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史上最强赘婿 第260章:阿鲁太惨死!苏剑亭魂飞!大获全胜

第260章:阿鲁太惨死!苏剑亭魂飞!大获全胜

    (月票榜危急,双倍月票,泪求诸位大人出手相助)

    雷洲群岛天风城内!

    吴王之堂弟,南康侯,南征雷洲群岛主帅吴牧,正在对弈。

    而他的对手,就是堂妹吴幽。

    好吧,其实这两个人都不喜欢下棋。

    但是因为吴王喜欢下棋,所以整个吴国高层就都喜欢下棋了。

    “他答应了?”吴牧道。

    吴幽点头道:“对。”

    原本夺取怒潮城十拿九稳,现在是十拿十稳了。

    吴幽道:“仇嚎那个垃圾,真要留着吗?他之前背叛了仇天危,接着又背叛了越国,以后也会背叛我们的。”

    吴牧道:“千金买骨,不好杀的,若是杀了他,以后谁还敢投降我们。越国没有水军,大王虽然重视海洋,但水军毕竟也是刚刚成立不久,我们海面还上少不得仇嚎。”

    吴幽道:“可惜仇妖儿走了。”

    吴牧道:“幸好她走了。”

    是啊,幸好仇妖儿走了。

    要不然这片海面上永远都是她的天下,此人在马上,地上,海上皆是无敌。

    有她在的话,谁也压根就不要想要攻打怒潮城。

    吴幽道:“大帅,金士英投降过来,您真的会重用吗?”

    吴牧道:“怎么?动真感情了?”

    吴幽道:“他已经是我能够挑到最好的男人了,你敢相信吗?他快要三十岁的人,之前从来都没有碰过女人。”

    吴牧皱了皱眉,他是骄傲的吴国南康侯,绝对不愿意谈什么男女之事,尤其是在自己的堂妹面前。

    吴幽又道:“若不是金氏家族面临绝境,他是绝对不会背叛的。”

    吴牧道:“不要感情用事,小心迷住了眼睛。”

    吴幽道:“我们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嫁一个良人,而这个良人也是你们给我挑选的,我若不投入,他又如何会投降?”

    吴牧道:“他若效忠,我当然会重用,倚为心腹。吴国终究要靠的是年轻人,而不是那些老家伙。”

    这句话,完全道出了吴国朝内新老派系之争。

    这也是正常的,上一代吴王传统而又保守,所以重用的都是保守的老臣。

    而年轻的吴王刚刚登位不久,他锐意革新,敢于冒险。

    但是朝堂之上大多都是保守老臣,时时刻刻都拖吴王的后腿。

    不得已下,年轻的吴王只能大量启用年轻臣子取代老臣。

    而吴牧便是其中之一。

    当然说年轻,也谈不上很年轻,他也有二十九岁了。

    他熟读兵书,武功高强,而且在军中超过十年,但独当一面也仅仅只是不到几年而已,也正是求贤若渴的时候,所以对于金士英的投靠也是非常迫切。

    这一次夺取怒潮城之战,对于吴牧来说同样是命运之战。

    他还从来没有单独指挥过这么大的军事行动。

    当吴启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已经多次提出重视海洋,夺取雷洲群岛牵掣围堵越国。

    但当年的老吴王对海洋不重视,一心只关注陆地。

    吴王动用了许多政治资源,才成立了一支全新的水军,而吴牧就是这支水师的主帅。

    整整训练的几年,终于练出了五六千人的水师。

    这一次夺取怒潮城,吴王为了保密,甚至没有在朝堂上进行商议,而是在尚书台小范围内决定下来。

    尚书台的几个老臣先是反对,最后实在反对不了的时候,建议吴王用一名老将。

    吴王犹豫了很久,他觉得老将太过于保守了,而且不擅长打海战。

    吴牧的水师虽然还没有真正打过大战,但毕竟已经训练成军了好几年。

    最关键是,吴牧是他的嫡系,代表着新生代的力量。

    于是吴王决定给吴牧一次机会,让年近二十九岁的他作为南征怒潮城主帅。

    士为知己者死。

    吴牧当然感恩涕零,并且为了南征呕心沥血。

    此战不仅仅代表了他自己的前途,还关乎到大王的颜面。

    若是这一战输了,那不仅仅他吴牧的前途完了,就连大王也会面临朝堂保守老臣的反扑。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吴牧一直做得非常不错。

