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我真的长生不老 第201章 他爸爸是他自己

第201章 他爸爸是他自己

    刘长安吃完夜宵,把用来组装的木板一块块叠在一起抱上楼,周书玲想要分担点份量,被刘长安嫌碍事拒绝了,她只好跟在刘长安屁股后面空手跑了两个来回。

    周咚咚手里还捏着一片羊排在啃,心无旁骛。

    刘长安在楼上组装小床,这种结构简单的双层小床他设计出来并不需要用到钉子,更加安全稳固。

    “我能干点什么?”周书玲想找点事情做,总觉得别人忙活着,自己只能干看着不行。

    刘长安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板凳。

    周书玲连忙抱了过来递给刘长安。

    “我的意思是,你上旁边坐着去,别碍事。”刘长安摆了摆手。

    周书玲抿了抿嘴唇,抱着小板凳站在旁边看着刘长安忙活,看着小床渐渐成型,不禁觉得有些温暖的情绪在胸腔里回荡。

    别说周咚咚了,就算是自己,也经常会感觉到,人生中能够遇见一起生活相处的亲密无间的友人邻居,这大概是现代人难寻的一种感情吧,人活着终究是除了欲望之外,还有多种多样的感情需求,会为了这些感情而体会到幸福,温暖,满足,感动种种滋味。

    “今天打扮的也很土气啊,这高跟鞋再来高个三厘米,再来一双半透黑丝,你去跳广场舞一定是最俏丽的一朵。”刘长安都不用抬头,就能够看到她站在自己身前的双腿,女人个子不高的话,腿型的衬托就少不了高跟鞋与高腰的裙子。

    “什么?我上次见你表姐,学着她搭配的啊,哪里土了。”周书玲放下小板凳,张开双臂慢慢地转了一圈打量自己。

    刘长安正拿着拳头当锤子敲木板呢,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人要有自知之明啊。

    “你笑什么!”周书玲被他的笑声搞得很脸红,这家伙平常根本不怎么笑,一笑基本就是嘲讽人,大概是在笑她去模仿人家秦雅南。

    “没笑什么,你随意。”刘长安想了想,周书玲还是需要鼓励为主的,她好不容易有些自信心了,都敢去打亲戚脸了。

    “讨嫌啊……不过我真的好羡慕你表姐,我看电视里那些明星都没有一个比的上她的身材,更不要说长相了,我都分不清秦小姐是素颜还是化妆了的,那脸蛋一点粉也没有抹的样子,却水豆腐一样……你说她平常到底有没有化妆啊?”周书玲坐了下来,羡慕地问道。

    “你这个没见识的,她这是假素颜,你看不出来而已,皮肤好长得好看那也是事实,不过女人化妆是一种自我修养,你就是修养不够。”刘长安指了指周书玲的脸,“你以为自己这张脸,靠着一瓶大宝就够了吗?不是护肤的问题,你正经应该学的是用化妆品的技巧,能够提升或者改变自己的气质风格。”

    “那也没什么,我又不是小女孩要找男朋友。”周书玲不以为意地说道。

    “你辣着我眼睛了。”

    “讨嫌啊……我应该……我应该也算好看的。”

    “行,你好看。”

    周书玲有些闷闷不乐地扭过头去,想了想自己平常在商场里逛一逛,瞧着那些口红什么的,动不动几百块一支,有这必要吗?

