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史上最强赘婿 第586章:大功告成!任宗主下地狱!(求月票)

第586章:大功告成!任宗主下地狱!(求月票)

    有人或许会问,沈浪不是已经得到了大劫明王的灵魂传承了吗?为何没有洗魂术,没有《活死人经》的记忆?

    因为这段精神记忆在沈浪的脑子是不可阅读状态,就仿佛电脑的隐藏盘符一样,它明显存在,而且占用了很大的空间,却完全看不到。

    沈浪望着任盈盈手中的上古王戒,望着她的面孔。

    她的面孔都有了很大的变化,甚至肌肤都仿佛不是人类的了,充满了一种非常神秘奇异的光泽。

    随着她的呼吸释放出来的强大能量气息,简直要镇压周围一切气场。

    沈浪不由得非常疑惑,这到底是什么物种啊?她是天生就注定这样,还是和任宗主培养的所谓天下第一蛊虫有关?

    接着沈浪又把目光落在她背后的骨刺上,因为还没有长全,只是稍稍萌出来了一些,所以真心不知道这究竟算是什么。

    与此同时,几千米之外,任宗主一边掏出怀表,一边朝着冈一望过来,用眼神示意,是不是要立刻动手,摧毁沈浪的甚神智和记忆。

    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超强版的噩梦石洗魂阵,还有精神功法洗魂诀。

    冈一摇了摇头,接下来他的声音竟然仿佛在任宗主的脑子里面响起一般。

    “不着急,现在沈浪已经摘下了上古王戒失去了保护,但还不是最佳动手机会。”冈一道“我给了他活死人经,接下来他会施展精神术,刺激任盈盈的大脑,而在这个时候他会完全心无旁骛,对周围的一切毫无知觉,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无声无息摧毁他的甚至,洗去他的记忆,把他变成行尸走肉。”

    任宗主点了点头。

    然后,两个人静静地等待,等沈浪施展《活死人经》。

    整整等了三分钟,仿佛每一秒钟都如此的煎熬。

    终于,沈浪要开始施救了,他直接盘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凝聚精神力,施展《活死人经》里面的精神术。

    拯救任盈盈的时间会非常短暂,瞬间刺激,瞬间完成。

    但是构建这个精神能量阵,却需要一段的时间,因为要同时构建十几万个精神力点,同时刺激任盈盈的十几万神经元。

    这个时候的沈浪,确实进入了心如旁骛的状态,周围的一切感知消失了,整个人完全进入了一种非常独特的精神境界,这个时候不要说打他一个耳光,就算捅他一刀也没有感觉的。

    “叮!”

    仿佛一瞬间,沈浪彻底进入无我状态,在精神感知中一点一点编织活死人经的精神阵。

    而就在这个时候!

    冈一的声音在任宗主脑海内响起“动手!”

    然后,惊艳的一幕发生了。两个人的身影,真的如同闪电一般飘来。

    没有上古装备,完全依靠的是两个人的内力修为。

    片刻之后,二人就飘入了沈浪的房间之内!

    “灭!”

    任宗主和冈一同时动手。

    一个人猛地开启噩梦石洗魂阵,就是类似之前任宗主伪造的那个能量漩涡,他就是利用这个东西把苦头欢,还有任盈盈彻底摧毁神智和记忆的。

    只不过这一次,他这个噩梦石洗魂阵的功率变得更加强大了。

    “嗖……”

    瞬间,一个类似于能量漩涡的东西,猛地从沈浪身体穿过,从沈浪的大脑穿过。

    与此同时,从冈一的身体中活生生分离出一个光影,金色的光影,猛地穿过沈浪的大脑。

    整个过程,只有不到半秒钟!无声无息,只有空气中微微颤了一下。

    一切,瞬间就结束了!

    ………………………………

    任宗主和冈一对视了一眼,成功了吗?沈浪的神智和记忆被摧毁了吗?表面完全看不出来啊?

