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全球高武 第1164章 时代的终结

第1164章 时代的终结

    空间战场中,方平和张涛面临四方围杀。

    方平不再坐以待毙,走出了藏身地。

    ……

    另一边。

    张涛收敛了气息,控制气机不溢散,却是脸色微微发白,之前破开镇海使的封禁,他受伤不轻。

    “小子,自己藏好了吧!”

    张涛心中呢喃一声,眼神警惕,巡视四方。

    被人围杀,其实在他预料之中。

    这个假天坟,就是人族设下的陷阱,进来的第一天,张涛就想过有朝一日会被所有人围杀。

    这一天,来的不算早。

    方平,只是其中的催化剂。

    和方平一样,张涛也没想过坐以待毙,那时候他连天王战力都没,也不曾想过等死。

    现在,他好歹也是天王强者,更不会等死。

    “李老鬼被人困住了,但是也困住了最强的坤王和镇海使……”

    张涛心中盘算了起来,“乾、巽、艮三王,天极、月灵、天魁、鸿宇,七位当中,四位态度不明。”

    “天极……月灵……”

    张涛心中再次呢喃,乾王是为了九皇印,巽王他们是为了斩杀强敌,月灵这些人好像不是为了九皇印,但是非要掺和一手。

    “还有鸿宇……这家伙最复杂,不清楚他来此地到底为何。”

    “乾王……乾王不知道能否交给莫问剑,若是天极几人不出手,我和方平也许可以应对巽王和艮王……”

    “还有封的分身,铸神使这老家伙跑哪去了?”

    张涛头疼,愈加小心起来。

    如今的局面,不算最差,可也谈不上好。

    很快,张涛有了决定,下一刻,破空而出,瞬间离去。

    他刚离开,乾王速度极快,眨眼间降临此地!

    张涛已经消失,却是留下了痕迹。

    “你跑不了的!武王,交出九皇印,本王不再掺和你们的事!”

    已经遁去的张涛,理也不理。

    九皇印,这次注定是拿不回来的,必须要给出去。

    可绝不是给乾王!

    张涛已经有了决定,以人类如今的情况,还想夺取九皇印,那是真的找死了。

    九皇印可以给,但是不能给太强的强者。

    九皇印一旦给了这当中的强者,方平麻烦很大,九枚圣人令在手的方平,很快便会成为这位拿到九皇印的强者的狩猎目标。

    这一点,张涛想的很明白。

    坤王,镇海使,乾王,黎渚……

    这些已经确定破七的强者,一个别想拿九皇印!

    “天极最合适,就怕他不敢接!”

    “月灵……月灵难说,这女人不知道打什么主意,难道给天魁……”

    张涛一边遁逃,一边想着事情,也许给天魁这位三十六圣的领袖最合适,天魁未必破七了,就算破七,天魁也低调的让人发指。

    未必会继续出手,更大的可能是马上离去!

    “而且天魁没有天王印,拿到了九皇印……若是放他离去,他可能会去地窟,对付九圣,夺取天王印和圣人令!”

    张涛心中想着,速度极快,继续破空而行。

    后方,乾王已经迅速追来。

    四面八方,此刻都有强者气机升腾。

    ……

    另一边。

    张涛气机暴露,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强者们纷纷朝那边赶去。

    而方平,此刻也开始行动了。

    没有撕裂空间,方平轻轻点着虚空,一步挪移数十里,速度也是极快。

    没有去张涛那,也没有去找那些天王强者。

    如今的他,还没资本和他们谈判。

    他要出去!

    出去救人!

    救人的同时,斩杀强敌。

    地窟二王和神教三圣都出去了,他也要出去。

    斩杀他们,夺取圣人令!

    还有无涯天帝这些人,之前方平不想得罪他们,可现在,必须要交出圣人令!

    两害取其轻!

    方平必须要拿到足够的圣人令,才能再次增加基础,真正意义上完成破六,具备天王战力,到时候再回来,才有更大的话语权。

    “老张……自己撑住了!”

    方平余光看了一眼远处划过虚空的光柱,他无力支援,只能靠老张自己了,能撑住多久,方平也不知道。

    ……

    空间战场和灵皇道场的交界地。

    此刻,两枚天王印镇守虚空。

    黎渚和艮王两人在此地镇守,不再离开。

    黎渚站立虚空,淡淡道“方平必定想离开空间战场,去支援人族强者,守在这,不给他离开的机会!”

    艮王微微凝眉道“莫问剑去哪了?”

