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史上最强赘婿 第337章:国运之战!3900人大涅槃!

第337章:国运之战!3900人大涅槃!

    祝弘主进宫觐见了国君之后。

    次日国君下旨,原来天北行省大都督府长史张子旭所谓贪腐完全是子虚乌有,但就算如此,张子旭也需要谨记教训,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张子旭叩首谢恩,上了一道请罪奏折,洋洋洒洒几千言。

    之后国君下旨,册封张子旭为天西行省中都督。

    至此,这位天之骄子终于如愿以偿。

    不过他心中大概也颇有不爽,原本三十九岁就能做上行省封疆大吏,活生生折腾了半年,如今他都已经四十了。

    国君和太子一系的矛盾,暂时得到了缓和。

    朝局进入了新的平衡期。

    四月初三,一位大人物返回国都。

    武安伯薛彻。

    沈浪的这个大仇人,终于现身了。

    此人真的是国君的绝对心腹。

    在当年的夺嫡之战中,他为宁元宪立下了汗马功劳。

    宁元宪登基为王后,他执掌黑水台十几年。

    之后去炎京呆了近十年。

    越国驻炎京大臣,这个位置可不好做。

    不仅仅要搞外交,还要搞情报,尤其要大量结交大炎帝国权贵。

    而且国君让他去炎京一是因为信任,而是为了历练,让他高升一步。

    黑水台虽然权势惊人,但毕竟是鹰犬。

    想要进枢密院,或者尚书台,终究还是要跳出黑水台的。

    如今,这位大人物终于返回越国的权力中心了。

    ………………………………

    “臣参见陛下!”

    薛彻叩首。

    此人也是一脸好相貌,头发胡须修得精致无比。

    他今年五十三岁,但是看着依旧显得很年轻。

    身体修长,皮肤白皙,尤其一双手简直比女子之手还要精致一些。

    从某些程度上,他竟然和沈浪有些类似,都是精致人。

    当然了,他的书卷气要弄得多,也显得更加优雅。

    沈浪还是太浪了。

    这也证明了,国君对精致的人都有所偏爱。

    这薛彻和国君之间的交情已经超过四十年了,当他还是武安伯爵府世子的时候就在国子监读书,之后因为太优秀,所以被召入宫内,陪同还是太子的宁元宪读书。

    他不但是国君的心腹,也是至交好友。

    如今黑水台都督阎厄,也是国君伴读出身,顺便还是国君曾经的保镖。

    阎厄,燕难飞,薛彻三人如同兄弟一般。

    “你和隐元会走得很近?”国君直截了当问道。

    薛彻道:“是,曾经走得很近!当时黑水台和隐元会合作颇多,在谋害金氏家族上,我们有非常密切的合作。”

    听到国君的问话后,薛彻内心安定了许多。

    因为不虚伪,不拐弯抹角,这代表着国君还是信任他的。

    宁元宪又道:“种尧要和帝国武亲王联姻一事,你怎么看?”

    薛彻道:“臣不同意,曾经给种兄写过密信,但是种兄置之不理。不过现在这场婚事已经半途而废了,沈浪倒是做了一件好事。”

    宁元宪道:“关于沈浪和你的恩怨,你怎么说?”

    薛彻当然听说过,沈浪口口声声说要灭薛氏全族。

    听到国君的问话,薛彻道:“不管他想怎么样,臣都接着。”

    这就是薛彻在国君面前的风格,说真话,不掩饰。

    宁元宪又问道:“宁政,你觉得如何?”

    薛彻一愕,然后摇头道:“臣不知。”

    宁元宪道:“若你担任天越中都督,和宁政这个天越提督该如何相处?”

