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史上最强赘婿 第479章:狂抽宁绍出血!军团入国都!(求月票)

第479章:狂抽宁绍出血!军团入国都!(求月票)

    其实宁绍和沈浪还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并不知道他的手段是何等激烈。

    然而现在是真正切切感受到了,真的是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的。

    全场死一般的静寂,几乎没有人敢发出任何声音。

    尤其是祝弘主,简直就是眼观鼻,鼻观心,心观脚尖,就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

    这个世界是谁最先知道沈浪要出事的?就是祝弘主,在沈浪身份被揭露之前的一年内,祝弘主就表现出了对沈浪敬而远之的态度。

    他口口声声说的一句话就是,别招惹沈浪,但也别靠近沈浪。

    而沈浪出事之后,他内心最想要扶持的依旧是宁翼,因为这个人好控制。

    但宁翼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那扶持宁岐也是不错的选择,因为宁岐聪明,知道该如何抉择,君王和首相应该会配合得不错。

    但没有想到宁岐依旧受到了宁元宪和沈浪的感染,在关键时刻放弃了王位,竟然让宁绍和通天寺趁虚而入。

    在祝弘主眼中,不怕宁翼这样的昏君,也不怕宁岐这样的明君,但是宁绍这样的人他确实很头疼。

    宁绍表面上看上去只是一个冷漠寡言之人,但祝弘主经过了解之后却知道,此人内心是疯狂,甚至扭曲的。

    这和他从小长大的背景有关,他的母亲是大劫寺潜伏在王宫内的宫女,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过世了,他又被送去通天寺出家。

    通天寺的秘密别人不知道,祝弘主还是了解得很清楚的,为了不在六大势力中垫底,它已经走上了所谓的邪道,走上了大劫寺的道路。

    曾经很长时间内,宁绍就是在鸟绝城中生活的。如今通天寺分为两派,一派是修炼通天寺原有的武功,也就是被誉为天下正道。另外一派修炼大劫寺的邪功,宁绍的母亲是大劫寺出身,当然也去修炼了邪功。

    大概有十几年时间,他都生活在鸟绝城,大约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才离开,去了通天寺的另外一个区域,三十岁之后才真正进入了通天寺总部。

    鸟绝城之乱,简直不堪入目,不堪入耳,在这种环境长大的宁绍是何等性格?完全可想而知了。

    所以祝弘主对宁绍是真的很头疼,太阴暗疯狂了。

    甚至他动过废立的念头,但宁绍毕竟还没有真正触犯过他的权威,而且行废立之事一定要天涯海阁出手。

    而这一次,宁绍就触犯了他祝弘主的权威,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而祝弘主也立刻出手,借助沈浪之手狠狠地在越王宁绍脸上扇了一个耳光。

    不过见到眼前这一幕,祝弘主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沈浪还是和想象中的一样猛啊,这种报复的手段实在是太惊人,太激烈了。

    ……………………

    宁绍蹲了下来,拿起长子的头颅,仔仔细细地看着。

    他应该死得非常痛苦,英俊的面孔是彻底扭曲的,甚至眼球充血,面孔血管都是发青发紫的。

    接着,他又拿起了一个女人的头颅,这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是他三个儿子的母亲。

    这个女人比她更大,年龄是一个谜团,仿佛一直都是这样年轻。而现在死了之后,仿佛显露出真实的年龄了。

    沈浪,你够狠!

    宁绍浑身颤抖,闭上眼睛开始回忆和这个女人的种种过往,回忆和几个儿子的往事。

    再一次睁开眼睛,他双手轻轻一捏,顿时直接将两颗头颅直接捏爆了。

    “一把火全部烧了。”宁绍淡淡下令道,然后他转身朝着王宫之内走去,临走之前淡淡地望了祝弘主一样。

    而宰相祝弘主没有任何反应,仿佛这一切都和他完全无关。

    ………………

    回到家中之后,祝弘主进入书房之内发呆。

    祝柠为他点燃了香料,并且为他泡好了茶叶,然后就要走出去。

    她已经变沉默很多了,曾经她是要嫁给宁岐的,但最终这段婚事还是不了了之了。

    “父亲,皇帝陛下还是没有任何旨意下来吗?”祝戎问道。

    “嗯!”

