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史上最强赘婿 第178章:恶毒沈浪!阉割仇枭!可怖啊(2更)

第178章:恶毒沈浪!阉割仇枭!可怖啊(2更)

    仅仅一天时间。

    仇枭的密信就到了海盗王仇天危的手中,上面只有简单的几段话。

    望崖岛有金矿千真万确,储量天文数字,前所未有之富矿,光矿场中已经提炼出来的黄金就超过五万斤。矿土之中密密麻麻都是金砂,光芒闪烁,成型的狗头金也不鲜见。

    这字迹,还有特殊的印章,甚至里面有些字的特殊错误,都证明了这是仇枭的亲笔信无疑。

    那么望崖岛矿场中有没有五万金黄金呢?

    真心没有那么多。

    沈浪动用了天大的手笔,把四十万金币全部拿来融掉了,但就算这样也就两万八千斤左右。

    剩下的就是铜了。

    那些上百斤的超级大金砖,其实里面都是铜块。

    看到了仇枭的这封密信,仇天危几乎无法呼吸了。

    那股贪婪几乎要将他完全吞噬。

    这个金矿的储量到底惊人到什么地步啊?

    不说别的,就单单矿场里面的五万斤黄金也值得打这一战了。

    他不像是金宇伯爵需要要花天文数字的价钱去雇佣军队,雇佣舰队。

    怒潮城的海盗大军和战船都是现成的,打下望崖岛夺下这五万斤黄金就大赚了,更别说还能夺下这个超级金矿。

    甚至他已经后悔,为何要授权仇枭去和玄武伯谈判啊,为什么说分一半啊。

    这是天文数字的财富啊。

    不过,他还是找来了炼金道士。

    “道长,这情形有些不对啊。”仇天危道。

    炼金道士道:“如何不对?”

    仇天危道:“我见过好几个金矿,矿土里面是根本看不到金沙的,就算是富矿也不可能高到这个地步。一个金矿一年能够开采五万斤黄金都已经算是非常罕见了,而金氏家族却已经开采了一百多万金币出来了,换算后足足有十万斤了。”

    这话倒是不假。

    现代地球科技那么发达,一个金矿每年最多也就是开采出几百吨黄金而已。

    玄武伯爵府如今已经拿出一百一十万金币出来了,足足有八万斤,也就是四十吨了。

    仇天危道:“还有一个金矿中,成型的狗头金是非常罕见了,根本不可能大规模出现,这里面会不会有诈啊。”

    炼金道士摇头道:“恰恰相反,这反而能够证明望崖岛上的金矿是真的。”

    仇天危道:“此话怎讲?”

    炼金道士道:“这个金矿它并不单纯是一个天然金矿,而是上古金脉。”

    仇天危身体猛地颤抖,不敢置信道:“上古金脉?”

    什么是上古金脉?

    简单来说就是上古的某个超级陵墓,又或者是上古帝国的某个金库。

    世界毁灭的时候,整个世界天翻地覆。

    陆地变成了海洋,海洋变成了高山。

    大地疯狂地撕裂和挤压,产生了惊人的高温。

    这个温度足够融化一切,当然也包括黄金。

    所以这些黄金就在地下形成了一条金河到处流淌,散落到土壤之间。

    等大地温度降低之后,这些黄金再一次凝固,要么以成型狗头金的形状,要么以金沙的形状。

    所以,上古金脉的储量一般都非常惊人,而且矿土里面的含金量比正常金矿要高得多得多。

    一旦发现了上古金脉,那和从地里捡黄金没有什么区别。

    仇天危道:“沈浪此子狡诈狠毒,会不会这一切只是他在演戏啊?”

    炼金道士道:“用一百多万金币演戏?他哪里来的钱?这个世界能够拿出一百多万金币的势力,又有几个?”

    仇天危道:“会不会是天道会?”

    炼金道士道:“天道会疯了吗?拿出一百多万金币给沈浪演戏?为什么啊?”