    薛彻道:“公事公办,井水不犯河水。”

    宁元宪点了点头,道:“行了,你回家吧,家人应该等着急了。”

    薛彻叩首。

    然后安静地将一个箱子留下。

    这是他从炎京给国君带的礼物。

    宁元宪不是什么人的礼物都会收的,能够给他带礼物的人都是绝对心腹。

    离开国君的书房后。

    迎面黎隼走了过来,见到薛彻之后赶紧避让。

    结果薛彻也避让,两个人都让在路边。

    终究薛彻一拱手,弯腰行礼,然后离去。

    黎隼还礼更恭。

    薛彻此人干的虽然是情报的活,但是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却如同士大夫。

    ……………………

    返回家中之后。

    三王子宁岐已经等在这里了。

    女儿薛雪,儿子薛磐都在。

    薛磐和三王子脸上都颇有喜色。

    因为这一次他们确实收获颇大,天下五都督占其三。

    进入家中之后,薛彻招了招手,然后在院子里面脱下的衣衫。

    他身上的肉也紧凑白皙,完全不是五十几岁的人,没有半点老态臃肿。

    “浇!”

    一声令下。

    薛磐亲自动手,一桶一桶的冰水往薛彻身上浇。

    真正的冰水,里面有一半都是地窖里面拿出来的冰。

    整整浇了好几痛冰水后。

    “来!”

    薛彻一声令下。

    几个家族高手上前,猛地挥舞铁棍,望着他身上砸。

    真的是上百斤的铁棍。

    真是奇怪。

    薛彻身上看着压根没有多少肌肉,也不像是钢筋铁骨,就如同白面书生一般。

    但是这些铁棍砸在他的身上,却几乎连印记都没有留下。

    砸完之后。

    他来到一个坚硬的石碑面前,整个身体猛地望石碑上撞。

    整整撞击几十下。

    活生生将石碑撞出了裂缝。

    “去!”

    最后猛地一掌、

    石碑从中断裂。

    此人之武功,真是惊人!

    “水来!”

    又一大桶冰水抬了上来。

    薛彻整个人都埋入这个大桶之内,竟然将口鼻都淹没了。

    三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一刻钟。

    这么强的闭气功?

    在冰水之中,薛彻的身体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然后原本冰冷刺骨的水,竟然开始冒热气,就仿佛底下在烧火一般。

    从冰水中出来之后。

    仅仅几秒钟,薛彻身上就彻底干了,没有半点水滞。

    而这一桶冰水,竟然变得烫了。

    换上宽松透气的布衣,披头散发,薛彻显得洒脱,不像是一个权臣,反而像是一个闲人。

    这等武功,简直深不可测。

    ………………

    “薛伯爷!”

    “三殿下!”

    薛磐道:“父亲这次归来,执掌国都,几年便能进枢密院了,宁启王叔年纪大了,是为您占位置的。”

    薛彻看了一眼宁岐,见他神情傲然间,却又难掩得色。

    “殿下又何必如此高兴?”薛彻道:“如今夺嫡之势,你已经落于下风了。”

    这话一出,薛磐顿时一愕道:“父亲这是哪里话,最近我们大获全胜,天下五都督我们占其三啊。”

    薛彻道:“这恰恰证明了局面危急,陛下为何忽然拔高三殿下?是为了让我们和太子斗,是为了保护宁政殿下。”

    这话一出,三王子不由得一惊。

    薛磐道:“这怎么可能?没有了沈浪,宁政就是一个废物。”

    “说出这样话的人才是废物!”薛彻道:“陛下潇洒不羁,越国这二十年积攒了很多问题。所以这个时候尤其需要一个勤政专注的人继承王位,彻底解决国内积患,宁政殿下坚忍不拔,意志坚定,最近天越提督就做得很好,解决问题很彻底。”

    “还有,种尧兄太急了,竟公然要和大炎帝国王族联姻,这让陛下如何看三殿下?我早就说过了,大炎帝国那边有我便可,为何还要做一些表面功夫?我们让大炎帝国不反对三殿下上位即可,论和大炎帝国皇族的亲密程度,我们比得过祝氏吗?”

    “接下来夺嫡的关键便在南瓯国之战,南宫傲表面上谁也不靠,但在关键时刻,他会选择太子,不久之后太子就会南下,亲自坐镇南瓯国战场。若这一战赢了,天下无人可以动摇他的太子之位,陛下也不能!”

    “但南瓯国战场若输了,越国最危险的地方不是南方,反而是北方和西边。”

    “所以接下来我们所有的重心,都要放在军队上,有兵才是王!”

    “不要和太子斗,更不要掀起这么党争,一心抓兵权。”

    “盯住沈浪,他随时可能复出,关注他一举一动!”