    ……

    ……

    第二天刘长安来到学校就打算去找管圆。

    既然是管圆把这剧本交给他的,刘长安不找他还能找谁?只是刘长安并没有管圆的电话号码。

    管圆和白茴是一个班的。

    刘长安只好给白茴打电话了,想来她也不可能一直关机吧。

    打了过去居然不接,刘长安想了想,还是发了信息让秦雅南帮他查一下算了。

    仙女就是仙女,平常就会添乱,真有点事用得上她了,又各种这样那样的状况用不上。

    相比较起来竹君棠都比白茴靠谱一些,刘长安这么一想,顿时对威胁要撕扯竹君棠的小袜和小裙有了一点……还是没有愧疚。

    过了一会儿秦雅南把管圆的手机号发了过来,甚至没有问刘长安找管圆有什么事。

    干净利索,一点废话都没有,刘长安就喜欢这样乖巧能干的小姑娘。

    刘长安给管圆打了一个电话,管圆却说等会有课,约了刘长安中午见面谈事情。

    刘长安没有拿着剧本静观其变就已经算表现出很积极的态度了,但是他也不会太急躁,中午就中午吧。

    刘长安来到教室,今天是国庆节前最后一天上课了,对于大学以来的第一次长假,很多同学都表现出了强烈的期待,毕竟现在交通那么方便,绝大多数人都是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家这么远。

    出乎意料的是,颜青橙居然和竹君棠坐在一起,两个人坐在最后,可能是因为颜青橙的缘故,居然还有几个女生和她们坐在了一排……自己班就这么几个女生,还是比较团结的。

    竹君棠旁边空了一个座位,刘长安没有坐过去,而是和秦志强坐在了一起。

    “今天不玩游戏了?”刘长安发现秦志强居然没有玩手机。

    “太肝了,这些活动一个接一个,受不了。不肝吧,感觉自己亏了几个亿。肝吧,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辛辛苦苦攒一波十连,往往就只能当无事发生。”秦志强摇了摇头,“还是英雄联盟好玩,我打算上一波分,今年争取拿个钻石框。”

    “我高中玩的不多,家里没有电脑,要去网吧,但是网吧空气都不大好,不怎么愿意去。”刘长安回忆道。

    “你水平怎么样?”秦志强很感兴趣地问道。

    “一般。”

    “那你看比赛吗?”

    “不怎么看。”

    “昨天e3:0yg,感觉就是一路砍杀,都是臭鱼烂虾,全胜杀入小组赛。我可是e的老粉丝了,感觉今年是e最有希望的一年。”

    “我有个同学在打职业,大概要明年春季赛才能登场了。”

    “厉害啊!这么能的吗,那至少是一区王者啊!”

    “据说打上过韩服第一……”

    “我勒个去!我勒个去!我勒个去!”

    刘长安正和秦志强聊着,高德威发来信息,说他今天晚上到郡沙,让刘长安和安暖明天过来玩,刘长安只好告诉他,明天只有他能来,安暖要和她妈妈外公外婆全家旅游去看祖国大好河山上黑压压的人头了。

    安暖和柳月望有寒暑假,但是外公外婆都还在上班,又没有寒暑假,所以长假就成了一家人唯一都有时间的选择了。

    那边竹君棠一直在观察刘长安。

    “竹君棠,你和刘长安是高中同学吗?”颜青橙找了个话题,实际上她知道不是,因为竹君棠自己填的一份学生资料,高中是台湾的一所学校。

    “才不是,我要是他的高中同学,现在说不定……反正做他高中同学肯定没有好处。”竹君棠观察了一番,确定刘长安依然具备强激安自己小裙子的可能性,但是目前来说他并没有直接这么做的威胁,秦雅南给自己的信息,让竹君棠确定了自己的小心思被刘长安发现,增加了他强激安自己小裙子的欲望……可是现在自己这么乖乖的没有招惹他,他应该不会这么做。

    “我看你和他很熟。”颜青橙随口说道,尽量保持着闲聊的样子,不想让竹君棠发现自己这段时间有些关注刘长安。

    “我们是世交。”竹君棠扭过头来,不去看刘长安了。

    颜青橙按着圆珠笔,翻了翻书,随口问道“那你爸妈以前是认识刘教授的哦?”

