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史上最强赘婿 第165章:打脸全天下!举国震惊!丧钟(1更)

第165章:打脸全天下!举国震惊!丧钟(1更)

    在场所有人都不会忘记这一幕的。

    甚至包括沈浪在内。

    真是太华丽了!

    震撼人心啊!

    七十万金币,十二万两的狗头金。

    就这么倾泻而下。

    天大的手笔啊。

    在后世的电影中经常见到奢华的香槟雨,又或者巧克力组成的洪流,又或者漫天的钞票雨。

    但比起眼前这场黄金暴雨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沈浪,木兰,金木聪早有准备,飞快退到一边。

    而在场的几个债主。

    隐元会舒伯焘,舒亭玉,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小海盗王仇枭整个人仿佛被定身了一般。

    他们当然是可以飞快退开避开这黄金雨的。

    但是他们没有。

    任由这漫天的金币和狗头金倾泻而下。

    每一只金币七钱重,四五米的高度是砸不伤人的。

    但是每一个金坨子可是足足有几两重,这要是砸中了脑袋虽然不会死人,但也会伤人。

    可是,在场的几个人都是高手。

    怎么可能会被砸伤。

    他们就站着一动不动,任由这场黄金暴雨下完。

    整整半分钟。

    这场暴雨下完了。

    坚固的桌子承受不了这么巨大的重量,直接塌了。

    在场的几个债主,腿部以下,几乎都被金币和和金坨子给埋了。

    这无数金币完全堆成了一座金山!

    所有金币倾泻完后,全场一片静寂!

    甚至到现在,所有人依旧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实在太梦幻了。

    太可怕了。

    完全不像是真的啊!

    八十万金币啊!

    两个天南行省的赋税啊,仅仅不到一个月时间,沈浪竟然拿出来了。

    这……这怎么可能啊?

    眼前这一幕,难道真的不是梦境吗?

    就算是太阳西出,海水倾覆,沈浪也不可能做到的啊。

    但是眼前这一切,却又真真切切上演了。

    他,他是神吗?

    因为实在是太过于震惊了,以至于全场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

    整个神经甚至有些麻木了,需要好一会儿时间才能吸收眼前这个事实。

    “啊……”

    忽然,金木聪发出一阵惨呼。

    因为,他被一个金坨子砸到脚了。

    但是被眼前气氛所震慑,惊呼只有赶紧捂住嘴巴。

    姐夫好不容易准备的一场超级装逼大戏,如果被他破坏了一丁点儿,那他可就死定了。

    姐夫虽然不会真的对他怎么样?但是他也害怕呀。

    …………

    此时沈浪只有一个感觉!

    爽啊!

    真爽啊!

    还是这个世界好啊,放在中国古代,沈浪哪里能够上演这么一场华丽大戏啊。

    哪怕是在西汉年间,皇帝的国库也只有二百吨左右的黄金,怎么可能一下子给他二十几吨用来装逼呢?

    这一场装逼,简直让他爽得每一根汗毛都竖起来了。

    但此时沈浪的境界,真正是视金钱如同粪土了。

    他轻轻藐视在场所有人一眼,然后淡淡道:“舒亭玉,薛磐,伍元化,仇枭,这堆金子肯定超过八十万金币了,你们自己点点,然后自己运走啊!”

    那几个人,面孔依旧铁青,甚至依旧站在黄金堆中一动不动。

    沈浪不屑道:“你们这些人啊,就喜欢营造什么十面埋伏,什么四面八方围攻玄武伯爵府,看来好像天大的手笔。又是出动无数御史,又是操纵天下舆论。看起来好吓人的样子啊,然而实际上都是小把戏,小把戏!”

    “不就是七十万金币吗?区区七十万金币而已啊,就闹得我玄武伯爵府要死要活的,真是可笑之至啊,你们就这点出息了吗?”

    什么区区七十万金币?

    你知道这是多少钱吗?你知道这笔钱可以用来干多少事情吗?

    上一代玄武伯爵用一百万金币,可是足足雇佣了三千武士,在封地上征召了五千大军,而且还雇佣了一支几百艘战船的舰队。

    就算这样,那一百万金币当场都没有花完,大部分的钱都是全军覆灭之后,付出抚恤金花掉的。

    但是沈浪现在用八十万金币砸在他们的脸上,他就有资格装逼,他就有资格说出这种话,让舒亭玉等人没有一句话反驳。

    沈浪不屑道:“丢人,丢人啊!”

