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谍海猎影 第三一三章 倡父取义

第三一三章 倡父取义

    三楼有一间书房,空间不小,布置也精致,不过书橱里没什么书。

    等着三人落座,方不为又跑下去,端了几杯荼上来。

    看方不为亲手把荼递到了方世齐手里,好似毫无芥蒂的样子,肖在和心感不妙,不停的给肖在明使着眼色。

    肖在明瞪了他一眼,意思是他心中有数。

    方世齐看了看方不为,一声长叹:“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有的责任,是我不该。这些年以来,对你疏于关心,我一直愧疚难安……”

    “呵呵……”肖在和一声冷笑,“既然知道这个道理,你早干嘛去了?”

    肖在明拉了肖在和一把,意思是让方世齐说下去。

    在肖在明看来,方不为失了忆,等于成了另外一个人,对他这个爹之前的种种做为丝毫不了解,做为舅舅,毕竟隔着一层。他们现在说的太多,说不定会让方不为起了逆返心理。

    一切让方不为自己判断既可。

    但他们没想到,方世齐却不想忍了。

    方世齐一转头,看着两个小舅子说道:“救命之恩,我一直记在心里,上海之事,确实怪我大意,害的你们兄弟破财。放心,这钱我迟早会还……

    “冥顽不灵……”肖在明一指方世齐,“我问你,我何时与你论过钱财?”

    “那自上海一事之后,你兄弟二人处处针对于我,这是何意?”

    方世齐站了起来,冷声问道。

    他觉的自己这段时日以来,已受尽了窝囊气。自己处处忍让,两个小舅子却步步紧逼。甚至在儿子和未来的亲家面前,一丝颜面都不给自己留,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肖在明气的直发抖。

    原来方世齐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兄弟二人之所以对他不善,都是为了钱?

    方不为叹了一口气,拦在了二人的中间。

    看了看方不为,肖在明硬是忍下了一口气,指着方世齐问道:“好,就算如你所想,我兄弟二人是为了钱财,我且问你,你知不知道为了救你,我们花了多少钱?还有,你拿什么来还?”

    一句话问的方世齐张口结舌,许久之后,他才看了看方不为。

    方不为也愣愣的看着方世齐。

    原来他还不知道两个舅舅为了贿赂日本人,送出去了多少东西?

    怪不得他如此的理直气壮?

    “不要打不为的主意!”肖在明咬了咬牙,又冷笑道,“他带来的那些玩物,都是我多年的积攒,与他毫无关系……”

    方世齐狐疑的看了看方不为,方不为暗叹一声,无奈的点了点头。

    方世齐一脸的失望之色。

    他之前也在怀疑,凭方不为,怎么可能会弄到那么多的好东西,现在才算是知道了原委。

    “迟早会还!”方世齐脸色一红。

    知道方世齐是煮熟的鸭子嘴硬,肖在明了不想为钱财与他争辩。免得方不为起了父债子还的心思。

    方不为向肖在明摆了摆手,意思是让他来说。

    他发现方世齐聪明归聪明,但情商却不高。

    两位舅舅真要舍不得钱财,就不会救他们一家。

    五万两黄金,放在后世,就是五个亿。要真是惜财之人,怎么可能舍得?

    “父亲,舅舅他们真不是为了钱财,才与你置气。五万两黄金,不是谁都愿意拿出来的……”

    “多少?”方世齐猛的一惊。

    “五百万大洋,五万两黄金,听清楚了吧?”肖在和咬着牙说道,“为了救你,老子卖了一幢宅子……你以为我没向你提,是不好意思说?我是怕你嘴漏……那是我肖家的祖产,阿姐知道了还不气死过去……”

    方不为怀疑,别说父母亲不知道,花了五百万大洋的事情,怕是连两个舅母也不清楚。

    方世齐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你最好也不要说出去,为了你,家宅已经不宁。若再因此生出意外,你百死也难赎了……”肖在明盯着方世齐说道。

    方世齐如同木偶一般,僵硬的扭过脖子,看了肖在明一眼。

    能有反应就好,起码知道两位舅舅为了他,付出了多少。

    “你也知道,我得了失魂之症,之前所有事情都无任何印像……”等方世齐回过了神,方不为认真的看着他问道,“我只想知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肖在和气的想拍桌子。

    方不为这明显是在告诉方世齐,以前的事情不再追究,钱由他方不为来还,只问方世齐以后会如何。

    方世齐用力的摇了摇脑袋,让自己从五百万大洋的惊骇中恢过来。

    这么多钱,靠他自己,这辈子都还不清!