    是啊,天道会又不是疯子。

    你说投资一个王国未来的君主,拿出几十上百万金币还有可能。

    区区一个伯爵府,投资这么多钱,天知道多少年才能收回啊。

    炼金道士道:“况且,天道会也拿不出这么多金子了,它多少条商路都被隐元会夺走了,许多国家的铸币权也丢了。”

    仇天危道:“也就是说,望崖岛上有金矿,确认无疑了?”

    炼金道士道:“是金脉,不是金矿。”

    仇天危道:“那根据道长估计,这一处矿脉有多少储量?”

    炼金道士:“不知道,但是上一条上古金脉在大晋王国,已经开采了超过三十年了。二十几年前大炎帝国和大乾王国的那一场百年大战中,大晋王国出兵一百三十万越境作战,夹击大乾王国,从中可见大晋王国已经豪富到何等程度。”

    仇天危更加无法呼吸了。

    炼金道士道:“主公,你左手握着金山岛,右手握着上古矿脉,这是霸业将成的征兆啊。”

    “再让我想想,再让我想想。”仇天危浑身发热。

    这是一个极度贪婪,又极度多疑的人。

    别看他拼命想要找出望崖岛金矿的破绽,仿佛试图证明金矿是假的一样。

    但实际上他内心早就相信了,如果你跟他说压根没有什么金矿,一切都是假的,他又要跟你拼命的。

    “来人!”仇天危道。

    顿时,一个黑影飞快进来。

    这是他的心腹高手。

    “去望崖岛告诉少主,之前的谈判条件取消了,五五分成不可能了,八二分成。”

    “玄武伯爵府想要活命的话,就把金矿每年产出的八成交出来了。而且我怒潮城也要驻军望崖岛,并且参与金矿的开采。”

    “如果拒绝,那就兵戎相见,我会率领几万大军,将金氏家族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是!”那个心腹高手飞奔离去。

    …………

    仇枭和他的两千海盗,已经在望崖岛呆了四天了。

    一开始还如临大敌,充满了戒备。

    而现在……

    简直不要太放松啊。

    玄武伯爵府太怂了啊。

    海盗抢了金氏家族的粮食,肉类,玄武伯不敢出声。

    双方起了摩擦,冲突打架了。

    玄武伯依旧不敢追究,只会压下金氏家族的武士。

    还不仅如此。

    仇枭的两千海盗步步紧逼,不断侵蚀,不断占领望崖岛的地盘。

    而玄武伯爵府的士兵则步步后撤。

    刚刚建成的防线,刚刚建成的兵营,全部被两千海盗夺走了。

    金氏家族的大军都快退到山上去了。

    而且这些海盗可不是军队,本来就没有什么纪律性。

    这样为所欲为四天之后,什么警惕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彻底散漫下来。

    “哈哈哈,金氏家族全部都是窝囊废啊,没有一个有用的。”

    “真不愧是我们大王的手下败将啊,一代不如一代啊。”

    “刚刚建好的房子,他们还来不及住,我们就住上了。”

    “刚刚运来的肉,他们还来不及吃,我们就吃上了。刚刚运来的米酒,他们还来不及喝上一口,我们就喝了。”

    外面刮着寒风,这群海盗呆在刚刚修建的营房里面,烤着火,吃着肉,喝着酒,美滋滋的。

    再看外面不远处的空地上,玄武伯爵府的武士盘地而坐,忍受着寒风,艰难地啃着窝窝头,喝着凉水。

    没办法啊,房子被抢了,肉也被抢了,甚至锅和木柴都被抢了。

    看起来,玄武伯爵府的这些武士实在是惨不忍睹啊,尤其和这些海盗对比起来。

    “做贵族做到这份上,真是给祖宗丢脸啊,对面的弟兄们,这样的兵当得还有什么意思啊,不如入伙我们当海盗吧。”

    “这些贵族我算是看透了,各个都欺软怕硬,贪生怕死。别说肉被抢了不敢吱声,为了自己活下来,他们连自己老婆和老娘的屁股能能卖啊。”

    “何止老娘和老婆的屁股能卖,连他们自己的屁股也能卖啊。”

    “沈浪就是一个小白脸,他的屁股卖给你,你要吗?”

