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对门有个小竹马 271、恍然如梦

271、恍然如梦

    “哎呀。 ”苏玛惊叫一声,两手抱住肚子:“我一时高兴,竟然把这个给忘记了。那怪我都来府里……”她歪着头想了想,无如这姑娘对数字不敏感,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能道:“我都来府里那么多天了,还是没有怀上小宝贝。原来都是因为我自己不注意的原因。”

    “所以啊,要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聪明可爱。”

    苏玛连连点头:“我记住了,谢谢姐姐。你真的就像我亲姐姐一样。看见你,我就不想家了。”

    其实,钱如意在心里发誓,她这话真的只是敷衍苏玛这个傻姑娘的。

    钱如意走不快,苏玛心里不耐烦,于是又提起那个为什么,北定候选中关玉竹来伺候钱如意的话题来。关玉竹哪里知道。不过,说了一会子的话,终于走回那小院儿里了。

    才进了屋,苏玛就迫不及待的左顾右盼:“不是说侯爷回来了么?人呢?”

    只听另外一间内室里传来周正的声音:“这里。”

    苏玛一溜小跑过去,掀帘一看,只见周正秉烛坐在案前,桌上放着一本摊开的册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这些苏玛全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是周正这个人而已。

    她走过去,站在周正的肩膀后:“侯爷,我好喜欢姐姐这里,我今天也住在这里行不行?”但其实,她那明显的心思,谁都能轻易的看懂。她就是想待在周正身边。

    周正头也未抬:“这个你得去问你如意姐姐,我把这里送给她了,她的地方,她说了算。”

    “哦。”苏玛点头:“那我去了。”当真跑到钱如意面前:“姐姐,我今天可不可以住在这里?”

    钱如意一怔:“你要住在这里?”

    苏玛点头。

    “你不嫌这里寒酸么?”

    苏玛连忙摇头:“我才不在乎这些呢。”

    钱如意顿时笑开:“你只要有侯爷在的地方,就算是戈壁荒滩,也愿意住的对不对?”

    苏玛连连点头:“对的,对的。”

    钱如意忍不住被她的直白逗笑:“好,只要你愿意,可以一直住在这里。直到你住的不耐烦了为止。”

    “姐姐,你太好了,我爱你。”苏玛扑上来就给了钱如意个熊抱,啪叽在钱如意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钱如意已经是第二次被这姑娘袭击了,已经不再大惊小怪,只是翻个白眼,无奈又好笑道:“你啊,就是长不大。”

    “我长大了,长大了,真的,真的。”苏玛连连反驳。而后像只快乐的小鸟那样,飞进周正所在的房间里:“侯爷,姐姐答应了。”

    周正看了她一眼,微微笑了笑。

    苏玛顿时又泛起了花痴:“侯爷,你长的好好看哦……”

    外头一堂屋的人都扶额摇头。这个鲁女子。

    知道吃完晚饭,苏玛才想起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来:“姐姐,我睡哪儿?”

    这个小院子,就一栋三间屋子,一明两暗。一边是钱如意的卧室,一边是周正的书房。书房这种地方,显然是不会让苏玛这种妾室去住的。因为一个封疆大吏的书房里头,可能看似很随意存放的东西,就有可能是军事机密。别说随便给什么人住,就算是进去都不是没那么方便的。

    钱如意还没有开口,就听周正道:“你睡卧房。”

    苏玛道:“那姐姐睡哪儿?”

    周正沉着脸道:“她睡地板。”虽然如此,但他眸中揶揄的神色十分明显,一看就是开玩笑的。偏偏苏玛看不出来,惊讶道:“那怎么行?”

    钱如意低低笑道:“他给你开玩笑的。”

    “他?”苏玛一愣:“谁?侯爷吗?”很显然,她对于钱如意这样随意的称呼周正,感到十分的意外。

    周正眼底的揶揄已经化成笑意,在脸上荡漾开:“不是说我,还能是谁?这屋子里还有别人么?”

    苏玛看看他,又看看周正:“我怎么觉得你们两个好熟悉,好像,在我认识侯爷之前,你们就认识了。”

    一旁的玉竹闻言,插言道:“回七夫人,如意娘子确实很早就认识咱们家侯爷了。”

    “那有多早?”

