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回到北宋当大佬 第三百七十七章 刺刀见红(五千)

第三百七十七章 刺刀见红(五千)

    绑架的事情,甘霸也做得熟门熟路了,如今也是专业的。

    只是这回绑腾溪阁的张庆,却还是有一些意外,那就是张庆进出都一直带着小厮,虽然算得什么高手护卫,却也很是麻烦,因为来去带着的小厮还不止一个,至少三四个之多。

    倒也并非甘霸打不过他们,而是这张庆身份不一般,若是真这么强抢了去,田况必然立马就能收到消息,做出许多应对。

    而今对于田况来说,甘正没有去上班。若是接着张庆又被人强绑去了,他便是再傻也知道有人在调查某些事情。

    田况都不用猜,也知道动手的人是甘奇。

    所以甘霸并未下手,而是又回来找甘奇定夺。

    绑架的事情,甘奇做过两次,一次是绑半夜喝醉了的文德彰,那直接就是绑架杀人,如今这桩悬案依旧还在开封府挂着。

    还有一个就是绑甘正,这两个人都比较好下手,哪怕是文德彰,毫无防备,常常喝酒喝到半夜。

    而今这个张庆,就有些麻烦了,并不多出门,要么在店里,要么回家,或者出去见一些什么人,身边一直带着几个小厮。这汴梁城内,实在不好下手。

    甘奇也为难起来,此时却并不急着让甘霸动手,而是先出去见皇城司的押官李明。

    有些事情,得与李明见面之后,再来做决定。

    不过倒是也吩咐了甘霸一些事情,那就是去打探一下张庆的家庭情况。

    甘奇已然完全把规则抛诸脑后,如今就是要放手一搏。

    甘奇这般的行事方法,与这大宋朝是有些格格不入的,这种事情,若是放在春秋战国,汉唐的某些时代,很是正常。那时候的政治争夺,就是刺刀见红的,说要动手,那就要杀人全家。

    这种故事,在史书里太多太多。

    但是到得这大宋朝,朝廷的政治斗争,已经慢慢进入了一个规则里面,再如何尔虞我诈,陷害也好,黑手也罢,都是打嘴仗,再也不见真正拔刀相向的场景了。哪怕是皇位争夺这种最惨烈的竞争,也没有真正刺刀见红的。

    宋朝,真正纯粹的文人掌权了,连政治生态都发生了变化。与历史上任何朝代都不一样了。甚至上到皇位争夺,下到官场倾轧,都不死人了。

    当然,这对所有的官员来说也是有好处的,这也是所有文人官员乐见其成的,也是大家的共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共识呢?因为谁也不想因为官场倾轧与政治争夺而丢命。当官的人,谁又知道自己的未来呢?谁又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犯错?一辈子不站错队?

    所以不杀士大夫这种共识,是受到拥护的。大家争也这么争,夺也这么夺,大家互相“说好”,谁也别要谁的命,我输了,最多让我不当官了回家去,你好我好大家好。

    甘奇似乎跳脱了这个范畴之内,提头搏命之时,就得豁得出去,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不与那些人玩文人的游戏套路。

    甘奇,似乎成了这大宋文人中的一直饿狼猛虎,成了大宋官场的另类,绑架杀人,毫不手软。

    李明与甘奇见面了,听得甘奇说的一些话语,震惊非常。

    今日可不是甘奇单独见李明,陪坐的还有一人,那就是京畿天武军将领庞敢。就是那个随着狄青出征的京畿禁军庞敢,他是甘奇故意叫来的。

    因为庞敢曾经在甘奇口中听到了一些事情,听到了韩琦这个名字,如今庞敢也就上了甘奇这条船,下不去了。对于庞敢而言,韩琦说他破家灭门的仇人。

    庞敢与李明,两人关系也不一般,两人昔日是同僚,武将世家,打小就互相熟识,一起从军中混起来的。甘奇还是通过李明认识的庞敢,球赛之事。

    三人落座,听着甘奇一个人说。甘奇是要李明帮他做一件大事。

    李明听得是心虚不已,要做是事情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庞敢却一直在旁边说服着李明。

    李明心有忧虑,说道“甘先生,庞兄,此事……事关重大,事关前途啊……若是不成,我这官就当到头了,那可是枢密院相公啊……”

    甘奇直接一语“对,那是枢密院相公,你可真正想过自己将来的前途?此事若是办成,官家往后必然把你倚为心腹,来日说不定你也能弄个枢密副使当当。若是一辈子就在这皇城司里混,一辈子也就是个六品。”

    李明答道“甘先生,在下知晓一些圣心,但是……但是真若动手做了此事,怕是连韩相公也得罪了,往后……”

    “韩相公?李押官,官家为何设了这皇城司?如今皇城司又是什么职责?皇城司又是对何人负责的?”甘奇问得一语。

    “甘先生,皇城司自然是对官家负责的,我等皇城司,也皆是皇家之亲信。但是如今文官势大,满朝文武,皆要仰仗文人鼻息……唉……”李明还是心中害怕,因为这大宋朝,文人是惹不起的。

    庞敢说得一语“李明,你如今怎么就这么怂呢?”

