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大道朝天 第六十二章谁家过年不吃顿好的

第六十二章谁家过年不吃顿好的

    (昨天好多个老鸨写成了老鸹……我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另外关于元曲那把剑的名字,有读者取了个梅剑,感觉挺帅的,而且有趣,大家还有啥好主意不?不过可别跟元曲的那些备用名一样剑走偏锋啦!)

    ……

    ……

    元曲去了上德峰,趁着爬山的那段时间,与玉山师妹好好地说了会儿话,把云集镇外的事情拣重要的说了一遍,说得玉山是好生向往。当她听到谈真人居然亲自去了云集镇,还要邀请井九去中州派做掌门,更是惊呼连连。

    来到峰顶那座寒冷至极的洞府里,元曲老老实实跪下给元骑鲸磕了好多个头,又细细致致回答了一番元骑鲸的问话,才站起身来,揉了揉腰,跳进了那口井里。

    踏着那道曲折的飞剑,伴着天光落在地底,他又跪在地上给尸狗磕了好多个头,才向剑狱深处走去。

    来到天蓝如瓷、如虚假一般美丽的隐峰里,元曲路过了漫山遍野的花,找到了童颜的那间洞府。

    “外面有个阵法,但应该很久之前就失效了,你怎么不出去?不过你还在这里就好,我总担心掌门师叔算错了,万一你被那个阿飘害死了怎么办。”

    元曲说道:“我可不想一进来看到的就是一具白骨,怕倒不是很怕,只是想着是熟人,感觉有些不舒服。”

    童颜睁开眼睛,静静看了他一会儿,说道:“听闻以前柳十岁是个话痨。”

    元曲说道:“我可不是学十岁师兄,你是不知道,其实我们几个人都是话痨,包括卓如岁也是,只不过掌门师叔与师父都不喜欢说话,所以大家一直强忍着……”

    童颜举手示意他不用再说,问道:“我在养伤,有什么事?”

    元曲说道:“掌门师叔问你要不要出去。”

    童颜说道:“这里很安静,不用。”

    元曲接着说道:“掌门师叔还有很多关于中州派的事情想问你,你认真想想再写,过些天我再来拿。”

    说完这句话,他从怀里取出几张纸递了过去。

    每张纸上都有两三个问题,问题之间隔着空白,应该是留给童颜写答案的。

    “居然还要考试?”

    童颜接过那些纸张,生出与苏子叶相似的感慨,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就变成神末峰的帮闲了呢?与苏子叶不同的是,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青山掌门大典上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井九有可能就是景阳真人,于是更加无语。

    ……

    ……

    离开上德峰,元曲先去了云行峰。

    作为神末峰排行倒数第二的弟子,他只有一个师弟,所以很久之前他就想过,一定要对那个师弟好些。

    结果小师弟被大家忘在了青山里,过了好些天才被想起来,这让他有些内疚。

    云行峰里到处都是云在行走,但那些云里都是剑意,不像云集镇里的云那般温柔。

    元曲的境界已经不低,但越往峰顶去,还是觉得有些辛苦,主要是眼睛被剑意刺着,总是想要流泪。

    越爬越高,泪水越多,眼睛越红,他对小师弟的歉疚也渐渐变成了牢骚。

    你没事儿爬这么高做什么?

    峰顶已经不远,铁鹰在空中盘旋,元曲揉了揉眼睛,终于找到了小师弟。

    平咏佳坐在挖出来的崖洞里……睡得正香。

    很明显他不是在修行而是在睡觉,因为他盘着的双膝早已散了,斜靠在崖石上,闭着眼睛,睫毛不眨,脸色红润,隐隐发出呼噜的声音。

    在如此凌厉而可怕的剑意天地里,居然还能睡的如此安稳,元曲看着师弟的脸,又是羡慕又是佩服。

    平咏佳既然没有事,按照井九的吩咐,就等着他自己醒来。

    元曲走下云行峰,去了神末峰。

    神末峰禁制已开,他没有弗思剑也上不去,就在山脚下与猿猴们打了个招呼,啊啊啊啊了几句,确认峰间没什么事,便踏上了归途。

    回到云集镇的时候,初夏的风吹蔫了树上的花,溪水也变得沉闷了很多,景园却还是那般清凉怡人。

    因为庭院间现在多了一个非常大的蓝色冰块,正散着发刺骨的寒意。

    阿飘被冻在冰块里,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冰块外那些因为光线折射而变形的脸与景物,心想早知道还是要来这里,当初何必离开?

    ……

    ……

    往年的时候,青山大会就很难凑齐所有峰主,今年更是人少的可怜。

    元骑鲸如常一样不出现,天光峰没有人,南忘号称闭关,可怜的成由天因为白鬼的原因被方景天再次打发去了西海,赵腊月在云集镇,于是昔来峰前的大殿里,便只剩下了四个人。其中迟宴还是作为上德峰的代表列席。

    云行峰主伏望说道:“顾家与宝树居到底准备怎么处理?”

    广元真人神情木讷,与中州派掌门谈真人还真有些相似,说的话也没有什么情绪起伏:“我觉得不合适。”

    适越峰在名义上统领着青山修行资源的分配,如果广元真人坚持自己的看法,青山想要对宝树居与顾家做什么,还确实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伏望说道:“现在的问题是,神末峰那边做事实在太过分,必须给予惩戒。”

    方景天看了迟宴一眼,说道:“上德峰有什么意见?”

