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史上最强赘婿 第194章:张翀沈浪之了结!不朽功业(3更求月票)

第194章:张翀沈浪之了结!不朽功业(3更求月票)

    经过一天的喧嚣,怒潮城本来已经陷入了寂静。

    虽然经历了很大的变故,但是整个城市的人还是能够安然无眠。

    能够在怒潮城讨生活的人都有粗大的神经。

    忽然,码头和灯塔上再一次响起了尖锐刺耳的钟声。

    顿时,城堡内的所有人再一次惊醒过来。

    拿起武器准备战斗。

    而城市里面大部分商人不由得竖起耳朵?

    这又是谁的舰队来了啊?

    莫非是张翀?

    不应该啊!

    金氏家族已经拿下了主城堡,虽然只有两千多人,但张翀就算来一万人也打不下来了啊。

    况且,张翀哪来一万人?

    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仇妖儿那么变态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不过,码头上的钟声很快就变了。

    从尖锐刺耳,变成了悠扬悦耳。

    这代表来的是自己人,而不是敌人!

    …………

    玄武伯金卓率领舰队赶到了怒潮城码头。

    他真是拼了老命地赶路,但还是比之前仇天危的更慢。

    没有办法,金氏家族的水手对这些海盗战船不熟悉啊。

    舰队还没有靠近港口,双方立刻对上了家族暗号。

    刹那间,玄武伯整个人松懈了下来,长长松了一口气。

    万幸!

    上天保佑。

    沈浪没事。

    不止如此,他真的将怒潮城拿下来了。

    旁边的唐仑羡慕得眼睛都要爆了。

    他奶奶的,金氏家族真的把怒潮城拿下来了。

    天爷啊!

    这可是整个东部海上贸易的核心之地啊。

    完全是流淌着金币之地。

    现在竟然归了玄武伯爵府。

    金氏家族的封地一下子扩张了好几倍。

    这个功业直追当年的金纣伯爵了啊。

    当然了,金纣伯爵为国君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无数,这个功业是比不上的。

    但是在家族势力的扩张上,金卓却做到了啊。

    你金卓也只不过是中人之资啊。

    凭什么能够这么强啊?

    前段时间你家还要死要活的啊,现在一下子竟然直接腾飞了?

    难道就因为有一个好女婿吗?

    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啊!

    沈浪立刻从床上起来,赶到码头上迎接岳父。

    比他更快的还有炼金道士安再天,完全掩饰不了内心的激动。

    这十几年来,他和玄武伯爵府有过几次接触,但是却再也没有见过玄武伯了。

    金卓伯爵上前,望着沈浪的目光充满了炽热。

    然后,猛地上前一把抱住沈浪。

    这把浪爷吓了一跳。

    岳父大人以前你不这样啊。

    你之前很古板高冷的啊,从来不会有这样亲热的举动啊。

    你突然这样亲热,我好不习惯啊。

    “我儿辛苦了……”金卓伯爵道。

    沈浪:“呃,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

    关键是真的不辛苦啊。

    一战都没打,全让仇妖儿打完了,他和金氏家族的武士从头到尾就是旁观,然后就拿到怒潮城了。

    “唉!”旁边的唐仑伯爵忽然道:“沈浪,其实我也有女儿的,而且有好几个。”

    绝望之后的唐仑,变得可爱多了。

    沈浪看了晋海伯唐仑好一会儿,道:“晋海伯,你对我家没有仇恨了?”

    “是绝望了。”唐仑道:“但总不能去死吧,所以就只能装作释怀了……”

    也不能说放下仇恨。

    奥斯曼帝国曾经还仇恨过大英帝国呢,现在土耳其还不是跪舔英美?

    形势比人强啊。

    沈浪道:“你有这种心态很好,很好。”

    唐仑觉得沈浪话中有话,不由得道:“沈公子,不妨把话说得再明白一些。”

    沈浪道:“唐仑伯爵现在就回去吧,收拾一下家当,家族的人该遣散的遣散,该投靠的投靠,留下种子。”

    这话一出,唐仑脸色剧变,颤抖道:“竟然要如此?果真要如此……”

    沈浪点了点头道:“回去吧!”

    唐仑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这个世界最惨的是什么?