    “还在空间战场中……遇到了莫问剑……本王阻拦他!”

    黎渚说着,沉声道“不用太害怕莫问剑,他剩下的其实只是躯壳,之前斩杀斗天,也是天时地利导致的。

    莫问剑是无法久战的,你们都是古老天王,遭遇他,只要拖住他片刻,莫问剑便无力再战了。”

    正说着,远处,空间波动一下,莫问剑踏空而来。

    黎渚看着他,轻笑道“已是死人,何必非要掺和进来?”

    莫问剑不语。

    “你来这,想牵制吾等,让方平趁机离开?”

    黎渚笑道“你确定要如此做?”

    莫问剑看着他,冷冷道“本座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你杀了斗天,封不会和他善罢甘休的!”

    就在这时候,一道虚影呈现,手中还提着一个人。

    封出现了!

    出现的瞬间,封没有说话,手中提着的人,缓缓抬头,看向莫问剑,眼神复杂。

    莫问剑无动于衷。

    “问剑……”

    被封带来的人,此刻脱离了封,眼神复杂,轻声道“离开吧!人族的事,不该插手的,人族涉及的东西太多太多……”

    “师父。”

    莫问剑开口了,看向公羽子,缓缓道“养育之恩,教导之恩,问剑不敢忘!然,杀妻之仇……不可不报!”

    “问剑!”

    公羽子眼神愈加复杂,“当年的事,都是意外!你本也是封天一脉之人,为师乃是封天一脉传人,当年的事,真的都是意外,谁也不想的!

    封天帝乃是为师的师尊,也是你的师祖。

    当年传授你剑法的鸿宇,也是受你师祖所托,才传授了你剑法。

    斗天是你师伯,你已经斩杀了斗天……问剑,不要一错再错了!”

    “错?”

    莫问剑眼神冷漠,“我何错之有!师父,当年的事如何,这些年来,问剑也知晓一二!取代公羽子,成为宗派时代的唯一人,问剑是武者,既是武者,那就当争!

    这点没错!

    至于欺骗苍猫,武者为了变强,动用一些手段,也不无不可!

    可为何是以婉儿陨落为代价!

    那一日,婉儿死在我怀中,本源寂灭,你可知,问剑是何心思?”

    公羽子还没说话,封淡淡道“你之道侣,你亲手所杀!莫问剑,武道修炼到了此等境地,也无需全部怪责与人,那一日,你自己发狂,斩杀了你道侣,此事并非他人所算!”

    莫问剑眼神黯然,自嘲道“不错,是我亲手杀了婉儿!”

    说着,厉声道“可真的不是你等算计与我?那一日,强敌来袭,我欲斩杀强敌,婉儿阻挡在前,为何阻挡?你真当我不知!

    婉儿也是你们的棋子!

    从始至终,都是假的!

    我的师父,是假的,是你封的传人!

    我的爱人,是假的,也是你封天一脉的人!

    婉儿之死,你敢说不是你们暗中操控?

    本座早就看出一二,却是在想,婉儿是无辜的,乱世降临,一弱女子,岂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你们错就错在,不该让婉儿送死,死在我的剑下,你们觉得,唯有如此,才能逼迫我去找苍猫,拿到更大的好处,夺取更多的机缘……

    岂不知,那一日起,你们的算计就早已出了差错,本座绝不会与尔等为伍!”

    “问剑!”

    公羽子劝说道“婉儿陨落,真的都是意外!如今,师尊出山,你若是回归封天一脉,师尊也许有办法让你灵识归一,重新活一世!

    而今,你人不人鬼不鬼,问剑,数千年的努力,你真的要放弃吗?”

    莫问剑看着他,看了很久,许久笑道“师父,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师父了!当年我叛出紫盖山,其实已经不再是紫盖山门徒,更不是封天一脉门徒……”

    封声音淡漠,“你可知,你这一身实力,都来源于封天一脉!昔年,若不是封天一脉,你真的可以崛起吗?你可以战胜北海,成为那一代的绝世天骄吗?

    你的诛天剑诀,鸿宇传授,岂知为了这剑诀,本座付出了多少代价?

    而今,你斩杀了斗天,用你在封天一脉所学的一切,斩杀了你的师伯,莫问剑,这就是你口中的从今往后,一了百了?”

    封笑了一声,摇头道“本座被三界诸强唾弃,可哪怕本座……哪怕初武年间,离开了师门,也未曾对师门中人动手!

