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史上最强赘婿 第525章:PY白玉京!表演奇迹吧!

第525章:PY白玉京!表演奇迹吧!

    沈浪为何知道白玉京使者会来,他是会神机妙算的吗?当然不是。

    原因非常简单,这次超脱势力议会白玉京也派遣使者参加了,所以她肯定会来炎京。

    当然就算这样沈浪势力也很难和这个白玉京使者联系上,因为她非常神出鬼没。但是白玉京在东方世界也有驻扎地点的,北方雪山顶就有寒冰金字塔,那就是白玉京的据点。

    不过绝大部分时候,这些寒冰金字塔完全是空的,里面半个人影都没有。

    所以沈浪势力用了三个方案和白玉京使者进行联络,几个人去了北方雪山的寒冰金字塔,一部分黑镜司间谍秘密去了炎京,另外沈浪世界还再一次联系上左辞,让他转告白玉京使者一句话,沈浪要和白玉京进行一次重大交易。

    按照沈浪的计算上白玉京的使者应该已经到了,那为何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沈浪的理解是因为装逼,因为她们不喜欢在黑夜出现。

    赢无缺寒声道:“那行,那就等吧,给你两个时辰,如果白玉京使者没有来保你,那我要切掉你两根手指了。”

    赢广,浮屠山之主,浮屠山公主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就仿佛在默认赢无缺的话一般。

    然后在场众人陷入了安静之中,静静等待着。

    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

    白玉京的使者依旧没有来,沈浪眉毛不由微微一颤。

    “沈浪,这就急了?”赢无缺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啊?白玉京如果愿意保你,愿意救你,你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了,三年前你也不用逃之夭夭了,如同丧家之犬。”

    沈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的家在哪里?应该算是在乾京吧,却被你们赢氏父子占领了。没有我祖父,你赢广早就饿死在路边了,哪里还有之后的荣华富贵?

    天下间翻脸背叛之彻底,应该没有一个人超过你赢氏家族吧,不但背主求生,而且还把恩重如山的主人一家杀得干干净净。

    “沈浪,别等了,没有意义的。”赢无缺冷笑道:“你在白玉京心目中毫无分量,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白玉京的外孙,那某种程度上当今太后还是你姨祖母呢,大炎帝国会对你手下留情吗?大炎皇帝和姜离还是表兄弟呢?他当年饶过姜离了吗?”

    “沈浪你狗屁都不是,你在白玉京心目中轻如鸿毛。不要幻想了,就乖乖地看着被我切掉两根手指吧。”

    而就在此时!

    “主人,主人,外面忽然下雪了!”

    这里可是南方,此时还是炎炎夏日呢,而且这可不是当时赢无缺在一个小角落上制造假雪花效果,而是头顶的这片天空真的在下雪。

    赢广、浮屠山之主、赢无缺等人微微一颤,白玉京的使者还真的来了?

    而且她还真的找到了这个绝密的地下城,难道浮屠山在白玉京面前真的是没有秘密的吗?

    浮屠山之主道:“我们去迎一下吧。”

    “好。”赢广道。

    然后,两个大人物朝着外面走去。

    白玉京的逼格就这么高吗?仅仅只是一个使者,就需要两个超级巨头一起去迎接?而剩下的人连迎接的资格都没有。

    大约片刻后,三人联袂而入。

    整个大墓穴的温度瞬间降下来许多,这里原本就已经很凉快,此时完全称得上是冷了。

    沈浪终于第一次见到了白玉京使者,不仅仅是沈浪,在场也有其他人也是第一次见到白玉京使者。

    不过这不算是见到了,因为她带着寒冰面具,完全没有露出面孔,甚至她全身都穿着雪白长裙,给人感觉就仿佛一团雪舞飘了过来。

    “沈浪,你千方百计说要和我们进行交易,现在你可以说了。”白玉京使者道。

    这话一出,赢无缺冷人目中露出得意的光芒。

    沈浪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白玉京的外孙,结果如何?人家态度何其冷淡?你完全是热脸贴冷屁股而已,人家压根不是专门来保你的,仅仅只是想要看和你有什么交易。

    沈浪道:“私下谈如何?”

    白玉京眉头仿佛微微一皱,然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越来越冷,接着从她身体冒出了雪白的冰寒之气飞快地旋转,直接将沈浪和她两个人包裹起来,彻底和外面隔绝开来。

    真是太牛逼了啊,竟然凌空制造了一场冰雪旋涡,制造出了一个绝对的私密空间。

    “现在可以说了。”白玉京使者道:“你想要付出什么?得到什么?”

    沈浪道:“我想要让你作为一个中间者,裁决我和浮屠山之主的一场交易。”

    白玉京使者目光疑惑道:“你竟然不是让我救你出去?”