    在股市你觉得已经抄底了,没有想到下面还有十八层地狱。

    唐仑觉得自己失去了金山岛,失去了所有的私军,已经足够他惨了。

    然而……还有更惨的在后面。

    沈浪道:“看你放下了对我家仇恨的份上,我奉劝你一句,姿态摆的低一些,主动一些,尽量保住家人性命。”

    唐仑眼泪滑落,咧嘴道:“活不了吗?”

    沈浪摇头道:“活不了了。”

    唐仑一阵凄凉大笑:“哈哈哈哈,这个世界果然有意思,有意思啊!杀我者,非敌人!”

    接着,他朝着沈浪拜下道:“多谢沈公子告知,若……若唐氏家族这次不亡族灭种,定会感谢你的恩德。”

    接着金卓伯爵派了一艘船给唐仑,让他回家。

    唐仑上船后又回来,朝着沈浪拜下道:“我……活不了吗?”

    沈浪道:“活不了。”

    唐仑道:“我家的人呢?”

    沈浪道:“唐炎还好,但是让他尽快去天涯海阁才保险。其他诸多儿子中,你可以选出一个儿子保住他的性命。让他提前和家族决裂,亲自检举揭发你勾结海盗仇天危,然后立刻投入某个王子帐下,要么索性逃到其他国家。”

    唐仑伯爵朝着沈浪深深拜下。

    “多谢沈公子救命之恩。”

    然后,他回到船上去。

    舰船离去,前往晋海城码头。

    唐仑的感激没有错,沈浪的话可以说挽救了唐氏家族的种子。

    这一场剧变。

    一定要有一个家族彻底倒下的。

    一定要有人为此负责的。

    沈浪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同情唐氏家族,而是埋下一个钉子。

    以后万一用得上呢?

    金卓伯爵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唐仑伯爵。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了。

    天堂和地狱之间,距离如此之近。

    差一点点,坠入地狱的就是他金氏家族了。

    …………

    怒潮城的主城堡内!

    金卓伯爵到现在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这个城市如今就属于金氏家族了?

    这个城堡就属于他的了?

    真是梦幻一般!

    “当日浪儿向我阐述四步棋的时候,我尽管觉得惊艳,但是却觉得千难万难,感觉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但是我金氏家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要全力以赴。”金卓伯爵道:“没有想到,这件大事竟然成功了,了不起,了不起啊!”

    接着,金卓又道:“浪儿,你在我们家真是浪费才能了。”

    沈浪道:“岳父,吹捧的话我怎么都听不腻的,您还可以多说几句。”

    呃!

    我本来还有好多的,但是现在不想说了。

    接着沈浪叹息一声。

    他来到地图面前道:“岳父大人,我们的隔海为王战略没有完全成功。”

    然后,他指着这地图道:“我们夺取了最关键的怒潮城和雷洲岛,但是整个雷洲群岛大大小小几十个,第二大岛屿是天风岛,被张翀太守夺了。剩下的一些群岛,被仇嚎夺了。”

    沈浪没有舰队,夺不了这些群岛。

    仇妖儿能够去夺这些岛,但是她根本没有理由为沈浪而战。甚至沈浪都无法开口,一旦开口请求完全是自取其辱。

    沈浪道:“张翀太守厉害,太厉害了。”

    从昨天开始,沈浪就在不断重复这句话。

    他不但谋划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计划。

    张春华游说仇妖儿失败后,立刻去游说仇嚎。

    至少从表面上看上去,张晋那些怒潮城已经十拿九稳了。

    毕竟按照张翀的估算,沈浪是要杀仇妖儿,然后借机夺主城堡的。

    而事实上,沈浪是真的打算这样做。

    他也确实能够杀掉仇妖儿。

    一旦杀掉仇妖儿,然后金氏家族攻打怒潮城主城堡,那张晋六千大军从背后杀上来。

    沈浪只有两千多人,前后狼后有虎,看上去是必败无疑的。

    所以,张晋夺怒潮城的概率非常大,张翀计划成功概率也非常大。

    迫不得已,沈浪才冒险和仇妖儿谈判。

    或许是天意,仇妖儿怀孕,尽管这个因素并没有很大影响局势,但是孩子他爹毕竟有那么一点点让她心软吧。

    而最关键的是沈浪抓住了有人用毒盐谋害仇妖儿这件事,揪出了幕后真凶是仇天危,让仇妖儿彻底放弃了对义父的忠诚。

    这才是沈浪转败为胜的关键。

    也要感激炼金道士安再天,他潜伏到仇天危身边几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是救了舒淑,并且把她肚子搞大了,但就这一件事便足够了。

    总之,怒潮城之战胜负就在一瞬间。

    生死也在这一瞬间。

    最牛逼的是张翀太守。

    在张晋有很大概率夺取怒潮城的时候,他竟然还有备用计划。

    征用了怒江郡的二线军队,说服仇嚎借用他的舰队,夺取了怒潮城之外所有的岛屿。

    尤其是天风岛。

    这就是他的谋其上,得其中。

    张晋夺取怒潮城能够成功,那当然好!

