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回到大明当崇祯 第三二零章 摧枯拉朽,大获全胜

第三二零章 摧枯拉朽,大获全胜

    虽然林丹汗无法置信,可号称天下无敌的蒙古骑兵被明军骑兵爆锤却是实实在在,正在眼前发生着的事实。

    所有鞑子都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犀利的骑兵,在个人武力和兵力悬殊的情况下,竟然还能以弱胜强,且还是以碾压的态势,将蒙古骑兵锤爆,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仅仅是第一次接触而已,七千鞑子就损失了近一千五百骑,明军的胸甲骑兵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将鞑子撞得七零八落。

    须知道,蒙古骑兵在过去的四百多年间,可是一直以无敌天下著称的,即使是蒸蒸日上的建奴,也是拉拢了蒙古的科尔沁部,这才得以和林丹汗的对抗中,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可如今,骑兵实力向来孱弱的明人,居然也能在原野之上正面压倒蒙古骑兵,这让蒙古骑兵的信心和骄傲,瞬间崩塌!

    ……

    辛乡堡城头,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胸甲骑兵爆锤蒙古骑兵的暴力美学画面中,无法自拔。

    唯有孙承宗这个在武事上浸淫了半辈子的老行家感慨万分的道:“陛下,若是胸甲骑兵可以在明军中推广,我大明从此再无惧草原人矣!”

    “嗯。”朱由检点点头道:“胸甲骑兵虽非我大明独有,但纵观东方世界,确实唯我大明才有条件装备,实乃对付草原异族的一大利器。”

    胸甲骑兵起始于十六世纪,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机关枪的横空出世才让胸甲骑兵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在战场上辉煌了三四百年。

    孙承宗还想再问问胸甲骑兵的情况,但朱由检此时却无暇多说,对传令兵道:“传令四千骑兵,跟上勇卫营,追杀鞑子,扩大战果,争取把林丹汗留下来。”

    战场之上,战机往往转瞬即逝,既然胸甲骑兵已经将鞑子骑兵锤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那么后面的四千骑兵也不能一直作壁上观,错失彻底歼灭敌人的良机。

    命令很快传达到战场上,明军骑兵统领当即高举指挥刀,大吼道:“全军冲锋,杀光鞑子,活捉林丹汗!”

    “杀光鞑子,活捉林丹汗!”在胸甲骑兵的激励下,后面的四千骑兵亦高声呐喊起来,追随着勇卫营开辟的道路,席卷而来。

    ……

    勇卫营的胸甲骑兵们,在对冲之前尚有几分疑虑,认为他们才训练了半年时间,未必是蒙古骑兵的对手。

    可直接交手之后才发现,所谓无敌天下的蒙古骑兵,只是纸糊的老虎而已,一戳就破!

    到了此时此刻,勇卫营的胸甲骑兵们已经完全打出信心来了,他们无需使出多么高深莫测的刀法,只是保持密集的阵型,将眼前的鞑子一一斩落马下就行了。

    胸甲骑兵一往无前,狂飙突进,在他们的后方,鞑子残尸七零八落,鲜血将整片大地染红了,甚至出现了由上至下流淌的溪流,最终在一些低洼地里汇聚成了一潭潭的血河。

    在他们的前方,昔日口口相传,曾经吊打整个世界的蒙古骑兵,已经失去了往昔的光彩,在势不可挡的胸甲骑兵面前,瑟瑟发抖。

    他们不明白,在对冲之前,他们明明是明军骑兵的七倍,可是发生接触的时候,为什么自己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而对面的明军骑兵却如此之多。

    当一个鞑子凭借着高超的骑术连续躲开明军骑兵的马刀,最后依然被第四个迎面而来的明军骑兵一刀枭首。

    当他的首级飞上天空的时候,可以看到他眼中仍然保留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至死也不明白,明明自己这边人更多,自己为什么会落到以寡敌众的境地!

    这个鞑子骑兵的遭遇,并非单独存在的孤例,而是战场上极为普遍的情况,在跟明军骑兵交手的时候,几乎所有鞑子骑兵皆惊骇欲绝地发现,自己竟然在以寡敌众。

    而这,正是胸甲骑兵的可怕之处!

