能救他,明白吗?”

    “红娘,我知道你感情上难以接受,可你的感受,猴子的感受,还有我的感受,其实都不重要。你我,还有我们身边一群人的生死才是最重要的,我不想因为一个西门晴空而让咱们中的其他人去送命,感情上的得失与大家的生死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而之所以不救他,还有另一重原因…”牛有道伸出双手关了窗户,转身踱步在屋内。

    还有什么原因?云姬和管芳仪的目光皆疑惑着盯着他。

    牛有道徘徊着说道:“有些事情是一连串的反应,牵一发而动全身,猴子不听劝,非要帮罗照,玄薇死的这么快很有可能是因猴子而起。他猴子活下来了,就必然有人会去死,是死别人还是死猴子,你们说我该怎么选择?西门晴空倘若过不了这一关,也是他猴子造成的,他没资格怪任何人,要怪就怪他自己。”

    管芳仪讶异,“这跟猴子有什么关系?”

    牛有道:“其中的是是非非,一言难尽,玄薇能这么快毙命,既出乎我的意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乌常出手干预了,不然事情衔接的这么顺有点过巧。”

    管芳仪不解,“乌常让玄薇死?”

    牛有道:“卫国已经亡了,玄薇手上拿着不该拿的东西,又不肯交出,还惦记着复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乌常也不想引起其他几圣的关注,晓月阁出手应该只是表面。没把握也不会轻易出手,吞天环很有可能已经落在了乌常的手上。”

    “吞天环?”管芳仪越发不解,“八件镇国神器本就是九圣给予诸国的立国之本,乌常要收回?”

    牛有道不想多扯这个,“正因为我怀疑乌常出手了,事态的深浅我搞不清,乌常介入到了什么地步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不可能冒然去救西门晴空!”回头看了看两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下一个就该轮到韩国手上的山河鼎了。”

    管芳仪与云姬面面相觑,听不懂,却知道这位能有此判断肯定掌握着什么线索。

    两人不知道这位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但能看出,一切都在这位的运筹帷幄之中,于千里之外交锋!

    ……

    天魔宫,乌常站在搭建的架子上,仍在汗流浃背的抡锤开凿,叮叮当当声不断。

    长老黑石来到,手上搬着一块雕刻精美的玉石,放在了地上,拱手道:“圣尊,东西拿来了。”

    叮当声顿止,乌常一个闪身落地,目光落在了玉石上,突挥臂就是一锤砸下。

    没施法,硬砸的,对付石头这种东西,他似乎喜欢来生硬的。

    咣!玉石碎了一地,一只金环当啷在碎石中。

    锤子、凿子往身后一扔,咚咚两声,如插泥地般,插在了石壁上。

    探手一抓,金环摄入了手中,拿着布满精美云纹的金环,手指弹了弹,发出沉闷的“宫宫”声,乌常颔首,“不错,是吞天环。没有引起其他人注意吧?”

    黑石道:“圣尊放心,让晓月阁的人‘郑重’提醒了一下玉苍,是晓月阁的人在杀人夺宝,且合情合理。东西不见了,只会猜测是不是在晓月阁手上,最多也是不知去向,不会怀疑到这边,也没证据怀疑到这边。”

    乌常:“这事你做的不错。山河鼎尽快弄来。”

    黑石脸上略有难色,“圣尊,山河鼎恐怕不好办,卫国已经灭亡,出这样的事也正常,可韩国还好好的,目前也没覆灭的内外因,弄来的话动静不可避免,会出事的。”

    乌常欣赏着手上的金环,“弄不来就借用一下。”

    黑石:“这…山河鼎乃韩国镇国神器,不会轻易示人,不可能轻易外借,除非咱们这边直接出面去借,可咱们这边冒然借用此物的话,难免不引起另九位的怀疑。”

    乌常:“这事交给川颖去办吧,他不是老妖婆的人么?山河鼎我只是用用,用完了会还回去的。”

    “川颖…”黑石略怔,旋即露出若有所思神色,微微点头着,拱手道:“圣尊英明,属下知道怎么做了。”

    乌常:“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还是那句话,若八个老家伙都不在话下,你得一颗无量果也无伤大雅。”

    “属下明白。”黑石躬身,长鞠一躬。

    ……

    齐国皇宫内,一园中,三大派掌门围一桌品茶。

    一名玄兵宗弟子匆匆而来,向北玄禀报道:“掌门,妙法门掌门祁碌求见。”

    三位掌门颇有深意的相视一眼,北玄嗯了声,那弟子会意,迅速离去。

    没多久,妙法门掌门祁碌在人引领下来到,恭敬行礼,“妙法门祁碌拜见三位掌门。”

    宇文烟和三千里没什么表示,不是他们一系的修行门派。

    北玄淡然道:“正在与晋军敌对之际,你不专心抵抗外敌之事,特意跑来京城见我是何故?”