    但万一不成功,他还有退路,不至于让张氏家族彻底覆灭。

    未思胜先思败!

    在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没有任何得意,也没有任何飘飘然,而是立刻做出补天之举,避免最差局面的发生。

    这等才华,这等性情,真是让沈浪叹为观止。

    从两个人交手到现在,张翀每一步都只是输了半个子。

    甚至,半个子都不算。

    沈浪望着地图上的雷洲群岛,整整一万多平方公里啊。

    如今,金氏家族只夺取了最大的雷洲岛。

    五千平方公里,占了一半,剩下一半归了张翀和仇嚎。不过这片群岛都没有什么大城堡,很难防守,也缺乏战略纵深。

    “未能全功,遗憾啊……”沈浪道:“但是我们没有犯错,而是对手太强了。”

    边上玄武伯听得有些头皮发麻。

    “幸亏有浪儿,否则我金氏家族哪里是张翀对手啊。”金卓道。

    事实还真是如此。

    若非沈浪出现力挽狂澜,几个月前玄武伯爵府就灭了。

    甚至张翀都不用亲自动手,一个四面八方围攻玄武伯爵府,利用几家权贵的贪婪之心就把金氏家族给灭了。

    虽然没有当时灭东江伯爵府那么容易,但也毫不费劲。

    此人之厉害,简直让人无法防御。

    沈浪道:“幸好我们和他的斗争结束了,至少在很长很长时间内,都不会是对手了。”

    和这样的顶级高手对弈,当然很刺激。

    但沈浪又不是受虐狂,他还是喜欢碾压啊。

    比如对田横,徐光允,祝兰亭,唐仑这样的对手。

    一路碾过去才爽啊。

    和张翀这样的对手博弈,绝顶聪明还不够,还要运气足够好。

    “隔海为王战略已经完成百分之九十了,还差最后一哆嗦。”沈浪道:“这个哆嗦之后,我们金氏家族就长治久安了,甚至岳父大人的爵位也要升一升了。”

    金卓伯爵无奈,这个女婿不管什么场合,什么大事都要拿来开黄腔。

    “接下来,就要看国君的了。”玄武伯道。

    沈浪道:“对,我们要和国君小小来一次博弈了。有可能极度激烈,泰山压顶,也有可能风轻云淡就过去了,我希望是后一种结局。”

    金卓伯爵道:“我也是!”

    虽然这一战金氏家族几乎没有折损任何人马,但是付出的战略资源是天文数字。

    接下来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至少让新兵成长起来。

    能够风轻云淡地完成整个战略,彻底拿下怒潮城自然是再好不过。

    沈浪道:“这就需要张太守的配合了,不过我非常看好这个人,我们之间的配合,一定会完美无缺的。”

    “明日这位太守大人就要来谈判了,真是好期待啊!不过,应该一切都不会有意外。”

    ………………

    次日一早。

    张春华就出现在怒潮城的大城堡里面,她额头上伤痕累累。

    此时望向沈浪的目光已经没有任何勾人,而是充满了冷淡。

    女人就是这样,不管多么聪明,都是输不起的。

    当然仇妖儿例外。

    她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只是一个会怀孕的人。

    “我兄长呢?”张春华道。

    沈浪挥了挥手,金晦和沈十三抬进来一具棺材,里面装着张晋的尸体。

    打开一看。

    张春华的泪水狂涌而出。

    她有三个哥哥,但唯独张晋最为亲近啊。

    大哥在平南大将军账下,二哥在国都做文官,唯独张晋和她两人始终跟随着父亲。

    尽管早就想象到这个结局,但真正见到张晋尸体的时候,她还是心痛如绞。

    沈浪,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这句话几乎要冲口而出。

    但张春华还是收了回去。

    父亲一再警告她,人可以示弱,但不能真正有弱者心态。

    有些话永远不要说出来。

    比如一个穷人永远不要说某某再有钱,再牛逼又怎样?我又不求他。

    这就是典型的弱者心态。

    此时她若叫嚣着要将沈浪碎尸万段,这也是弱者心态。

    发泄的话,千万不要说。

    “昨天你和仇嚎的舰队靠近怒潮城,张晋以为你父亲在船上,所以拼命在白色城堡上大声示警,但是你们听不见,于是他从城堡上跳下来自杀,希望你们能看到,结果……你没有看到。”

