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对门有个小竹马 272、忐忑

272、忐忑

    钱如意点头:“我那个时候不只道,白糖糕是你们家送到如言那里的。现在想来,我大约是从一开始就欠了你家的恩情,兜兜转转的,注定应该来还。”

    周正道:“莫在提那些旧事。在外头,原来的你已经死了。现在的你,是全新的你,只属于我。”他顿了顿:“你要真的喜欢二方老婆做的点心,等过些日子,她们来了。我让表姐将她拨到你这里,专门给你走点心。”

    钱如意一怔:“谁要来?”

    周正道:“我还没有告诉你,你自然不知道。过些日子,大夫人就要带着京中的一应家眷到长水县来。”

    钱如意略略直起身子:“周夫人她们要来长水县?好好的,她们来这里做什么?”

    周正道:“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只要知道,到时候就有正宗的点心吃就行。”

    其实,钱如意不问也猜到周夫人为什么带着京中的家眷到长水县来。多半是周正准备起事了。故而搬取京中的家眷到此。若不然,将家眷留在京里,他这里一起事,那边的人就都是个死。

    周正见她忽然变色,以为她惧怕大夫人。说道:“我表姐那个人,看似严厉,但是为人很好。当年为了我,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你不必怕她。”

    钱如意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不过她心里惊惧的另有他事罢了。可是,这是无论如何不能言说的,因此她转而道:“我在发愁,倘若见到如言的时候,我该怎么解释。”

    周正沉吟了片刻道:“这件事你不用管,自有我和表姐说明。至于那畜生,短时间不会回府,就算回来,有我在他也不敢怎样。”

    钱如意心里替这父子俩发愁,以至于愁肠百结。她实在分不出,这父子二人哪个更畜生的多一点儿。

    都是干着一样的强盗行径,亏得周正还能这般的理直气壮,颐指气使。这等心黑脸厚,钱如意自忖甘拜下风。

    钱如意叹息一声:“我之前一直昏昏沉沉的,都不知道自己来到这里几天了,此时向来,甚是可惜。”

    周正笑道:“可惜什么?难道是那些被你浪费的时间么?”

    钱如意点头。

    她本是无心的话,却听苏玛道:“姐姐,你来到这里这么多天了。”钱如意向她看去,只见她竖着两只手掌。

    钱如意顿时就笑了:“你呀不要总是比划。”

    苏玛也是苦恼:“你们中原话,别的都好学,唯独这数数,我无论如何数不来。 ”

    周正看向钱如意:“你觉得苏玛怎么样?”

    钱如意认真的想了想:“很好。”

    “怎么个好法?”

    钱如意垂着眼皮,她总不能说因为苏玛有钱,所以很好。她沉吟了片刻:“因为她身体好。”

    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一看就是敷衍的话。可是从钱如意嘴里说出来,却毫无疑问的令人信服。因为钱如意长这么大,总是被身体所累,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周正眯着眼睛看了看苏玛,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又过了一会儿道:“你的身体,若是好生将养着,也未必不能再生。”

    突兀的一句话,差点儿让钱如意咬了自己舌头。她抬起头诧异的看向周正。

    周正道:“你不愿意?”

    钱如意摇头:“我只是诧异,将军怎么会忽然冒出这个念头来。您的大公子都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了。我以为,您于子嗣之事,早已看淡。”

    周正摇头:“非是看淡,而是我等不到那个可意之人。至于那畜生,不提也罢。”

    钱如意道:“将军且不可存这样偏颇的念头,这实实是糊涂的要紧。为父母者不仁,必定遗祸子孙。倘若是因为我……”

    周正抬手,制止她说下去:“你年幼之时就机敏聪慧,必定是贤惠通达之人。只是……”他的目光忽然深邃起来,仿佛暗夜里的深空。但是他的话却没有再说下去。转而拍了怕钱如意的肩膀:“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好好的。”

    钱如意竟然有些感动,点了点头。

    她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将军这几日怎么这样清闲,不用去关么?”

    “清闲?”说起这个话题,周正似乎骤然间从那深沉的情绪的中活了过来,整个人都显得活泼了许多:“我也是难得清闲。正好你在,陪陪你。”

    钱如意道:“还是公事要紧。”

    周正摆手,打断她的话:“我自有分寸。”

    钱如意又问:“那如烟她们,几时能够到来?”