    尽管是年轻人,但完全称得上是步步为营。

    敢于保险,但也小心谨慎。

    几个月前他就定下了美人计对付金士英。

    而且挑选的女子并非是那种人尽可夫的狐狸精,而是纯洁无暇,美丽动人的堂妹吴幽。

    不仅如此,他还让吴幽学着金木兰那种打扮。

    整整用了几个月时间,如今终于拿下了金士英。

    一开始他就判断,对金士英这种人一定不能完全用利诱,还要用情感去打动。

    苦头欢刺杀金卓。

    游说仇嚎反叛。

    如今金士英投降。

    他尽管是年轻主帅,但是在布局上他甚至比老将还要谨慎。

    如今算是万事俱备。

    怒潮城之战,已经成功了九成。

    “外面雾散了没有?”吴牧问道。

    武士道:“已经渐渐散了,侯爷。”

    吴牧道:“明明是夏天,为何有这么多的雾?”

    吴幽道:“这里的气候就是这样的,到了秋冬雾气更浓,要到中午时分才会散掉。”

    这盘棋下不完了。

    “不下了。”吴牧扔掉了手中的棋子,然后走出了城堡。

    外面海面上,一百多艘各式舰船,已经整整齐齐列队,陈列在海面上之上。

    雾气已经差不多散掉一半了。

    毕竟是夏天,海面上也就是早晨有雾,太阳出来后不久便散了。

    吴幽忽然道:“金士英说让我们放过金氏家族的人。”

    吴牧淡淡道:“还是斩尽杀绝吧,这样他的心理就无依无靠,对你的情感依赖就更重了。”

    吴幽道:“那金木兰呢?”

    吴牧道:“抓捕之后,废掉筋脉和武功交给隐元会,让他们送给越国太子宁翼。”

    走到码头上。

    旁边有人递过来了一个头盔。

    吴牧戴上头盔,系上了披风,缓缓走上了旗舰。

    “大军出发!”

    “登陆怒潮城!”

    “建功立业,就在此时!”

    顿时,一百多艘舰船浩浩荡荡南下,朝着百里之外的怒潮城扑去。

    整个海面上,空无一船。

    因为制海权已经完全被仇嚎控制。

    “砰砰砰砰……”旁边舰船上传来了震天的鼓响。

    这是仇嚎舰队在拍马屁。

    “南康侯放心去吧,海面上畅通无阻。”

    “卑职仇嚎,恭祝南康侯旗开得胜,建立不朽功勋!”

    吴牧朗声道:“多谢镇海将军。”

    然后,他移开目光。

    他一点都不喜欢仇嚎,太粗鄙了,一点都没有荣誉感,狼心狗肺之辈。

    金士英虽然是贵族义子,但却充满了贵族精神。

    吴牧朝着西北方向跪拜道:“陛下,臣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这一战一定大功告成,为您夺得怒潮城,夺得整个雷洲群岛。”

    ……………………

    白夜郡主城!

    大战已经进入了第七天了。

    这里已经成为了修罗地狱场。

    现在所有人的年轻将领都知道,张翀太守是骗人的。

    第一天开战的时候,将士们就被战斗的激烈程度惊吓到了。

    因为苏氏大军的攻势太凶猛了。

    很多年轻的千户将领怀疑这座城池第一天就会失守。

    张翀安慰他们说,就只有第一天这么激烈难熬,年轻将领放心了。

    结果……

    相较而言,第一天竟然是最轻松的。

    接下来,一天比一天艰难,一天比一天惨烈。

    因为敌军有近两万人之多。

    他们可以源源不断派出生力军攻城。

    而城内的守军,就只有这不足四千人。

    几乎没得替换。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真是一天比一天难熬,仿佛随时都会崩溃死去。

    然后就渐渐好了。

    不是战局变得乐观了,而是因为神经终于麻木了。

    而且第一个问张翀的那个年轻武进士,已经死了!

    十个年轻优秀的武进士,已经死了三个。

    四千人也死了三分之一。

    当然城内守军依旧是四千人。

    金币动人。

    张翀用大量的金币在城内招募亡命之徒。

    随着新人不断加入守城军队,战斗力其实是在下降的。

    每一日天黑后!

    不论是张翀,还是这些年轻的将领,都有些不敢置信。

    今天又结束了?

    今天竟然又守下来了?