    沈浪道:“我让你救我出去,你会这样做吗?”

    “不会。”白玉京使者道:“你还没有这个价值。”

    说话还真是直接啊,不过沈浪也从来都没有想要让白玉京救他出去,况且他还有重要任务没有完成呢?怎么离开?

    沈浪道:“我想要的非常简单,因为我手无缚鸡之力,在完成这个交易之前我不想受到任何身体上的伤害,所以我需要你来裁决这个交易,在交易结束之前,对方不能伤害我分毫。”

    白玉京使者道:“说,你能付出什么和我交易?”

    沈浪道:“白帝城,大炎帝国可能会对白帝城释放毁灭性攻击。”

    白玉京使者皱眉道:“这个信息不够,远远不够价值。”

    沈浪道:“可是,我要你做的也不多啊,仅仅只是见证并且裁决这一场交易而已。”

    言下之意,你白玉京的价格也太高了。

    白玉京使者道:“对,你的要求是不高,对白玉京来说完全微不足道。但是专门让我跑一趟,这价值就高了。”

    明白了,一份外卖炒米粉价值不超过二十块钱,但如果这是由马云亲自送来的,那就是无价了。

    白玉京使者道:“沈浪,如果你想要让我这一次保你,你必须拿出更大的筹码,拿出更有价值的东西。”

    沈浪疑惑,有人要摧毁白帝城,难道这个消息价值还不够吗?尽管沈浪真的不知道白帝城在哪里,甚至不知道它和白玉京有没有关系。

    思考了好一会儿,沈浪犹豫着要不要拿出另外一个筹码,稍稍有一点点可惜啊,尽管这个筹码看上去完全不值钱,但又仿佛价值连城。

    “我的时间是有限的。”白玉京使者道:“随着时间的流失,你要给的东西在白玉京心中价值就越低,因为我们不缺任何东西,也看不上任何东西。”

    沈浪道:“天上那颗彗星,就是不久之前撞击大地,引发大爆炸的那个彗星。”

    “如何?”白玉京使者道。

    沈浪道:“它并不是一颗彗星,甚至它不是一个天体,而是一个……上古文明的产物。”

    白玉京使者沉默了良久,她没有表现出任何惊骇之意,但是她的沉静就代表了一切。

    “成交。”白玉京使者道:“合作愉快,但是请你弄清楚,我们并不是和你交易这份情报互通有无。”

    “我懂。”沈浪道:“你们买断这份情报,是想要彻底封锁。”

    白玉京使者淡淡看了沈浪一眼,确实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可惜她并不欣赏这种聪明,也不欣赏这种聪明的方向。

    冰雪风暴散去,沈浪和白玉京使者的身体又出现在大墓穴之内。

    不知道为何,沈浪想要做一个动作,系腰带的动作,给人感觉刚才好像在冰雪风暴旋涡中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般。不过想想还是作罢了,这个白玉京使者绝对不好惹。

    “我愿意为沈浪担保这一次交易。”白玉京使者道:“告辞了!”

    然后,她就这样直接走了。

    可是你连什么交易都不知道,你就瞎担保,你承担得起后果吗?

    很快沈浪明白是自己想多了,白玉京是不需要了解沈浪和浮屠山主之前有什么交易,它也承担起任何后果。再说谁又能让白玉京承担后果?

    不过这白玉京的架子简直大到天上去了。

    ……………………

    浮屠山之主、赢广都非常好奇沈浪究竟付出了什么代价才让浮屠山为他担保。

    不过白玉京和天下任何势力都不一样,在别人眼中价值连城的东西,但在白玉京心中却一文不值。但在别人眼中毫无价值的东西,在白玉京眼中却价值连城。

    赢无缺收起了匕首,因为他知道在这个交易完成之前,他再也不能伤害沈浪一根汗毛了。

    浮屠山之主目光望向了沈浪道:“半个月的交易是吗?”

    沈浪道:“是的!”

    浮屠山之主道:“半个月之内,你要给我十支龙之悔,而且还要……治好女儿。”

    沈浪道:“是的。”

    浮屠山之主道:“如果你做不到,你就交出那两支偷走的龙之悔,并且斩断一支左手作为惩罚,我想这个惩罚非常合理,因为偷东西被斩手自古以来都是符合律法的。”

    沈浪点头道:“对,非常合理。“

    浮屠山之主道:“那么用你的父亲姜离立誓吧。”

    沈浪道:“在半个月之内,我交给浮屠山之主十支龙之悔,并且治好浮屠公主任盈盈。如果我做不到的话,就被斩断一支左手,并且无条件交出之前偷走的两支龙之悔,如果违背此誓,就让我父亲姜离在地下永世不得安宁。”

    浮屠山之主道:“成交。”

    赢无缺道:“任宗主,千万不要上当,这肯定是沈浪的阴谋。沈浪我问你,如果你能得到十支龙之悔,为何还要冒着生命风险被我们俘虏偷走两支龙之悔,你直接去弄这十支龙之悔便是了。”

    沈浪没有解释。

    故浮屠山之主道:“时间非常紧迫了,那接下来一步你想要怎么做?”