    大约过了几秒钟之后,沈浪原本盘坐得笔直的身体,直接垂落了下去,整个人仿佛被彻底抽去了灵魂一般。

    “陛下,醒来,醒来……”任宗主道。

    沈浪睁开了眼睛,瞳孔已经完全分散,毫无焦点。冈一翻开沈浪的眼睛,仔细看他的眼瞳。

    “成功了,你看。”冈一道。

    任宗主上前一看,顿时不可思议,因为沈浪的瞳孔竟然彻底散了,还不仅仅如此,他的眼睛是非常奇怪的,远比其他人更加立体,深邃,复杂。而此时这两层眼瞳仿佛彻底分离了一般,近看上去非常诡异,就仿佛眼睛里面有重影一般。

    冈一道“这是双瞳之人,平常完全看不出来,因为几乎重叠在一起,只不过看他眼睛的时候觉得尤其深邃神秘,这是姜离后代的特点。现在他的魂飞了,魄还在,所以两层眼瞳彻底分离了。”

    任宗主长长松了一口气道“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有两个灵魂大脑,难怪上一次洗魂会失败。”

    接着,任宗主道“陛下,该安睡了。”

    然后,沈浪就如同被操控的木偶一般,躺倒床上去安睡。

    ………………………………

    接下来的时间内,沈浪完全如同傀儡一般,能够起床,能够吃饭,但不能说话,完全就是提线的木偶,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不过整个浮屠山没有人知道,任宗主几乎对所有人保密,只有贴身照顾沈浪的大宦官云海,还有几个宫女发现了沈浪的离奇状态,发现他已经成为了行尸走肉一般。

    接下来,任宗主尝试做一件事情,想要把上古王戒从任盈盈手指上摘下来,但是失败了,就仿佛生根了一般,完全摘不下来。

    虽然已经成功地洗去了沈浪的魂,但他还是非常焦虑。

    因为时间不够啊,他想要无限抬高沈浪的身份,让浮屠山众人在最短时间内效忠他,这样他夺舍沈浪之后,才能无缝对接,掌管浮屠山。

    但是沈浪这个行尸走肉的模样,还怎么英明神武,还怎么神化,还怎么至高无上?

    于是,任宗主想了一个办法。

    用一面半透的屏风,挡住了沈浪和浮屠山众人的视野。然后让冈一在暗处配音,模仿沈浪的声音。每天都在进行上朝游戏,每天都在议论朝政。

    任宗主这个大乾帝国太师,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扮演第一忠臣的角色,仿佛为了沈浪可以赴汤蹈火,而且还带领着整个浮屠山对沈浪进行效忠行动。

    这大概也像是一种洗脑,用无比恢宏壮丽的宫殿,用他自己作为踏脚石,拼命为沈浪塑造金身。

    效果非常好,尤其是冈一为沈浪配音之后,他的精神力简直强大到了极点,潜移默化之中,利用强大的精神力场渗透到浮屠山众人的脑子之内,渐渐培养并且凝聚出沈浪至高无上的意识形态。

    但时间还是太短了,太急促了。

    ………………………………

    几天之后!

    任宗主胸口和肚腹的腐朽裂口,再一次蔓延了,他再一次感觉到了死神的到来。

    “寂空师兄,时间不够了。”任宗主道。

    冈一道“时间为何不够,你还有一年多性命,利用这段时间不断神化沈浪,不断洗脑浮屠山众人,应该还是勉强能够做到的。”

    任宗主道“可是,最多还有二十来天,大炎帝国就要对怒潮城进行毁灭性打击了。就要对大乾帝国进行毁灭性打击了。”

    冈一道“那关你何事?又打击不到浮屠山,你有上古拦截装置,你怕什么?”

    任宗主道“如何不管我事?一旦我夺舍了沈浪,我就是大乾帝主了,怒潮城就是我的基业,吴楚越三国,还有乾国都是我的江山,难道我眼睁睁看着它被炎京摧毁吗?”

    冈一惊愕道“任兄,你这个主人翁精神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任宗主道“冈一,你觉得一旦我夺舍了沈浪之后,是大乾帝国更重要,还是浮屠山更重要?是怒潮城更重要,还是浮屠山更重要?”

    冈一想了一会儿,点头道“怒潮城更重要,因为它是未来夺取天下的根基。浮屠山现有的这些战略装备,只能防守,没有发展的余地,未来在怒潮城。”

    任宗主道“这就是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怒潮城被炎京摧毁?因为它已经属于我了。”

    冈一道“任兄,你想要做什么?”