    城池竟然还没有破?

    这怎么可能?

    几乎从第一天开始,他们都觉得自己守不住,完全是用命在拼,用尽所有意志力在战斗。

    原本觉得自己一天都撑不下来的,没有想到竟然撑下来七天。

    张翀带着医护队,挨个慰问伤员,亲手给每一个人包扎伤口,甚至他还学会了缝合伤口。

    为士兵吸脓?这也是要做的。

    总之作为一个主帅应该做的事情,能够做的所有事,张翀都做了。

    到了这个时候,豪言壮语是没有用的,以身作则,时刻出现在所有士兵的眼前最重要。

    “我越国还是大有可为的,大有可为。”张翀不住说道。

    见微知著,看一个国家有没有希望,有一个重要标志,那就是军队没有烂掉。

    不管是在怒江郡的时候,还是今日白夜郡一战。

    张翀都清晰感觉到,越国虽然很旧,但是越国的军队却很新。

    虽然有些稚嫩,但如同刚刚出山的乳虎,朝气蓬勃。

    宁元宪上位之后,对国中的将领大清洗了一遍,大肆提拔新将领。

    不仅如此,他还大量重用武进士,武举人。

    这才使得越国军队气息焕然一新。

    经过了这一战之后,这支年轻的精锐城战起来,真正成为百战之师。

    只可惜!

    不知道到时候,这三千人还能活下来几个。

    或许会……全军覆灭?

    张翀不由得望向大雪山的方向。

    “沈公子你那边如何了?若你那边不成功,我这边全军覆灭是小事,我张翀死也是小事,丢了白夜郡,让整个局势崩坏那可是大事,我们就成为越国的千古罪人了。”

    沈浪让他坚守一个月,如今才过去七天。

    当然,沈浪的话要打折听的。

    他让张翀坚守一个月,其实就是半个月。

    但是苏氏大军气势如虹,这每一天都仿佛是末日一般,能不能坚守半个月?

    真的有种难如登天的感觉。

    国君把希望寄托在郑陀伯爵身上。

    但是张翀却知道,郑陀可以希望,但不能指望!

    因为郑陀在西军太久了,已经沾染了种氏家族的军阀气息,总是把越国的兵当成自己的军队,死一个都心疼得不行。

    所以他或许会南下白夜关,驰援张翀。

    但绝对不会真的尽全力,一定会被挡在雪良城下。

    张翀对这种恶习深恶痛绝。

    他的目标是封侯拜相,最知道军阀气息对国家危害有多大。

    他张翀能够指望的,也只有沈浪!

    还是沈公子厉害!

    百万金币,不放在眼里。

    几万大军,也不放在眼里。

    功名利禄在眼中都是过眼云烟。

    一生所求就是为了痛快。

    这样的人到底是谁生出来的啊?

    张翀望着大雪山的方向道:“沈公子,你可快点,老夫可有点撑不住了。”

    ………………

    白夜城外大营,苏全满脸寒霜!

    他可是私自给主公立了军令状的,三日之内攻下白夜郡主城。

    结果已经过去七天了!

    竟然还没有攻打下来。

    张翀手中,只不过三四千守军而已。

    苏全可是足足有近两万大军。

    一般来说攻城战,攻城一方是守城一方的两倍便可以打,三倍的话就相对充裕。

    苏全的军队足足是张翀的五六倍,而且战斗力非常强。

    这种情形下,应该早就拿下了啊。

    结果,硬是啃不下来。

    苏难有些焦急,但却没有震怒,反而劝诫苏全,保持攻势,戒骄戒躁。

    因为现在大局对苏氏极度有利。

    楚国大军和种氏在西北打得如火如荼,郑陀军队丝毫没有南下的意思。

    可以说整个天南行省,苏氏大军没有任何对手。

    但苏全却下定决心。

    不计任何代价,都要在三日之内拿下白夜郡主城。

    否则,他苏全颜面何存?

    “大帅,大军已经集结完毕!”

    苏全戴上头盔,猛地一刀斩前面桌子,大吼道:“全力以赴,本帅亲自督战!”

    苏全亲自登上了高高的帅台,大吼道:“攻城,攻城!”

    顿时,苏氏联军又如同潮水一般,疯狂地攻打白夜郡主城!

    凶猛激烈!

    对于张翀的守军来说,如同地狱一般的艰难一天又要开始了。

    真的是把每一天都当成末日。

    ………………

    大雪山!