    “以后?”方世齐看着方不为,又看了看肖在明,“你们让让我怎么办?”

    能舍得将亿万家财全都捐出去,方世齐怎么可能会因方不为的一句话就动摇决心?

    没等方不为回答,方世齐又说道:“中华正处危难之时,国家危如累卵,身为中国人,难道不应尽一分微薄之力?”

    方不为看着方世齐:“意思就是,就算是到了港城,你也和原来的上级有联络?”

    他的语气很平缓,目光也很柔和,但依然让方世齐有些不舒服。

    “你也是受过新式教育的人,难道也认为父亲做的这些也不应该?”

    这就等于是承认了,还想让方不为认同他。

    肖在和气的眼珠子直往外突:“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你自己下水不够,还想将不为也拖下去?”

    “这是民族大义,你们不该影响不为,他已是成人,有自己的决断……”方世齐瞪着眼睛说道。

    肖在明终于忍不住了,猛的把手里的荼盏摔到了地上。

    “哗啦”一声暴响,直接把方世齐的话盖了下去。

    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跑动声,方不为的母亲一把推开了门。

    看到母亲急切的神色,方不为只好走出去,低声劝慰了几句。

    “放心,有我在,打不起来!”

    “这可如何是好……”方母泪眼婆娑的问道。

    话说的再狠,总归是多年的夫妻。

    “道理不辩不明,你且宽心……”

    方不为又对随后追上来的两位舅母交待了几句,让他们不要担心。

    对上两个小舅子,就是说到死,他也说不出一丝道理来。方世齐深知这一点。等方不为关门进来以后,他直接问着方不为:“我若是花天酒地,甚至是抛妻弃子,你如何恨我,我都认了。但为父是为民族大义,若是你,你如何选择?”

    “这和大义与小义,更和家国两难顾没什么关系!”方不为看着方世齐说道,“父亲,你从开始就错了……”

    听方不为毫不留情的驳斥自己,方世齐胸口一鼓,一股无明之火直往上涌,但当他对上方不为认真的眼神之后,心里又是一酸。

    确实如肖在明所言,自己对方不为疏于关心,有什么资格对他发火?

    “这一届政府如何,你也算见识了,就凭这些人,就能救国?”方世齐肃声问道,“你当着他们的官,屁股已经坐歪了……”

    “你以为你们有多厉害?”肖在明反讥道,“那你告诉我,你们现在有多少部队,又有多少条枪,一旦两国开战,能顶住哪一部分?”

    “若不是抱着坚决不抗日,反而把所有心思放在剿匪上,我们能是这等局面……迟早都会超过你们,至少我们没有内斗……”

    国党贪腐成风,内斗严重,这是事实。方不为更清楚日后颇具戏剧性的逆转,所以无从辩驳。

    但他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个。

    “不论是支持革命也罢,支持抗日也罢,我从来都不认为,你的信仰,你的理念,还有你的坚持有什么错……”

    听到方不为的话,方世齐心中一喜,猛的抬起头来。

    肖在明怒目圆睁,肖在和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方不为摆了摆手,意思是让他们稍安勿燥,让自己把话说完。

    “上级委派你筹集资金物资,你变卖家产,这也无可厚菲,历史上也多的是这样的人物……”

    肖在和听的胸口直疼。

    自己的儿子要有方不为这样的本事,老子也敢像方世齐这么败!

    “但是,你不该明知道此事危险重重,却不做任何的后路安排……就算国父反清时,也没有一直把家人瞒在鼓里,更没有一直把家人带在身边……

    不管是我,还是舅舅,都准备以身殉国,以报国家。但我们都知道,在做这些之前,先要把家人安置妥当,以免后顾之忧……所以才让家人远离故土,到了港城。但因为你,现在连港城也待不下去了……”

    “在港城待不下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方世齐怒道。

    “十九路军的几位将军,也在港城……”方不为回道。

    方世齐看着方不为:“我并没有和他们联系过!”