    你莫问剑,不愧是魔帝,三界诸强,叛出师门的强者有之,可叛离师门,对同门下手,你还是第一人!”

    黎渚见状笑道“魔帝,封天王都说到了这份上,你还要一意孤行吗?你的面前,是你的师尊,你的师祖,你斩杀了你的师伯还不够,连他们也要一起斩杀吗?”

    莫问剑看向两人,久久无言。

    最终,闭眼,缓缓道“公羽子,让开!”

    什么师祖,他不认。

    可公羽子教授了他两百年!

    那两百年,公羽子当他是亲儿子,哪怕有算计,哪怕有其他的因素,此恩……无法忘怀。

    “问剑!”

    公羽子凄声道“你真要如此吗?而今,你实力强大,和你师祖联手,这三界,封天一脉不惧任何人!同门操戈,这是你要看到的吗?

    问剑,不要再继续了!”

    封的分身也不开口,看着莫问剑,一言不发。

    莫问剑轻笑道“公羽子,我欠你的,可我不欠他的!最后再说一次,让开!”

    “问剑……”

    “让开!”

    莫问剑剑气勃发,虚空颤动。

    此刻,莫问剑眼神冰寒,看向封,冷冷道“玩弄人心,我也会!你让公羽子拦路,是觉得本座不敢杀人吗?废物,空有一身实力,为何不敢亲自来此,你既认定我叛逆,那不如亲自来杀了我!”

    封看着他,过了一会,笑道“你也算计多年,为何此刻非要与我作对?而今的你,肉身开始腐朽,灵识百不存一,再过一些时日,也许要彻底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若是你愿回归,本座会出手帮你聚灵识,固本源,到了那时候,你还是强大的莫问剑!

    而不是什么都不是的将死之人!

    你努力了数千年的成果,算计了一生,难道真的愿意便宜所谓的转世身吗?

    可笑!

    到了吾等这样的境界,活着的才是自己,死去的……再如何转世,也不再是自己,天地唯一,这才是道,才是真我!”

    到了封这样的境界,也早就看透了一些东西。

    这天底下,什么转世身,什么分身……那都是外物。

    唯我!

    唯一!

    强者,都是只活成自己,活成了别人,那就是别人。

    双方剑拔弩张。

    艮王和巽王看了看,也没插手,莫问剑不好对付,封天一脉要是能自己内部解决这个麻烦更好。

    何况,杀了莫问剑,其实没好处。

    莫问剑这具肉身,已经开始腐朽。

    他要不重新归来,要不就得彻底消失在这世间,三界再无莫问剑。

    既然如此,何必和他死斗。

    哪怕黎渚,其实也不愿意和这样状态的莫问剑死斗,真的毫无意义,输了可能丢命,赢了……丝毫好处没有。

    嗡!

    一道剑芒爆发!

    下一刻,公羽子腾空而起,面颊之下,一道血痕呈现,一道惊天剑气在他脸上划过,却是最终停留了下来。

    公羽子满脸悲哀,“问剑,师父拦不住你!可你要为敌的是为师的师门,是为师的师尊!既如此,你若要动手,便斩杀了为师……”

    莫问剑脸色冰寒!

    公羽子没和他为敌,却是死死拦住了他,想杀人,先杀他!

    “公羽子!”

    莫问剑脸色冰寒如雪,“你要拦我?”

    “你杀了为师……今后随你便是。”

    “……”

    ……

    暗中。

    方平很无奈,好一出苦情戏。

    这事搁在谁身上,都不好办。

    一边是养育了自己几百年的师父,一边是算计了自己一辈子,操纵自己人生,害死了自己妻子的敌人。

    偏偏,最后还是一家子。

    公羽子是封天一脉的人,方平其实不算意外,早在封天一脉现身,方平就有这样的猜测。

    可现在,的确不好办。

    莫问剑现在无法出手,方平其实也不好动手。

    这公羽子,帮人类战斗过。

    非但如此,当年还投资过老张,虽说未必是好意,可哪怕到现在,公羽子也没说和人类为敌,他就是拦自己的徒弟,外人能说什么?

    他的师弟,战王还是人类的顶梁柱之一,和人类也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至于战王是不是封天一脉的人,方平倒是懒得去在意,战王和公羽子好像不是一个师父,具体什么情况,方平也不清楚。

    紫盖山的情况,知道的人恐怕也就公羽子自己。

    方平没敢盯着他们看,空间战场和灵皇道场的交界地,就这么大,多位天王封锁之地,他还真难以脱身。

    原本莫问剑出现,方平还觉得机会到了。

    可现在……莫问剑自己都麻烦了。

    “封……好算计!”