    “简如云坚持认为,他家与马家死的人,都是云集镇那边动的手。”

    迟宴面无表情说道:“但是查无实据,我让他不要再纠缠此事。”

    “查无实据?”伏望是云行峰主,自然要护着出身云行峰的简如云,盯着迟宴的眼睛说道:“商州城外,那个邪道高手眼看着便要被抓,为何赵腊月的弗思剑会出现?”

    迟宴毫不退缩,冷冷地看着他说道:“过南山已经说得很清楚,赵腊月是与他一道过去的,还有什么问题?”

    广元真人示意不要再继续争执,望向方景天说道:“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谈真人到访云集镇的那件事。”

    方景天淡然说道:“难道你还真以为他会投云梦山?不过是挟敌自重的把戏。”

    广元真人说道:“如果他真去了呢?你们把他逐出青山,这可算不上是叛出山门。”

    方景天明白他的意思,面无表情说道:“那就到此为止,只要那些人安分,便不会再有事。”

    ……

    ……

    转眼间,井九等人离开青山已经一年。

    寒冬飘雪,年节将至,云集镇如往常一般热闹,那片雾外没有一个人影。

    有些不死心的修行者们留在了镇子里,远远地、痴痴地看着那边的雾。

    他们对年节这种事情没有太多关心,也不需要回去陪伴家人,所以酒楼的火锅生意还是那样的好。

    修行者不关心年节,不代表不过年。

    各宗派之间的来往,与人间家族之间的来往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需要走动以及送礼来维持关系。

    青山宗作为正道领袖宗派,自然是收礼的那一方。按照往年惯例,各宗派的年礼陆续送进青山,天南宗派更是由重要人物亲自带队,当然他们不会在青山多作停留,只是在昔来峰略坐一坐便会离开。

    有意思的是,今年这些宗派并没有直接离开,在回程途中都会在云集镇稍作停留,不管顺不顺路。

    那片终年盛开的花树前,堆满了箱笼与名帖,人们这才知道,原来各宗派竟是专门留了一份年礼给景园里的那位。尤其是悬铃宗、镜宗、大泽等宗派给景园留的礼物极重,竟是半点不输给青山本宗的分量。紧接着,朝歌城又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清天司把青山宗明年的资源份额拿了三分之一给了景园……而且会一直持续到四年后的那届梅会。

    朝廷与这些宗派的态度非常明显,青山宗里某些人对顾家、宝树居的打压被挡了回来。

    景园在人们心中的地位越发不一般。

    ……

    ……

    云梦山里也有云,而且风景较诸景园更好。

    崖间高台边,一棵大树向外探去,树叶四季金黄,美丽而神奇。

    “青山还是清醒的。”谈真人走到崖边,望向南方的云海。

    白真人走到他的身边,说道:“不管他是景阳还是万物一,如果能来云梦山,当然是最好的事情,然而你我很早就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自退不是为了自保,是为了青山不生内乱,想来太平也是一样的想法,方景天才会收兵。”

    谈真人神情木然说道:“而且元骑鲸还活着。”

    现在修行界的局势很清楚,柳词真人的位置始终无人能够顶上,方景天刚入通天,与他们这些最巅峰的大物还有一段距离,那么与中州派相比,青山宗始终还是显得弱势了些。

    “如果这些想法无法实现,我们与青山便只能正面战上一场,人间美好而脆弱,我担心禁受不住。”

    谈真人望向朝歌城的方向,带着怜悯的情绪说道。

    白真人望向他的侧脸,问道:“后山那几位如何说?”

    谈真人说道:“那些老人或者心如止水,或者如枯井,哪里还愿意理会世事,只有寇青童大概有些意愿。”

    听到寇青童这个名字,白真人脸上的雾气微散,双眉微蹙,明显连她都觉得有些麻烦。

    谈真人平静说道:“血魔教被灭,他入云梦山已经千年,凶顽之性早已磨灭,如果想人间少受些苦,朝歌城一役必须快胜,需要他出手的时候,不可犹豫。”

    白真人说道:“如果能把太平与景阳都杀了,自然要用。”

    谈真人说道:“这对师兄弟智谋无双,现在境界却是太低,我担心的是禅子的态度,还有白城那位。”

    白真人望向北方的云海,说道:“如果真是那样,只好都杀了。”

    他们说的是禅子与刀圣曹园。

    即便是中州派也很难做到把这两位都杀了。

    白真人的言语却似乎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谈真人沉默了会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说道:“每年这个时候,早儿都会给我们做一桌饭菜。”

    这里并非云梦山的主谷,而是白早的洞府。

    白真人的声音没有变得柔和些,还是那般淡漠:“她做的菜不好吃,不如童颜。”

    谈真人说道:“走吧,去看看她。”

    云海缓缓上浮,漫过金黄色的大树,掩盖了整座高台。

    谈真人与白真人来到云梦大阵里。

    这里深在地底,四周一片黑暗,只有灵脉不时显露出淡青色的光泽,看着就像是叶子的脉络。

    除了灵脉的光线,黑暗里还有一对深黄色的巨眼,那是麒麟的眼睛。

    麒麟正在注视着远方,眼神里带着紧张的情绪,即便是它也觉得压力极大。

    在云梦大阵的最深处有一座石台,无数灵气汇聚至此,白早闭目坐在那里,白色的缎带无风而舞。

    她的手里捧着一张仙箓。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大道朝天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明日之劫 我有一张沾沾卡 恐怖降临 无敌天子 吞海 我穿越成一个国 召唤梦魇 重装天师张狗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