    “非是我怂,昔日你我之父,为了咱们能在军中混个职位,花费了多少心思?求了多少人?咱们自己为了升官,又吃了多少苦头?而今,若是咱们把这官丢了,咱们自己的后人,那就再也吃不到俸禄了……”

    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李明,终究只是与甘奇熟识,并非在同一条船上。甘奇也知道,自己画的饼还不够,不够说服李明。

    甘奇沉默了片刻,又道“武官如奴,文官是主,一碗俸禄,如嗟来之食,满朝诸公,又有何人把武人放在眼中?李将军可有想过,有朝一日,大宋之将,能如盛唐之将一般,荣耀加身?”

    李明与庞敢听得此语,皆看向甘奇,有些没有明白甘奇的意思。

    所以李明摇了摇头“唉……甘先生之言,谁能不想?但是也只能想想了,我这皇城司的勾当公事,听起来权柄甚大,受领皇差,调查缉拿,入皇宫都能佩刀而行,若是放在盛唐,这汴梁城,何人敢得罪与我?却是如今,又有何人真正把我当回事了?”

    这就对了,甘奇立马接道“我把你当回事了,若是有朝一日,我能为相公,天下武人,必与文人并驾齐驱,不分上下。你们的后人,只要勇武者,必然荣耀加身,列班在朝,文武并行。”

    甘奇画了一个巨大的饼,兴许这叫作“理想”。

    两人张大眼睛看着甘奇,甘奇有些像创业者在创业之初吹牛一般,但是甘奇表达出来的这个观点,还是有些让人震撼,这是一个文人说得出来的话语吗?

    这大宋朝,还有文人能说出这个话来?

    但是,这位甘先生,似乎还真与别的文人有些不一样,至少在相交之时,还从来没有过任何对武人看不起的表现,相反平常里还多是有礼有节,尊重有加。

    但是,这依旧只是一个饼,这个饼的前提是甘奇能为相公。

    却听甘奇又道“田况者,昔日以哄骗之法,活埋军将四百余人,军将之命,对他而言,如蝼蚁一般。韩琦者,狄相公昔日之事,想来你们都知晓。此事,我定会做成,知谏院之唐介,会参与其中,包相公,也会参与其中。李将军乃是官家心腹,既已知晓圣心,何不为官家办了此事?官家必然对你青睐有加。此事若成,我商税之事亦成,若是商税之事推行天下州府,一年为朝廷多取几千贯的度支钱粮,如此大功,必得升迁。所以此事,一定要做成,还请李将军帮衬!”

    庞敢忽然听得有些热血起来,开口说道“李明,咱们打小就是兄弟,对着甘先生干了吧。甘先生不必旁人,必是信得过的。大不了,这官就不当了,甘先生也不会亏待你,如何?”

    甘奇点着头“李将军之子,我愿收在门下读书,来日出一个文武双全之辈也不是不可能的,李将军以为如何?”

    一直在犹豫摇摆的李明,似乎终于被说动了一些,开口问道“甘先生真的能保证此事能成?”

    “只要李将军帮衬,此事必成!”甘奇自信非常。

    “干吧,不说其他,咱们也为自己谋个前程,咱们就信了甘先生,甘先生,文能皇榜一甲在头名,武能带兵冲阵定边疆,向来谋划深远,甘先生谋划好的事情,必然妥当。李明,干吧!”庞敢百般劝说。

    李明沉默了许久,终于咬牙一语“干,我干!便随甘先生干了。”

    甘奇大喜“好!共饮此杯,我必不负你!”

    成事之人,永远都需要一张能说动别人的嘴巴。世间所有的人,都离不开人,与人打交道,就离不开嘴巴。

    李明举杯,一饮而下,心中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口中便立马说道“先生速速把人送来!我这牢狱里的老狱卒,手段最是老道。此事必然与先生办成了!”

    甘奇也不多言,再饮一杯,起身而走。

    不得多久,甘霸动身了,这回刺刀见红,直接干了。

    又是一天大早,张庆与以往一样,带着儿子,上得牛车,先送儿子去先生处读书,再去店里。张庆这等人家,就与一般的人家不一样了,给儿子找的先生,那也是汴梁城里顶好的老学究,老学究若不是看在田况的面子上,那是万万不可能收张庆的儿子为学生的。

    田况对张庆如此好,张庆自然也就要投桃报李为田况奔走。只是这老学究有些不好打交道,并不喜欢满身铜臭味的商户,所以张庆逢年过节,甚至没有节假的时候,都常常上门大包小包的送礼。每日也亲自督导自己的儿子,从不起晚,从不晚到,甚至老先生还没有起床,便让自己儿子伺候在门外,端茶倒水,乃至伺候用膳。

    古代拜师,不论是拜师学艺,还是拜师读书,学生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学艺先当奴,也就是说想要学一门赖以谋生的手艺,就得先给师父为奴一般,免费伺候,免费干活,如此才能学到手艺。