    任宗主道“提前夺舍。”

    冈一道“可是现在对沈浪的神化还没有结束,浮屠山众人还没有真正效忠他。”

    任宗主道“来不及了,沈浪想要得到浮屠山的效忠,必须表现出强大的力量,还有英明神武的姿态,这样行尸走肉,就算一层屏风挡着,迟早会被人发现的。我必须立刻夺舍,然后拯救怒潮城。”

    冈一道“你夺舍了他,你就消失了,浮屠山造反?怎么办?”

    任宗主道“我有替身,必要的时候可以露面。而且接下来,我也会渐渐隐藏起来,想办法把沈浪推到前面。”

    冈一道“任总,你太急了。”

    任宗主道“冈一师兄,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难道你不想让大劫寺重新屹立于整个东方世界吗?只要我夺取了天下,大劫寺就是整个东方世界唯一的国教。”

    冈一道“任兄,你说的这些太遥远了,我只记住一件事情,当年你对我有恩,别说说其他也毫无意义。”

    任宗主道“冈一师兄,准备吧,提前夺舍沈浪。”

    冈一道“当然,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负责帮忙,但决定还是你自己做。”

    ………………………………

    次日上朝!

    这一场朝会依旧非常忙碌,而且不再是任宗主唱独角戏了,浮屠山的其他人也仿佛进入了状态,几十名年轻骨干竟然真的离开浮屠山,前往怒潮城试训了。

    而且乾京和怒潮城也真的传来的书信,说即日将派遣专员,前来知道浮屠行宫官员的册封,并且由张翀宰相亲自带队。

    吴绝也返回了浮屠山,向沈浪交旨,黑城堡已经正式将五万斤噩梦石晶体送往怒潮城,由金卓公爵了索玄大人亲自接收,并且留下了公文和签名。

    不仅如此,大乾帝国的尚书台和枢密院,都发来了公文,赞赏浮屠行宫的举动,赞赏任太师的效忠,并且完全承认任完我在大乾帝国的身份,甚至邀请任完我进入怒潮城任职。

    金卓公爵直接向沈浪写了一份辞呈,愿意刺去大乾帝国枢密使之职,请任完我太师担任大乾帝国枢密使。

    为了保护怒潮城,任完我真的派遣了上万名地狱军团,几百名特种武士,护送上古拦截装置前往怒潮城,就是为了抵御接下来炎京对怒潮城发动超远程战略袭击。

    乾京那边,仇妖儿元帅正式接收了浮屠山送去的一千只雪雕。

    顿时间,浮屠山、乾京、怒潮城三方关系密切得仿佛如胶似漆一般。

    天下诸国也仿佛彻底惊呆了,不是我看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你浮屠山这朝三暮四也太快了吧,赢广尸骨未寒,你就这么彻底地投靠了沈浪,而且还这般跪舔姿态?

    不仅怒潮城了乾京,吴,楚,越三位国王,都纷纷对浮屠宫表示赞赏,并且欢迎任太师成为大乾帝国的重臣,不仅如此,三位国王同时向任完我发出了邀请,请太师大人在合适的时候,前来吴楚越三国视察新政。

    怒潮城那边,更是接连几封公文,邀请任完我前往怒潮城担任枢密使,主持大乾新军筹建一事。

    一切都在加速,浮屠山和大乾帝国正在用一种非常快的速度结合之中。

    任完我对这一切乐观其成,甚至还主动加速。

    刚刚派出几十名年轻将领前往怒潮城,紧接着第二天又派去了几百名,甚至包括了浮屠山原来的堂主,长老级人物,前往怒潮城任职。

    浮屠山众人也被这一幕彻底惊呆了,宗主这是玩真的?竟然这么彻底?

    ………………………………

    又一日早朝。

    任完我正式受到了怒潮城的公文,张翀宰相率领的团队,将在三天之后赶到浮屠宫,指导整个浮屠宫官员的册封。

    一切都在加速,这个时候任完我就算想要不提前夺舍都不行了,张翀来了之后一定要拜见沈浪的,届时如果看到一个行尸走肉一般的沈浪,如何是好?

    议事之后,任完我叹息道“陛下,还有诸位浮屠宫的臣子们,你们或许看到了,我显得非常急迫,仿佛想要在最短时间内将浮屠山和大乾帝国的合并完成,这……是有原因的。”

    浮屠山众人一愕。

    任完我道“因为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众所周知,在三十几年前我受过重伤,撑了几十年,终于有些撑不住了。但我已经完全满足了,因为我已经向上天偷生了几十年。”

    这话一出,所有人彻底惊呆了?