    薛磐道:“父亲,要不要动用浮屠山的关系,弄死他?”

    薛彻道:“能够弄死,当然好!此人才是我家心腹大患!”

    …………………………

    次日!

    国君下旨召天北行省大都督宁纲进国都,入尚书台。

    三王子宁岐,接任天北行省大都督。

    接着,国君再下旨,将天越中都督府升格为大都督府。

    册封薛彻太子少保,接任天越大都督。

    这旨意一出,群臣再一次震惊。

    太子一系更是色变。

    薛彻就这么受宠吗?

    国君为了他,竟然将天越都督府升格了,而且还册封太子少保。

    这局面已经非常清楚了,未来此人要进枢密院?宁启王叔还真是为他卡位的?

    其实,天越都督府升格完全是理所应当的,毕竟是国都,理应和行省平级。

    楚国,吴国那边都对国都所在的都督府升格了。

    宁元宪之所以久久没有升格是因为对这个位置有芥蒂,因为他曾经最大敌人宁元武就是在天越中都督府上崛起的。

    而且国君提拔薛彻,确实是想要收买人心,但也是一种鞭策。

    他需要在关键的时刻,薛彻能够站在他那边!

    甚至要让他牢记,你薛彻效忠的人是我,而不是宁岐!

    至于沈浪和薛彻的恩恩怨怨应该怎么办?

    国君真的不愿意想。

    他对沈浪无比信任宠爱,但和薛彻也有几十年的交情了。

    对于薛彻和大炎帝国皇族走得太近,宁元宪是有些不快,但也无法苛责,因为这毕竟是薛彻的本职工作,他觉得还是可以将他拉回来的。

    薛彻毕竟和种尧不一样。

    种尧和他的关系一直一来都很冷淡。而薛彻是他心腹中的心腹,嫡系中的嫡系。

    年轻的时候,甚至如同兄弟手足。

    ……………………

    四月初九!

    国君宁元宪沙场点兵。

    大军要南征了。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为了这一天!

    沈浪坑蒙拐骗,搜刮了越国大半权贵,弄到五百万金币。

    为了这一天,国君和隐元会翻脸。

    甚至为了这一天,沈浪被流放出了国都,换取朝局的安定。

    只有朝局平稳,才能集中全力打倾国之战。

    那些金币变成了无数的粮食,无数的民夫,无数的布匹,药材等等。

    大军未出,粮草先行。

    整整近两个月时间,用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将第一批物资运往南瓯国战场。

    如今大军终于可以开拔了。

    八万大军,威武雄壮。

    宁元宪率领群臣,甚至包括已经致仕的老臣,前来为大军壮行。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国君对这一战的重视。

    甚至他自己都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代之作战。

    八万大军铺开之后,简直无边无际。

    见到这豪迈军阵,国君宁元宪内心慷慨激昂,一阵阵血热。

    “他日凯旋,寡人依旧在这里迎接你们回家!”

    宁元宪高高举起酒碗,猛地一饮而尽。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凶猛喝酒,几乎被呛得满脸通红,却要强行忍住。

    “砰!”

    猛地将大碗砸碎。

    八万大军齐声高呼,声音震天。

    “越国必胜!”

    “越国必胜!”

    “陛下万岁,万岁!”

    “吉时已到,大军出发!”

    随着一声令下。

    八万大军,浩浩荡荡南下,前往南瓯国战场。

    此时矜君还没有彻底统一整个沙蛮族。

    南宫傲率领着八万大军和祝霖大军汇合之后,将足足有十三万之巨。

    十三万大军,出动的民夫更是超过二十万。

    真正国运之战,倾国之战。

    上一次这样规模的战争还是吴越大战。

    上一战因为卞逍发动的艳州事变,使得越国大胜,赢来了近二十年的和平时光,也让越国几乎成为了南方第一强国。

    宁元宪坚信,天命在他。

    此战,也必胜!

    此刻,他忍不住朝着太子望去一眼。

    结果,太子也望向了他。

    感受到了你宁元宪的目光,太子恭谨拜下。

    宁元宪点了点头。

    不管父子之间有什么不快,至少在这一场大战上是同一条心的。

    两个人都竭尽全力,想要打赢这场国运之战。

    过去所有的矛盾,都先暂时搁置下来!