    沈浪道:“任宗主,听说您的妻子在怀孕的时候还在探索上古遗迹?而且还闯入了一个非常诡异的旋涡?等到她从旋涡出来的时候,已经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整个精神陷入了空白,甚至失去了所有的神智,所以任盈盈公主生出来之后才不正常的。”

    浮屠山之主忍不住怒吼道她不叫任盈盈,不过都无所谓了。

    关键是沈浪的话让他面孔微微一阵抽搐。这件事情是绝密,但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绝密,这个吴荼子简直什么都说啊。

    事实上老师吴荼子并不是专门说这件事情的,而是当年木兰生下沈野宝宝陷入危机,沈浪要为她找到一颗洗髓精,吴荼子说起了这件事情,因为她和木兰的情形有一点点类似。

    木兰当时是陷入长眠,生机不断地变弱。而浮屠山主的夫人则是失去了所有神智和记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而浮屠山公主生下来之后也几乎从来没有公开露面,那所有人都知道她不正常了。

    沈浪道:“这种能量旋涡在很多上古遗迹都有,令夫人遭遇的这个旋涡还是轻微的,还有更多更可怕的旋涡,人一旦进入之后直接粉身碎骨,灰飞烟灭了。”

    这话一出,浮屠山之主面孔微微一颤,仿佛勾起了什么记忆。

    沈浪道:“现在看来,任盈盈公主身体的异状和令夫人怀孕的时候穿越那个能量旋涡有巨大的关系。”

    这话听上去非常耳熟啊,就好像孕妇不能照X光,更不能做CT和磁共振,否则胎儿可能会不正常。

    沈浪道:“所以治疗任盈盈公主的法子,也要从这个根源着手。”

    浮屠山之主道:“那十根龙之悔呢?我倒是想要知道你怎么给我?”

    沈浪到:“任宗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龙之悔应该也是从南部海域的上古巨型遗迹开发出来的吧。而且得到龙之悔的手段应该非常暴力。”

    对方不言语。

    沈浪道:“我是见过上古秘密基地的,龙之悔几乎完全定在地上一般,再大的力量也无法移动分毫,除非破解上古能量控制中心。不过几年前很显然浮屠山没有这个耐心,而是选择直接引爆这些能量核心,使得这些关键密室瞬间失去了所有的防御,你们就得到了大量的装备,武器,当然也包括龙之悔。所以那段时间,南部海域频频爆发海底地震,之后的那一场大地震或许还是为了彻底灭掉薛氏,垄断整个南部海域的控制权,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但在那之前海底还发生了一连窜的爆炸。”

    “这非常正常,就是所谓的暴力开采。”沈浪道:“因为浮屠山需要在最短时间内得到巨大的收获,任何超脱势力都是这样的。一开始都是暴力性开采,接下来越来越细致。”

    浮屠山之主默认,甚至此时他想要将赢无缺赶出去。

    沈浪说得非常正确,得到上古文明的力量之后,任何人都是先吃个饱,先把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接下来在细嚼慢咽,可持续发展。

    这就如同发展工业一样,一开始肯定是不管环境的,什么大烟囱排放浓烟啊,什么排放废水啊,管它那么多?先发展再治理,虽然屡次被否定批判,但历史上任何国家都是这样做的。

    得到上古文明力量后,不骄不躁地发展,唯恐造成强烈破坏,动不动十年大计,百年大计,那是姜离陛下,而他的结果大家已经看清楚了,他的这些上古力量还没有发展起来,人就已经暴毙而亡了,活生生便宜了别人。

    沈浪道:“所以,任宗主的那个巨型上古遗迹里面,现在肯定还还存在一些秘密实验室,秘密基地,依靠正常的手段很难开启。但是有不想进行暴力性开发,所以就先放在那里了。”

    浮屠山之主依旧静静不言。

    沈浪的每一句话都是猜测,但每一句话都是对的,事实就是如此。

    这个上古遗迹实在是太大太大了,浮屠山暴力开发了两年时间,收获巨大,短短两年时间的发展超过之前百年,一下子就变得无比强大起来。

    所以现在浮屠山已经有资格进行可持续性发展了,放在之前?谈可持续发展?