    “你们御史天天攻击我什么?说我生活奢靡,穿的一件衣衫就要三百金币?”

    “哪有的事情啊?你们不要冤枉我好吗?我一件衣服明明是五百金币啊,而且这样我衣服,我一口气又做了八件了,你们竟然说成三百金币一件,你们这是藐视我的生活水平啊。”

    “诸位可以见证啊,以后我在你们面前要是穿重复的衣服,我就是你们奶奶日出来的。”

    “你们还攻击我一顿饭吃掉一百条鱼,荒谬,可耻啊!我明明一顿饭吃掉了上几十万条鱼,因为我吃的鱼子酱,一顿就吃掉半斤多。”

    “你们一个个眼皮子太浅了,区区七十万金币就想要逼死我玄武伯爵府?”

    “呸!”

    “我沈浪有的是钱,我玄武伯爵府有的钱!”

    “别说七十万,八十万,就是一百万,二百万金币我都能拿得出来。”

    “诸位债主,赶紧拿着你们的钱滚蛋!”

    …………

    接着,沈浪来到几位大人物的面前。

    “王叔阁下,尚书大人,总督大人,御史大夫,你们在场见证,我们玄武伯爵府欠隐元会的七十万金币是不是还清了?是不是再也没有债务纠纷了?”

    他这话故意漏掉了六王子宁景,对方目光顿时一寒。

    你沈浪一个小小赘婿,竟然不把我六王子放在眼里?

    宁启王叔眯起眼睛,第一次无比正式地望着沈浪。

    他真的是彻底被惊住了。

    上一次金山岛之争,沈浪就逆转乾坤,让必输的局面大获全胜。

    但是有才华,仿佛还不算什么。

    真金白银才是最难的啊。

    他完全无法想象,不到一个月时间内,沈浪是如何弄到这八十万金币的。

    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啊。

    听到沈浪的问话后,宁启王叔点头道:“对,玄武伯爵府和隐元会的债务正式两清了。”

    沈浪道:“那隐元会是不是再也没有权力收回望崖岛了,天下间是不是再也没有人可以逼出我家交出望崖岛了?”

    宁启王叔面孔微微一阵抽搐,点头道:“对,望崖岛是你们家的。”

    沈浪朝着隐元会舒亭玉道:“听到了吗?舒亭玉,我们的债务两清了,还要夺我的望崖岛,真是白日做梦吗?那可是黄金之岛……”

    说到这里,沈浪赶紧收住了嘴巴。

    “好了,我很忙,就不招待大家了!”

    然后,沈浪扬长而去!

    金木兰和金木聪也直接离去。

    留下在场诸人,面面相窥。

    王叔宁启和户部尚书,御史大夫对视了一眼。

    然后,二话不说直接离去。

    今天,算是彻底被打脸了,哪怕他们直接被波及的。

    接着,祝戎总督也退了出去。

    六王子宁景忽然冷笑一声道:“有意思,有意思,小小赘婿这么嚣张,不怕有钱赚,没命花吗?”

    然后,他也离去了。

    带着满腔的敌意离去。

    在场,就留下隐元会诸人,还有几个债主了。

    舒亭玉道:“诸位拿走自己的那份金子吧,我就要派人装车了。”

    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看了一眼满地的金币,直接走人了,他的那三千五百金币没有要。

    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也直接走人,他连几万金币都没有要。

    他们根本就不是来要钱的,而是想要借机将玄武伯爵府逼入绝境,卖掉所有田产的。

    如今被沈浪疯狂地打脸,哪里还有那钱的兴致。

    整个大厅内,就剩下隐元会和小海盗王仇枭了。

    “少城主,拿走属于你的九千金币吧。”舒亭玉道。

    小海盗王仇枭没有说话,而是捡起地上的一个金疙瘩,又抓起一把金币。

    “这金币很新啊,纯度非常高,但是制造得很粗糙,没有任何图案文字,刚刚铸造出来的?”仇枭道。

    舒亭玉点了点头。

    仇枭又仔细看着手中的金疙瘩道:“这块金子刚刚冶炼出来不久吧,甚至还没有最后提纯。”

    舒亭玉又点了点头。

    小海盗王仇枭目中露出了无比贪婪的目光。

    “嘿嘿嘿,这个小白脸难道就不知道怀璧其罪吗?”仇枭寒声道:“小小玄武伯爵府,区区两三千私军,竟然掌握这么天大的财富,不怕全家死绝吗?”