    越国利益为重。

    …………………………

    涅槃岛!

    这群空白零血脉者的目光,很能够打动兰道大宗师。

    那么的胆怯,敏感,纯良。

    但是,他们太弱了!

    兰道避世久也,对涅槃军之事完全不知情。

    对于改造血脉之事,完全嗤之以鼻,觉得沈浪完全是异想天开。

    李千秋说他亲眼见证,兰道直接回骂了一句骗子。

    你李千秋还对我发誓不将我隐居之地告诉任何人,结果呢?直接带着人上门来把我绑走了,简直让我兰道毫无尊严。

    沈浪也不在意,老小孩老小孩,兰道大宗师辈分大,已经七十岁了,残疾之后更是偏激。

    但此人绝对正义,是一位真正的大侠。

    否则当年也不会收这么多弟子,也不会做出这么多行侠仗义之事了。

    他目光落在这三千九百个空白零血脉者身上。

    这群人,他已经收集来好几个月了。

    其实,他在国都搜集了那两千三百多人之后,立刻派人着手在整个越国范围内进行搜查。

    根本不是先登记,然后大规模征召。

    而是用非常隐秘的手段,化整为零进入各家之中,找到一个就立刻带走。

    非要等到涅槃军一鸣惊人之后再大规模寻找同样的空白零血脉者?

    沈浪才没有那么傻,摆明等着让人截胡吗?

    派遣几百人去全国搜集零血脉者,而且让隐元会和黑水台的间谍安插进来。

    最后,三千七百人被全部劫走。

    一切都只是在演戏而已。

    只不过这一场戏太逼真了,逼真到黑镜司和天道会武士都觉得是真的。

    真的根据名单,挨家挨户去找人,花大额的金币将他们征召。

    甚至那三千七百个假的空白零血脉者,沈浪都往每个人体内注射了某些物质,确保让他们的血清颜色表现得和零血脉者一样。

    而且从表面上看,他们的外貌也真的和零血脉者一样。

    但真正了解之人会发现截然不同。

    空白零血脉者只是社交障碍,自闭,但是内心敏感专注,甚至称得上是聪明。

    而那些假的零血脉者,就真的是智商有问题的低能儿了。

    那么这一场戏有必要演吗?

    非常非常有必要!

    上一次涅槃军让天下震惊,已经是众矢之的。

    潜龙在渊,才能一鸣惊人。

    必须让所有人都不知道这第二支涅槃军的存在,才能在战场上有奇效,出奇制胜。

    ……………………

    这三千九百零血脉者已经被最好的伙食养了两个月了。

    但依旧体弱无力。

    但这两个月时间他们也没有白费,每天都在训练队形阵势。

    每天都在学习弓箭的理论知识。

    抛物线,重力加速度,风力等等知识,他们已经完全背得滚瓜烂熟了。

    因为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他们学习的认真程度。

    简直在睡梦中都在学习。

    现在就只缺实践了。

    因为他们太体弱了,根本拉不开任何一张弓,哪怕是最轻的。

    沈浪为何不早早为他们改变血脉?

    没办法!

    哪怕是最低级的黄金血脉能量蛊虫也是有限的,需要很长时间制造。

    沈浪一挥手!

    一只又一只的箱子被抬了上来。

    “第二涅槃军,回营!全部躺倒自己的床上!”

    这三千九百人,以各营为单位,分散成为三十九个方阵,各自回到自己的木头军营之中。

    没有丝毫混乱。

    军容,军姿,简直超一流。

    三千九百人,依旧整日如一。

    兰道大师叹息道:“可惜可惜,身体太弱了,否则真的能够成为天下精锐!”

    ……………………

    三千九百人回营之后!

    沈浪开始为他们进行血脉改造。

    这次就不再是沈浪一个人动手了,整整上百个人,同时注射。

    现在而言,零血脉改造已经算是非常成熟了。

    和上一次一模一样。

    这些零血脉者,没有任何反抗。

    虽然惶恐不安。

    但服从任何命令。

    而且当低级黄金血脉蛊虫进入体内的时候,整个过程是无比痛苦的。

    但他们依旧没有任何惨叫,没有任何挣扎!