    “要,要,要!”

    “玄武伯邀请少主去赴宴了,说不定就要把沈浪的屁股卖给少主了。”

    “这不错啊,我们少主虽然喜欢女人,但对于漂亮男人也不拒绝的。”

    “等少爷回来之后,我们一定要问问,沈浪这个小白脸的滋味如何,比起女人来怎样?”

    ………………

    望崖岛最好的房子内灯火通明。

    玄武伯爵府正在设宴招待仇枭。

    人家都说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

    仇枭来到望崖岛后,每天都有宴会招待了。

    今天沈浪终于来了。

    这仇枭虽然嚣张,但也很多疑奸诈,每一场宴会他都自带食物和酒水,金氏家族为他准备的东西,他碰都不碰一下的。

    而且就算再得意的时候,也控制着酒量,根本不喝醉。

    所以就算想要害他,也找不到机会的。

    此人武功极高。

    玄武伯爵府几个高手联手击败他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想要留下他就难了。

    况且,他每一次赴宴都带来上百名精锐武士。

    真是小心到了极点。

    “沈浪,我来望崖岛这些时候你都不在,去了哪里啊?莫非是藐视我吗?”仇枭大笑道。

    沈浪一阵苦笑,没有回答。

    “砰!”

    仇枭猛地一拳砸在桌子上,厉声道:“你不回答我话,这是在藐视我吗?”

    沈浪二话不说,直接解开了身上的衣衫,露出了身上无数的伤痕和牙印。

    “被母老虎蹂躏,养伤一直到现在。”沈浪淡淡道:“其实我现在走路都痛,实在迫不得已才来的望崖岛,否则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仇枭眉头一皱道:“这是金木兰的手笔?”

    虽然金木兰已经被太子预定了,但是仇枭还是不希望她和沈浪有什么瓜葛。

    金木兰女神我虽然睡不到了,但绝对不能被你沈浪这样的废物睡。

    “不是。”沈浪道:“另外一个女暴龙。”

    “哈哈哈哈……”仇枭顿时幸灾乐祸狂笑。

    从中他得到了一个信息,沈浪和金木兰的婚姻绝对是名存死亡的,否则沈浪怎么需要去外面找女人,而且还找了一个如此凶残的粗鄙女子。

    从前的沈浪都是口若悬河,风流倜傥。

    而今日的沈浪,却闭口不言,显得尤为落寞。

    足足好一会儿后,他终于忍不住道:“小侯爷,我们对你以礼相待,但是你能不能管教一下你麾下的那些海盗,他们的一些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小侯爷,仇枭被这个称呼一呆。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这里面的意思。

    太子和三王子都收买仇天危,答应登基之后册封他为怒潮侯,所以仇枭也自然成为了小侯爷了。

    人人都说你沈浪聪明绝顶,手段狠辣,没有想到也是一个马屁精啊。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阴谋诡计都是假的。

    心中舒爽后,仇枭寒声道:“忍无可忍的话,那就不必再忍啊,你们直接动手啊,杀人啊!大不了我们再来一场大战,如同二十年前一样。”

    玄武伯苦涩道:“过去的事情,仇枭少主又何必再提。”

    仇枭哈哈大笑道:“二十年前,我仇氏家族正是最弱的时候。而你的父亲金宇伯爵何等威风八面啊,率领一万多大军,几百条大船,浩浩荡荡朝着雷洲岛杀过来。结果呢?全军覆灭……”

    这话一出,顿时玄武伯和沈浪面上无光。

    仇枭又道:“玄武伯,不知道如今玄武伯爵府的兵力比起二十年前又如何啊?可有一半啊,还是三分之一啊?”

    玄武伯金卓道:“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仇枭道:“你金氏家族的兵力不足三分之一了,但我仇氏家族的力量却扩张了几倍不止,而且还有一个强大的怒潮城,还有整个雷洲群岛。今日我仇氏家族的力量是你金氏家族的十倍不止吧。”

    沈浪面孔一阵抽搐,喝下一杯酒,不再说话。

    仇枭寒声道:“我怒潮城如果率领三万大军来攻打你望崖岛,结果会如何啊?”