    拿破仑战争时期的英国名将威灵顿曾说:“我们的一个骑兵中队可以抵得过法国的两个,但四个中队便不及他们的四个,数量越多越比不上。”

    当时英国骑兵向来以马匹精良和个人技艺高超闻名欧洲,但上升到一定规模层级反而不如法军的胸甲骑兵,这正源于双方骑兵控制力的差距。

    当时的法军的胸甲骑兵,整个队列被大量的军官和士官牢牢控制,分为前排指挥、中队主体和队列官行列三个部分。中队主体的四个部分又各有军官控制前排,两翼还有各自的士官保证侧翼的控制。以阵型为笼,以军官、士官为锁,有效防止了作战中士兵的涣散和逃逸。

    勇卫营的胸甲骑兵建制,大抵照搬法国胸甲骑兵的编制,以大量军官、士官充塞在骑兵队伍中,是以在和蒙古骑兵的对冲中,勇卫营始终能保持严密的阵型和局部人数上的优势。

    诚然,鞑子骑兵人数更多,兵力七倍倍杀明军,但是对面的明军骑兵队形非常的密集,几乎是肩并肩冲上来的,而鞑子一方的骑兵之间的间隔却是非常的宽,而且前后脱节未能形成波浪式的冲击,于是便导致鞑子骑兵冲上去的时候,陷入了短时间内以寡敌众的情况。

    这就好比擂台上的比武对决,明军一方有五人,鞑子一方有三十五人,看似鞑子是明军的七倍,鞑子占据了人数上的巨大优势。

    可上场比武时,明军是五人一起上,鞑子却只能上一人,被击败之后又再上一人,如此循环往复,即使明军经历了三十五轮的车轮大战,但他们始终是以五敌一,取胜当然不在话下。

    蒙古人是活在马背上的民族,个体骑兵战力远在明人之上,但是在人马密集的骑兵集团交战中,个体战力根本就不值一提。

    胸甲骑兵如同钱塘江大潮一般席卷而来,势不可挡,挡者披靡。

    自以为天下无敌的蒙古骑兵也开始胆寒了,后面阵中许多还未接触胸甲骑兵的鞑子开始心惊肉跳,连武器都握不稳。

    不过蒙古骑兵作战经验还是非常丰富的,眼看前面的骑兵无法阻止胸甲骑兵的狂飙突进,后面的鞑子开始张弓搭箭,向着前面不分敌我展开了远程射击。

    但鞑子却不知道,胸甲骑兵乃重装骑兵,鞑子射出的弓箭击打在司设监千锤百炼锻造出来的胸甲上,就如同隔靴挠痒一般,根本无法对胸甲骑兵造成致命威胁。

    反观还在跟胸甲骑兵作殊死搏斗的蒙古骑兵,却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袍泽的弓箭之下,倒让胸甲骑兵省了几分力气。

    “轰隆!”

    冲过了前阵的鞑子骑兵,胸甲骑兵终于一头撞进了还在张弓搭箭,连兵器都来不及换的鞑子后阵之中,一边倒的屠杀又开始了。

    可怜鞑子骑兵连战刀都来不及换上,瞬间就被胸甲骑兵直接砍翻在地。

    更让鞑子绝望的是,一千胸甲骑兵席卷而过后,明军的四千骑兵又随即杀人鞑子阵中。

    虽然这四千骑兵非胸甲骑兵这样的铁甲雄师,但毕竟是以完完整整之师对阵鞑子的残兵败将,自然可轻易将鞑子碾压而过。

    曾经无敌天下四个世纪的蒙古骑兵终于崩溃了,眼看着胸甲骑兵杀奔而来,骄傲自负的蒙古骑兵,竟望风而逃!

    林丹汗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察哈尔部完了,蒙古完了,他林丹汗,成为黄金家族的罪人,把蒙古带到了灭绝边缘。

    胸甲骑兵的出现,更是让林丹汗心灰意冷,骑兵向来是草原民族压制汉家王朝的不二法宝,可如今明军有了胸甲骑兵,草原人连骑兵优势也丧失了,还何以压制汉家王朝?!

    林丹汗绝望灰心,而城头上的朱由检,则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为了锻造胸甲骑兵的胸甲,朱由检也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如今在此关键战役中,终于大派用场。

    “太强了!”

    “厉害啊!”

    “有了胸甲骑兵,莫说是蒙古人了,恐怕建奴也不会是我大明的对手,收复辽东大有希望啊!”