    方平无奈,一个公羽子,就把莫问剑给缠住了,人类这边瞬间少了一大助力。

    “缺一点破局的东西……九皇印!还得让九皇印出现才行,也许可以引开一些人。”

    九皇印在哪,方平都不清楚。

    那玩意,好像自己能移动。

    不过方平隐约间有些感应,九皇印应该就在附近,他的本源,和九皇印好像有一些联系,可能和他走的大道有关。

    “莫问剑……莫问剑还是别和封天一脉纠缠下去了,去对付别人算了。”

    方平也不想莫问剑这时候被缠住,也许对付别人更好一些。

    不过方平倒是有些小觑了莫问剑。

    就在他盘算的时候,莫问剑剑指公羽子,忽然笑道“公羽子,你拦我,因为你养育了我,传我武道,我欠你的……

    可我……也欠别人的!

    我欠婉儿的,欠很多人的,既然你说我这一身武道,一身实力,来自封天一脉,那我还你们便是!

    可今日,我要出手一次!”

    话落,莫问剑仰天笑道“方平,我欠很多人的,唯独不欠你的!帮你,那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苍猫!我欠它的,你既是它选中的人,那我还给你们……

    从今以后,我谁也不欠,这世间,也不该有莫问剑!”

    声音落下,下一刻,公羽子脸色一变!

    就在此刻,天地轰鸣!

    一条通道呈现,瞬间崩断!

    通道对面,好像有一人出现,眨眼间消失,莫问剑哈哈大笑!

    他断开了和蒋昊的联系!

    这一刻,地球上,蒋昊身体微微颤抖,下一刻,之前保持的圣人气机,彻底消散,眨眼间恢复了绝巅境的实力。

    镇守府中,蒋昊眼神呆滞片刻,很快自嘲一笑,摇摇头,闭眼稳固气机,再也不去想这些。

    莫问剑……蒋昊,今日不再是一人!

    ……

    空间战场入口。

    莫问剑放声大笑,蒋昊是蒋昊,莫问剑是莫问剑,从今往后,再也无关了!

    这一刻,莫问剑气机大盛,一股强大的气血之力,洞穿了空间战场,天地轰鸣!

    莫问剑单手抓住了公羽子,此刻,放声大笑道“我本就不该来这世间,方平,记住了,30秒后打开通道,本座要离开了,欠苍猫的……也许还不了,可还一些就到此为止吧!”

    话落,莫问剑一剑斩出!

    对面,封的分身脸色难看,瞬间挪移,要离开此地!

    可哪能躲的过!

    这一刻,莫问剑的气血在燃烧,本源在燃烧,大道在燃烧!

    他要走了!

    “杀!”

    “诛!”

    破七,还是破七巅峰,这就是莫问剑!

    这一剑,莫问剑实力展露无疑,强大的无法匹敌,不远处,黎渚三人都是满脸惊骇。

    一位顶级强者,不惜一切代价出手,哪是封的分身可以抵挡的。

    真身都要避开。

    喀嚓!

    一声玻璃破碎的响声传来,封的分身,这一刻几乎毫无抵抗的能力,直接被斩的粉碎。

    下一刻,莫问剑剑气冲霄,轰隆一声,空间战场被封锁的通道,两枚天王印被斩飞。

    莫问剑一剑荡出,杀向三王!

    三位天王强者,黎渚见状,脸色微变,轻叹一声,踏破虚空,瞬间离去。

    没必要和一个将死之人,一个疯子斗下去。

    巽王和艮王也想走,速度慢了一点,这一剑,直接破空而落,两人见状顿时暴喝一声,被斩飞的天王印瞬间出现在两人面前。

    联手抵挡这一剑!

    砰地一声爆鸣!

    天王印再次被斩飞,莫问剑剑气落下,噗嗤一声,将两人直接腰斩!

    两人见状,怒吼声传遍四方,那边,乾王不再追赶张涛,迅速赶来!

    莫问剑笑道“没办法,狗太多,联手也能咬我一口,以后你们自己杀吧!”

    说罢,再次一剑荡出,将两位天王断裂的金身瞬间击成了肉糜。

    可天王强者,何其强大。

    两人本源世界轰鸣,下一刻,金身恢复,脸色虽白,却是依旧气机强大,莫问剑再次一剑斩出,这一次没再斩碎他们的肉身,而是一击横扫,直接将两人扫飞千万里。

    “哈哈哈……本座该走了!”