    雪崩之前大劫宫大战得如火如荼。

    阿鲁娜娜和沈浪的联军大战大劫寺僧兵。

    阿鲁娜娜,武烈,鹰扬三人联手大战苦难头陀。

    班若宗师大战剑王李千秋。

    她不是李千秋的对手,差了一点点。

    但是两个人,大战几百回合,始终没有一个结果。

    为何?

    剑王李千秋不能杀她。

    因为他心中有愧。

    是剑岛对不住人家。

    每一代的南海剑王都性格迥异。

    上一代的南海剑王,也就是李千秋的岳父,该怎么形容他呢?

    李千秋当然很爱戴他,把他当成了父亲一样。

    可是要论人品,那他岳父就是一个渣男,有了一个恩爱的妻子后,外面还要拈花惹草。

    但也就是从他岳父开始,决定整个剑岛不能依靠天外流星一套剑法,需要学习其他剑法。

    于是,上代剑王就到处寻找秘籍,然后就盯上了魔岩道宫的两个超牛秘籍了。

    魔岩道宫人多势众,又不能明抢,怎么办呢?

    那就用美男计暗夺啊。

    于是,上一代剑王大施魅力,把人把魔岩道宫主这个出家道姑迷得神魂颠倒,还把人给睡了,顺便把魔岩道宫的两个秘籍也骗了。

    他当时口口声声说要和妻子和离,然后迎娶魔岩道宫之主。

    人家宫主连掌门之职都打算辞掉,提前退位,跟着上代剑王双宿双飞。

    当时的她顶着何等压力?简直被千夫所指,整个武道都在骂她无耻,不但毁坏出家人清誉,还毁人家庭。

    结果,李千秋岳父那个渣男得到了秘籍之后,立刻就变了。

    他很委婉的表示:亲爱的,我思来想去,还是不能放下我的妻子。要不然我们继续维持这种情人关系?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然后!

    魔岩道宫之主追杀了渣男二十几年,最终没能杀掉,反而又被睡了好几次。

    上代剑王死了之后不久,这位宫主也郁郁而终。

    临死之前,她拉着新掌门班若的手,说一定要一雪前耻。

    这种情形下,剑王李千秋能够对班若宗师下死手吗?

    绝对不能啊。

    自己岳父不但骗了人家师父的感情,身体,秘籍,还有尊严。

    打了几百个回合后。

    班若宗师完全无可奈何,她真不是李千秋对手。

    “你要杀便杀,为何要装腔作势?”班若怒道:“明明一代宗师,却扮成一副老农的样子给谁看?”

    李千秋无奈道:“班若师妹,我的气宇轩昂是装出来的,这老农的样子才是我真面目。”

    班若更加鄙夷,上一代南海剑王何等丰神俊朗?

    眼前这李千秋,大部分时候就是一个农民,真是辱没了一代宗师的名头,根本不配做师公的传人?

    咦?我为何要喊那个人渣师公?

    李千秋道:“班若师妹,你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

    班若道:“什么时候你死了,我当然就罢休了。”

    李千秋道:“我现在还不能死,这样如何?等沈公子治好我的夫人后,我亲自去魔岩山道宫,届时要杀要剐,任由你处置如何?”

    李千秋这边是在假打。

    但是沈浪这边可是在真打!

    大劫寺的僧兵太狂热了,每一招都是同归于尽。

    尽管沈浪这边人数占优,但气势竟然被压倒了,伤亡不断加剧。

    尤其是苦难头陀。

    之前他何等狡诈怕死?

    而到了大劫宫,整个人就仿佛神功护体一般,一人独战三个高手,竟然依旧威风凛凛。

    就仿佛大劫宫真有神灵在庇护这些僧兵一样。

    这气势惊人得无以复加。

    沈浪和阿鲁娜娜的联军,竟然要吃大亏。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火药爆炸,如同闷雷。

    然后,雪崩发生。

    惊天动地,山崩地裂一般。

    当然!

    大劫宫在山顶上,是不会遭遇雪崩的。

    但整个地面都在剧烈的颤抖,。

    刹那间,真的是山摇地动。

    一阵阵巨响,仿佛地龙翻身一般。

    然后……

    大劫宫剩下的一小半,忽然接连不断地坍塌。

    “砰砰砰砰……”

    原本还剩下一小半完整的大劫宫,此时完全沦为了废墟。

    顿时,大劫寺的僧兵惊呆了!