    “快则二十天,慢了三两个月总能到的。不过……”他说着,将身俯下,停在距离钱如意寸许之处:“眼下有一件要紧的事,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

    钱如意问道:“什么?”

    周正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用行动告诉了她是什么。

    苏玛的眼睛,只要有周正在的地方,必定会紧紧追着他,见状顿时脸色一僵,不高兴起来。

    刁氏见了,走前去规劝道:“我的七夫人,您糊涂了怎么地?怎么什么样的醋都要吃?以前侯爷何曾这样勤快的会家来过。如今您日日得见他老人家的面,还不知足么?”

    苏玛自然知道刁氏说的对,可她就是生气:“明明我也在这里,侯爷为什么眼睛里只有姐姐,没有我的?”

    刁氏道:“您也不看看,就这样大的地方。您昨日已经占着侯爷的地方,难道现在白天,您还要霸占着她么?侯爷要是生气起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苏玛道:“我哪里霸占着姐姐了。是侯爷自己走了得。我没忍住……”她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什么,急忙闭了嘴巴。

    却见刁氏正望着她揶揄的笑。

    苏玛的脸颊顿时红成了火烧云,顿足道:“你是坏人,我不理你了。”

    刁氏道:“这坏人,奴才便做了吧。您也不想想,别的夫人都连侯爷的边都摸不着呢,您自●a下载地址xbzs●己难道还想独占么?”

    苏玛捂住耳朵:“我不听,不听。我就是不高兴。”

    刁氏打趣她:“七夫人,您是想要去凑个热闹么?”

    要是中原女子,刁氏这般露骨的打趣,恐怕早羞的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偏偏这苏玛不是中原女子,而且看样子又是从小被家里宠大的,还是富裕人家宠大的。比起钱如意单纯的胆大来,不免还多了几分鲁莽。

    她听了刁氏打趣的话,竟然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为什么不呢?”

    说完,真的径直往屋里去了。吓得刁氏急忙拉她:“七夫人,使不得。奴才就是开玩笑的。”

    苏玛一把将她挥开:“有什么使不得的?我找我自家丈夫,又不是找的别人。”

    刁氏被她推开,眼睁睁看着她进了屋子里去了。将刁氏后悔的,接连打了自己好几个耳刮子:“这破嘴,让你胡说八道。”

    谁知,话音未落,苏玛捂着嘴从屋里跑了出来,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刁氏道:“怎么了这是?”连忙和她的侍女一起跑过去查看究竟。

    苏玛摇头:“不知道,忽然就恶心起来。肚子里翻腾的难受。”话音未落,她忽然捂住了小腹:“怎么我肚子还疼起来了?”

    这里顶数刁氏年长,她连忙道:“快扶七夫人先坐下。”这个时候,她也不敢去打扰周正。

    只见苏玛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起来,紧接着额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越发用力的捂着肚子:“哎呀,疼,太疼了。”

    刁氏问道:“是不是吃坏了肚子,怎么疼法?”

    苏玛道:“一阵一阵的疼,仿佛有只小手拽着我的心肝五脏。”

    刁氏一惊:“七夫人,您这个月,身来过没有?”

    “什么?”

    “那个呀……”刁氏比划着。

    苏玛的侍女猛然醒悟过来:“还没有。我们家夫人月信一向准时,唯独这个月还没有来。”

    “糟了糟了,莫非是怀了,动了胎气?”刁氏大惊,也顾不得什么忌讳了,望着屋内便喊:“娘子,您快来看看。七夫人怕是有孕了,胎相不好。”

    片刻之后,周正便从屋里急步而出,一把求助刁氏:“你说什么?”

    刁氏指着面色已经十分难看的苏玛。

    周正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让人去找大夫来?”

    跟着苏玛的都是些年轻的侍女,早已不知所措,闻言顿时乱成一团。

    周正怒道:“一群废物。”弯腰将苏玛抱起,飞步而去。她的拿几个侍女还晕菜着呢。刁氏急道:“你们不要命了,还不快跟?”