    周正笑道:“比认识你早那么一丢丢。”说完,哈哈大笑,显然他的心情十分的愉悦。

    “一丢丢?”苏玛还在研究这个新词:“一丢丢是多久?”她用手比划着:“这么久?这么久……”

    引得周正又是一阵大笑。他的豪迈伟岸莫说陆子峰,就算是天下间的男人都排排站,能比得上他的人恐怕都凤毛麟角。钱如意不由得就看的痴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短暂的迷离之后,留在钱如意心头的只有丝丝拉拉的刺痛。她垂下头去,在心里无声的叹息。

    “怎么了?”谁知周正却正睨着她。

    钱如意微微的一惊:“没什么,就是有些乏了。”

    周正道:“你要是乏了,自去休息。”

    钱如意略略抬起头来,望着他:“不好吧。你也说了,这里以后就是我的地方,哪有你们都还在吃饭,我这个做地主就先睡觉去了?”

    周正道:“我又算什么客人?苏玛也不是客人。”他略一沉吟:“以后,咱们就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用那么拘泥。”

    苏玛连连点头:“对的,对的。咱们是一家人。你是我姐姐,我是你妹妹。”

    周正望向她:“那我呢?”

    苏玛道:“您是侯爷啊。”

    周正再次大笑。笑罢吩咐关玉竹:“扶你家娘子去休息。”

    大约是受屋内欢快的气氛影响,连一向唯唯诺诺的丫头这会儿都开朗了许多。玉竹应了一声,扶钱如意回房间去休息。

    苏玛见了,连忙道:“不是说好了,我睡姐姐那屋的么?”

    周正道:“那屋子宽敞,别说你一个,就算再有一个也是容得下的。才刚说过是一家人,怎么转脸就这般的霸道起来?”

    苏玛反驳:“哪有?我就是问一问。我和姐姐一起自然没什么啊,可是……”她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睛飘着周正。周正只当没看见。

    钱如意也当作没看见。回到屋里真的便睡下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身边有人,心头一喜。睁开眼睛的时候,那颗欢愉的心却瞬间落入谷底。身边确实多了一个人,却并不是自己牵挂的那个,而是一个异族女子……苏玛。

    一瞬间,钱如意心头那份失落和闷痛,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姐姐怎么了?”苏玛望着她:“怎么脸色这样的难看?”

    钱如意的神色还有几分恍惚:“做噩梦了。”

    苏玛道:“我那次和侯爷一起迷失在戈壁滩之后,也有好长时间都做噩梦。不过,我妈妈抱着我睡的时候,就好了。我抱着你睡吧。”她说着,伸出手来,真的将钱如意抱住。

    钱如意身形娇小,苏玛是异族女子,骨骼修长,长手长脚的,很轻松就将钱如意抱在怀里。还在她肩膀上蹭了蹭:“姐姐,你身上真软,真香。我好喜欢。”

    钱如意自幼就,不是在奶奶的怀抱里,就是在伯母们的怀抱里长大的。因此,对于苏玛的这个怀抱,她还是十分感激的。有了苏玛体温的温暖,一向睡眠不佳的钱如意,竟然沉沉入梦。

    正睡得香甜,忽然感觉周身一冷。

    她一惊醒来,只见周正的脸近在咫尺。

    她正要开口,却见周正给她使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出声。而后将她横抱起来,走到对面的书房里去。书房里设有一张极窄的胡榻,大约是周正预备来小憩用的。

    他将钱如意抱到那榻上……

    钱如意下意识的浑身一紧,本能的想要反抗,却被周正一把捉住她的手:“我一生不可能只有你一个。与其之后委屈起来,不若……”

    钱如意道:“我不委屈。”

    周正道:“真的?”

    “我惭愧,配不上你。”

    “再莫要说这个。我说你配得上,你便配得上。”

    钱如意道:“你若是怕惹苏玛不快,我就去住后头的下房,也是可以的。”

    周正略略凝眉:“你竟是这样想的?”他抱着钱如意又转回了原来的卧室里,将她放下:“再不要轻贱自己。你轻贱自己,便是轻贱于我。我不许。”

    苏玛被突如其来的讲话声惊醒,睁开眼来看见周正,顿时娇羞万分,情意缠绵的低呼了一声:“侯爷……”

    周正却忽然浑身一凌,仿佛被人当头一击一般。许久看了苏玛一眼,站直身体道:“你们都多大的人了,睡觉竟然踢被子。”说着,装作帮二人盖被子的样子,将被子提起来,替她们盖好。转身出去了。

    苏玛见他走了,顿时无比失落起来。

    钱如意在心底略略松了一口气:“睡吧。”

    苏玛扭着发梢:“人家睡不着,心里跟火烤一样的难受。侯爷都过来了,怎么就这样又走了?”