    这一点非常奇怪,沈浪上演王者归来之后,本来应该掀起惊涛骇浪的,但整个大炎帝国却显得尤其的安静。

    炎京那位至高无上的皇帝甚至没有提到半个字,而下面的天下诸王也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祝戎道:“有些时候,没有旨意就是最好的旨意。”

    是啊,没有旨意就是最明确的旨意。此时皇帝陛下的眼睛正如同鹰隼一般盯着天下诸王,盯着吴王,盯着楚王,是不是有什么异动?

    沈浪已经杀回来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

    祝戎道:“上一次,皇帝陛下动用了半个世界的兵力去灭沈浪。但归根结底不是为了沈浪,而是为了收拾整个天下,楚王和吴王都感觉到了危险,无比乖巧地跟随帝国的脚步,进行了内部改革,全部撤销了尚书台改组为内阁,而且首相都由大炎帝国派出,所以上一次借着沈浪搭台唱戏,应该是非常成功的。”

    “嗯!”

    何止是成功啊,沈浪几乎帮助大炎帝国皇帝节省了近十年的时间。

    原本大炎帝国新政成功之后,最重要的是皇权过度,然后才是开启统一天下的进程。

    结果沈浪是姜离之子身份暴露之后,皇帝拥有了集结半个世界军队的理由,接着灭沈浪的名义,威震天下诸国,逼迫他们进行内阁改组,如今天下诸国的内阁尽在大炎帝国手中。

    不仅如此,大炎帝国皇帝依旧利用灭沈浪的东风,成功地册封了天下诸王。

    所以如今越王宁绍,应该称呼为大炎帝国越亲王。

    皇帝的最终目的就是将诸侯王变成藩王,并且裁撤各国军队,不仅把天下诸国的内政权力收回,而且还要把兵权也收回。

    改组天下诸国的内阁,册封诸王为帝国亲王,这两件大事原本需要十年时间,结果因为沈浪的出现,皇帝仅仅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就完成了。

    所以有些时候敌人用好了,可比自己人好用多了。

    祝戎道:“所以,这次皇帝陛下应该有两种想法。第一种想法,再一次大张旗鼓,动用半个世界的军队来消灭沈浪,并且借机在天下诸国驻军,收回天下诸国的兵权。这个想法非常诱人,但他应该最终还是会放弃这个念头,因为两年前的成果已经足够大了,接下来消化这个胜利果实更加重要,各国内政权力还没有彻底掌握,就去夺兵权的话,很容易煮成一锅夹生饭。”

    祝弘主道:“说下去。”

    祝戎道:“上一次沈浪弱小不堪,结果皇帝陛下却把他当成了姜离在打,就好像沈浪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人物一样。而这一次沈浪归来了,某种程度上是对炎京的一种打脸。上一次你们派遣半个世界的军队才都没有能够彻底灭掉沈浪,竟然人还让他上演了王者归来。所以这次皇帝陛下应该表现出一种藐视的态度,需要一种用手指头碾死一只蚂蚁的态度来对付沈浪,就仿佛这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一般,这样才能抵消沈浪归来的影响,这样才能更衬托出大炎帝国至高无上的强大。”

    祝弘主道:“嗯。”

    祝戎道:“所以皇帝陛下没有任何旨意,这就代表着这件事情要在越国内部解决。也就是说要利用越王的名义彻底消灭沈浪,而不需要上升到大炎帝国的名义,否则会损害帝国的威严,毕竟沈浪归来仅仅只带了几万军队而已,还不够资格成为帝国的敌人。”

    祝弘主道:“那你说说看,是否可以采用暗杀的手段,深入怒潮城或者玄武侯爵府,将沈浪杀之?”