    他确实要黄金,但绝对不是区区九千金币,他要的是全部!

    所有的金币,都归我海盗王仇氏所有。

    “哈哈哈哈……”

    “全家死绝,有意思,哈哈哈哈……”

    然后,小海盗王仇枭离去。

    舒亭玉和舒伯焘对视了一眼,忽然他低声说了一句:“要出事,要出大事了。”

    舒伯焘点了点头。

    “来人,清点出七十万金币运走!”

    ………………

    玄武城内,有无数权贵在翘首以待。

    等待这那一声惊雷!

    等待着祝戎总督的军队杀入望崖岛,强行收回玄武伯爵府的这支经济命脉。

    等待着金氏家族的轰然倒下!

    有一些权贵是在磨刀霍霍,等待着分割金氏家族的尸体。

    而更多的人是在看热闹,看一场百年大戏。

    一个百年贵族的倒下啊,很刺激精彩的啊!

    而这些权贵的聚集地,就在玄武城主府内。

    所有能够抢肉吃的秃鹫都在这里了。

    包括晋海伯爵府使者,兰山子爵府世子朱文台,玄武城新主簿祝文华,池家小姐池予,镇远侯爵府的使者,镇北侯爵使者等等等等。

    现在祝文华当然确定,沈浪所有的天花根本就是假的,当然他当时就判定是假的了。

    沈浪你就算再会演戏也没有用的,依旧改变不了玄武伯爵府覆灭的结局。

    “消息很快就要来了!”

    “我们马上就要见证历史了,见证一个百年贵族的倒下,真是让人激动啊。”

    “这次玄武伯爵府失去的不仅仅是望崖岛,还有几万亩田产,甚至家族城堡也保不住了。”

    “大家就按照之前的分割方式啊,不能再变了。”

    “金氏家族的的田产归池家,城堡归六王子,所有作坊归靖安伯爵府,望崖岛矿产开采权归晋海伯爵府,盐场经营权归……”

    按照之前的分赃协议,玄武伯爵府的每一份财产都被分割了。

    隐元会是收回了望崖岛,但是他们自己不会亲自去开采铁矿,也不会自己派人煮盐的,而是将这些经营权分割出去,然后每年抽取大部分的利润。

    “来了,来了,伍元化世子来了!”有人呼喊道。

    顿时,在场所有的权贵蜂拥而出。

    今天大多数人都没有资格进入玄武伯爵府亲自见证这毁灭一刻,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借着一张借条勉强可以进入。

    几十个权贵将伍元化包围了。

    “伍世子如何了?跟我们讲讲啊。”

    “玄武伯金卓还活着吗?”

    “沈浪吐血了吗?”

    “他们是心甘情愿交出望崖岛,还是总督强行派兵收回的?”

    “金氏家族的那几万亩良田卖了多少钱?”

    “金木兰动武了吗?太子殿下是不是要派人来接她进国都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无比艳羡。

    金木兰啊,绝色大美人啊,这身材之火爆,见所未见啊。

    顶尖的尤物啊。

    这下子要沦为太子的玩物了。

    “沈浪死了吗?”

    “他必死无疑了吧,金木兰进京之时,就是沈浪的死期了。”

    “伍世子,见证一个百年老贵族的毁灭感触怎么样?是不是非常震撼?”

    所有人都非常兴奋。

    因为,因为他们也是能够分到肉吃的。

    金氏家族这具尸体太大了,别人吃肉,他们喝汤都能喝得脑满肠肥啊。

    而此时,终于有人发现伍元化的脸色不太好。

    “伍世子,你的脸色非常难看啊,是不是对分配方案不满意啊?你家已经得到不少了啊,这次金氏家族的毁灭,你家也没有出多少力啊!”