    钱如意道:“大约是嫌弃我在这里碍事。”

    苏玛道:“怎么会呢?侯爷有七个老婆……不对……”她说到这里,伸出两只手来,一个,一个的数着。连北定候来了又走这件事都忘记了。

    可惜这姑娘对数字真的十分的不敏感,数了半天都没有数清楚。伸着七根手指头道:“之前有这么多老婆。”说着又屈回一根指头:“现在有这么多老婆。有一个老婆背叛了侯爷,被侯爷吊起来了。侯爷真的是太仁慈了,在我们乌斯,叛徒是要被鞭子打,被火烧死的。

    侯爷的那个老婆,背叛了他,他竟然只是将她吊起来。”

    钱如意心说,还不是一样被吊死了。这还叫仁慈?那恐怕世上就没有不仁慈的事情了。

    苏玛说完,仍旧是抓心抓肺的难受。于是向钱如意道:“姐姐,你自己先睡吧。我方便一下。”

    钱如意如何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呢?只是装作不知道,点头道:“好。”

    苏玛便趿拉这鞋子走了。连衣服都没有披一件。

    钱如意躺回去,闭上眼睛接着睡。

    这一觉醒来,又是第二天的日上三竿。窗外传来苏玛欢快的笑声。一切又显得宁静又美好的样子。钱如意躺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这才起身。

    “娘子。”正在院子里陪着苏玛玩耍的玉竹,看见她连忙跑了过来。钱如意道:“不用管我,你们自去玩儿去。”

    玉竹和苏玛的年纪相仿,此时正玩儿的高兴,便去了。

    钱如意便那把椅子,坐在那里看一帮姑娘们在不大的院子玩儿游戏。

    这些都是她小时候,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那时候,乡下人家,家家户户都十分的艰难。爷爷集全家之力,才堪堪保住钱如意的性命。饶是如此,她六岁之前,就像陆子峰曾经说的那样,细脖子支个大脑袋,窄小的肩膀似乎扛不动脑袋的重量一样,总是歪歪着。

    后来她是怎么好了起来的呢?

    一是人们对于关口的战事已经麻木了,各家都在努力的挣命,渐渐的也有些正经粮食吃。二就是,她被陆子峰无意间遇见,捡到了,认识了卫如言。

    在卫如言隔三差五的接济下,饿肚子的时候少了。她才算长的像个人样了。

    但是,家里人口多。她就算受宠,也没有干看着一家人终日忙忙碌碌,自己什么事情都不做的。她又不像别的孩子,做完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有力气去玩儿。很简单的一个挖野菜,就能把她累趴下。

    到了后来,她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除了赵丰收一直不离不弃以外,她真的再没有一个伙伴了。

    此时回想起来,她虽然帮助过年幼的赵丰收,可赵丰收也陪伴过她许多年少孤独的岁月。似乎,两人之间谁也不欠谁了。

    “侯爷。”

    正在玩耍的姑娘们,忽然齐刷刷的站住,望着大步走来的周正福身行礼。

    周正今日穿的是常服。上好的丝绸长袍,似乎稍稍化解了些他周身的刚硬气息。

    他向着院子里的那几个姑娘们摆摆手:“罢了。”说话间已经走到钱如意面前:“老远就看见你在发呆,想什么呢?”

    钱如意道:“我在想如言。”

    “如言?”周正略略思索了片刻,才想起来如言是谁:“怎么忽然想起她来了?”

    钱如意道:“当年要是不如言接济,我恐怕早就饿死了。”

    周正似乎也想起了什么:“我听二方的老婆说过,你似乎十分喜欢吃她做的点心,尤其是白糖糕。”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对门有个小竹马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捡只狐狸回千山 神医高手在都市_复仇 误入商途:佳偶天成 穿越之生如夏花 毒奶的万界之旅 对门有个小竹马 我家仙上的养娃之路 暗黑帝后的崛起 干枯的大地 灵长的线 贴身妖孽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