    肖在明气的牙疼。

    这个消息连他都不知道,方世齐是怎么知道的?

    “你没直接联系,但你的上级呢?”方不为反问道,“我不相信你的上级会专们为港城配置两套联络渠道。”

    方世齐不说话,就等于是承认了。

    “你之所以还没有暴露,是因为港城独处滨海,又是英占区,特务机构不敢明目张胆的行事,调查的速度自然没有多么快。但这是迟早的事情。

    说不定哪一天,你的上级与这几位将军一联络,就会被特务盯上……上级一联系你,你自然也会落在他们的眼里,然后又会发现心然……

    心然之前就在特务部门任职,这一点你是知道的,特务发现心然和地下党有关联,我和舅舅自然也就暴露了……我们丢官事小,几家十余口人的性命难道也是小事?”

    方世齐脸色变了几变:“我现在就去通知上级……”

    “不必急于一时!”方不为劝道,“要暴露早暴露了,不会等到今天……”

    肖在和讥笑着方世齐:“现在去通知上级?你就没想过会不会把特务招到这里来?你不把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拖进火坑,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对不对?

    若不是因为你,我们何苦坐在这里争辩,怕是正在和陈家大兄商研不为和心然的婚事才对!我不知你有没有看出来,那么重的礼,他竟然犹豫了那么久才收了下来?

    原本处处满意的陈家大兄,今日竟然没有让心然与不为说过一句话?若不是不为倒了八辈子霉,怎么会摊上你这样的老子?”

    方世齐蠕动了一下嘴唇,最终却没有说出话来。

    他终于知道肖家两兄弟为什么会处处针对自己原因了。

    “还口口声声民族大义,简直是愚昧至极!”肖在明一声冷笑。

    方世齐终于忍不住了,盯着方不为问道:“好,那你告诉我,你要是我,你怎么办?”

    “要么直接去苏区,参加抗日游击队也行,拼着一腔热血,一舒心中块垒,也称的上求仁得仁……要么安置好家人,隐名埋性,暗中行事……真要事发了,也算是求义得义了……”

    方世齐猛的一震,脸色一片煞白。

    肖在明也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还要让他继续干?”肖在和没听懂方不为话里隐含的意思,只想着方不为不但不反对,竟然还帮着出主意?

    肖在明却是若有所思。

    堵不如疏,更何况是方世齐这样的坚定份子。

    而且方不为敢这样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方世齐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颓然一叹:“去苏区?我去了能干什么?上级不会答应的!”

    “没有舍身成仁的决心,谈什么民族大义?”肖在明出声讥讽道。

    他之前不是没有说过类似的话,但方世齐的道理比他还要多。

    果然身份不一样,说出来的话的份量也不一样。

    看方世齐被方不为打击的萎靡不振的模样,肖在明心中满是快意,之前的怒火已被吹了个干干净净。。

    方不为摇了摇头:“那就只剩第下第二条路了。秘密战线同样危险……所以以防万一,母亲他们会去南洋。这样也能将利害降到最低……”

    方世齐的脸色阴晴不定。

    他能听的出来,方不为是真的对他的信仰,理念,没有任何要反对的意思。但也更透露出来,认同归认同,但却不会与自己志同道合。

    不应该是声泪俱下,情真意切的苦劝他回心转意才对么?

    不但不如此,还支持自己。更出了主意?

    方不为的这些话,也把他打击的不轻。

    虽然没有明说,可方世齐怎么会听不出来。

    方不为在告诉自己:自己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甚至连做地下党,自己也不是很称职。

    还有求仁得仁,求义得义这两句,让方世齐更觉的心里难受。

    劝着老子舍生取义的儿子,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谍海猎影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一剑斩破九重天 仙子请自重 我能看见熟练度 我和二哈共系统 召唤梦魇 谍海猎影 我真没想出名啊 忍界修正带 我是创一代 技能制造大师 我夺舍了魔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