    任宗主掀开衣衫,露出了胸前的伤口。

    当然,这个伤口完全被掩饰过了,真实的伤口是一种腐朽,非常可怕的。而现在他伪造成为了一团黑影,给人一种中毒的感觉。

    任完我道“当然,我还想要活几十年,还想为陛下效忠几十年,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了,我必须立刻闭关,修炼上古功法,驱逐体内的这股可怕的东西。”

    “所以接下来的时光内,我大部分时间都会在闭关,整个浮屠宫的一切,就交给陛下了。”

    这话一出,浮屠山众人大惊,任宗主要完全放手,完全放权?

    他说要闭关这是什么意思?以后还出不出来?他会不会有生命之危?

    任宗主道“当然,就算我在闭关,也依旧镇在浮屠宫内,有人胆敢对陛下有任何不敬,胆敢对陛下旨意有任何阳奉阴违,我都会出现,将这个乱臣贼子斩杀!”

    “来人!”

    然后任宗主猛地一声断喝,顿时几百名穿着大乾帝国铠甲的特种武士涌了进来。

    “抓人!”任宗主一声令下。

    吴绝拿着一份名单,挨个抓人,整整抓了九十三人,其中有一个长老,三个候补长老,两个堂主,五个副堂主,全部都是要害之人。

    这些人被抓捕之后,惶恐惊骇道“宗主,为何啊?为何啊?我忠心耿耿,为何抓我?”

    任完我怒吼道“你单单喊出这个宗主,就该死!我说过多少遍了,整个浮屠宫只有陛下,没有宗主,我只是陛下的一个臣子而已。”

    任完我走到这些人的面前,痛心道“你们当中很多人,跟了我许多年了,甚至对我忠心耿耿。但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在私底下埋怨陛下,中伤陛下。”

    “林大人,你作为前浮屠山长老,如今也算是大乾帝国的重臣,很快就要接受册封了,结果你私底下说什么?说你宁愿做浮屠山的长老,也压根不想做什么狗屎大乾帝国的臣子。”

    “李堂主你说什么?你说效忠大乾帝国,就等于和大炎帝国为敌,危在旦夕,我就问问你们,我们之前难道不是和大炎帝国为敌吗?”

    任完我表现得无比痛心疾首,颤抖泣声道“让我说什么好?让我说什么好啊?你们这些老伙计啊,我们一起共事几十年了,我不想杀你们,完全是锥心之痛,断我臂膀。但是我已经是陛下的臣子,不得不忠,你们冒犯了陛下,就必杀!”

    然后,任完我直接跪下,叩首道“臣请陛下,将这些忤逆斩首示众。”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玩得这么大?

    那九十几人也惊呆了,竟然要斩首?凭什么啊?为什么啊?

    沈浪仿佛陷入了沉吟。

    任完我颤抖道“陛下,忤逆者必杀啊,否则今后谁还敬畏陛下?”

    顿时间,那九十个出言冒犯者魂飞魄散,叩首道“宗主饶命,宗主饶命,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杀!”任宗主怒吼,一声令下“这个时候还喊宗主,杀!”

    “唰!”手起刀落,顿时十几颗人头落地。

    剩下的八十人恍惚过来,朝着沈浪叩首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这几十人完全磕头出血,这个时候的畏惧是真正发自灵魂深处的,向沈浪的敬畏也是真的。

    足足好一会儿,冈一为沈浪配音道“任太师,大乾帝国还是宽仁的,因言获罪之事,最好还是不要开头。”

    任太师道“陛下,我浮屠宫刚刚并入大乾帝国,特殊时候啊,一定要用重典。”

    沈浪怒道“朕说话难道不算数了吗?朕说不杀,那就不杀。”

    任完我跪下叩首,泪流满面道“臣遵旨。”

    然后,他望向这八十人,缓缓道“诸位,陛下说不杀你们,我作为臣子,不敢违逆。但你们犯下的罪行,我……我无颜见陛下,我这就替你们恕罪。”

    任完我猛地拔出匕首,朝着自己的脸上划去,片刻之间,鲜血淋漓。

    所有人完全惊呆了,真的活生生被震撼了。

    划烂自己的面孔后,任完我朝着沈浪跪下道“陛下,这些人忤逆陛下,都是臣管教不严,臣请陛下降罪。”

    沈浪足足好一会儿道“任太师,何必如此?”