    “不可以。”祝戎道:“至少现在不可以,沈浪毕竟是姜离之后,而不是某个匪首。大炎帝国需要表现出绝对的力量将他碾死,这样才能显示帝国威严。如果采用暗杀手段,会被天下所指。天下人会说帝国竟然如此无能,连区区沈浪几万人都打不过,竟然采取暗杀的手段。”

    “雷霆一击,狮虎博兔,这就是接下来的天越城之战。”祝弘主道:“这一战天下瞩目,我们一定要在最短最短时间内将沈浪彻底消灭,一天之内灭之,我们有功。三日之内灭之,无功无过。如果超过五天时间还没有灭掉沈浪全军,那我们父子就要倒霉了。”

    祝戎道:“我们要用越国军队的名义和沈浪交战,但是又代表着帝国的力量。”

    “对!”祝戎道:“所以一定要把握好这里面的政治分寸,宣传造势的时候一定要低调,就仿佛消灭一个无足轻重的叛逆。但是却要做好十二分的准备,要用十倍,二十倍,三十倍的力量去灭沈浪,雷霆一击,却装着轻描淡写。”

    “是!”祝戎道:“那通天寺和浮屠山那边,需要我们去招呼吗?”

    “不需要,不要开口。”祝弘主道:“越国是天涯海阁的势力范围,这一战主力还是天涯海阁。浮屠山如果懂事的话,应该知道怎么做,通天寺就更不用说了,祝红雪还要多久回来?”

    “快了,西域诸国那边的大战已经接近尾声。”祝戎道:“但是宁寒公主那边,依旧没有任何音讯,就仿佛彻底消失了一般。”

    “不要打听关于宁寒的任何事情。”祝弘主道:“另外,开始集结军队吧!天越城之战不仅仅要赢,关键要赢得漂亮,否则我们父子就要倒霉了。”

    ………………

    王宫之内,宁绍全身都散发出让人恐惧的气息,就仿佛一颗随时会爆炸的毒弹一般。

    宁翼和宁萝站在边上,一动不动。

    “陛下,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吗?”宁翼道:“如此一来,颜面何存?”

    宁萝寒声道:“以杀止杀!沈浪杀五千人,我们可以杀五万人,绝不妥协。”

    宁绍淡淡道:“他杀了我五个儿子,我还有十一个儿子。他这是在威胁我,如果我胆敢继续杀他的人,他下一个要灭绝的就是百花谷了,就是我的其他儿子了。”

    宁翼道:“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就这么算了?”宁绍缓缓地摇了摇头,道:“儿子没有了,可以再生!但是我绝不妥协,绝不……”

    这话一出,宁翼和宁萝顿时兴奋了起来。

    越王宁绍道:“女人我多的是,我才三十几岁,还可以生十几个儿子,但是想要让我向沈浪妥协?完全是做梦!”

    宁萝和宁翼立刻站了起来,等待着宁绍的命令。

    宁绍道:“沈浪既然杀了我五千人,那我就杀一万人。张翀这个人很重要是不是?把他脑袋和四肢都剁下来,给沈浪送去。还有宁政,双手双腿都斩断,眼睛也挖掉,一并给沈浪送过去。顺便告诉沈浪一句话,他想要继续报复?随便,随便……儿子没有了,我可以再生!”

    “杀,杀,杀……”

    宁绍随便拉过一个宦官,直接割开他的手腕,让鲜血流在砚台上,用毛笔蘸了鲜血,写下了几个杀气腾腾的杀字。

    “宁翼,你去杀张翀,杀宁政!宁萝,你去杀沈浪余孽,直接用黑水台的人杀,杀够一万人!”越王宁绍直接把旨意扔了出去。

    “遵旨!”宁翼和宁萝杀气腾腾地出去了。

    这就是宁绍,祝弘主看得清清楚楚,此人骨子里面是疯的。

    宁翼和宁萝走了之后,宁绍方才低声自言自语道:“沈浪,你高估我对儿子和女人的感情了。你以为我心中真的有什么爱,有什么感情吗?真是天大的笑话,天下没有我不敢杀之人。”

    ……………………

    宁翼带着上百名武士冲入黑水台监狱杀张翀。

    宁萝带着上千人,去北苑猎场杀沈浪余孽。因为抓人实在太多了,大理寺监狱根本就关不下,所以圈禁在北苑猎场之内,还有大部分都在越国各地的盐场,矿场之内,一边被囚禁,一边干着猪狗一样的活。

    整个北苑猎场关押的都是地位比较高的沈浪余孽,整整一万多人。

    然而,等宁萝带人去北苑猎场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被大军包围了,为首的便是天越都督张召,此人在南殴国战场跟随祝霖大将军之后,便一直效忠祝氏,如今终于成为了越国的一方巨头。

    “张召都督,请你让开,我奉陛下之命,前来斩杀沈浪余孽。”宁萝公主冷道。

    张召道:“长公主殿下,我奉内阁和枢密院之命,看管沈浪余孽!没有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出北苑监狱。”

    宁萝公主道:“张召将军,你难道要抗旨吗?”