    半个时辰后!

    三千九百人,全部注射完毕!

    兰道大师口口声声不相信,但他的内心深处其实无比渴望奇迹的发生。

    从头到尾都紧紧盯着。

    沈浪笑道:“大宗师,接下来他们需要沉睡三天时间,现在该轮到您了!”

    兰道大宗师一惊道:“轮到我什么?”

    沈浪道:“给您动手术啊!”

    “我不动手术,我不动手术……”兰道大宗师惊呼,然后要拼命挣扎。

    他已经从沈浪那里请说了,所谓的动手术,就是要将他四肢筋脉一寸寸切开,然后重新连接缝合起来。

    兰道这些年已经认命了,真的不想折腾了。

    因为之前无数次打击已经让他痛不欲生。

    而且沈浪说再一次切开他的筋脉,这会让他想起当年的可怕记忆。

    “我不要动手术,你别碰我,别碰我!”

    “我这样瘫了挺好的,我一点都不想好起来。”

    “我有得瘫,你有得瘫吗?”

    兰道大宗师几乎是撒泼了。

    剑王妻子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幕。

    兰道宗师比他大了二十来岁,年轻的时候她还非常仰慕兰道,而且见过很多次。

    当年何等英雄豪杰?

    现在竟然变成这等模样了?

    生活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这话也是从沈浪这里学的。)

    顿时,丘氏朝着李千秋望去一眼道:“你以后如果老了,也窝囊成这样的话,我立刻宰了你。”

    剑王脸色哭丧。

    他觉得自己虽然还没有老,但已经够窝囊的了。

    面对一个撒泼的老小孩应该怎么办?

    非常简单!

    直接用蛮力按到在床上。

    然后,拿来厉害的麻醉散直接喝下。

    一刻钟后!

    这位老小孩直接乖了,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沈浪开始动手术。

    这场手术不大,但却非常非常难。

    只有最高明的医生才能做。

    若没有智脑,沈浪也压根不敢做这个手术。

    因为没有手术显微镜啊。

    但是他的眼睛和智脑配合之下,可以达到相同的效果。

    他有两个助手,名医安再世,剑王李千秋。

    而且准备了几十种药物。

    为了足够的照明,沈浪甚至引太阳光下来,然后用镜子进行反射。

    深深吸一口气!

    开始!

    ……………………

    整整五个小时后!

    手术完成一半!

    先对双腿进行手术,看效果后,再对兰道的双手进行手术。

    沈浪整个人累得几乎瘫痪了。

    而且做的效果肯定是不如现代世界的。

    因为对最细小的神经,根本无法进行缝合。

    很多手术材料都不过关。

    好在有蚕茧丝,否则沈浪上哪里去找尼龙线啊?

    在现代医学中,丝制缝合线本就是用蚕丝的蛋白质纤维制成的。

    ……………………

    兰道醒来之后,感觉到了清晰的疼痛。

    他没有再大喊大叫。

    而是显得非常安静。

    “结果如何?”

    沈浪道:“还是比较成功的,但具体效果如何,还要以后才知道。”

    就算一个断指手术,之后恢复过程也很长,更何况是两条腿的筋脉呢。

    兰道大宗师沉默了片刻,道:“沈浪,谢谢你!”

    这个时候,他没有半点撒泼的样子了。

    尽管心中不敢抱有希望,但可以看出沈浪的尽心竭力。

    ………………

    兰道大宗师的手术效果没有那么快显现出来。

    但是这三千九百个零血脉者却立竿见影!

    三日之后!

    这三千九百人陆续清醒了过来!

    全部完成了惊人的蜕变!

    每一个人的力量,敏捷,速度达到了惊人的提升!

    三千九百人的大涅槃!

    ………………

    注:今日两更一万五,真的是咬紧牙关写出来的,太困倦了!拜求月票,拜求支持,糕点鞠躬感谢!

    谢谢刹那永恒,qwtwwt的万币打赏!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史上最强赘婿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诡秘之主 源赋世界 同桌凶猛 全球高武 明朝败家子 史上最强赘婿 我有无数神剑 伏天氏 手术直播间 球霸的黑科技系统 从支教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