    任完我叩首道“臣,请陛下降罪。”

    又过了好一会儿,沈浪道“任太师治下不严,夺去太师之位,降为大乾帝国太子太保,所有犯上官员,杖责九十!”

    任完我叩首道“臣,领旨谢恩。”

    接下来,就是大场面,整整八十一人,被杖责。

    包括任完我在内,全部在大殿之上,被特种武士噼里啪啦一顿打。

    打得整个浮屠山所有人都在颤栗,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了敬畏,这……这就是天子之威吗?

    任宗主实在是急了,原本有一年时间,现在只有十几天,要在最短时间内把沈浪权威树立起来,简直一步并为十步走。

    所以他不得不使出了大杀招,用血淋淋的人头来树立沈浪的无上威严。

    冒犯沈浪陛下者,必死!

    当然也恩威并济,杀十几人,剩下八十人由沈浪金口玉言赦免之。最后甚至不惜杖责自己,完全是踩在自己的头顶,去成全沈浪的权威,真的是处心积虑啊。

    ………………………………

    浮屠山的地下洞穴之内。

    “任兄,你是不是太过火了,这对你自己的权威,是巨大的伤害。”冈一道。

    任宗主道“冈一师兄,我别无选择,时间太紧迫了,整个浮屠山只能有一个声音。”

    冈一道“我觉得你的状态,仿佛陷入了一种利令智昏,这非常危险啊。当时赢广就是把整个身心都投入了龙蛋,这才惨遭横死的。而你此时对于大乾帝国,对于大乾帝主之位,仿佛太过于沉迷了。”

    任宗主躬身道“冈一师兄教训的是,但是……我只有一年时间了,还在乎什么呢?”

    冈一陷入了沉默,足足一会儿道“我还是那句话,几十年前对你我有恩,对我大劫寺有恩,决定由你自己来做。”

    任宗主道“冈一师兄,这些年你对我的恩情,我刻骨铭心。如果没有你,我大概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根本撑不到今天。”

    这是真的,冈一不止一次拯救了任完我,不止一次延长他的性命。

    任宗主道“冈一师兄,我们这就准备开始夺舍吧,在此之前,能够实验一次吗?这毕竟是夺舍,整个天下都没有几例。”

    冈一道“是几乎没有,除了我大劫寺,几乎没有夺舍之例。”

    任宗主道“所以,能够在我开始夺舍之前,进行实验吗?毕竟一旦开启夺舍,我就等于抛弃了自己这具躯体。”

    冈一道“当然可以,就用令夫人来做实验如何?”

    任宗主面孔抽搐一下,然后点头道“好。”

    他的妻子,也就是大炎帝国的公主,在几十年前就被他用噩梦石洗魂阵彻底摧毁了神智和记忆,整整几十年的行尸走肉了,正是夺舍实验的最好对象。

    “冈一师兄,我一旦夺舍了沈浪之后,能够有他的记忆吗?”任宗主问道。

    “几乎没有,只有一些非常残缺的记忆碎片,而且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渐渐浮现出来。”冈一道“但是我交给你关于沈浪的资料已经足够完整了,你应该已经完全背下来了,最重要的一点,沈浪是大乾帝主,是君王,没有人敢去询问真假的。扮演沈浪这件事情,你应该完全能够做到了吧,毕竟有一个最好的例子在,沈浪那个替身就完美无缺。”

    “还是那句话,君王不需要扮演,君王本就是高深莫测,喜怒无常的。”冈一道“接下来炎京会对怒潮城进行毁灭性打击,只要你拯救了怒潮城,那……谁都不会怀疑你,奇迹才是最好的证明。”

    “轰……”一扇石门开启了。

    里面是富丽堂皇的闺房,一个绝色美人躺在床榻之上,成熟恬静,美丽温柔得让人无法想象。

    她就是任宗主的妻子,大炎帝国的长公主,曾经姜离陛下的未婚妻,成为行尸走肉,已经整整几十年了。

    冈一拍了拍手道“进来。”

    顿时,一个年迈的身影走了进来,驼背弯腰,鸡皮鹤发,是一个已经年迈得无法想象的女人。

    “拜见师叔!”冈一躬身道。

    任宗主一愕道“这位是……大劫寺的了颜上师?曾经被称之为大劫圣母?”