    朱由检身旁,群臣此时都忘记了城头上那恶劣的环境,人人露出欢容,对城墙对面的骑兵对决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而孙承宗、范景文、李邦华等有识之士,更是通过此战发现,胸甲骑兵的出现,可将与异族的骑兵优势完全抹平,甚至调转过来,重现汉武时期一汉当五胡的神话!

    朱由检这一次,不再刻意保持帝王的威严,脸上堆满了笑意,环视四周,朗声说道:“将士们打得漂亮!如今鞑子已经望风而逃,只剩下一部分鞑子仍在顽抗,传令三军将士,继续奋勇作战,彻底击垮鞑子,赶在天黑之前活捉林丹汗!”

    说到这里,朱由检顿了一顿,不过还是咬了咬牙道:“传力各部,今日所有参战将士,一律双饷,立功者翻倍记功,伤亡者双倍抚恤!”

    为了将鞑子彻底消灭,朱由检丝毫没有吝啬自己的奖赏,这场大明与蒙古的大决战,事关两大民族的命运,倘若多花一两百万两就能将所有鞑子消灭,这笔银子就花的物超所值。

    事实上,这场大决战,明军当真发挥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潜力,即使被鞑子数十次攻上城头,也始终寸步不让,死战不退。

    虽然打到现在明军消灭了大约十万敌军,但自身的伤亡也极为惨重,至少有七八千明军永远长眠于辛乡堡,受伤残疾的明军更是多达万人以上。

    这一战,明军上上下下当真是抛头颅洒热血,拿自己的性命去拼,朱由检自然也要对得起他们的拼命,给予他们真金白银、军功田亩等一切实实在在的奖赏,不能让将士们流血又流泪,寒了人心。

    国家和民族大义固然可以激励人心,但要在大多数民众觉醒的情况下方才有用,对于大对数明军士兵来说,还是真金白银和军功田亩更为实际。

    朱由检的旨意,传达到战场上后,三军将士得知此战能够拿到双倍饷银、功劳、抚恤,士气更加振奋,眼看就要胜利在望了,如今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杀起鞑子来更加卖力。

    明军上上下下爆发出比之前更加强悍的战斗力,鞑子的抵抗越发弱小,寻机逃跑的鞑子越来越多了!

    最终,雪崩似得大崩盘再次出现了。

    哪怕是还有一些斗志尚存的鞑子想跟明军拼命,也被溃逃的鞑子裹胁着一起逃亡。

    偶尔有几个想要严肃军纪的千夫长、万夫长,意图带着自己的亲兵,将形势稳定下来,但马上就成为胸甲骑兵的眼中钉,被一冲而溃。

    “败了!败了!”

    林丹汗目瞪口呆,只喃喃地重复着这两句话。

    林丹汗很清楚,今天这一战,他麾下的勇士们不可谓不尽力,九万铁骑连同两万汉军旗都几乎全部战死了,林丹汗实在没脸怪罪他们。

    可让林丹汗绝望的是,他们明明已经拼尽了全力,却还是被明军轻易击败,这实在是太令人灰心丧气了!

    就好像八九十年代战争影视剧里国军经常说的那句话一样:非是我军无能,而是贡军太狡猾了!

    到了现在,所有鞑子终于认清了现实,他们跟明军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对手,本来还寄望于在原野之上用蒙古人最引以为豪的骑兵翻盘,但是现在就连骑兵也被明军的胸甲骑兵爆锤,这让他们还怎么打?

    根本没法打!

    全军溃败,已经不可挽回!

    “父汗,咱们撤吧,大同镇还有一万雄兵,我们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额哲满脸惶急,对林丹汗道。

    “是啊大汗,明人也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大汗还在,察哈尔部就在,黄金家族的大旗永远不会倒下!”

    虽然林丹汗大受打击,看似已经心灰意冷,但是身为蒙古大汗,享受过无边富贵,自然惜命的很。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后,沉声说道:“传令各部撤退,能不能逃出去就听天由命吧!”

    言罢,心灰意冷的林丹汗调转马头,头也不回的向着后方策马奔腾。

    身旁的额哲和鞑子贵族、将领们不敢耽搁,当下也是调转马头,策马追了上去,林丹汗的本部亲兵们,也是一个个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明军追杀林丹汗本部二三十里后,天色已是大黑下来,林丹汗还是侥幸逃过一劫。

    :。: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回到大明当崇祯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抢救大明朝 寻唐 神圣罗马帝国 崇祯窃听系统 武氏春秋录 朕的大唐不能亡 重生欧陆之宰执海权 驸马的自我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