    说罢,宁萝展开了越王宁绍的旨意,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将北苑监狱内所有沈浪余孽,全部斩首。

    张召结果越王的圣旨,足足看了好一会儿,道:“长公主殿下,这封旨意上没有内阁的大印啊。”

    大炎王朝新政之后,天下诸国内阁的权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君王的旨意都需要内阁用印之后才拥有最高权威,否则就是中旨,就会出现抗旨不遵的情形。

    明朝的时候就是这样,下面的臣子甚至以违抗皇帝的中旨为荣。如果有官胆敢接没有内阁用印的中旨,那就是群臣中的败类。

    大炎帝国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渐渐剥夺天下诸王的权力。

    宁萝公主道:“我现在是要杀沈浪余孽,你也要阻止,难道你是在同情沈浪叛逆吗?我这一状告到炎京去,你受得了吗?”

    张召面无表情道:“长公主殿下,请您把这道圣旨先送去内阁用印,否则下官不敢徇私放行。”

    接着,他猛地一声大吼道:“驻军听令,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北苑监狱,否则格杀勿论!”

    “是!”三万大军齐声高呼。

    宁萝目光狰狞望着张召,冷笑道:“很好,很好,乱臣贼子,乱臣贼子……”

    然后,宁萝长公主愤恨离去。

    张召望着宁萝公主离去的背影,心中也一阵叹息。

    宁元宪尽管做了不少荒唐之事,但他的位置是正的,宁政也是如此。

    但宁绍上位之后,整个越国的秩序其实已经受到了巨大的颠覆和割裂,这个时候再谈什么乱臣贼子?

    越国的文武大臣就算想要效忠君王,又能效忠谁?只能越过越国去直接效忠大炎帝国。

    ………………

    宁萝公主这边受到了阻拦,宁翼当然也不例外,他带着上百名武士去黑水台监狱。

    结果,被黑水台都督拦在了城堡之外。

    “翼国公,您这道圣旨中没有内阁用印,请恕本都督不能从命。”

    宁翼怒道:“黑水台完全直属于大王,什么时候需要听内阁的命令了?”

    黑水台大都督心中冷笑,他这个大都督都是大炎帝国直接派来的,你跟我说什么效忠大王?

    宁翼厉声道:“林都督,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上奏皇帝陛下的,你竟敢同情沈浪余孽,这件事情不会这么了结的,我们走!”

    黑水台大都督默默无言望着他,仿佛说悉听尊便。

    然后,宁翼带人愤恨离去。

    …………………………

    宁翼和宁萝都空手而归,将一切汇报给了越王宁绍。

    这个时候才能清晰地感受到,整个越国的权力实际上是掌握在祝氏手中,而不是他宁绍。

    只不过之前没有发生冲突的时候,祝弘主不愿意君臣对立。

    如今宁绍稍稍一反抗,祝弘主立刻露出了凶狠的獠牙。

    “哈哈哈哈……”宁绍怒极反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咱们这位相爷怎么不演了?”

    宁翼道:“沈浪竟然和祝弘主勾结在了一起,这两人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宁绍道:“很简单,祝氏家族的把柄被沈浪抓到了。”

    宁翼道:“难道就这么算了?”

    宁绍笑道:“不急,不急。这反而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通天寺的军队之前一直都没有理由进驻天越城,这下好了,我们的军队可以名正言顺进驻王宫了。只要军队在手,我这个王才好使。”

    宁翼道:“那报复沈浪一事呢?”