    沈浪声音沙哑道:“望崖岛固然是我金氏家族的封地,但也是越国的领土。你们公然攻打,难道不怕国君震怒吗?”

    仇枭哈哈大笑道:“当日我们率兵夺取金山岛的时候,你们的国君可震怒了吗?”

    沈浪和玄武伯金卓顿时无话可说。

    仇枭道:“你们这位国君,大概巴不得我们率军将你金氏家族斩尽杀绝吧。”

    沈浪脸色苍白道:“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仇枭淡淡道:“以和为贵,也不是不可以,真就要看你们的诚意了。”

    沈浪咬牙道:“为了证明我们的诚意,为了我们两家的友谊,我们金氏家族以后每年愿意无偿献给仇氏家族两万金币。”

    仇枭顿时暴怒,将手中的酒杯猛地朝沈浪砸了过来。

    沈浪赶紧一躲。

    当然,仇枭是故意没有砸中的,否则沈浪躲不了。

    “砰……”一声巨响。

    那个银酒杯直接砸入了墙壁里面,陷入两寸之深。

    这个禽兽的武功还真高啊。

    沈浪朝着岳父大人望去一眼,玄武伯垂下眼神。

    表示拿不下仇枭。

    金晦,沈十三,金卓伯,金士英四个人一起上,打赢仇枭是可以,但是想要阻止他逃跑却很难。

    而且仇枭太多疑了。

    这个宴会只有三个人,金卓,沈浪,仇枭。

    金晦,沈十三,金士英等高手都在房子外面。

    但仇枭带来的上百名武士也包围在房子外面。

    就这座房子周围几百步内,仇枭手下的高手还要更多一些。

    想要下手杀仇枭,真是没有机会的。

    此时,沈浪见到仇枭砸掉了手中的酒杯顿时心中大喜。

    “来人,给小侯爷换上一个新的酒杯。”

    仇枭道:“不用了,我带了好几个来。”

    然后,仇枭又拿出了一个新的酒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而且还是不容易醉人的葡萄酒,同样是自己带的。

    艹,此人真是小心多疑到极点啊,一点点破绽都不露出来。

    不过也正常,仇枭的仇人不计其数,如果不是这么小心,他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沈浪苦笑道:“小侯爷何其多疑也?你背后是怒潮城,是海盗王,我们又怎么敢加害你?”

    仇枭道:“小心为上,你沈浪毒得很。”

    接下来,一样又一样的美食端了上来。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应有尽有。

    简直美味无双。

    沈浪拼命想要勾起仇枭的馋虫,然后吃沈浪提供的食物。

    但是仇枭看都不看一眼,就只吃自己带来的肉,用小刀一片一片地削,然后塞到嘴里。

    一边吃,还一边讽刺地望着沈浪。

    我知道你不敢害我,不敢伤我一根汗毛,但我依旧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

    此时,仆人端来了三份鱼子酱。

    沈浪道:“这是鱼子酱,非常稀罕的,价值不菲,赶紧去给小侯爷送去一份。”

    仆人上前,将一碗鱼子酱放在仇枭的桌子上。

    “不要,不吃。”仇枭一推,直接将鱼子酱扫到地上去了,洒了一地。

    此人真是油盐不进啊。

    想要杀他,真的很难啊。

    “沈浪,你说每年给我仇氏家族上供两万金币?”仇枭冷笑道。

    沈浪道:“对,每年都有,这已经是我金氏家族能够给出的最大数目了。”

    仇枭暴怒道:“沈浪,你这是把我当成傻子吗?你这是把我仇氏家族当成要饭的吗?你这望崖岛上有大型金矿,当我不知道吗?”