    冈一点头道“对,是她!”

    任宗主惊愕,这位大劫圣母已经一百几十岁了吧?而且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前大劫神主的妻子之一,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活着。

    这个年迈得无法想象的大劫圣母来到任宗主妻子面前,啧啧有声道“好年轻,好新鲜啊,美得很,美得很,几乎我和年轻的时候一样美。”

    冈一道“师叔,那我们开始?”

    “开始,开始,迫不及待了,我这身体已经腐朽了,我甚至都能闻到死人的臭味了。”大劫圣母颤抖道,满嘴漏风,因为牙齿掉得一个不剩了。

    冈一走到外面,抬过来一具诡异的光彩,散发着荧光的棺材。

    这其实不太像是棺材,和上古龙盒倒是有些相似。

    “我们称之为鬼棺,就是这东西。”冈一道。

    任宗主道“这就是鬼棺?”

    鬼棺这个东西,听过的人已经非常非常少了,曾经算是大劫寺的神物之一吧,传闻它最大的功效就是让人返老还童,所以无数权贵都迷恋这鬼棺。

    冈一道“任师兄,请将尊夫人放入这鬼棺之内。”

    任宗主抱起妻子,放入鬼棺,顿时一阵诡异神秘的能量浮动,鬼棺之内浮现出一道道神秘的符文,里面仿佛是一个完全的独立空间一般,幽冷碧绿,看上去有些像是大劫寺的那个鬼城。

    冈一道“师叔,您也请进吧。”

    他还没有说完,那个一百多岁的大劫圣母直接跳进了鬼棺之内。

    冈一将鬼棺盖上,然后一阵阵光芒闪烁,整个房间都放入变成了幽冥地狱一般。

    “这个鬼棺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仿制精神灵魂的外泄。”冈一道“因为人的灵魂脱离躯体之后是非常脆弱的,会瞬间消散,只有鬼棺才能封住灵魂能量的外泄,完整进入新的躯体之内。”

    任宗主道“这个夺舍的过程,快吗?”

    冈一道“很快。”

    果然很快,仅仅一刻钟后,冈一开启了鬼棺,那个年迈得大劫圣母已经静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彻底变成了一具尸体。

    任宗主飞快上前,屏住呼吸,看着自己妻子的身体。

    这完全关系到他的生命,他的未来,他的霸业。一旦这次夺舍实验成功,就完全证明了他可以夺舍沈浪,可以继续活上百年,可以成为大乾帝主,甚至可以成为东方人皇。

    几秒钟后,鬼棺之内,任宗主的妻子美眸一转。

    她之前行尸走肉的时候,瞳孔可是发散的,现在直接就灵动了起来。

    然后,她直接坐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缓缓道“真是年轻的身体啊,真是新鲜的身体啊,简直和我几十年前一样美,哈哈哈……”

    这声音虽然是妻子的声音,但口气完全是刚才那个大劫圣母的。

    任宗主狂喜颤抖,成功了,竟然真的成功了。

    “有点累,我先睡一觉,你们滚出去吧。”大劫圣母道,然后直接躺在床睡觉。

    任宗主依旧呆立不动。

    大劫圣母道“怎么,任完我小孩,我夺舍你妻子的身体,你莫非还想要睡掉我不成?”

    任宗主躬身道“侄儿不敢。”

    大劫圣母道“那还不滚出去?”

    任宗主和冈一退了出去,顺便把那具鬼棺也带了出来,把大劫圣母的原来躯体放在床下。

    ………………………………

    “冈一师兄,大劫寺真是太神奇了。”任宗主道“当然也太邪了,难怪会遭到姜离陛下的打击,若非亲眼见证,简直不敢置信。”

    冈一摇头苦笑道“其实,我若继承了大劫神主之位后,是要扭转这种局面的。大劫寺应该是神圣的,而不是邪恶的,可惜……姜离陛下不愿意给我们这个机会了。”

    任宗主道“我愿意给,夺舍了沈浪,成为大乾帝主,击败大炎帝国,一统东方世界之后,我愿意让大劫寺成为真正的神圣之地,这是我的承诺。”

    冈一道“再说吧,反正我只记得一件事,当年你救过我,这个恩情我永远记住。”

    任宗主道“冈一师兄,万万不要这样说,你欠我的早就还了。我只救过你一次,但是你却救过我……五次了。”

    冈一摇了摇头,仿佛不愿意多谈道“以后的事情,谁说得清楚,以后再说吧。”

    任宗主道“不,冈一师兄,我绝对绝对不会辜负你的恩情,我一定会让大劫寺重新成为东方世界之圣地。”

    冈一没有回应,问道“任兄,还记得如何夺舍吗?”

