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大道朝天 第二十六章冷山上空的鹰

第二十六章冷山上空的鹰

    随着禅子的声音,大殿里的气氛不停变化。

    人们震惊之余,觉得好生荒唐。

    前一刻的阵势那般大,各派与朝廷先后传书,仿佛山雨欲来,冥界即将入侵,布秋霄拍案而起,而下一刻那位来自冥界的大人物就这么死了。

    那只黑色的小野猫,感觉到不对,有些害怕地喵了一声,再次跑向远方。

    人们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禅子说的是那位十二祭司在冷山,然后被青山道友所杀,可青山远在天南,与冷山有着数万里的距离……这件事情明显有些蹊跷,只是很多人还反应不过来,就算想到也不便说出口。

    秋天的光影洒落在殿外,钟声已经止歇,白早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青山道友为何会在那里?”

    天空很大,没有两只鸟儿会撞到一起,除非是苍鹰早就准备好了出击。

    井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做出答复的是顾清。

    他平静说道:“因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这个答复非常符合青山掌门的身份,正道领袖的作派,当然也就意味着是无甚滋味的官话。

    顾清已经像赵腊月一样,猜到了井九的安排,虽然他并没有亲眼看到童颜从通天井入冥。

    中州派要求青山宗退让的理由很光明正大,那就是现在的朝天大陆没有冥界妖人杀,现在不就有了吗?

    井九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白早看着他问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井九说道:“是的。”

    白早说道:“那大家再在果成寺多等几天?”

    井九平静点头,向殿外走去。

    卓如岁抱着双臂跟了上去,眼皮依然耷拉着,头却仰得颇高,以鼻孔视人的姿态摆得相当清楚。

    顾清抱着宇宙锋跟在后面,层层粗布里散发出来的已经不再是清冷的意味,而是淡淡杀意。

    赵腊月抱着阿大走在最后,白猫微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那些人,视线里满是轻蔑与嘲弄的意味。

    青山数人离开了,大会也只能无疾而终。

    有人紧张地议论冥界的动静,有人则来到禅子身前拜见,想要求一个准信,有人与布秋霄低声说着什么。

    但不管是谁,其实这时候最关注的还是白真人。

    那团似虚如真的云雾让人们无法看到白真人的容颜与神情,自然也无从判断她的想法与心情。

    人们只知道,除了让昆仑派放弃追查那件命案,今天她没有再说一句话。

    甄桃也察觉到了此事的蹊跷,听着四周的议论,担心说道:“这也太巧了,都能看出问题来啊。”

    雀娘在旁微笑不语,心想先生来果成寺之前必然已经算好了所有事情,哪有人算得过棋道无双的他?

    瑟瑟看了她一眼,本想把甄桃拉远些,想到最近修行界的那个传闻,好奇问道:“听说你已经拜他为师?”

    雀娘微笑说道:“是啊。”

    瑟瑟顿时觉得看她顺眼多了,神态也更加亲近,对她与甄桃问道:“你们知道十二祭司吗?”

    雀娘与甄桃摇了摇头。

    “母亲说过那是个很厉害的人物,极有野心,杀性极强,在冥界有很多支持者,只是从来没来过地面。”

    瑟瑟挑了挑眉,得意说道:“这么一位人物来到地表,结果半点风浪都没掀起来便死了,当然是青山宗早有准备。”

    甄桃担心问道:“那青山宗该怎么解释这件事?”

    瑟瑟说道:“杀了十二祭司,这是为人族立下了大功,有什么好解释的?”

    ……

    ……

    都说金秋时节,但冷山的秋天是白色的,因为已经泛白的霜草还有提前落下的雪。凛冽的寒风在原野间穿行,收割着所有的青翠,冰冻着所有的清澈,只有在地裂处才会被岩浆带出来的暖风薰软,却改变不了白色的主基调。

    在这片白色的世界里,那抹红色是如此的显眼,就算在高空俯瞰也能发现。

    那是一个矮小的男子躺在荒凉的原野上,身上穿着红色的袍子。

    这是冥界祭司的常见打扮,与皇族的五彩有着明确的区别。

    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有无数道深刻的裂痕向着四周的山野延伸而去,竟是看不到尽头。

    远处的裂痕里有岩浆涌出,近处的山崖垮塌了大半,烟尘早已落下,均匀地覆盖在地面,表明先前这里发生了一场极其激烈、层级极高的战斗。

    矮小男子的身体里有着一道极其诡异而强大的气息,此时也在顺着那些裂痕,渐渐向着天地飘散而去。

    他就是冥界的十二祭司。

    他睁着眼睛,看着灰暗的天空,眼里的异彩渐渐变得灰暗起来,生机也随之而去,只剩下了惘然的情绪。

    直到这一刻,他依然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次他冒险离开冥界,通过隐秘的通道来到朝天大陆地表,就是为了找到冥皇之玺。

    按照中州派的说法,大祭司与冥师都被井九骗了,冥皇之玺根本不在青山。

    他要在冷山地底的火脉里找到一只火鲤,据说那只火鲤处有一块烈阳幡的残片。

    接着他会寻找一个叫做苏子叶的人族邪修,通过此人找到太平真人的踪迹,最终拿到冥皇之玺。

    这些线索非常清楚,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为什么自己刚刚离开冥界,就会遇着人族强者的埋伏呢?