    那些侍女这才忙忙乱乱的跟着周正去了。

    “呀……”一个小丫头忽然惊叫一声,指着地:“血。”

    刁氏低头一看,果然在苏玛原来坐的地方一片血迹。她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完了,就算真有孩子,这下也糟了。”又连忙吩咐小丫头:“别愣着了,快去打水将这里冲洗干净。容我去洗个手,柱香。”

    玉竹也慌张啊,紧紧跟着她:“可是有什么说法?”

    刁氏道:“可不是。这可是顶顶犯忌讳的事。要是不处理干净,须对咱们不好。会走三年霉运的。”

    玉竹闻言,顿时顿足道:“哎呀,七夫人可是把咱们害了。”忙忙的去帮小丫头提水冲洗那血痕。

    屋内,钱如意拥被坐在床,暗自算自己月信的日子。她虽然虚弱,月信一向延后。可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一次延后的日子也太久了吧。

    莫非……

    她心头又是一惊。

    如果真的是怀孕了,这孩子绝对不可能是陆子峰的,因为自她剩下儿子之后,陆子峰便不肯再让她生育。她为此和陆子峰不知道拌了多少次嘴,都没能改变陆子峰的主意。

    钱如意心里明白。女人生孩子就是过鬼门关。一脚生,一脚死。以她的这副破身体,生一个没死已经是侥天之幸,陆子峰那样做实实的是在为她好。所以,这个孩子绝对不可能是陆子峰的。

    她才到北定候府不过十天,也绝对不可能是周正的。那就只剩一种可能。这孩子是周玉郎的。

    如果让周正知道……

    钱如意光是想一想就脊背发寒。

    心里十分清楚,倘若怀孕,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不能留的。

    “娘子……”玉竹冲洗干净外头的血迹,走进屋来查看钱如意的情景,见她拥被坐在床发呆,便唤了她一声。

    钱如意回过神来,问道:“外头怎么了?怎么听着刁大娘喊的都不像个人声了?”

    玉竹愤懑道:“别提了。七夫人忽然呕吐,肚子疼。刁妈妈说,她可能是怀孕了,动了胎气。看着样子孩子似乎保不住了。”

    钱如意惊诧道:“苏玛怀孕了?”

    玉竹道:“也未可知呢。但愿不是,虚惊一场。不然,刁妈妈说,她在咱们这里动了胎气,要是滑了胎须对咱们不利。处理不好要倒霉三年。”

    钱如意心里却有着别样的担忧。

    周正才刚和她说起苏玛,怎么可能之前就让她怀孕?一时又想到自己身。要是自己真的怀了周玉郎的娃,被周正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要是生下来,可就是实打实的铁证。

    别说周正了,就是钱如意自己都不能让这样一个孩子出生。她在心里祷告,千万不要是怀孕。

    但是,命运似乎总是和她作对。她叫如意,却事事难以如意。

    而苏玛那里,钱如意也明白,这姑娘在周正这里,凉了。要不是她身后牵扯着不能言说的利益,恐怕周正这会儿早就送她西天见佛祖去了。

    因为,那天周正回来的时候,脸色虽然极力的保持平静,但是额头跳动的青筋还是出卖了他。钱如意能看得出,他非常,非常的生气。

    是生气,不是心疼。

    苏玛确实是怀孕了,只是孩子没保住。

    如果这孩子真的是周正的,钱如意相信,他不会只有愤怒,连一点儿心疼都没有。

    只不过,钱如意如今自身难保,根本就顾不得其他许多。她每日掐指算着,盼望着迟来的亲戚只是半路耽搁了。但是,直到二十天后,亲戚还是没来。

    这个时候,钱如意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她也中奖了。

    她忽然就想去看看苏玛如今怎么样了。

    话说这还是她来到北定候府,第一次从这小院子里走出去。沿途的景物,无不都是崭新一片。然而钱如意心里却毫无根底。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对门有个小竹马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捡只狐狸回千山 神医高手在都市_复仇 误入商途:佳偶天成 穿越之生如夏花 毒奶的万界之旅 对门有个小竹马 我家仙上的养娃之路 暗黑帝后的崛起 干枯的大地 灵长的线 贴身妖孽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