    苦难头陀也完全惊呆了!

    这……这是为何啊?

    难道真的是天神发怒了吗?

    难道今日我大战大劫宫,遭到天堑了吗?

    上天啊?

    你究竟有什么旨意啊?

    你告诉我啊?

    告诉我啊?

    刹那间,大劫寺僧兵的士气完全一落千丈。

    甚至就仿佛某种充气的玩具,被扎了一个孔一般,里面的气瞬间泄掉。

    整个人完全就萎掉了。

    然而,沈浪和阿鲁娜娜的联军却气势如虹,疯狂反杀。

    战局瞬间颠覆。

    变成了一面倒的碾压。

    大劫寺的僧兵纷纷惨死。

    此时的他们,内心充满了沮丧和恐惧,已经毫无斗志。

    经过短暂的屠杀之后,剩下的僧兵纷纷逃窜。

    ………………

    “轰隆隆隆……”

    雪崩还在继续。

    如同无数惊涛骇浪一般,朝着山底下席卷而去。

    整个大雪山,依旧在疯狂颤抖。

    甚至这一场雪崩,越来越大。

    但是!

    属于羌王阿鲁太的雪崩,已经结束了!

    他的武功太高了,就算雪崩狂滚而下的时候,他的身体依旧牢牢钉在地上。

    然后,整个人无比恐惧,仿佛陷入世界末日。

    面对如此天地之威,任何人都会恐惧,尤其是羌国这种蛮族。

    哪怕阿鲁太也不例外。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一切终于结束了。

    眼前又恢复了明亮!

    世界末日结束了?

    天崩地裂结束了?

    这个大雪山还在?我阿鲁太也还在?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眼前的情景已经完全变了。

    眼前的积雪,几乎都不见了。

    因为这里是山上,所有的积雪都滚到山下去了。

    原本的大雪山何等美轮美奂,就如同一个仙子矗立世界之殿。

    而如今所有积雪剥落之后,整座山都是狰狞褐色的岩石。

    就仿佛一个人剥去了衣衫,露出了苍老的身体。

    他的大军呢?

    直接就不见了。

    整整三四万大军,几乎都不见了。

    全部被雪潮冲走了。

    但还剩下几千人左右。

    他们之所以活下来,不是因为太强,而是因为运气太好。

    雪崩发生的时候,他们蹲在了某个角落。雪浪席卷而下的时候,他们被某个大岩石或者被某个沟壑给拯救了。

    但就算活下来的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一点点斗志了。

    天神发怒了,天神发怒了。

    这几千名羌兵,直接跪在地上拼命叩头。

    “天神我错了,我错了!”

    “天神息怒,天神息怒!”

    而就在此时!

    从山上一群又一群僧兵逃窜下来,如同鸟兽散一般。

    苦难头陀也逃了!他的整个世界观都要颠覆了。他一心只想回到大劫宫,想要恢复大劫宫的荣光。然而天神仿佛不欢迎他们?

    苦难头陀现在只想要离开这里,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感悟,收拢自己破碎的心灵。

    见到这些大劫寺僧兵逃窜,羌国的武士也要四下奔逃。

    而就在此时!

    忽然山上传来一声大吼:“哪里逃?全部跪着不要动。”

    这声音其实是大傻发出来的。

    但是经过铁皮扩音器后,再经过大山的回响,倒仿佛是天神在说话。

    “天神说话了。”

    “天神降旨了。”

    顿时幸存的几千羌兵,整整齐齐跪在地上。

    “你们可知道为何会触怒天神吗?”

    大傻根据沈浪的吩咐,拼命憋着喉咙。

    但还是没有什么威势可言,好在有山体回音。

    “阿鲁娜娜才是羌国唯一的王,阿鲁太是伪王,然而你们竟敢追随伪王,追杀真王,这才导致天神发怒,山崩地裂。”

    “阿鲁太,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和阿鲁娜娜决一死战。”

    “赢的那个人,就是羌国的真王!输者,死!”

    这话一出,阿鲁太一惊。

    现在天神还要给我机会吗?

    而就在此时,苏剑亭冲了上来道:“大王,这是沈浪的阴谋,这是沈浪的阴谋。我们赶紧走,赶紧下山,然后在山下围堵。阿鲁娜娜和沈浪在这山上呆不了多久,一定会下山的,到时候可以将他们斩尽杀绝。”

    上面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阿鲁太,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想要证明你是不是羌国唯一的王吗?”