    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举起手,顿时全场安静,盯着他的面孔。

    伍元化道:“你们别幻想了,我们输了,沈浪赢了。”

    “沈浪还钱了,他不是拿出了七十万金币,而是八十万!他将漫天的金币砸在我们的头上,八十万金币将我们全部埋了!”

    这话一出,全场静寂。

    这怎么可能?

    一个月的时间,沈浪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拿出八十万金币?

    做梦都不可能啊。

    “伍元化世子,你真是开玩笑了,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啊!”

    “是啊,是啊!沈浪区区一个小白脸,怎么可能拿出这笔钱,这可是两个天南行省的赋税。”

    伍元化世子淡淡道:“你们觉得我还有心情开玩笑?各自都回去吧,要出大事了,出天大的事了。”

    然后,伍元化世子直接离去,翻身上马,朝着靖安城而去。

    …………

    玄武城的一处华贵院落内!

    晋海伯唐仑一杯接着一杯喝酒,全身热血沸腾。

    “哈哈哈哈,今日真是过瘾啊,当浮一大白!”

    “我们百年的仇家,终于要完蛋了啊。”

    “金卓要死了,他活不到过年了。”

    “听到了吗?我已经听到金氏家族崩塌的声音了。”

    “金纣横空出世,震惊天下又当如何?出了一个败家子就全完了。”

    “如果见到今天玄武伯爵府的毁灭,金纣在坟墓中会不会气得跳起来啊,哈哈哈哈!”

    世子唐允道:“父亲,按照约定,我们代隐元会经营望崖岛的铁矿,抽取净利润的三成。望崖岛盐场一半交给我们经营,但获得利润七成上缴隐元会。金山岛那边,我们也有三成的收益。但这一进一出,我们家还是亏了啊。”

    晋海伯大笑道:“我们家是亏了,但是比起玄武伯爵府,我们可是大赚了,他家可是直接毁灭了。付出这样代价毁灭玄武伯爵府,我愿意,我乐意!”

    “金纣,你在地狱里面给我听着。毁掉你玄武伯爵府大人是我,是我唐仑!”

    “唐氏的列祖列宗,你们在天之灵看到了吗?今天玄武伯爵府毁灭了,是我唐仑亲自将它葬送的。”

    唐仑说这样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正是他将金山岛送给了海盗王仇天危,向金氏家族捅出了致命一刀。

    而就在此时。

    小海盗王仇枭走了进来,冷冷道:“唐仑,你不要得意了。”

    “玄武伯爵府没有亡。”

    “沈浪还钱了,他拿出的不是七十万金币,而是八十万金币。”

    “金氏家族的几万亩良田保住了,望崖岛也保住了。”

    “他家还有数不清的金币,你高兴得太早了!

    听到这话,晋海伯如同雷击一般,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这怎么可能?

    七十万金币啊。

    天文数字啊。

    他唐氏家族如此豪富都拿不出来,沈浪凭什么拿得出来。

    唐氏家族有金山岛,远比金氏家族豪富得多,但让他一下子拿出七十万金币根本不可能,甚至连一半都拿不出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晋海伯唐仑颤抖道:“如果沈浪能够拿得出这笔钱,玄武伯为何病入膏肓?苏佩佩为何又辗转千里到处借钱,仅仅只借了一千金币,受尽天下人嘲笑?”

    小海盗王道:“都是装的,都是演的,这一切都是沈浪的阴谋。”

    “不可能……不可能……”

    晋海伯唐仑大声吼道。

    他的耳朵内一阵阵轰鸣。

    喝了那么多酒,刚才只是舒服的微醺,而现在竟然变成了头痛欲裂。

    想要呕吐。

    无比的难受。

    为了玄武伯爵府,他唐氏家族付出的代价最大啊。

    他可是将金山岛拱手让出啊,白白送给了海盗王仇枭。

    不然他可以一直拖下去不交岛的啊。

    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就是为了毁灭金氏家族啊。

    现在……

    你竟然告诉我说,金氏家族安然无恙。

    我金氏家族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非但毫无所获,而且还沦为了笑柄。

    “不,不,不……”

    晋海伯唐仑一阵嘶吼。

    然后,口中狂喷而出。

    他呕吐了!

    吐出来的不仅仅有酒,还有血沫。

    …………

    张家老宅!

