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快快读书网
首页坐忘长生 第九百七十九章 鸤鸠之死

第九百七十九章 鸤鸠之死

    在幻境中经历了无数次自己的死亡,甚至还曾找到过机会反杀,柳清欢此时的心境已是波澜不惊,平静地看着那道灰气飞出万木峥嵘甘露瓶,落在鸤鸠身上!

    就见原本双目紧闭的鸤鸠突然睁开眼睛,目光锐利而又刻毒,然而在下一瞬间却变得散乱,迷茫地转了转脑袋,紧皱的眉头跟着舒展开来。

    柳清欢乍然一喜又连忙收住,由囷休木和迷天树所生成的峥嵘之气虽有极强的迷惑之效,曾将合体期魔修黄喉迷住,但鸤鸠作为前大乘修士,深厚的修为底子远不是黄喉所能比拟的,所以他万不敢在此时掉以轻心。

    留给他的时间可能极为短暂,柳清欢打开戴在左手尾指的那枚纳戒,一缕飘渺的火焰飘然而出。

    此火一现,就听四周围传来“嗡”的一声,那些藏在黑暗中窥探的魔物轰然大散,转瞬间就跑得没影了。

    净莲劫灵火,专焚心之阴秽。凡能经此火焚身而不死,便能肉身成圣。

    柳清欢心无旁骛,小心翼翼的与净莲劫灵火保持着距离,伸手挥了挥。

    苍青色的火苗飘飘摇摇地飞出去,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之吹熄,看上去安静而又温顺,却隐藏着极为可怕的威力。

    轰!

    灼烧神魂的痛楚让鸤鸠从迷境中清醒过来,然而已经晚了,只要沾上净莲劫灵火,不焚尽心之阴秽便不会熄灭,正道修士尚不敢说一生所为光明清正,何况魔修。

    “啊啊啊!”

    鸤鸠痛苦的嘶吼大喊,身体在轰然而起的大火之中翻滚着,黑色的翎羽漫天狂舞,一道道法诀光芒从中射出。

    柳清欢骇然后退,此情此景不管是看多少回,都让他感到触目惊心。论起品级,净莲劫灵火在异火中的排名并不算特别高,但因其特性,无人敢沾惹半分。

    他决定再离远一点,正准备将悬在身侧的石碑收起,无意中一瞥,却见上面不知何时出现了几行字,抬头就是“鸤鸠”二字!

    柳清欢不由大异,正待细看,那头的鸤鸠或许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已无力回天,突然放弃了挣扎,带着满身火焰朝这边扑来。

    “赫!”

    此人这种时候还贼心不死,一心只想杀他!

    将石碑一收而起,柳清欢身形闪动,以缩地术飞快往上方飞去。

    鸤鸠此时已是强弩之末,追了一段速度便慢了下来,一道道污秽的犹如漆黑水液般的流光从身体内狂泄而出,又在净莲劫灵火被焚尽。

    确定对方追不上,柳清欢停下脚步回望,那熊熊燃烧的苍青色大火在黑暗中极为显眼,又持续了好一会儿,火势才慢慢变小。

    一生叱诧风云的鸤鸠,先是被突然而至的天劫弄得重伤在身,被关在思悔渊多年也无法调理伤势,好不容易脱困,却又被羿仙人一箭射得半死不活。

    到最后,甚至落得几千年修为尽毁,连性命都折于修为远低于他的柳清欢之手。

    只能说,他当初就不该不听祭坛外的四只石雕的劝告,执意踏入高塔,开始此趟倒霉到家的送命之旅。

    大敌已死,柳清欢松一口气之余,却并无一丝快意,反而有种难言的悲凉之感。

    他伸出手,将恢复为一缕小火苗的净莲劫灵火又收回尾指上那枚纳戒中,突然又想起因果碑,将之从识海中挪出来,却见上面只剩下“鸤鸠”二字。

    “嗯?”柳清欢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手指拂上冰冷的石面“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那鸤鸠二字并不是像之前那样缓缓隐去,而是每一笔上都布满了细碎的裂纹,随后如风吹过一般烟消云散。

    “这是不是代表着我与鸤鸠间的一切因果,到此算是全部了结?”

    柳清欢摸了摸已空无一字的石碑,心中如此猜测。不过此碑他现在还没摸清底细,所以到底是不是与因果之道有关也只是猜测而已。

    不管如何,鸤鸠死了,此后就再无人怀疑仙宝在他身上,且对他穷追不舍了。

    不远处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那些被净莲劫灵火吓跑的魔物又摸了回来,柳清欢收敛心神,望了眼身下无尽的深渊,往上飞去。

    这深渊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之前只是几息之间,就将他和鸤鸠同时拉入幻境,再待下去指不定还会出现什么诡异的事情,还是速速离开为妙。

    他重新飞到那条土桥上,刚往前走了两步,就赫然发现那道一直靠近不了的门,此时变得清晰了许多。

    两根石柱孤零零的立在虚空中,沉重而又敦厚,上方建有雄恢的门楼,透着一股沧桑而又粗犷的古意,正中间有一块像是城门牌的方形石块,其上有着由点线组成的密仙文。

    而在门旁,还立着两尊凶神恶煞的石雕。

    柳清欢愣了愣,仔细辨认那些密仙文“阴阳……墟……天……”

    阴阳墟天?

    好像在哪儿听过这名字。

    他翻检记忆,脸上渐渐露出震惊之色“此地竟是阴阳墟天!”

    如果是以前的柳清欢,定不知阴阳墟天是何地,但他后来到了青冥,又上到九天云霄的三孤山,加入了半山书院,因此有机会在书院的书塔内看到一些未流传于外界的珍本古籍。

    在一本洪荒异志上,曾有这样一段极为粗简的记载有城曰阴阳墟天,存之于阴阳之间,末之于生死彼岸,与过去和现在同在。

    当时看到这样的话,柳清欢深以为异,同时又觉得不可能哪有如此奇怪的地方,还过去和现在同在?根本就是与他所知的天地法则相悖。

    他惟恐自己认错,又将那门楣上的密仙文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但“阴阳”即使是在密仙文中也是极为常见的字,万不可能认错的。

    带着满心的震惊与疑惑,柳清欢往前走去,一步步靠近那石门。

    就在这时,那立在门两侧的石雕齐齐一动,其中一个嘎吱嘎吱转动头部,眼睛所在的地方身着两道强芒,声如震雷地吼道“来者何人!”

    ( 快 快 读 书 网W Ww.KkDsHu.C oM最新更新坐忘长生小说,收藏本站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仙宫地球第一剑天浅西游之取经算我输大灵潮修仙挂机中诸天之人皇冒牌宗师