    “上来和阿鲁娜娜一战,胜者为王!”

    顿时,跪在地上的几千个羌国士兵目光望向了阿鲁太。

    那目光的意思非常明白,这是天神的旨意,你难道不去吗?

    如果你敢退缩,那你还有什么资格成为羌国之王?

    你要是不敢去的话,所有人都会瞧不起你。

    苏剑亭大声道:“大王,不能去,不能去啊!这是沈浪的阴谋吗?”

    苏氏的三个绝色美人,已经有一个不知所踪,就剩下了苏莫和苏袅。

    这两个女人再一次上来,一人一边抱住了阿鲁太的大腿道:“大王不能去,不能去,这一定是沈浪的阴谋。我们赶紧下山,我们堵住山下出口,将沈浪和阿鲁娜娜斩尽杀绝。”

    几千个羌兵厌恶地望着苏氏的人,他们的目光紧紧盯着阿鲁太。

    若他不去,不配为王!

    羌王阿鲁太的手有些颤抖,道:“烟,烟呢?”

    这几个月,他完全离不开沈浪给的卷烟了。

    事前一根烟,凶猛又无边。

    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他一天要抽几十根,几乎一根接着一根。

    而且这卷烟也真是神了,抽了一根后整个人都会兴奋,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我的掌握一般。

    半天不抽,整个人就会颓丧萎靡,四肢发软,甚至有些时候会不由自主留下眼泪和鼻涕。

    “我烟呢?”羌王阿鲁太再一次问道。

    “没……没了。”旁边人道。

    怎么会没有的?

    羌王阿鲁太不管到什么地方,都会带着他的宝贝卷烟,就算饭不吃,也要抽卷烟。

    而刚才雪崩,大雪滚滚而下,把所有的物资全部卷走了。

    包括整整好几箱卷烟。

    此时,天上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阿鲁太,我给你的机会你不要吗?你想要引发天神再一次发怒吗?”

    “轰隆隆隆……”

    紧接着,山上又传来一阵闷雷一般的响声。

    不过,这仿佛更像是一个警告。

    山崩地裂没有发生。

    但这剩下几千名羌兵已经要吓尿了,直接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天神息怒,天神息怒!”

    “大王快去吧,大王快去吧,否则天神就要发怒了!”

    苏剑亭跪着大呼道:“大王不能去,大王不能去啊!”

    两个苏氏女人狂抱着羌王大腿,嚎哭道:“大王不能去啊,这是沈浪阴谋,千万不能去。”

    羌王阿鲁太猛地将两个女人踢飞了出去。

    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若是他不敢上去和阿鲁娜娜一战,那就会被剩下所有的羌兵背弃。

    阿鲁太大吼道:“你说话可算话?我若战胜了阿鲁娜娜,我就是羌国之王?”

    天上声音响起道:“对!”

    羌王道:“我和阿鲁娜娜,一对一决战?”

    天上声音道:“对!”

    羌王阿鲁太道:“天神作证。”

    “天神作证!”

    然后,羌王阿鲁太道:“所有人起来,跟着我上大劫宫!我和阿鲁娜娜一对一决斗,谁赢了谁就是羌国之王!天神为证,万民为证。”

    顿时,羌王带着剩下的几千名羌国武士上山!

    苏莫和苏袅颤声道:“接下来怎么办?怎么办?”

    已经挡不住阿鲁太了。

    苏剑亭第一反应是离开大雪山,回禀父亲。

    但是他心中又有一个希望,阿鲁太武功强大无比,虽然不如父亲苏难,但是打败阿鲁娜娜还是绰绰有余的。

    苏氏造反,绝对离不开羌国主力。

    “苏袅,你武功也高,轻功也好,你立刻下山,禀报父亲这里的变故。”苏剑亭道:“苏莫姑姑,你和我上去为大王助阵,万一沈浪有什么计谋,我们也能识破。”

    “好!”

    苏袅迈开两条大长腿,飞奔下山。

    苏莫,苏剑亭飞快跟上羌王阿鲁太的步伐,上山顶的大劫宫。

    阿鲁太武功比阿鲁娜娜要更高,这一点众所周知!

    所以这一战,他应该会赢的!