    宁绍道:“北苑监狱进不去,黑水台监狱也进不去了,甚至宗正寺的监狱也进不去。但王宫还是在我手中的吧,那个父王还在我们手中吧。沈浪对父王的感情已经非常深厚,甚至远超宁政和张翀吧,两人不是父子,甚似父子啊。”

    这话一出,宁翼和宁萝的脸色都有些变了。

    越王宁绍笑道:“父王年纪大了,命根子也用不上了。沈浪不是有一个外号,称之为东方阉割者。那就去把父王阉了,把东西给沈浪送过去。”

    宁翼和宁萝瞬间脸色苍白,几乎无法回应。

    宁萝内心扭曲了,而且对父王宁元宪痛恨无比。但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亲手弑杀自己的父亲,宁翼自私贪婪,贪生怕死,对宁元宪更加痛恨无比,甚至他几次亲自去折磨宁元宪泄愤,

    但是弑杀君父一事,他也真的没有想过。

    足足好一会儿,宁翼道:“宁寒发话过,父王不能杀。”

    宁绍道:“没有杀啊,只是阉割而已,反正父王他老人家也用不上了。猪骟了之后还长得更快,父王现在有这个命根子也是累赘,说不定骟了之后,身体状况转好也说不定。而且这对沈浪的冲击力才足够大啊,不是吗?”

    越王宁绍拿起一把勾刀,先在嘴里呵了一口气,然后用丝绸擦拭明亮,然后朝着宁元宪的宫房走去。

    宁翼看着宁绍的背影,顿时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这就是一个疯子啊。

    而就在此时,年公公忽然飞奔而入,高呼道:“陛下,大喜,大喜啊……”

    宁绍一愕道:“何喜之有?”

    年公公道:“通天寺的军队来了,就在几十里外,我们的军队来了。”

    顿时,宁绍大喜,这果然是天大的好消息啊。

    “准备一下,寡人亲自去朱雀门迎接。”

    ……………………

    即将爆发的天越城之战,天下瞩目。

    天涯海阁的血魂军还没有回师,通天寺的军队第一时间进驻天越城。

    整整一万僧兵,清一色是特殊军队,战斗力远胜一般军队。

    这支僧兵的每一个人,都被特殊改造过,不仅仅修炼的是邪功,而且是直接从血脉上改造过。

    在越王宁绍的迎接下,一万僧兵浩浩荡荡进城,直接进驻到王宫之内。

    “宁绍拜见空诤师叔。”宁绍丝毫不敢摆出君王的架子,恭恭敬敬地弯腰行礼。

    他之所以能够成为越王,完全是因为通天寺的支持。

    有了通天寺的这一万僧兵,他就可以对抗祝弘主,如今整个国都内没有一支军队拦得住通天寺僧兵。

    他想要杀沈浪余孽,想要杀张翀,都不在话下。

    张召的军队挡不住,黑水台都督更挡不住。

    统帅这一万僧兵的是通天寺的长老空诤,他冷冷望着宁绍,忽然猛地一个耳光扇了过来,直接将宁绍击飞了出去,口鼻流血。

    “你为何要招惹沈浪?你为何要杀沈浪的人?”

    “你可知道,他杀绝了我们整个鸟绝城。”

    “而且他还放话威胁,如果在天越城之战前,再敢动他一个人,他就杀绝百花谷。”

    “你是个疯子,他更加是一个疯子,你为何要招惹他?”

    “我们明明可以在天越城之战击败他,消灭他,为何要节外生枝?给通天寺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

    “沈浪他是姜离之子,他屠过隐元会的城市,屠过诛天阁的城市,现在终于轮到我们通天寺了,你想要跟他比狠?你比得过吗?比得过吗?你要彻底激怒了他,他敢屠杀百万给你看。”

    “我命令你,在天越城大战之前,不要动沈浪余孽一根汗毛,你听到了没有?听到了没有?”

    ………………

    注:月票要被爆了,心好慌!诸位恩公出手吧,托我一把!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史上最强赘婿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诡秘之主 源赋世界 同桌凶猛 全球高武 明朝败家子 史上最强赘婿 我有无数神剑 伏天氏 手术直播间 球霸的黑科技系统 从支教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