    祁碌看了看三人的神色反应,试着问道:“听说鬼医弟子无心先生被晓月阁给抓了,不知是真是假?”

    北玄:“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与你有关吗?”

    祁碌苦笑:“在下此来,是来向北掌门求情的,不知能否向晓月阁疏通一二,请高抬贵手放过无心先生?”

    北玄冷眼道:“祁碌,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些,轮得到你来求情吗?”

    祁碌一脸无奈道:“不瞒北玄掌门,早年时我师傅修炼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一身修为差点尽废,灵丹妙药无用,命也差点丢了,庆幸的是得到了鬼医相助,才躲过一劫。如今我师傅早已仙逝,这份情却是欠下了,师傅不在了,这欠下的人情自然就落在了我这个弟子的身上。一直以来,这事几乎淡忘,谁知前几日鬼医的人突然找上了门,要我还账!”

    三大派掌门眼色互碰,北玄呵呵道:“还有这样的事,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祁碌叹道:“鬼医不愿张扬,想必他的规矩您也有所耳闻,咱们得了他的恩惠,又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自然要遵他的规矩,因此未向外透露。”

    北玄:“鬼医让你救他弟子?”

    祁碌:“这倒没有,可却要我来齐京一聚,让我出个力还账,说是要为他弟子讨个公道。我一听,这不是要来找事么,何况这事又牵涉到咱们齐国…可毕竟是欠了人家的情,颇有些左右为难,所以在下心想,若是三位掌门能开金口让玉苍先生把人给放了,这事也就化解了。”

    北玄听后嗯了声,“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祁碌试着问道:“北掌门的意思是?”

    北玄:“此事我心中有数,自会处置,你就不要再掺和了。”挥手示意送客。

    祁碌还想说点什么,一名玄兵宗弟子上前,伸手送客,“请!”

    欲言又止的祁碌无奈,最终只能是拱手告退。

    待其走后,宇文烟哼哼道:“事发才几天,这已经是第三个找上门求情的了,看来鬼医真要出山为其弟子算账了。”

    三人留在城中就是就近观望的,已经感觉到一股来自鬼医的气息向齐京扑来。

    ……

    扶芳园地下室内,倒在地上翻滚的西门晴空“呜呜”着痛苦哀嚎不止,双手在身上挠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苦神丹的作用下,已将其给折磨的不成人样,铁打的汉子也难受其苦,正是“苦神丹”之名的来由。

    然西门晴空的意志似乎坚不可摧,折磨成了这样也不肯松口吐出半个字来,已被反复折磨了几次。

    玉苍黑着一张脸看着,眼中隐藏怒火。

    郭行山从上面入口处的台阶快速走了下来,近前禀报道:“师尊,玉华门掌门求见。”

    玉苍一听就怒了,厉声道:“他不在前线备战,擅自来此作甚,让他滚回去!”

    他不用问也知道对方跑来找他是干什么的,这已经不是秦国第一个修行门派来求情。

    更甚至是,连燕国金州也第一时间派人递话了,威胁他放人,不放人就要发兵攻打,挑起燕国和秦国的战事,这摆明了是欺他秦国无力东顾,欺他秦国是软柿子。

    眼前的西门晴空又宁死不屈,现在各方而来的无形压力又令他不敢对鬼医的人妄动。

    还没跟鬼医照面呢,就跑出一个接一个的人来求情,问题是鬼医并未让人来求情,都是一些左右为难的人希望能息事宁人。从一些风声来看,鬼医压根就没打算求他,也没让人来求他,而是要召集人手来直接搞他的,是要直接来找他算账的!

    万一我放了人,你还要算账,那算怎么回事?

    PS:感谢新盟主“牛有鬼”和“阿逸”捧场支持。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道君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至尊剑皇 逆天邪神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飞剑问道 剑来 道君 牧神记 圣墟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