    这话一出,张春华更是哭得瘫倒在地。

    张晋哥哥虽然不是父亲最出色的儿子,但却是最听话,也是最孝顺的。

    现在这个哥哥没了。

    足足哭了好一会儿,张春华收起眼泪。

    然后她朝沈浪道:“我父亲邀请你去海上谈判,就你们两人,当然你可以带一个保镖。”

    沈浪道:“不用了!”

    确实不用保镖。

    因为玄武伯爵已经镇守怒潮城,就算把沈浪杀了也改变不了眼前的结局。

    况且,从某种程度上沈浪和张翀已经在同一艘船上了。

    …………

    沈浪乘船出海。

    尽管他觉得没有必要保镖,但是天道会,金士英还是派了一千名武士,五艘舰船跟随沈浪出海。

    然而,张翀那边真的只有一艘船。

    这个姿态,就显得金氏家族小人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岳父大人就是这样保守的。

    将沈浪送上船之后,张春华也离开了。

    这艘船上,就只有张翀和沈浪二人。

    这艘船没有张开风帆,就随着洋流漂着。

    后面金氏家族的几艘舰船,紧紧跟随在后面,甚至保持包围状态,距离不超过五百米。

    ………………

    沈浪进入舱房。

    见到了张翀。

    不由得一愕。

    几日不见,张翀太守老得比唐仑伯爵还要快。

    原本乌黑的头发,竟然白了几分之一了。

    但是,他依旧坐得笔直,目光炯炯有神,却又不显得咄咄逼人。

    沈浪上前,躬身行礼道:“拜见张公。”

    张翀道:“玄武伯没来,老夫就不起身了啊。”

    沈浪赶紧道:“不敢。”

    他毕竟是小辈,张翀坐着迎客是应该的。

    接着,张翀为沈浪倒了一杯茶。

    沈浪双手捧起,一饮而尽,丝毫不担心里面有毒。

    “令郎张晋之事,非常遗憾。”

    沈浪说的是遗憾,不是抱歉。

    张翀摆了摆手道:“战场无恩怨。”

    然后,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张翀是个顶尖的政客,但却不擅长八面玲珑,也不算会说话。

    沈浪更不喜欢虚以委蛇。

    张翀道:“是沈公子开始,还是老夫开始?”

    沈浪道:“我是晚辈,就我开始吧。”

    张翀道:“行!”

    沈浪道:“仇天危夺金山岛,国君震怒,太守大人心急如焚。”

    张翀道:“国君表面上说无力出兵为玄武伯夺回金山岛,但实则无一日不想为臣子夺回封地。”

    沈浪道:“太守忧国君之所忧,于是尽起怒江郡兵马,并且成功游说仇嚎反正,而我金氏家族在望崖岛设下天罗地网,引仇天危大军来攻。”

    张翀道:“你我两家两手,剿灭海盗仇天危,还越国东部海疆以太平。”

    沈浪道:“晋海伯唐仑勾结海盗仇天危,罪无可赦。他身为老牌贵族,不思忠君爱国,反而勾结匪寇,祸害我越国疆域,如此不忠不孝之徒,有何面目位列于越国朝堂,恳请太守大人奏请国君,剥夺唐氏家族爵位,夺回任何封地,治叛国之罪。如此一来,太守大人怒江郡新政之举,大功告成。”

    张翀道:“玄武伯出兵夺取怒潮城,消灭巨寇仇天危,劳苦功高。”

    沈浪道:“从今以后,怒潮城不再是海孤城,而是成为我越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恭喜国君,贺喜国君,再添领土。太守大人率军勇夺雷洲群岛,建下不朽功勋,这等功劳,我金氏家族一定会上奏国君,绝不辱没。”

    张翀不再言语。

    沈浪道:“国君新政利国利民,我金氏家族绝对拥护!为了给天下老牌贵族做出一个表率,玄武伯爵府愿意裁军两千。”