    当学生虽然不必为奴,但是尊师重道之下,再如何伺候先生也不为过。

    张庆每日大早如此,人生在世,奔波着,忙碌着,都是盼头。

    穷的想发财,发财的想当官,当官的想升官,升官的想掌权,掌权的怕出问题……

    这大概就是人生了。

    唉,也许这就是为人的可悲之处,还有更可悲的事情也发生了。

    牛车经过一条小巷,几个小厮忽然被人打倒在地,还在爬起的路上,便有人冲进了张庆的车厢之内,先一把夺过了张庆的儿子,捂着嘴就跑,张庆追出了牛车,又被人一闷棍敲在了地上。

    几个小厮自然要上前来抢人,奈何有打不过。张庆父子,就这么被人光天化日之下抢夺了去。

    几个小厮吓得六神无主,唯有急忙去报官。

    张庆,被直接送到了皇城司衙门的大牢里,牢里还有张庆的许多熟人。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李明了。

    张庆的儿子,却被甘霸带出了城去。

    张庆的儿子,本不在绑架之列,这回甘奇是真正心狠手辣了,绑张庆的儿子,显然就是要口供,把这件事情办得万无一失。

    至于李明扣押张庆之事,倒也好说,理由不难,就说有人指控他便是。

    本来李明不准备处理收押在牢里的那些人,如今便是也要下狠手了,如今张庆到案,牢里还收押了一两百人,皆要言行拷问,把证据做到滴水不漏。张庆是那重中之重。

    田况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张庆被人绑走了,结合起这两日甘正也失踪了。

    田况已然就知道大事不好,立马出门去寻韩琦。

    韩琦听得田况详细分说一番,竟然冷笑起来“哼哼……蚍蜉可真要撼大树了!这是不管不顾了啊,绑架的手段都用上了,还真真是小看了他。”

    “韩相,这般如何是好啊?”韩琦还老神在在,田况是真着急起来了,因为这事,真正指挥操作的人是田况,事已关己,哪里能一点都不乱?

    韩琦眉头一皱,答道“不必惊慌,他甘奇这是滥用私刑,岂能放得上台面?他又不是大理寺,御史台,也不是刑部,更不是开封府,他把人帮去了,审案?哼哼……审给谁看?哪个衙门做记录?哪个衙门出卷宗?他如何与陛下禀奏?年轻人行事,总是这般自以为是。绑架之罪,他可担当得起?还绑架朝廷命官,呵呵……倒也不知是谁人想出这等昏招。”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甘奇把人绑架了,绑架就是犯法,动用私刑,写个口供画押,拿到朝堂去了,皇帝能认?这种滥用私刑绑架人审出的口供,能当证据用?那所谓人证,是拿出来作证呢?还是杀了?

    杀了,死无对证,谁信?还有个绑架杀人的罪责难逃。若是把绑架之人拿出来当人证用了,滥用私刑的口供还有什么用?

    田况听到这里,心中大定,说道“韩相,那张庆,下官还要多多倚重,若是就这么无影无踪了,这个……还是得赶紧想办法把人找到。”

    “府衙里报官了吗?”

    “报官了。”

    “去与欧阳修说一声,就说此人可能是被甘家村的泼皮绑去了,让他派人进甘家村去搜。”

    “是极,兴许真就在甘家村。”田况终于稳住了心神,又道“韩相,是否……那甘奇敢如此行事,定是有了万全之策?”

    田况还是担心。

    “万全之策?如今包拯不在御史台了,御史台并未查此事。还有哪个衙门能帮甘奇查此事?刑部?大理寺?不过……还是得派人问问,御史台,刑部,大理寺,都得派人去问问,看看是否有人在查此事。”韩琦还是严谨的。

    大宋朝,有资格拿人查案的衙门,除了州府衙门,就是御史台、刑部与大理寺了,御史台不用说,刑部是最高公检法机关,至于大理寺,可以理解为最高法院,大理寺审理的都是大案要案,以及难以定夺的奇怪案件。

    所谓三法司,或者说有些大案皇帝会下旨三司会审,就是指御史台,刑部,大理寺,三个衙门共同审理。

    至于谏院,比御史台就低了一级,谏院没有调查审理的职权,谏院就在一个谏字,就是打嘴皮子的衙门。

    皇城司?皇城司从来就没有过审理的职权。

    韩琦这算是暂时安排妥当了,田况连忙说道“那下官这派人去这几个衙门里问。”

    “嗯,只要这几个衙门里没有调查此事,你就大可放心,督促着开封府以及京畿各县衙门寻人就是。有必要的时候,也教他们拿几个甘奇的心腹下狱审问。”韩琦如此说道。

    “是是是,下官这就去办,速速去办。”田况急切不已。

    此时的甘奇,却回到了自己的商税监,开始月初盘账,该是给皇帝交出第一份答卷的时候了。交完这份答卷,商税之事,就真正尘埃落定了,皇帝必然大喜,甘奇也就越发重要起来。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回到北宋当大佬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海贼之木叶村长系统 海贼里的满级玩家 重生招财进宝 网游之爆法狂牧 天阿降临 回到北宋当大佬 深夜书屋 虎君 万古神帝 帝霸 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