    ………………

    大劫宫废墟广场上,显得尤为的安静。

    沈浪一方的近三千武士,席地而坐。

    羌王阿鲁太这边的四五千武士也席地而坐。

    全场只有三个人站着,阿鲁娜娜,阿鲁太,还有班若大宗师。

    为啥还有班若宗师?

    因为她是这一场决斗的裁判。

    我明明是来杀李千秋的,怎么莫名其妙成为仲裁者了?

    不过也没有白来一趟,见到了大劫宫的遗迹,还见到了一场雪崩,算是旅游了。

    “阿鲁太,阿鲁娜娜,决一死战,胜者为王,输者死,天地为证,万人为证!”

    班若肃穆喊道。

    阿鲁太道:“天地为证。”

    阿鲁娜娜道:“天地为证。”

    所有观战者大吼道:“万人为证。”

    苏剑亭和苏莫两个人坐在最边缘的角落,两个人几乎无法呼吸。

    羌王阿鲁太可以死,但绝对不能现在死。

    现在死了,对苏氏家族便是灭顶之灾。

    一定会赢的!

    阿鲁太的武功超过阿鲁娜娜太多了。

    而且这众目睽睽之下,根本不能动任何手脚。

    天地见证,万人见证之后。

    班若大宗师退开,将决斗场让给了阿鲁太和阿鲁娜娜二人。

    整个决斗场,大约有一千平方米。

    阿鲁太和阿鲁娜娜缓缓推开,两人间隔三十米的地方停下。

    这二人的武器,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都是青龙偃月刀。

    两个人绕着圆圈行走,目光紧紧盯着对方。

    阿鲁娜娜进入了无我状态。

    我尽管已经怀孕了,而且根本不是阿鲁太的对手。

    但是我阿鲁娜娜毫无畏惧。

    二傻子沈浪说我会赢,他吹过的牛都实现了。

    大傻相信他,师傅相信他,那我阿鲁娜娜就也相信他。

    阿鲁太盯着这个妹妹。

    她虽然非常强大,但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长长呼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如同白霜,如同一支剑。

    班若大宗师一声脆喝道:“开战!”

    这声音让沈浪分神了。

    这么好听?然后沈浪本能朝班若腰身望去。

    班若宗师的腰真细啊。

    “人渣!”班若第一时间发现了沈浪的目光。

    “杀!”

    决斗场上。

    阿鲁太一声爆吼。

    阿鲁娜娜爆吼。

    两个人,都如同野兽一般,狂舞着青龙偃月刀,疯狂对冲。

    带着惊人的气势!

    带着惊人的力量。

    快如闪电!两个身影交错而过。

    瞬间,两个人的青龙偃月刀,疯狂地斩在了一起。

    这一场命运决斗!

    这一场羌国之王决斗。

    开始!

    然后,结束!

    阿鲁娜娜凭借本能,用尽全力一刀斩了出去。

    本以为自己会吐血,本以为刀会断。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武功不如阿鲁太。

    但是……

    阿鲁太的刀断了。

    羌王阿鲁太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鲜血狂喷。

    “为什么会这样?”阿鲁娜娜一阵错愕。

    阿鲁太在空中喷血,震惊完全不敢置信。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武功明明比阿鲁娜娜强很多,为何退化了这么多?”

    然而,他得不到答案了!

    阿鲁娜娜的第二刀带着雷霆之势,猛地斩了过来。

    “刷……”

    瞬间,羌王阿鲁太被拦腰斩成了两段!

    鲜血飙射。

    这位野心勃勃的新羌王,刚刚登位不到几个月。

    直接暴毙!

    全场震惊!

    而沈浪大吼道:“阿鲁太已死!从今以后,阿鲁娜娜是羌国唯一的王!”

    “抓捕叛逆苏剑亭,抓捕叛逆苏莫!”

    沈浪朝着苏剑亭和苏莫一指。

    顿时,二人几乎魂飞魄散!

    ………………

    注:第一更送上!诸位大大,是不是我平时更得太多了,一万八千字都不算爆了?月票真的求得有些无力,拜求诸位大人出手啊!

    谢谢你我他它她的万币打赏。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史上最强赘婿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诡秘之主 源赋世界 同桌凶猛 全球高武 明朝败家子 史上最强赘婿 我有无数神剑 伏天氏 手术直播间 球霸的黑科技系统 从支教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