    任宗主道“记得,灵魂先出窍,后入窍,说难也难,说易也易,活死人经,真是神奇无比。”

    冈一道“那开始吧。”

    任宗主道“沈浪陛下,进来吧。”

    接下来,沈浪行尸走肉一般走进来,完全就是提线木偶,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进去躺着。”任宗主道。

    冈一道“还是盘坐,比较合适。”

    任宗主道“进去鬼棺,盘坐在内。”

    沈浪依旧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进入鬼棺之内,但是呆呆站在那里。

    冈一道“盘坐这个命令,太复杂了,他执行不了。”

    接下来,冈一亲自动手,让沈浪旁坐在鬼棺之内。

    任宗主深深吸一口气,朝着冈一道“师兄,我不会忘记我的承诺的。”

    然后,他也走入了鬼棺之内,在沈浪面前盘坐了下来。

    “准备好了吗?”冈一问道。

    任宗主压下激动紧张的心情道“置于死地而后生,准备好了。”

    冈一道“灵魂出窍术,入窍术,没有问题?”

    任宗主笑道“冈一师兄,为了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几十年了,活死人经也已经领悟无数遍了,简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冈一道“万万,万万不要有差错。”

    任宗主动情道“冈一师兄,你……你对我的情意,我永远不会忘记,未来……是我们的。”

    冈一道“你说笑了,这个词不能乱用。”

    然后,冈一小心翼翼地盖上了鬼棺。

    周围陷入了黑暗,然后鬼棺之内亮起了无数的符文,这些符文光芒,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明明体积很小,却给人一种无比巨大的感觉。

    真像是鬼城空间啊,完全是光影组成的世界,在这里任宗主竟然觉得周围一切虚无,甚至几乎要忘记自己的躯体。

    这鬼棺真不愧是上古神物啊,几乎和龙盒一样神奇了,当年大劫寺创造的奇迹,是不是有一半都是这鬼棺的功劳?

    任宗主冷笑道“沈浪陛下,接下来你的身体要属于我了,你的大乾帝国要属于我了,你的女人也要属于我了,你的血脉天赋也要属于我,你的上古王戒,龙之心,龙之剑都属于我了。”

    “沈浪陛下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击败大炎帝国,成就天下霸业的。姜离陛下没有完成的使命,就让我来完成!”

    然后,任宗主根据《活死人经》第二卷,开始了夺舍。

    “灵魂出窍术!”

    顿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任宗主感觉到自己的灵魂真的脱离了身体,他自己能够看到自己。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就仿佛飘在无尽的虚空之中,明明鬼棺很小,但是却仿佛置身于茫茫宇宙,无比巨大。

    这种感觉,和当时沈浪在鬼城中非常相似。紧接着任宗主的灵魂清晰看到了沈浪的躯体,仿佛会发光一般,而且散发着金光。

    沈浪陛下,你的躯体果然是天下间独一无二,但接下来,他属于我了。

    然后,任宗主的灵魂猛地朝着沈浪的躯壳飞去,就要钻入他的身体,完成夺舍!

    然而这个时候,本来行尸走肉,傀儡一般的沈浪忽然睁开双眼,已经分离的双层瞳再一次凝聚,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然后,沈浪露出了无比促狭的笑容“任宗主,我本来以为赢广死得就很离奇了,没有想到你的死得会更加离奇。”

    “赢广是发疯而死,任宗主你竟然是自己走入棺材,自己下地狱,太别致了。”

    …………………………

    注今天更新近一万八,真的拼尽全力了,就想靠勤奋求几张月票,就想保住月票榜,兄弟们拜托了!

    谢谢乆三少爷的万币打赏。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史上最强赘婿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明日之劫 我有一张沾沾卡 恐怖降临 无敌天子 吞海 我穿越成一个国 召唤梦魇 重装天师张狗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