    “刘教授是谁?”竹君棠疑惑地看着颜青橙。

    “刘长安他爸爸啊。”颜青橙更加疑惑,哪里有这样的世交?连刘长安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的样子。

    “他爸爸?”竹君棠神色古怪地看着颜青橙,然后趴在自己手背上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颜青橙觉得谈起长辈,露出这样的态度有点不礼貌吧。

    竹君棠笑了一会儿,抬起头来,侧头打量着颜青橙,尽管觉得颜青橙看上去是和自己闲聊,但是话题显然是有意引导到刘长安身上来的,糟老头子又引得人家小姑娘春心动了吗?真是祸害啊。

    竹君棠想了想,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刘长安他爸爸是刘教授的?”

    “我妈是他爸爸的学生。”颜青橙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让人知道自己和刘长安有些渊源,这样以后自己找刘长安的话,大概也不会被人误会她是对刘长安有什么意思了吧。

    竹君棠不由得又看了看颜青橙的容貌,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看不出什么来。

    竹君棠只是觉得这位刘教授多半就是刘长安自己,既然是刘教授的学生,要是和刘教授有点什么风花雪月的师生情完全正常啊,然后生下来一个颜青橙又和刘长安做了同学……这个颜青橙要是再和刘长安有一段校园恋爱……这也太刺激了!

    刺激归刺激,竹君棠也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想象罢了,因为颜青橙固然是刘教授那个女学生的女儿,但是刘教授自己实在是没有播种自己基因的能力啊。

    “这个其实我不方便和你仔细说,刘教授的身份,知道的人并不多,你不要到处说。”竹君棠压低声音叮嘱着颜青橙。

    颜青橙微微有些吃惊……还是点了点头。

    竹君棠想了想,决定先不去问刘长安,一来刘长安这人未必愿意满足她的八卦欲望,二来惹恼了他还有会被强激安小裙和小袜的危险。

    她其实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个刘教授的一点事迹,可既然颜青橙都知道,自己再查证查证也不难。她之所以说刘教授的身份知道的人并不多,也是她的推测……叶辰瑜这个身份知道的人就不多,想来这是糟老头子一贯的风格,他只对各种各样的女人感兴趣,却对青史留名,在史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没有什么欲望。

    一直到中午,竹君棠都在忍耐着没有去找刘长安,刘长安没事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找她说话。

    刘长安按照约定的时间去找了管圆。

    管圆上午也有课,尽管感觉已经成为主角一样的存在,根本没有必要在学校里厮混浪费时间,但是他一时间也想不到要去做什么事,更何况又遇见了苏南秀。

    苏南秀都在学校里呆着,他好像也没有资格自作主张离开校园,开始自己如主角一般的人生了。

    管圆离开学校的欲望其实是很强烈的,总感觉自己的能力会被校园压制,没有办法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校园这个环境就是一个天花板,会限制自己的成就和手脚,更何况学校里还有苏南秀和刘长安这种人在,他们让管圆感觉他们才是主角,而自己只是一个小配角。

    这种感觉形成的落差让管圆很不舒服,可也没有什么办法。

    管圆约了刘长安在食堂见面,这个地方离管圆上课的地方比较近,管圆觉得刘长安一定是对剧本感兴趣,那么自己就要趁机摆点谱。

    管圆点了餐,看见刘长安,指了指自己身前的座位。

    “这个剧本谁给你的?”刘长安开门见山地问道。

    管圆慢条斯理地夹了一线粉条,有点滑溜,粉条从筷子中间落下,管圆捞了捞,低下头去含进嘴里呲溜呲溜吃了几口,这才吐了一口气,意犹未尽地开始下一筷,并不着急理会刘长安的问话。

    刘长安瞧了两眼,也去打了一份豆腐泥鳅过来。

    食堂的豆腐泥鳅,当然是豆腐和泥鳅一起炖了的做法,绝对不会是什么让活泥鳅钻豆腐里煮的那种……其实这么做看似讲究,实际没有必要,所谓的更添豆腐鲜肉美味的说法,不过是做作罢了。