    太守张翀已经消失在众人视野中很久了。

    他明明才是毁灭玄武伯爵府的先锋,他明明才是国君的刀子。

    但是最近几个月时间,他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当所有人都在攻击金氏家族的时候,当所有人都在催促金氏家族还债的时候,他一声不发。

    甚至连一道奏折都没有上。

    就在所有人都逼迫金氏家族交出望崖岛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表态。

    就好像他这个太守,一下子成为隐形人一般。

    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他没有出现在太守府已经很久了。

    因为一个多月前他上了一个奏折,说他病重,需要养病几个月。

    国君准了。

    于是,张翀悄无声息地返回了老宅。

    在所有人口中,他张翀从一个越国政坛明星直接跌下神坛。

    所有人都觉得,你张翀也不过如此而已。

    金山岛之争输了之后,你便一蹶不振了。

    而且看看现在的情况,我们消灭玄武伯爵府根本就用不上你张翀啊。

    悄悄晋海伯唐仑的神来一笔,直接将金山岛送给海盗王仇天危。

    何等气魄,何等犀利,直接将金氏家族置于死地啊。

    你张翀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吧。

    也不要在那么转身弄鬼,扮演什么智近乎妖了。

    池予走了进来,脸色非常难看。

    她朝着张翀拜下道:“张伯父,我们输了,沈浪拿出了七十万金币,准确说是八十万。玄武伯爵府的望崖岛保住了,几万亩良田也保住了。”

    听到这话,张翀猛地从病床上坐起,惊声道:“这……这是真的?不可能啊,完全不可能啊!”

    然后,他捂住额头,仿佛头脑一阵阵昏眩。

    “七十万金币啊,仅仅一个多月时间,沈浪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池予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知道沈浪是怎么做到的。”

    张翀微微颤抖道:“真是没有想到啊,沈浪竟如此厉害啊。贤侄女我对不住你,这几万亩良田你没有拿到手,我要向你父亲请罪。”

    池予赶紧拜下道:“万万不敢!我需要立刻回家将这一切回禀父亲,伯父还请安心养病。”

    张翀道:“记住替我向你父亲请罪,都是张翀无能。”

    “万万不敢,池予告退了。”

    张翀道:“张晋,你去送送池小姐!”

    …………

    送走了池予后,张晋回到房间,此时他完全无法掩饰内心的震惊。

    “父亲,万万没有想到沈浪真的做到了,真的就如同你所料啊,沈浪真的拿出了七十万金币,太让人震惊了,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张翀从床上起来,又哪里有半分病态,又哪里有半分震惊。

    “他怎么拿出这七十万金币并不重要。关键是沈浪在金山岛之争前,就已经谋划好了今天,将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走一步,看三步,四步!”

    “厉害啊,厉害!这沈浪真是一个天才棋手啊,有这样的对手和我对弈,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接下来沈浪要震惊天下了,望崖岛要震惊天下了!”

    “若我所料不差,小海盗王仇枭要死了,而且会死得很惨!这仇枭毫无人性,几次三番陷害玄武伯爵府,沈浪却毫无报复,这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沈浪能够让这个畜生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如今时机到了,仇枭这头猪养肥了该杀了!”

    “步步为营,沈浪真正是智近乎于妖啊!”

    “等着吧,这仅仅只是沈浪阴谋的开始,接下来他还有一张大网,等着无数人钻进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葬身于他的大网之中,这次不知道会有几个家族灭亡,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死一万人是止不住了。”

    “真正的高潮,要开启了!”

    “我已经听到了战鼓声,我已经看到了漫天的鲜血。”

    “我已经看到海盗王仇天危海上霸业的灭亡,我已经看到百年豪族唐氏家族的灭亡!”

    “张晋准备一下,要开战了,大战!”

    “尸横遍野,血流漂橹!”

    …………

    注:第一更送上,通宵写到早上!写得我情绪燃烧,兄弟们继续给我支持,给我加油,让剧情更加爽快燃烧。

    谢谢千飞夏的万币打赏。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史上最强赘婿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诡秘之主 源赋世界 同桌凶猛 全球高武 明朝败家子 史上最强赘婿 我有无数神剑 伏天氏 手术直播间 球霸的黑科技系统 从支教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