    之前你刚刚扩军两千,现在又裁撤掉,然后划到海上商队护卫去,这个算盘是打得噼里啪啦乱响啊。

    张翀依旧不语。

    沈浪道:“怒潮城一战,怒江郡官军被仇妖儿击败,俘虏了三千多人。我金氏家族击败仇妖儿,救出这些俘虏,愿意完整交给太守大人。”

    张翀道:“多谢。”

    然后,两个人就谈完了。

    没有任何意外。

    甚至根本不像是谈判,没有一点点拉锯,没有讨价还价。

    就好像两个人完全商量好了似得。

    沈浪和张翀一唱一和,当然是给天下人看的表面文章。

    具体的详细经过,张翀肯定是会原原本本密奏国君的。

    “给国君的密折,我已经递上去了。”张翀道:“接下来是战是和,是闪电雷霆,还是风轻云淡,就完全看国君意志了。”

    沈浪道:“国君旨意下来之日,就是我释放三千多俘虏之时。”

    张翀道:“我刚才已经看到天道会的舰船源源不断地进入怒潮城了。”

    “嗯!”沈浪。

    玄武伯爵府扩军之后,足足有五千私军,接上接收了仇妖儿留下的一千多海盗,再加上天道会支援的一千多人。

    所以,用来防守怒潮城的兵马足足有七千人。

    最关键的是,金氏家族接收了仇天危所有的舰船,拥有了大部分的制海权。

    而张翀手中就只有仇嚎的四千海盗,却要防守十几个群岛。

    如今金氏家族已经占领了怒潮城的三个城堡,而且仇天危的城堡造得太坚固了,想要凭借四千海盗攻下来,完全是痴人说梦。

    想要开战?

    所以除非国君集结两三万大军,然后大造战船。

    就这样还要一年半载之后,才能跨海进攻怒潮城。

    但是国君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

    南殴国那边的平叛之战,可是如火如荼啊。

    若是把金氏家族逼急了,直接带着怒潮城北上投靠吴国,那才是举国动荡。

    所以刚才沈浪和张翀谈的一唱一和,才是最好的办法,能够给天下一个交代。

    国君面子上也过得去。

    甚至表面上看,这还是一场巨大的胜利。

    开疆拓土啊,还不牛逼吗?

    当然,这也算是金氏家族在宁氏脸上打了一个耳光。

    国君能忍下这口气吗?

    ………………

    张翀又给沈浪倒了一杯茶。

    “不管国君最后旨意如何,但老夫这一战算是输了。”张翀道:“真是少年可畏。”

    沈浪道:“太守大人的功劳,您的苦心,相信国君是看在眼里的。”

    张翀道:“我和玄武伯岁数差不多,之前又蹉跎了十几年,如今跌了这个大跟头,不知道何时才能爬起来了。”

    沈浪道:“那不至于,我相信张公定有造化。”

    他这话说归说,但是对张翀的下场,他真的不敢确定。

    在怒潮城一战,张翀确实为国君挽回了一半的局面,至少没有让金氏家族夺走整个雷州群岛。

    这样一来,不至于让金氏家族彻底在海外做大,起码能够在周围群岛进行牵制和监视。

    但是,张翀和金氏这一场斗争,结局确实是败了。

    国君又是喜怒无常,刻薄寡恩之人。

    所以张翀结局究竟会怎样?谁也不知道,完全在国君一念之间。

    张翀自嘲道:“起码新政和我无关了。”

    新政何止是和张翀无关。

    怒潮城一战之后,越国的新政基本上是要暂停了。

    因为你再挑谁下手?

    你让谁来做这个新政先锋?

    任何政治斗争败了之后,首先要做的是蛰伏,等待时机,而不是立刻冲向下一个战场。

    张翀的密奏已经用最快速度送往国都了。

    沈浪几乎无法想象国君会是何等震惊,整个朝堂会是何等震撼。

    张翀起身道:“如此,我们就算是谈完了,那老夫就会老宅,等待国君的发落了。”

    沈浪躬身道:“张公,山高水远,后会有期!”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旧三更一万九!我们距离月票总榜前十就差二百多票,就差一哆嗦了,糕点给您拜了,票票给我吧!

    谢谢DEKIA的万币打赏!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史上最强赘婿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诡秘之主 源赋世界 同桌凶猛 全球高武 明朝败家子 史上最强赘婿 我有无数神剑 伏天氏 手术直播间 球霸的黑科技系统 从支教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