    十二祭司看着天空,忽然觉得在那颗燃烧的火球里,仿佛隐藏着一条无形的冥河,正在缓缓落下,那就是死亡来临的征兆?

    自己苦修百年,在冥河里炼身三万个日夜,结果就要这么回归冥河了吗?他真的很不甘心,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他想成为大祭司,甚至成为新的冥皇,他甚至想着带领冥部大军再次来到朝天大陆,重现祖辈的荣光……

    啊,那就是传说中的阳光?

    他有些艰难地眯了眯眼睛,心想太阳并没有传说里那般好看,光线也太刺眼了,还不如天火来得舒服。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忽然生出了极其短暂的悔意,心想自己和族人何必为了这么一个刺眼的火球拼命呢?想完这个问题,他便断绝了气息,闭上了眼睛,魂火消散成无数光点,被一道自天而落的剑火烧成了青烟,再也寻找不到任何踪迹。

    在冥界的新生代强者里,十二祭司毫无疑问是人族最大的威胁。

    他野心勃勃、意志坚定、眼光长远、手段冷酷,最重要的是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朝天大陆的地面。

    也是最后一次。

    其实他遇到的情况谈不上埋伏,因为出手的只是一个人。

    十余里外的一座荒山上,站着一位青衣道人。

    青衣道人的容貌很是寻常普通,与幽深高妙的境界有些不衬。

    确认十二祭司已死,魂火尽灭,青衣道人伸手召回了飞剑。

    天空顿时变得灰暗起来,太阳也不再那般刺眼。

    那道飞剑非常明亮,竟似是夺了数分日光。

    寒风微起,风刀教主破空而至,落在峰顶。

    他对着那位青衣道人揖手行礼,有些不确定问道:“可是广元真人?”

    广元真人是青山的适越峰主,行事向来低调,往年很少出山,直到前些年的西海一役,修行界才知道他原来强大到这种程度。现在方景天在闭死关,那么按照实力论,他便是青山排行第二的大人物。

    风刀教主没有见过广元真人,完全是靠着那把明亮至极的飞剑,猜出对方的身份。

    敢与烈阳争光,当然只能适越峰的回日剑。

    广元真人回礼,如平常那般木讷,声音也没有什么起伏:“听闻有冥部妖人潜至此间,我便赶过来杀了。”

    风刀教主有些微恼,心想这里是冷山,青山远在天南,就算是最快的弗思剑过来也需要一天多时间。知道有冥部妖人于是过来一剑杀了?你怎么杀?谁都知道你肯定一直就藏在这里,问题是你们青山宗能不能稍微认真些,找个理由?

    他注意到广元真人的青色道衣有些破损,剑意有些微乱,才知道对方应该受了不轻的伤,望向荒原里的那抹红色,神情微变,心想这个冥部妖人居然敢以真身出现,真是胆大包天,难道是冥师的哪位弟子?

    “冥部的十二祭司。”

    广元真人停顿了一会,补充说道:“好像是这样。”

    这明显是说漏了嘴。

    风刀教主不想纠缠于此,向着原野上掠去。

    片刻后,他与广元真人来到了十二祭司的尸体旁。看着原野与山崖间的裂痕,感受着那些尚未完全消除的阴森气息,风刀教主再次确认这位冥部十二祭司很强大,如果就自己一个人,应该很难留下对方。想到这一点,他对广元真人的实力境界不禁有些叹服,同时对青山的自信感到不可理解,面对着这样强大的冥部妖人,青山宗居然只来了一个人?

    正想着这件事情,他忽然听着远方的一座山上传来了鹰的叫声……不,好像是有人在唱歌。

    广元真人木讷的神情终于有了些变化,语句有些不顺畅说道:“师妹……在喝酒。”

    风刀教主望向数十里外的那座山,心想原来南忘峰主也来了。

    接着他看到了更远处的一道孤立存在的风雪,才知道青山的准备竟是如此充分。

    ……

    ……

    (当年开车路过沈阳的时候,看到棋盘山,于是大道朝天里面的梅会棋战就在这座山上举办的,井九与童颜惊天一局,雀娘念念不忘至今。今天棋盘山着火了,看着视频真是可怕,希望一切都好。)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大道朝天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明日之劫 我有一张沾沾卡 恐怖降临 无敌天子 吞海 我穿越成一个国 召唤梦魇 重装天师张狗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