    刘长安仔仔细细地剥着泥鳅,慢慢吃肉,干干净净的剩下浑身骨刺和脑袋放在了餐盘里。

    “这个剧本……”瞧着刘长安这么悠闲,管圆有点坐不住了,忍不住提醒刘长安继续问自己。

    “你慢慢吃,吃完再说。”刘长安摆了摆手。

    管圆张了张嘴,顿时有些被噎住的感觉。

    等管圆吃完了牛肉粉条,刘长安的一碗泥鳅似乎还没吃多少的样子,可是刘长安依然在慢慢地磨蹭。

    “你先吃,吃完再说。”管圆冷哼一起,既然你对剧本动心了,那就是形势立变,攻守异形了!管圆站起来就准备离开了。

    “你知道传统的豆腐泥鳅是怎么做的吗?”刘长安头也不抬地问道。

    “怎么做的?”管圆犹豫了一下问道。

    “在大锅里放一块大豆腐,然后浇上冷水,把泥鳅放水里,火烧着水热了,泥鳅怕热就往豆腐里钻,最后还是一条条的死在豆腐里。”刘长安捏着一条泥鳅,神情温和地看着管圆,“你尝过了活埋的滋味,有没有尝过被煮了的滋味啊?我找不着这么大的豆腐让你钻,但是这么大的锅还是找得到的。”

    “刘哥,我只是开个玩笑。”管圆陪着笑脸坐了下来。

    “我也挺喜欢开玩笑的。”刘长安继续吃泥鳅,“行了,你直说吧,这个剧本是谁交给你的?”

    “苏南秀。”

    刘长安想了想,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印象的名字,可是姓苏的……

    “她想要做什么?”

    “拍电影啊。”

    刘长安盯着管圆,这家伙竟然正的以为这是一个为电影准备的剧本,管圆理所当然的表情与眼神,他没有那本事做到在刘长安面前演。

    看来管圆只是个来送剧本的,并不是什么掌握幕后的重要人物……这样的人基本也只能当棋子,哪来当幕后的本事。

    “拍电影啊……找我当男主角,那女主角呢?”刘长安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只负责来找你当男主角,总投资三个亿,至于其他的事情当然有专业的公司来负责,你啊,就属于带资进组……”

    “谁让你来找我当男主角的?也是苏南秀?”刘长安打断了管圆的美好期待。

    “对。”

    “苏南秀是什么人?”

    “你……你不认识苏南秀?”管圆怀疑地看着刘长安,刘长安不可能不认识苏南秀……要是说苏南秀和刘长安不认识,然后苏南秀却春心大动,非得让刘长安做自己的男人,这什么剧情啊?自己看的兵王小说里,那些女主角也不带这么倒贴的啊,至少要有从认识,误会,冰释前嫌,发现男主魅力,然后再倒贴的过程啊。

    “不认识,你说一说她长什么模样。”

    管圆想了想,苏南秀也没有禁止他向刘长安说她的模样,于是描绘了一番,然后才想起自己偷拍过苏南秀的照片,连忙拿出手机来,找到了苏南秀的照片给刘长安看。

    一个美丽的少女,静静地站在玻璃房子里,窗外一抹环绕的溪水,眼前一片伸展过来的枝叶,那旺盛的绿意仿佛被她吸引似的,一整枝树干脱离了笔直的主干,突兀地伸展过来,隔着落地窗在她眼前欢快地摇曳着。

    少女嘴角微微翘起,仪容姿态优雅娴静,一如一百年前初见时,苏眉那初见叶辰瑜,好奇而微带羞涩的模样。

    因为到今天下午6点,没有到6800票哦,不过也感谢已经投票的诸位了,一个大章节献上,明天也是大章节感谢诸位。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 kDsHu.C oM最新更新我真的长生不老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重生枭妻:Boss,宠上瘾 隐婚娇妻,太撩人! 都市之绝世仙帝 北洋新军阀 带着星际闯美幻 我真的长生不老 扛着AK闯大明 寒门修仙 甜妻辣爱 坐忘长生 虫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