    别开玩笑了,幸亏浮屠山有那么强大,否则这个南部海域的巨型上古遗迹只怕已经被人抢了,当确定了这个上古遗迹的规模后,大炎帝国、诛天阁何止是虎视眈眈啊?

    浮屠山和新乾王国结合,试图颠覆现有秩序,脱离皇帝陛下的掌控不是没有原因的。

    沈浪道:“所以这个时候我的难耐就显现出来了啊,我的价值绽放出万丈光芒,简直要亮瞎狗眼啊。任宗主你可知道我唯一那支龙之悔是哪里来的吗?是在祝氏家族的一个秘密基地中得到的,另外我顺便灭绝了那岛上的所有人。祝氏家族几千人在那个秘密基地呆了十几二十年,结果毫无所获,连龙之悔都移不走,甚至关键密室都打不开。而我一去,轻而易举打开了所有的密室,轻而易举接触了能量控制中心。至于原因?也不用我说了,当然是因为我太牛逼了,我的血液简直如同太阳一样,拥有最高权限,莲门遇君自开。”

    所有人面孔抽搐了一下,沈浪你才刚刚脱离危机多久啊,这又开始狂起来了?抖起来了?竟然在我们面前开黄腔?

    沈浪道:“所以任宗主,你说我给你十支龙之悔是不是轻而易举?只要你带我去你的那个巨型上古遗迹,我保证一天时间就给你弄到十支龙之悔。”

    赢无缺颤抖道:“任宗主,千万别上当,千万别上当,沈浪只是为了进入你的上古遗迹而已,他有阴谋,他有阴谋啊。”

    “不,我有价值。”沈浪淡淡道:“人难道要因噎废食吗?其实任宗主早就有了这个打算,只不过被我自己打断了,因为我偷了你们两支龙之悔。任宗主,在你的上古遗迹内肯定有极度关键的秘密基地,秘密实验室,正常手段完全无法开启,但是开启这些实验室对您来说意义无比重大。现在就是让我创造奇迹的时刻,让浮屠山再一次突飞猛进的时刻了。”

    “任宗主,您要做的事情非常简单,那就是打晕我,将我直接送到巨型上古遗迹内部,来到一个极度重要的秘密实验室面前,我轻而易举就可以打开,因为我有最高权限。”

    “我能为您带来的不仅仅是龙之悔,还有其他战略级物质。”

    “任宗主,千万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千万不要因为我刚刚偷了两支龙之悔而对中断了之前的节奏部署。”

    赢无缺高呼道:“任宗主,千万不要答应,千万不要答应,沈浪肯定有阴谋,有阴谋啊。”

    浮屠山之主望着沈浪淡淡道:“你真的很了不起,简直是妖孽,在偷走两支龙之悔之后非但没有逃跑,反而继续作为俘虏的计划更大的事情,还想要谋取更大的利益!你这个人的大胆,简直让人匪夷所思,简直就是疯子。”

    沈浪耸了耸肩膀道:“任宗主,那你愿意试一试吗?”

    赢无缺厉声道:“我现在就阉了你,一了百了,免得你祸害更大。”

    然后他猛地拔刀,朝着沈浪冲了过来。

    “咳……”后面传来了轻轻的咳嗽声,顿时赢无缺的动作停止了。

    任宗主道:“沈浪,你这么疯狂,这么为所欲为,小心引火烧身啊。”

    沈浪道:“任宗主,我只不过想要为您表演奇迹而已。”

    “你一定会玩火自焚的。”浮屠山宗主缓缓道:“你就是一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然后他手掌轻轻一拍,顿时沈浪直接昏厥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浪再一次睁开眼睛,已经完全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这,这是在哪里?

    这太诡异了啊,什么什么鬼地方?完全没有见过,甚至无法想象到,仿佛梦幻世界一般。

    “沈浪,你不是要表演奇迹吗?这就是我上古遗迹的一个密室,你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吧?”

    “这个密室没有任何机关,没有任何门,没有任何开口,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端倪,没有任何光影,没有任何特征,但是你要在三十秒内把他开启,如果你成功了,那就可以继续我们的交易。如果你失败了,那你的手也没有用了,可以割掉了。”

    “你不是号称要表演奇迹吗?那你可以开始了。”

    “倒计时开始,三十,二十九,二十八……”

    ……………………

    注:今天几个国外读者朋友来找我,昨晚睡了不到四小时,今天一早起来在外面陪同,第一更写到现在才完成,抱歉抱歉。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史上最强赘婿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诡秘之主 源赋世界 同桌凶猛 全球高武 明朝败家子 史上最强赘婿 我有无数神剑 伏天氏 手术直播间 球霸的黑科技系统 从支教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