    莫问剑大笑一声,瞬间突破了空间战场,转瞬间消失。

    而这时候,方平也瞬间跟着破空而出,消失在了空间战场。

    ……

    外界。

    莫问剑提着公羽子,速度极快,一路之上,气机洞穿了天地,眨眼间赶到了通道口。

    快,太快了!

    方平都感应不到他的存在,只能感应那股强大无比的气机。

    感受到他到了通道口,方平急忙控制困天铃,开启了一个口子。

    莫问剑的气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与此同时。

    三界之中。

    乱刚走到假天坟附近,一脸异样,好奇怪,开了通道了?

    不是说,进不去吗?

    刚想着,乱一脸警惕,强者!

    就在此刻,一股惊天剑气,在三界爆发!

    莫问剑瞬间冲出,看都不看不远处的乱,哈哈大笑,撕裂了虚空,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乱愣了一下,感受到通道还没彻底关闭,有些挠头,老子要进去吗?

    “太巧了……要不进去看看?”

    乱身影一动,瞬间进入了通道口,此刻,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看去,乱忍不住心绪起伏。

    遥远的方向,一道剑芒通天彻地,莫问剑笑声响彻三界。

    “封,今日杀不了你,那就还你一剑!”

    “我剑诛天!”

    “莫某这一生,皆为他人棋子,今日破局了!”

    这一刻,天地之间,只有这一剑!

    倾尽所有的一剑!

    整个禁忌海,这一刻都平复了下来,没有波涛,没有声音。

    “找死!”

    一声清喝,响彻四方,淡定的封,这一刻也有些气急败坏,天地之间也凝聚出一柄剑,眨眼间,两剑碰撞!

    ……

    封天岛。

    这一刻,岛屿还在,然而,这一刻整个岛屿之上,花草树木瞬间枯萎,封身后的侍女脸上还带着惊讶之色,却是气息泯灭。

    远处,一头头巨大的妖兽,一动不动,好像时间停滞了下来,却是气机已经泯灭。

    整个岛屿上,建筑还在,可岛屿中,不管老少,这一刻都是一动不动,保持了停滞状态。

    封站在凉亭中,也是一动不动,下一刻,一口鲜血喷出,金身炸开,转瞬间恢复。

    很快,再次炸开!

    一次又一次,封的脸色越来越惨白。

    对面,莫问剑提着公羽子,手中已无长剑,笑了一声,下一刻,开口笑道“师父,徒儿还你一场机缘……”

    话落,身体瞬间泯灭,一股强大的本源气涌入公羽子体内。

    公羽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觉得本源世界要炸开。

    莫问剑并未给他扩充本源世界,这一刻,那股本源气涌入了公羽子的大道中,本源气凝聚成了一柄长剑,瞬间朝前劈砍而去。

    “师父,大道难行,能否走的更远,看师父机缘了!”

    轰隆隆!

    原本五万多米的大道,这一刻瞬间朝前开辟,眨眼间六万米,七万米,八万米……

    而那柄长剑,则是渐渐消散,最终只留下一声大笑,传遍本源宇宙,“大猫,小剑我先走一步了,往日种种,今日烟消云散……三界……再无莫问剑!”

    轰隆!

    一声巨鸣响起,本源宇宙中,一颗巨大的星辰,瞬间炸开!

    本源世界动荡!

    三界,血雨倾盆而下。

    ……

    魔都。

    正在睡熟的苍猫,眼角忽然有泪水滑落。

    睁眼,眼眸中满是泪水,滴答滴答,泪水忍不住的落下,一滴又一滴。

    天空中,血色的雨水冲刷着大地,整个天地都是红色。

    “喵呜……”

    低微的猫鸣声传来,一声又一声,肥胖的身躯不断耸动,哭的悲伤。

    小剑……死了。

    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在悲伤。

    宗派时代的第一人,最强天骄,这一生在三界留下了很多传说,也留下了很多谜团,最终却是带走了一切,寂灭在了三界。

    这一日,魔帝彻底陨落。

    这一日,宗派时代,百家争鸣,彻底落幕。

    这一日,封天一脉,成为死地,只有一位算计了一生的至强者,在不断喷血。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全球高武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重生之激荡年华 全职医圣 带着仙门混北欧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请做个好人 舌尖上的神豪 超科技先驱 我的知识能卖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