    沈浪脸色一变,赶紧摆手道:“没有的事啊,没有的事啊,这都是外面以讹传讹,哪有什么金矿啊,只是一个铁矿而已。”

    “砰……”

    仇枭的口水直接朝着沈浪脸上吐来。

    “沈浪,明人不说暗话。”仇枭寒声道:“之前往你玄武伯爵府的井里投毒尸,要制造瘟疫,那个人是我。”

    沈浪脸色难看道:“小侯爷……说笑了。”

    他仿佛觉得有点冷,道:“加几个火盆,冷死了。”

    仆人们抬进来了几个大火盆。

    顿时房子内的温度急剧升高。

    沈浪是暖和了,但是仇枭却觉得很热。

    他体力旺盛,大冬天都赤膊的。

    他身上有几百个处子的纹身,这完全是他的战绩啊,时时刻刻都要显露在外的。

    此时几个火盆烧着,他的汗水不由得流下。

    仇枭继续道:“还有与祝兰亭子爵联手,要挖掘你家大坝,淹没金氏家族封地的人,也是我。”

    沈浪和玄武伯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仇枭寒声道:“我就是这样没有人性,我就是三番两次害你玄武伯爵府,我每次见到金木兰一次,都要出言羞辱她一次,你能耐我何?”

    沈浪闭口不言。

    仇枭道:“你沈浪心中大概恨我入骨,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吧。但是我背后是怒潮城,是几万海盗,所以你非但不敢报复我,甚至不敢得罪我,还要拼命讨好我。我的海盗强行登上望崖岛,强行夺走你们的营地和粮食,你们敢有半点反抗吗?你们不敢?”

    “为何,因为你们害怕我们怒潮城的几万海盗大军,力量才是王道。”

    “沈浪,我不怕老实告诉你,也就是金木兰被其他大人物盯上了,否则我今天晚上就要她陪我喝酒,甚至陪我睡觉,你也不敢阻拦?”

    “所以接下来,我不是和你们谈判,我只是通知你们。”

    “望崖岛的金矿,我仇氏家族要八成,而且我们要驻军,还要亲自采矿。”

    仇天危的使者还没有到,但仇枭却和他父亲的想法不谋而合。

    沈浪颤声道:“且不说我们望崖岛上没有金矿,就算是有金矿,你也太狮子大张口了吧。”

    仇枭道:“我说了,我这是通知你们,命令你们。我不是和你们谈判,你们只有答应和不答应的权力。要么答应,要么我几万大军杀上望崖岛,将你金氏家族斩尽杀绝,将玄武伯爵府从地面上抹去。”

    玄武伯身体不断颤抖。

    仇枭道:“还有,我的两千名海盗兄弟没有女人玩可不行,玄武伯限你在五天之内送来五百个女人,从你家封地里面挑选,要年轻漂亮的啊。”

    玄武伯爵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仇枭继续道:“还有那个金剑娘,我看上她了,我要将她日个半死,还要当着你沈浪的面日她。五天之内,我要见到她出现在我的床上,否则后果自负。”

    仇枭真是将嚣张演绎到了极致。

    他父亲说了,如果玄武伯爵府强硬,那他可以稍稍软弱。但如果玄武伯软弱,那么他就要强硬之极,嚣张至极。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结束,我回去了。”仇枭道:“明日之前我若得不到回复就立刻离开,然后率领几万海盗大军冲上望崖岛将你们斩尽杀绝。”

    然后,他就要起身离开。

    沈浪哀求道:“小侯爷别走,再谈谈,再谈谈。五五分成如何?如果您答应的话,我们愿意立刻送上二十万金币。”

    仇枭眼睛一亮。

    立刻送上二十万金币?

    然后,他又重新坐了下来,寒声道:“七三分成!我们七,你们三!而且你们要立刻送上五十万金币,不是二十万。”

    沈浪惊声道:“这,这太过分了吧。”

    仇枭道:“给你一炷香时间考虑,如果不答应的话,我立刻走人,让我父亲集结大军,准备攻打望崖岛。”

    接着,他觉得呼吸有点急促。

    这大厅内的温度太高了,而且仿佛还有些心神摇曳。空气中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香味啊?

    他无女不欢的,已经有三四天没有碰女人了啊。

    身上的汗水越来越多。

    沈浪道:“让我考虑考虑。”

    仇枭道:“就一刻钟,而且金剑娘和五百个女人,一定要交出来。我没有要金木兰,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

    沈浪闭上眼睛思考,他手掌本能地摸向了边上那个仆役的屁股。

    这个动作被仇枭发现了,顿时一颤。

    沈浪,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连男人的屁股你都摸。

    紧接着,仇枭发现了。

    沈浪边上的这个仆役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漂亮丰腴的女人,只不过穿着男装而已。

    好啊,好你个沈浪。

    还口口声声说岛上没有女人,让我憋了这好几天。

    顿时,仇枭怒道:“沈浪,把你身边的这个女人给我,立刻,马上。”

    沈浪顿时一颤。

    仇枭寒声道:“女人,我让你过来,你听到没有?沈浪是个废物,他敢挡我?”

    顿时,这个打扮成仆役的女人充满惶恐地过去,来到仇枭的身边。

    仇枭的大手直接伸进她的胸前,然后猛地一扯。

    里面果然撤出了一条丝绸兜儿。

    紧接着,仇枭的大手又伸进她的裤子,猛地一扯。

    女人一声痛呼,丝绸亵裤被扯了出来。

    这个女人是谁?是玄武伯爵府的侍女吗?

    不是!

    是沈浪花钱从青楼里面雇来的。

    仇枭左手拿着兜儿,右手拿着亵裤,放在鼻子底下嗅着,然后用它擦拭身上的汗水。

    最后,直接捂在鼻子上,用力地嗅了好几口。

    好味道,好味道。

    哈哈哈哈!

    仇枭大笑。

    今天晚上他有的乐了。

    “沈浪,只有一炷香时间,你若不答应,就是死!”仇枭寒声道,然后伸手蹂躏身边的这个女子。

    沈浪心中一松。

    这仇枭,终于要死了。

    他就算再狡诈,也还是敌不过沈浪啊。今天晚上,沈浪整整想了七八套方案对付仇枭。

    这一套不行,就那一套。

    总之,会有一招奏效的。不过没有想到,竟然是肚兜和亵裤的下流招术奏效了。

    仇枭祸害女人无数,也活该死在上面啊。

    因为这女子的兜儿和亵裤上,都抹有一层麦角酸二乙基酰胺,也就是世界上最强的致/幻/剂。

    仅仅片刻之后。

    仇枭就感觉到一股不妙。

    整个人的神智,飞快地发散。

    而且整个人都仿佛飘飘欲仙。

    不仅如此,眼睛也开始重影。

    整个身体,整个脑子仿佛都不受控制。

    但是真的好奇妙啊。

    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仇枭依旧带着本能道:“不,我改主意了。我不但要金剑娘,我还要金木兰,沈浪我要当着你的面蹂躏她们,我要让你的娘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哈!”

    此时,玄武伯金卓闪电一般击出。

    “啪……”

    直接击向仇枭的颈椎。

    仇枭本能地要反抗。

    如果以他正常的武功,完全是能够抵挡的。

    但是现在,他整个身体都仿佛是飘的,完全不受控制。

    “咔嚓……”

    顿时,玄武伯的手掌猛地拍在他的后颈上。

    仇枭的颈椎完全断裂。

    脖子一下,彻底瘫痪,没有了知觉。

    沈浪上前,拿出一把匕首,对准仇枭的胯间,猛地斩下!

    从头到尾,速度飞快,没有给仇枭一点点反应的时间。

    “啊……”

    仇枭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命根子被阉掉,虽然没有痛觉,但依旧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嚎。

    …………

    注:第二更送上,我赶紧吃饭,然后接着写第三更!拼命拜求兄弟们的月票和支持啊,拜托了。

    谢谢超神小蝌蚪的万币打赏。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史上最强赘婿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诡秘之主 源赋世界 同桌凶猛 全球高武 明朝败家子 史上最强赘婿 我有无数神剑 伏天氏 手术直播间 球霸的黑科技系统 从支教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